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添知道?!”盛望愣住。

  赵曦点了点头:“嗯。”

  盛望书转掉了。他木然半天才弯腰把书捞起来,再次难以相信地问:“江添知道?”

  赵曦:“……”

  他没忍住笑了出来:“我找你聊聊都没见你掉书,现在掉什么书?”

  盛望没回答,而是真的愣了很久很久。

  他脑中飞速闪过之前的种种场景,两个人的、四个人的、一群人的。最终定格在同一句话上——不止一个人说他和江添跟赵曦、林北庭很像。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盛望听过不知多少次,而每一次,江添几乎都在身边。x33小说首发 www.x33xs.com m.x33xs.com

  所以他怎么可能知道呢?

  不可能啊。

  盛望茫然地想着。

  不可能的……

  否则他怎么会听了那么多次,却一次都没有反驳过?

  “怎么不可能?”赵曦忽然出声,盛望看向他,这才意识到自己把不可能说了出来。

  “江添知道不是很正常么?我跟他都认识多少年了。”赵曦感慨道:“我上高中那会儿他还小呢。不说没感觉,现在提起来,我居然还见过他那么小的时候?挺神奇的。”

  他说起什么事来都是带着笑的,不管是他和林北庭还是他和江添,好像都是闲聊。可是他说得越多,盛望心里就越乱。

  是啊,江添从小住在梧桐外,赵曦也是这里的人,他们认识这么多年关系还这么好,知道简直再正常不过了。

  可是,如果他知道赵曦和林北庭的关系,那他每次听见那些说他们相像的话,心里都在想些什么?

  他又为什么总是那么沉默?

  盛望想:是怕反驳了我会下不来台吗?还是……

  “还是”后面的内容过于荒谬,他知道自己不该去想,但他又忍不住会想。于是沉到底的心脏又在那种若有似无的念头里轻轻飘起来。

  他忽然觉得自己挺虚伪的——他口口声声告诫自己说“那是我哥”,可是到头来,只要想到有亿万分之一的荒谬可能,他又忍不住变得高兴起来,尽管这种可能性小到可以忽略不计,也永远不会得到验证。

  他盯着虚空中的某一点发了很久的呆,这才开口问赵曦:“曦哥,他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么?”

  “你说江添?”

  “嗯。”

  赵曦回忆片刻,说:“我跟林子刚在一起的时候他不知道的,那时候太小了,差不多五六岁吧。我那时候经常帮我爸去给哑巴叔送东西,他总呆在对面丁老爷子家。”

  “他好像不姓丁。”盛望说。

  “对,不过老爷子具体姓什么估计真没几个人知道,他很少提起来。”赵曦翘起一边嘴角坏笑了一声,“丁老头那绰号还是我起的呢,后来被几个巷子里的小孩剽窃去了,再后来这一辈的就都这么叫了。”

  “都这么叫?那我第一次管他叫丁爷爷,他眼珠瞪那么大?”

  “吓唬你玩儿呢,老爷子脾气是大,但人挺好的。”

  赵曦坐的是江添的桌子,顺手从他笔袋里捞了一把尺子在手里拨着玩:“江添那时候经常在老头院子里看书,年纪不大脾气特别倔,我当时就觉得这小子大了肯定很傲,也肯定很闷。”

  “我那时候挺野的,没什么耐心。有时候逗他两句就走了,有时候会跟他聊一会儿。刚开始他不搭理我,后来碰到了看不懂的书,我就过去叭叭一顿显摆。他可能没见过喜欢看书的小流氓,挺新奇的,就勉强搭理了我一下。再后来慢慢就熟了,我又带了林子给他认识。林子中学时候算是出了名的校霸,整天也没个好脸,他跟江添面对面坐着,那场景是真的好笑。”

  盛望想起丁老头口中的江添,赵曦所说的那两年正是他被外婆拒之门外的时候。以他那个别扭的性格,能跟赵曦、林北庭明面上熟悉起来,心里只会看得更重。那大概是他那个时期里为数不多的朋友了。

  “那个时候江添是不知道的,后来是大学吧?具体大几我已经记不清了,有次放假回来收拾东西,想找点合适的书给江添看,结果翻出不少旧玩意儿,其中有两张拍立得搞出来的照片,刚好夹在旧书里。”赵曦回想了一会儿,失笑道:“那时候我跟林子已经不在一起了,冷不丁见到照片我也有点懵,没立刻收起来,就被江添看到了。”

  见盛望一脸疑惑,他又补充道:“照片的程度就跟你那天撞见的差不多。”

  盛望尴尬地“噢”了一声,表示明白了。

  赵曦挑了一下眉,这混子不愧校霸出身,作为当事人他倒一点儿不尴尬,说道:“那时候江添年纪也不大,应该不到10岁吧。我以为他根本不会懂的,没想到那小子反应特别大。”

  “反应大?”盛望一时间没理解。x33小说首发 https://www.x33xs.com https://m.33xs.com

  赵曦想了想说:“特别、特别排斥。”

  盛望愣住了。

  那个万分之一的荒谬可能在赵曦这几个字里陡然消失,像被扎破的气球,爆裂之后,只有一点零碎剩余慢慢掉下来,沉默地落到地上。

  过了不知多久,他才轻声问道:“很……排斥吗?”

  “嗯,排斥到书都没拿就走了。”赵曦说,“他那时候年纪小,跟现在不同,再怎么绷着,脸上还是能看出来。我能看出来他出于礼貌在努力忍着,但我也能看出来他感觉非常……”x33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33xs.com/

  他皱着眉斟酌用词,盛望一度怀疑他会说“恶心”这个词,但他最终说的是“不舒服”。

  赵曦说当时的江添看上去非常不舒服。

  “所以我说你今天的反应让我挺意外的。”赵曦浅棕色的眼睛看向盛望,手里来回拨弄着尺子,“跟江添差别太大了。不过他那种也很少见,大多数知道这件事的人,当时的反应都介于你俩之间。”

  盛望垂下目光,半是自嘲半是配合地笑了一下说:“是吗,那我们还真是兄弟,两个极端都占了。”

  “是挺极端的,我当时被那小子弄得差点儿怀疑人生。”赵曦开玩笑似的说,“他走了之后我自省了一天啊,就在想至于吗?有那么难以接受吗?”

  “那后来呢?”盛望问。

  “后来?后来我心里说小鬼就是麻烦死了,我凭什么要哄着,随他去。结果没过两天,我就老老实实找他聊去了。”赵曦抬了抬下巴,“就跟我现在找你聊似的,不过没这么轻松。他很闷,什么想法都不说,我也不知道我聊得有没有效果。”

  “我当时一度怀疑他是不是有什么心理阴影了。后来发现他可能确实碰见过一些事。”

  盛望猛地抬起眼,赵曦却没打算深说:“我猜的,没什么依据的事情,就不跟你说了。反正当初我尽力了,跟他聊过很多次。再之后没过多久他就从这边搬走了,我也出国了。联系也有,但不多。后来隔了一年多快两年吧,我回国过暑假,他来了几趟梧桐外,前几次说看丁老头,后来总算主动找我来了,别别扭扭跟我道了个歉,我就知道他想通了。”

  他想通了。

  这四个字说来轻描淡写,但赵曦知道,对江添那样性格的人来说,花近两年的时间扭转某种固有认知,一定少不了拉锯和挣扎。

  也是从那天起他才意识到,对江添而言,他和林北庭真的是很重要的朋友。

  “我老说他有点过于老成了。其实也不是,他傲起来跟我以前那熊样有得一拼,很多时候都挺欠打的,也就仗着那张脸吧。”赵曦啧啧两声,又沉声道:“但他非常理性,不说跟他同龄的,比他大很多的人都不一定能想通这一点。他不会把某一个人的问题发散到一群人身上,这点还挺难得的。”

  赵曦说着说着抬起眼,却发现盛望早已走神。他不知听到了哪里、又想到了什么,也许是教室灯光太冷的缘故,照得他脸色苍白一片。

  这种反应实在有些反常,再联想之前的某些细节,赵曦渐渐皱起了眉。他看着男生微垂的眉眼,忽然低声叫道:“盛望?”

  “嗯?”盛望回过神来,抬头看向他。

  “我看你在走神,而且脸色不太好,身体不舒服?”赵曦说。

  “没有。”盛望摇了一下头说:“就是刚刚想到点事,不相干。”

  “那就好。”赵曦说。

  说话间,盛望忽然发现手机屏幕上有一条新消息提示,两分钟前收到的。他解了锁点进微信界面,消息来自于江添——

  长白山神树:我这边好了

  长白山神树:楼下等你?

  盛望神色复杂地看着这个备注名,打字回复到:就来。

  赵曦问:“江添那边结束了?”

  盛望点头:“嗯。”

  “那走吧,下楼。”他说着从桌边站起来,还不忘把玩了半天的尺子放回江添笔袋。

  盛望跟在他身后,越看那个备注名越觉得扎眼,于是动手改成了“森林中的影帝”,也不知是调侃江添,还是调侃自己。

  教室里的冷光陡然暗下来,盛望抬头,就见赵曦正在关灯。他改完备注名,刚点下确认,前面的赵曦忽然转过头来问他:“盛望,我其实刚刚就想问了,你不会也……”

  他说得迟疑而隐晦,但盛望几乎瞬间就明白了。他心头一跳,条件反射似的冲赵曦笑了一下,说:“想什么呢曦哥,我喜欢女生。”

  赵曦垂眸看着他,目光难得没有痞气,倒是带了几分温和。他点了点头说:“啊,那就好。”

  盛望愣了一下。

  “这条路还挺不容易的。”赵曦又说了一句,像是感慨又像是在对他说。

  “我知道。”盛望说着伸手去拉教室门把手。

  结果门一开,江添靠在门边低头划着手机,也不知在这里站了多久,听见了几句。

  盛望想想自己刚才说的话,心里只剩一个字——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