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班学习氛围不算特别浓,正如史雨所说,课上一半同学都闷着头。桌肚里打psp的、玩手游的、聊QQ微信的,还有把手机横向塞在帆布笔袋里露出屏幕看小说的,借着长头发遮挡塞着无线耳机看视频的。

  老师和学生之间的关系充分显示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一方总有办法查,一方也总有办法玩。

  A班几个搬下来的同学不太适应,也可能本来就心情不好,一个两个都绷着脸。

  盛望成了唯一的例外。

  当初史雨跟盛望说这些的时候,带有几分吹嘘显摆的成分,但他忘了,盛望换过的地方太多,见过的班也太多了。

  一个班有一个班的风气,比B班更闹的盛望都呆过——当初升高中,他们那帮有资格参加保送考试的尖子被挑出来,凑了一个考前冲刺班,那才是真的不守规矩。

  教室门一锁窗帘一拉,拼桌打扑克的、下棋的、头凑头开黑的都是常事。盛望当初带了个折叠篮筐钉在教室后墙,男生们手痒起来什么玩意儿都能往里投,还敢比赛。盛望打篮球投篮奇准,主要归功于那两个月。

  更有甚者还带了骰子,拿个马克杯当骰盅,输了的请全班吃夜宵,所谓全班其实也就18个人。盛望手气不行,请过很多次。x33小说首发 www.x33xs.com m.x33xs.com

  那时候学校食堂的夜宵特供给值班老师,理论上学生买不了,怕耽误熄灯睡觉。但他们屡屡成功。有两回被人通风报信,值班老师带着扣分簿来抓人,他们兵分三路,愣是在围追堵截中甩了人,带着吃的溜回宿舍举杯相庆,然后周一“国旗下批·斗大会”喜相逢。

  史雨见过的没见过的,盛望大概都干过。徐大嘴有句话说得对,他也就是占了长相的便宜,看着乖巧老实而已。

  他一度以为自己最喜欢那个班,因为肆无忌惮,因为热闹,因为可以避免回到无人且无聊的家。

  后来保送考试结束,那个临时的班解散了,他才发现自己所谓的喜欢不过如此——

  假期第二天,那些疯闹出格的日子就变得模糊起来,一个月后,他连某些同学的名字都叫不顺了,只记得几个外号。再然后,那段日子里的人就都成了“他们”。

  因为回想起来,那都是些零碎的、并不需要为之努力的事情,乏善可陈。

  B班下午的课被物理数学占满了。老师在上面卖力地讲着解题思路,下面只有寥寥几人配合地抓着笔,盛望是其中之一。

  不过他并没有在记笔记。

  学委趁着课间给他们几个新同学补发了语文、英语老师留下的作业。他分了一只耳朵给讲台上的人,笔下却不紧不慢地刷着英语题。

  翻页的时候,他踩着桌杠轻轻摇了一下椅子,觉得楼下楼上相差其实并不大。

  老师语速稍微有点慢、思路分解得太细、难度挖得不如老何他们深,拓展部分略少一点,练习卷上重复的题有点多。但这些他都能自己调控,除此以外,好像也没什么缺点。

  早就说过没那么难,看,这不就已经适应了么。

  他在心里这么说。

  窗外风雨不停,很长一段时间里,水珠密集地打在窗玻璃上,节奏整齐得有些单调,像教室后墙挂着的钟,不断重复着同一种声音,时间就在这种声音里安静流逝。

  天色晦暗不明,很难分辨是早是晚,老师的声音令人昏昏欲睡。

  盛望在刷题间隙中抬了一下眼,忽然就弄不清日子了。他抽出一张语文卷,花了一节半课写到最后一篇阅读,笔下的字迹开始断断续续。

  他划了几下才发现,笔管里的墨不知不觉见了底,只剩一层微黄的油封——语文卷子真是一如既往地耗墨。

  他习惯性地拧开笔头,椅子朝后一靠,头也不回地在后桌敲了一下,然后摊手等着。

  时间出现了几秒钟的空白,没有人往他摊开的手心里塞东西。他没有等到新笔芯,只等到史雨纳闷的问话:“干嘛?借尺还是借笔啊?”

  盛望愣了一瞬,忽然尴尬不已。

  雨声好像从那一刻起变得更大了,吵得恼人。他在一片嘈杂声中转过头,想对疑惑的史雨说:“有多余的笔芯么?借我一根,明天还你。”

  但他还没张口,就已经不想说了。

  史雨依然满头雾水,盛望笑了一下:“没事,我做题做懵了。”

  “哦……”史雨愣愣地应道。

  没等再说什么,盛望就已经转回头去了。

  他看着手里拆成两半的水笔,忽然没了继续刷题的兴致。他在滂沱的雨声中坐了很久,终于承认自己有点想当然了。x33小说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33xs.com/

  他高估了自己的适应力,也高估了忍耐力。

  不到半天,他就开始想念楼上那个位置了。

  后半节课是怎么过去的,盛望已经不记得了。他只记得自己在下课铃声中乍然回神,从书包里掏出几乎没用过的伞,匆匆跑了一趟喜乐便利店。

  赵老板很是诧异,叨叨咕咕地说:“哎呦,大下雨的跑来干嘛?你看看你那裤脚,溅了多少水。回头洗起来有你哭的。”

  “不要紧,有代洗阿姨。”盛望直钻进最里面。

  赵老板纳闷地伸头去看,发现他拿了三盒笔芯,红黑蓝都有,除此以外还拿了裁纸刀、尺子、胶带、涂卡笔……

  “好了好了好了,你干嘛?搞批发啊?”赵老板匆匆从收银台后面走出来,像个担心儿子乱花钱的家长,跟着盛望在货架前来回。

  盛望的目光还在架子上逡巡:“没搞批发,都是要用的东西。”

  赵老板更不解了:“笔芯就算了,我晓得你们用得快。你哪里没有尺子小刀涂卡笔啊?你以前不上课的啊?”

  盛望认真地解释说:“我有,但是经常东丢西丢的,转头就找不到了,还得借。”

  赵老板“啧啧”两声,说:“全世界的熊儿子都一样,丢三落四不收拾。”

  他刚说完,发现盛望拿了三包便签纸,又忍不住训道:“有一包就差不多了,你拿那么多干什么?”

  “贴着,提醒我别乱丢东西。”盛望说,“免得老是跟人借。”

  他又拿了几样东西,怀里都快抱不下了,这才低声说:“不想跟人借了。”

  三岁一个沟,赵老板觉得自己跟盛望隔着一片太平洋。他不能理解现在的学生在想什么东西,只知道再转下去上课要迟到了。

  况且盛望在货架前转悠的样子有点茫然,好像他自己都不知道还要买点什么。赵老板拍着他的背把他推到收银台边,说:“别挑了,重复的也给我放下来,什么时候用完了再来拿。就这几样,我扫一下结账。”

  他找了个袋子把东西装上,想想又在外面套了一层免得被雨打湿。把袋子递给盛望的时候,赵老板忍不住说:“其实还有一节课就吃晚饭了,你完全可以那个时候来买嘛,反正也要去梧桐外吃饭的。这又不是什么着急的东西。”

  盛望说:“刚好笔芯没油了,现在不买下节课就没得用了。”

  赵老板点了点头,信了。

  但盛望自己清楚,这都是借口。他只是不想拖到晚饭时候来买,因为江添肯定会在旁边,而他不想让江添看到自己买这些东西的样子。

  手忙脚乱、漫无目的。

  一定很傻x。

  盛望拎着袋子匆匆跑回明理楼,也许是预备铃的响声带着催促,也许是阴雨天里人容易糊涂,他的腿比脑子跑得快,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站在顶楼了。

  老吴拿着保温杯往A班走,半途叫住了从身边经过的男生:“江添啊,把卷子拿了先去发掉。”

  江添接过卷子大步走向教室,在路过楼梯的时候看到了愣在那里的盛望。

  他一只手里拿着雨伞,水珠淅沥,地面洇湿了一大片。另一只手里拎着袋子,袋面上是喜乐便利店的名字和附中校标,应该是刚买了东西,急着回班。

  江添一看就知道,他跑错楼层了,脸上透着怔愣和尴尬,甚至有一丝莫名的狼狈。

  江添瞥开眼飞快地蹙了一下眉,又转回来对盛望说:“来找菁姐?”

  盛望摇了一下头,他漆黑的眼珠一眨不眨地看着江添。又过了片刻,他才刚回神似的又摇了一下说:“没有,我就是……”x33小说首发 https://www.x33xs.com https://m.33xs.com

  他顿了顿,终于无奈又自嘲地笑起来,说:“走错了。”

  江添扫过他嘴角扯出来的笑,没接话。

  明明是盛望故意考砸、自顾自往远处走,他看到那抹笑却还是会不舒服,还是会有一点点心疼。

  “太丢人了,你就当没见过我啊,我下去了。”说完,盛望转身朝楼下跑去。转过拐角的时候,他朝这边抬了一下眼。

  然而老吴已经过来了,纳闷地问:“你怎么还没进教室?”

  话音落下的时候,盛望已经消失在了走廊里。

  *

  回到座位的时候,史雨被那一大袋东西吓了一跳:“你干嘛?打算住在教室啦?”

  盛望把那些东西一一放进桌肚,头也不回地说:“我倒是想。”

  “为什么?你受什么刺激了?”

  “没受刺激。”盛望拆了一支新笔芯出来,给上一节课用空的水笔替换上,“就是下雨太烦了,我太懒了。”

  就是下雨天太烦了,他好不容易把某些苗头摁下去,还没显出成效呢,就快功亏一篑了。

  只是在楼上见了江添一眼而已。

  一会儿再吃个晚饭,晚上再回宿舍睡个觉……靠,那他还过不过了?

  不知道老天爷是不是听到了这句抱怨,梧桐外的那顿晚饭最后并没有吃成。因为江添的爸爸季寰宇去了丁老头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