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望倏地有点难受。

  就像心脏被人捏着边角掐了一下,瞬间酸软一片。

  对着这样的江添,他根本说不出“不”这个字。他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好笑,忙忙碌碌那么多天,到头来被他哥一句话就打回原形。他想说“你可真行”,但他根本张不开口。

  有很长一段时间,他都只是紧紧攥着那个笔记本,没有开口、没有抬头,连动都没有动。直到那股酸软的感觉顺着血液渗透下去,不再那么难受了,他才飞速地眨了几下眼睛。

  “能的。”他低低说了一句,嗓子还透着哑。他抿着唇清了一下,这才抬头晃了晃笔记本说:“有了这个都考不回去,那我还混不混了。”

  江添没说什么。

  他的眼睛生得很好看,眼皮很薄,眼尾的褶并不宽长但微微上挑。他的目光从眼尾瞥扫过来的时候总是又冷又傲,好像谁都没走心。但当他这样平直着看过来,眸光微垂,映着几星不算明亮的灯光,你就站在他眼里了。

  盛望在他眼睛里站了很久,他才点了一下头,说:“好。”然后周身锋芒都慢慢缓和下来,像是终于松了一口气。

  那几秒钟里,盛望甚至有种他跟他哥心照不宣的错觉。这种错觉让他生出一种冲动,他想说“哥,我能抱你一下么”,然而刚要张口,熄灯铃就响了。

  他惊了一下,回过神来。

  阳台外浮着一丝若有似无的桂花味,11月下旬的温度,花串早零零落落掉完了,也不知哪里还藏了一星半点,倔强地散着几乎难以察觉的幽香。盛望那点冲动就在余香里慢慢缓和下来。

  他抓着本子直起身,对江添说:“进去么?”

  “嗯,降温了。”江添朝栏杆外扫了一眼,侧身拉开阳台门,示意盛望走前面。

  刚刚手指攥得太紧,冷不丁放松下来又麻又酸。盛望活动着关节往宿舍里走,跨过阳台低矮门槛时,他的后脑勺被人轻拍了一下。

  不知道是安抚还是别的什么。

  盛望愣住,猛地回头,江添已经进了门。他径直走过长长的书桌,从衣柜里拿了衣物毛巾说:“我洗个澡。”x33小说首发 www.x33xs.com m.x33xs.com

  史雨翘着二郎腿在床上发信息,邱文斌把充电台灯夹到了床栏上,提醒道:“大神你得快一点,巡逻老师一会儿要来的。”

  “知道。”江添说着进了卫生间。

  “盛哥你站这干嘛?”邱文斌下床来拿书,因为盛望杵在那里阳台门边,空间显得有点挤。

  “嗯?”盛望抓了抓后脑勺的头发,说:“哦没有,随便想点事情。”

  江添很快洗完出来了,盛望抓着衣服毛巾接了他的班。卫生间里水汽浓重,热水从淋蓬头里冲刷下来的瞬间,他忽然就想通了。或者说他对江添说“能考回去”的那刻,就已经想通了。

  他只是喜欢上了一个人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呢?人的寿命□□十年,他还在开端。将来那么长,远得根本看不到头,他只是在这段时间里喜欢上了江添而已,不知道会持续多久,他没打算说,也明白不可能有什么结果。

  未来是一条笔直的线,他只是在这个节点上歪一会儿,迟早都要拐回去的。这很严重吗?

  一点儿也不。

  这天的热水终于用完,淋在身上的水流很快转凉。盛望一把拍在龙头上,抓了毛巾擦头发。

  他在散开的热气里打了个喷嚏,心想:去他妈的冷一冷,我要回A班。

  十六七岁,就是今朝有酒今朝醉。

  人家走马观花,他多观他哥几眼碍着谁了么,又不会少块肉。更何况他哥是木头,他有什么好怕的。

  *

  少年心思堪比六月天,暴雨倾盆的时候乌云罩顶,好像这辈子都不会散了。雨一停,又立刻豁然开朗、艳阳高照起来。

  盛望这几天就是艳阳本人。

  作为盛望的室友兼新后桌,史雨的感受最为直观。

  前阵子,盛望好像谁也不想搭理闷头刷题,刷完一本又一本。搞得史雨有点坐不住,也拿了几套题暗中对比了一下,发现自己不论怎么提速都追不上对方。

  这几天,盛望忽然又懒了下来。经常老师在上面仔仔细细地讲题,他在下面玩剪纸。那几本刷掉的题库被他挑挑拣拣,剪了几页下来,其余直接堆进了废书里。x33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33xs.com/

  他不刷题了,听课也并没有多聚精会神。更多时候是转着笔看一本深棕色的皮面笔记本,偶尔抽个本子打两行草稿,打着打着还会摸出手机跟人聊微信。

  史雨瞄过一眼,因为瞄太快也没看清什么内容,就看见备注头两个字是“长白”。他纳闷了好一阵,也没想起来周围有谁叫长白。

  直到周三这天晚自习,他才知道这位神秘的“长白”是谁。

  住宿生的专有晚自习在走读生下课后开始,各班的人会拎着包抱着书陆陆续续到指定的阶梯教室里。讲台上有一个负责答疑解难的老师,一般是年级里的老师轮值。

  阶梯教室足够大,座位随意,并不按照班级来。盛望一如既往坐在最后一排的老位置上,史雨和邱文斌就坐他前面,方便下了晚自习一起走。

  预备铃响起的时候,大家已经转移得差不多了,教室里逐渐安静下来。

  坐班老师扫视了一圈,估摸着人到齐了,便要去关教室门。结果刚站起来,一个男生肩上搭着书包进来了。老师一愣,下意识说:“你怎么来了?”

  自习的学生们纷纷抬头看过去,接着一片哗然。

  来的人是江添,哗然是因为众所周知A班有特权,根本不用来阶梯教室上自习。

  盛望在嗡嗡的议论声中抬起头,江添正跟坐班老师说着话,他在言语的间隙里抬起头,朝教室后排扫视一圈,在盛望身上停了片刻,又转头跟老师低声说了句什么。接着他一步两个台阶不慌不忙地走上来,穿过一排桌椅。

  整个教室的鹅,不是,人都伸长了脖子跟着他往后看。史雨离得最近,不小心看到了盛望手机。

  这人的手机界面无遮无拦,就这么平摊在桌上,好像也不怕人看。屏幕上是微信聊天框,框的最顶端是对方的备注名。这次他总算看清了全称:长白山神树

  这位长白山神树于半分钟前发来消息,问盛望:自习一般坐第几排。x33小说首发 https://www.x33xs.com https://m.33xs.com

  盛望回答:最后一排。

  然后江添就来了,神树是谁不言而喻。史雨心说我果然不能理解兄弟之间的昵称,这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江添对关注置若罔闻,他在盛望旁边坐下,从书包里掏出一本深蓝皮面的厚书,又抽了一支笔出来,这才撩起眼皮问身边的人:“发什么呆?”

  盛望张了张口,纳闷地问:“你不是可以留在顶楼自习吗?”

  江添翻开书页,“嗯”了一声。

  “那你下来干什么?”

  江添头也不抬地说:“一个人坐那自习太傻逼了。”

  “哦。”盛望心里动了一下,垂眸继续看自己的书。又过了片刻,他忽然闷声笑了起来。

  江添皱着眉看向他,盛望说:“想象了一下,是挺傻逼的。”

  “……”

  江添一个晚自习没理他。

  *

  周五这天杨菁找他们,给了两张表格,说集训下周开始,让他们把表格填一下,再准备两张两寸的照片。

  “又要照片?”江添说,“之前不是交过?”

  杨菁没好气地说:“都被政教处姓徐的贴荣誉墙上了,你是让我去扒下来还是怎么的?”

  盛望本来准备去门口复印店随便拍一张,就听杨菁对他说:“找张好的,起码笑一下。考好了你照片也得上墙,别拍得跟通缉令似的。”

  “噢。”盛望拖着调子应下来。

  喜乐隔壁就有一家文印店,去的路上盛望一直在翻手机相册。他活像点了个“自动跟随”,始终落后半步跟着江添。对方拐弯他也拐,对方停他也停,头都不抬。

  江添说了两次“看路”,他都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忍无可忍之下,江添一声不吭把他往树那边带。直到刹车不及,额头撞上东西,盛望才愣了一下抬起眼。江添的手掌横在他面前,再往前一步就是树干。

  “你真敢不看路?”江添难以置信地说。

  盛望更难以置信:“你居然真带我撞树?”

  江添被梗了一下,面无表情开始扫视四周。

  盛望跟着他看了一圈,除了树叶还是树叶:“你找什么呢?”

  江添说:“直一点的树枝。”

  盛望没反应过来,当真指着头顶某簇枝叶说:“这根挺直的,你要干嘛?”

  江添:“撅了给你当盲杖。”

  盛望万万没想到他哥现在损人还带铺垫,被噎得不轻。他想象了一下自己拽着盲杖这头,江添牵着那头,一人再戴个圆墨镜……我的妈。

  “笑什么?”江添没好气地说。

  盛望心里一动,把左手直直递出去说:“喏,给你根人体盲杖,你敢牵么?”

  他看见江添愣了一下,又把手收回来佯装冷笑道:“居然还要思考,走了。”

  说完他又低头玩着手机溜溜达达往前走去。

  自从那天想通了,他就一直是这种状态。

  “长白山神树”寓意高冷的木头。他身体里仿佛住着个手欠的小人,仗着江添什么都不知道,一会儿挠他一下、一会儿挠他一下,像表情包里那只撩架的猫,站在边缘肆无忌惮、无法无天。

  反正都是虚招,江添跟他根本不在一条线上,他永远不可能挠到真身。

  然而这种想法只持续了一周多,就被轰然击破。

  那天是周四,距离出发去集训还有一天,杨菁已经催他们收拾行李了,他们破例拿到两张晚自习假条,但白天的课还是要正常上。

  周四下午最后一节是A班的竞赛辅导,上物理,何进最近在给他们讲大学物理的一部分内容。但这天何进身体不舒服去了趟医院,竞赛课拉了赵曦来代班。

  盛望答应过几个老师,竞赛课一定会上楼去听。尽管巷子里那一幕已经过去很久了,他在教室看到赵曦时还是有一瞬的尴尬。

  他以为自己把那份不自然藏得很好,结果下课之后,赵曦去办公室放下教案又回到了A班,在盛望面前的桌沿坐下了。

  “曦哥。”盛望打了声招呼。

  “等江添啊?”赵曦朝窗外看了一眼,A班的人吃饭的吃饭、洗澡的洗澡、已经走完了,就剩盛望和他两个人,“他又被管理处老赵拽跑了?”

  盛望点了点头说:“反正我俩今天不上晚自习,等他回来去梧桐外吃饭。”

  “哦。”

  “曦哥你不回去么?”盛望问。

  赵曦笑了一下,说:“不急,我来跟你聊聊。”

  盛望迟疑地问:“聊什么?”

  “聊聊你小子为什么最近总躲着我跟林子?”赵曦说。

  盛望瞬间尴尬得无以复加。

  “诶,你尴尬什么?”赵曦谈话的架势很痞,跟上课很不一样,像个混子学长:“我都不尴尬。”

  盛望一愣,问道:“你知道啊?”

  “差不多吧。”赵曦换了个更放松的姿势,“当时听到了一点声音,那巷子平时没人走,几个老房子早搬空了,就哑巴和老头还住那里。上年纪的人睡觉早,不可能那个点还出来转,会去那边的也就你跟江添了。”

  “本来这事儿过去就过去了。但我跟林子聊了一下,怕给青春期的小朋友造成什么阴影——”他开着玩笑,自己也失笑一声说:“所以趁着今天有空,来跟你聊聊。你……吓到了吧?”

  盛望发现自己纠结了这么多天,反而忘了当时的第一反应是不是惊吓了,他犹豫片刻,答道:“其实还好。”

  “真的假的,接受度这么高?”赵曦挑起眉。

  “就是没想到,有点意外,后来再想想……”盛望神色复杂了一瞬,又慢慢放松下来:“就觉得也没什么了。”

  赵曦盯着他,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他的眼睛颜色比常人略浅一点,接近于水棕色。也或许是窗玻璃在他眼里映出了一大片亮色,以至于他这样看过来的时候,盛望有种心思全全盘暴露的错觉。

  他垂下眼,手里的书顶在指尖转了几个来回。他想岔开话题,于是没话找话地问赵曦说:“不是怕给人造成阴影么,那怎么只跟我聊不找江添?你跟林哥就这么确信只有我一个人看见啊?”

  “不确信。”赵曦说,“但是不一样啊。”

  “什么不一样?”

  赵曦说:“你不知道我跟林子的事,但是江添知道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