江添的手下意识撤开一些,体温顺着指尖往下滑了毫厘,又被盛望反手扣住了。

  我听见了你说的生日快乐,也知道你在夜色里伸出过手。盛望哑声说:“我抓到你了。”

  我已经抓到你了,所以你不能假装什么也没发生过。

  木质楼梯发出吱呀轻响,脚步声有点急,最后两阶几乎是一步跨下来的。盛望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从上铺匆匆下来了。

  他还没想好要问什么、要说什么,就已经站在那个人面前了。

  江添没再背靠着床栏。他坐在床上,右手架在曲起的膝盖上,肩背微弓,月光斜穿过床铺,擦着他落下一片银白亮色,他却坐在影子中。

  那只牵过盛望的手垂落在身边,长指半弯。他垂着眼,目光就落在掌心的那片虚空里,沉默着出神。

  直到盛望的影子歪歪扭扭投落在那片床单上,他才抬起眼。

  盛望忽然就张不开口了。他看着江添的眼睛,心跳得很快,胸口满得要炸了,脑中却一片空白。

  他们同时陷入安静里,刚刚手指纠缠的那份亲昵在这一瞬间疯狂生长,野蛮而无声,顷刻填满了整个房间。

  没人看得见,只有他们自己心里知道。

  他们自己心里再清楚不过。

  江添低沉的嗓音在夜色里有些模糊:“什么时候醒的?”

  盛望胸口起伏,明明只是下了五六级台阶,从床上跑到床下,他却像走了三千里。

  他说:“早就醒了。”

  你抓住我的一瞬间,我就醒了。

  “为什么不出声?”江添说。

  盛望说:“你觉得呢?”

  江添眸光动了一下,轻得像呼吸或心跳引起的震颤。

  盛望看着他,不知为什么有点忍受不了那种突然的沉默,哑声说:“我以为你说出去一下是指几分钟或者十几分钟,就到处转着等你,结果左等右等也没见你回来,就爬上去了,想玩会儿手机。”

  他自嘲地笑了一下,说:“没想到那酒后劲太足,不小心睡着了。”

  他静了片刻,说:“其实一直都没睡实。”

  说的时候没觉得,仿佛只是随意找了个话题。说完他才反应过来,这些话带着几分抱怨,就像故意说出来让江添心软一样。就好像如果不说点什么,这一晚就要戛然而止似的。

  理智对他说,别开这个口更好,这晚的事其实就该那样戛然而止。

  但他还是没忍住,又问了一句:“你不是说拿一下东西么,为什么去了那么久?”

  江添看了一眼自己腿上搁着的纸包,说:“因为本来要明天才能拿到。”

  盛望愣了一下:“礼物么?你不是说没有?”

  “骗你的。”江添说,“怎么可能没有。”

  他捏着那个纸包的边角,很轻地蹙了一下眉:“但是我不太擅长。”

  “什么?”

  “不太擅长给人准备礼物。”

  “不用擅长。”盛望说,他垂着眼拿过那个纸包,撕包装的时候说:“你送什么我大概都会高兴。”

  纸包得很厚,大概怕撞皱了边角,或是淋雨受潮。盛望拆了两层,终于从剥开的地方窥见了礼物一角。

  那好像是个皮质的封面。

  他差点以为又是一本笔记,全拆完才发现,那是一本相簿。现在照片都存在手机云盘里,他自己根本没用过这样的东西。

  但他记得,曾经在某个闲聊的间隙里,他好像对江添说过,他很喜欢看丁老头的那个旧相簿。

  手机会坏,云盘东西太多太杂,那些记录了某个时间点的照片淹没在浩如烟海的数据里,如果不是碰巧要找东西,他根本想不起来去看。

  以至于他有时会觉得过去16年的时光模糊不清,他已经不太记得自己去过哪里,又曾在哪久住过。

  宿舍里只有月光,江添起身走过来拧开了桌边的台灯。盛望借着光看到了相簿全貌。

  这个相簿有点特别,封面是一张速写,画的是他头像常用的小红罐,像是给他特制的。

  他牵着嘴角笑了一下,然后翻开了第一页。

  他其实没想好相册里面会放着什么照片,但看到第一张的时候还是愣了一下。

  那是一张老照片了,也许是器械限制,清晰度不如现在那么高。但街边树木和行人都有光的轮廓。

  对,照片里没有某个特定的人,而是一条热闹的街。

  盛望刚开始有些茫然,但很快他便注意到了角落里的路牌——那是白马弄堂那座老宅外的大街,他的家门口。

  照片右上角,有人在边缘处写了一个年份。

  盛望模模糊糊意识到了什么,又翻开了第二页。那是一座商场,在某个十字路口的交界处,车流在那里交汇,阳光照在玻璃上,明晃晃地连成了片。

  同样,这张照片右上角也写着一个数字,在第一张的后一年。

  他忽然想起某个等车的清晨、某个往政教处走的傍晚,还有其他一些瞬间他对江添聊起的话——

  “我小时候特别能折腾,经常大清早把人闹起来。”

  “然后呢?”

  “然后来这条街上视察民情,一定要从街这头走到街那头,看到大家生活安定,我才能回去睡回笼觉。”

  “为什么是这条街?”

  “因为热闹。”

  ……

  “看见那个十字路口没?以前这里是不是有个商场?小时候听我妈说过,外公还没去世的时候,我天天撒泼打滚闹着要去逛街。”

  “逛得明白么?”

  “两岁啊,当然逛不明白,就是去微服私访,天生皇帝命,没办法。不过商场已经没了,也不知道哪年拆的。”

  “去年拆的。”

  “那我转回来得真不巧,要是早一年,还能来回味一下。”

  ……

  盛望一页一页往后翻,右上角的数字一年一年变化着。他在照片里看到了很多条路,家附近的、小学附近的、初中门外的。然后他到了另一个省市,又看到了初三常溜去吃东西的那个校门、高一那个学校的花街。

  最后一张拍于今年,照片是附中西门,可以看到学校门额上的大字,穿过门是一条横街,街边有条窄道,有个卖煎饼的小车常年停在那里,那是梧桐外那些长巷的入口。

  照片的另一边,是他最常去的便利店,写着大大的两个字——喜乐。

  这一年对他而言最特别的地方,就都在这张照片里了。x33小说首发 www.x33xs.com m.x33xs.com

  通往喜乐的路上有个男生单肩搭着书包的背影,他抬着右手,像在招呼身后的人。

  那是盛望自己。

  从出生第一年到第十六年,他走过的路都在这本相簿里。他自己已经弄不清了,没想到有人悄悄地帮他找全,然后封存在这里。x33小说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33xs.com/

  这里面每一条路都人声鼎沸、热闹非凡,每一年都是阳光灿烂的日子。

  盛望垂眸看着最后一张,很久都没抬头。

  他背手关掉了台灯,整个宿舍又重新陷入夜色里,照片变得模糊不清,他飞快眨了好几下眼睛。

  又过了很久,他才转头问江添:“从哪弄来的这些照片?”

  他声音比之前还哑,带了极为轻微的鼻音。

  江添靠在桌沿,就在盛望身边,肩膀碰着肩膀。他眼睛里有月亮的颜色,清亮一片,但一垂眸就全部掩进了深处:“找的,曦哥帮了点忙。”

  盛望又问:“最后一张什么时候拍的?”

  江添说:“不记得了,很早。”

  盛望点了一下头。

  过了片刻,他说:“为什么跟在后面拍我?”

  江添没说话。

  盛望:“干嘛对我这么好?”

  江添沉默很久,眉心蹙了一下又松开,说:“我是你哥。”

  盛望又点了一下头,这次他安静了很久,久到江添撑在桌沿的手用力攥了起来,骨节泛了白。他才开口说:“那你之前来抓我的手也是因为你是我哥么?”

  江添没再给出新的解释,反而长久地沉默起来。

  刚刚那个相簿看得盛望情绪有点重,酒劲又翻了上来。他觉得自己其实很冷静,但话却一句比一句冲动。

  江添每一次被问得哑口无言,他的心跳就会更快一点。

  也许是肩抵着肩距离实在很近,又或者只是错觉,他觉得江添的心跳似乎也很重,跟沉默的模样截然相反,像平静海面下翻涌的波澜。

  他听了一会儿,转头看着江添说:“哥,你心跳跟我一样快。”

  江添很轻地闭了一下眼,像是想把暧昧和冲动阻隔在外,但当他再睁开,眼里的情绪却变得更浓重了。

  “别叫这个。”他转过来看向盛望。

  因为对视着的缘故,距离显得更加近在咫尺。盛望鼻息变得有点乱,忽然就没了节奏。

  他看见江添目光往下瞥了一瞬,落在他鼻尖以下,但又克制地收敛回去。

  盛望很轻地眨了一下眼,“你刚刚自己说的,所有都是因为你是我哥,为什么现在又不让叫了?”

  江添终于还是把目光转了回来,他看着盛望,微垂的眸光里有纠缠难抑的情绪。

  过了不知多久,他才开口道:“因为我会觉得我疯了。”

  说完,他偏头靠了过来。

  月光透过窗玻璃,在桌角地面积成一片,像被切割的几何图形。

  窗外不知哪个宿舍的人还没睡,也许是夜谈也许是玩闹,模糊的笑声响在夜色里。

  屋内两个男生并肩靠在桌边,手指撑攥着桌沿,交错的鼻息带着轻颤和试探,他们吻着对方,青涩而迷乱,炽烈又安静。x33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33xs.com/

  少年心动是仲夏夜的荒原,割不完烧不尽。

  长风一吹,野草就连了天。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