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后几天盛望一直没睡好。

  白天其实很正常。高中生什么都有可能缺,唯独不缺新鲜话题和煞笔段子。哪怕一个口误都能引得全班一起鹅鹅鹅。这种氛围之下,盛望只要不刻意去想,就什么都记不起来。

  高天扬和宋思锐常常带着一群二百五激情表演群口相声,时不时狗胆包天要拉盛望下水。盛望转头就会把江添也套进来,两人一冷一热一唱一和,总能怼得高天扬自抽嘴巴说:“我这张嘴啊,怎么就这么欠。”

  然后盛望就会大笑着靠上椅背,头也不回地跟后面的江添对一下拳。

  每到这种时候他便觉得,发生于那个晦暗清晨某一瞬间的悸动都是错觉——他明明这么坦荡,跟高天扬、宋思锐以及围站着的其他同学并没有区别。

  但这种底气总是维持不了多久。它会在不经意的对视和偶然的触碰中一点点消退,被另一种莫名的情绪取而代之,像平静海面下汹涌的暗潮。

  到了晚上就更要命了。

  附中熄灯之后有老师查寝,哪个宿舍有人未归、哪个宿舍太过喧闹都会被舍管挂上通告牌,所以夜里的校园总是很静,静到只剩下巡逻老师偶尔的咳嗽和低语,跟那晚的巷子一模一样,一模一样!一模一样……

  于是三天过后,盛大少爷眼下多了两片青。

  他皮肤白,平时又总是一副被精心养护着的模样,偶尔露出点疲态便格外扎眼。

  这天早上,盛望早饭都没买就去教室趴着补觉了,就这二十分钟的功夫还乱七八糟做了两段梦,一直到第一堂课打预备铃才从梦里挣扎出来。

  他隐约感觉有什么东西轻轻擦过衣服,还以为是高天扬又来掏他桌肚里的卷子。结果下一秒就听见高天扬的大嗓门在几桌之外的地方响起,叫着:“辣椒,化学快给我一下!快!老何马上就要来了!”x33小说首发 www.x33xs.com m.x33xs.com

  “最后一次。”辣椒第N次说这句话。

  “最后一次最后一次,快!”

  “明天再抄你不姓高。”

  “不姓不姓,明天再抄我叫你爸爸。”

  高天扬这牲口为了卷子真是什么鬼话都说得出来。

  盛望在半梦半醒间吐槽了一句,接着便忽然惊醒——所以不是这牲口在掏他卷子,那是谁???

  他皱着眉困意惺忪地低头一看,桌肚里的卷子还在,除此以外还多了一个塑料袋。那袋子上印着深蓝色的标志,一看就是学校食堂和超市通用的那种。

  盛望把袋子拿出来解开,里面是一杯豆腐脑、一颗煮鸡蛋还有一罐牛奶。

  学校食堂有两层,口味并不完全一样,二楼排队人少,豆腐脑的碱味略重一点。一楼人多,豆腐脑会撒核桃花生碎。

  盛望喜欢一楼的味道,但跟着其他人买二楼的次数更多,因为实在懒得排队。

  这杯是一楼的,奶白色的豆腐上面洒了满满一层料,还很热烫。

  倒是煮鸡蛋有点让他意外,因为他不吃没有蘸料的煮鸡蛋。不过外带的话,煮的确实比煎的方便。

  至于牛奶,依然是熟悉的小红罐,跟他以前的头像一模一样。

  只要是江添给他带的早饭,就必然会有这么一罐旺仔。最初江添是为了回击微信聊天的一句调笑,拿旺仔逗他玩儿。后来不知怎么就成了一种习惯和标志。

  盛望看到小红罐的时候下意识松了口气。

  他脑中有两个小人扛着刀在对打,一个说:“还好,各种习惯都没有变化,江添应该什么都没觉察到。”

  另一个说:“放屁,本来也没什么可被察觉的。”

  一个说:“我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指那天早上的生理反应。”

  另一个:“滚吧,哪个男生早上睁眼没点生理反应。”

  “那也非常尴尬。”

  “忘掉它就不尴尬。”

  “还有一种缓解的办法是得知别人比你还尴尬。”

  ”所以江添那天早上是不是也——“

  两个小人还没叨叨完,就被盛望一起摁死了。

  高天扬回到座位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盛望面无表情的脸。他吓了一跳:“卧槽?盛哥你怎么这么大个黑眼圈?”

  盛望说:“失眠。”

  高天扬还是很纳闷:“那你怎么脖子耳根都红了?”

  盛望:“……”

  他指了指前面说:“老何来了,你滚不滚?”

  高天扬一缩脖子,当即就滚了。滚完才发现他盛哥骗他呢,讲台上空无一人,上课铃没响,老何人还没到。于是他又倔强地转过头来,不依不饶地问:“不是啊,你怎么好好的失眠了?”

  盛望心说你问我我问谁去?他没能想出个解释的理由,高天扬这个二百五突然又开了口:“添哥——”

  他越过盛望的肩膀,冲江添问道:“宿舍最近又出什么幺蛾子了么,盛哥这么大心脏居然失眠?”

  盛望差点呕出血来,心说我踏马真是谢谢你了啊。

  他脊背都绷紧了,沉默了好几秒才意识到自己居然也在等江添的回答。尽管这话其实没头没尾,根本不可能得到什么回答。

  果然,江添一句“没有”草草打发了高天扬,因为老何已经踩着正式铃声进教室了。高天扬再怎么皮也不敢在班主任眼皮子底下闲聊,他撇了撇嘴坐正身体听起了课。x33小说首发 https://www.x33xs.com https://m.33xs.com

  高二的内容已经全部学完,最近老何和化学老师都在给他们讲实验专题,上课总会先放几段实操视频。等实验专题讲完,他们就要开始走高三的内容了,预计一个半月就能全部搞定。那之后便是各种竞赛和复习。

  为了方便看视频,两侧窗户的遮光帘都放了下来,教室里一片晦暗,唯有屏幕上的实验光影忽明忽灭。x33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33xs.com/

  后桌的人再没说过什么话,盛望又等了一会儿,紧绷的脊背终于缓慢放松下来。

  江添没有跟高天扬多聊,也没有跟高天扬一起询问他的失眠,避免了更加尴尬的情况。他理应松一口气,也确实松了一口气。但不知怎么的,他又莫名感到有一点失落。

  不多,真的就一点点。

  也许是因为……连高天扬这个粗心眼都注意到的事,江添却问都没问吧。

  盛望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右手搁在桌面,手指间夹了个根水笔有一搭没一搭地转着。他眸光沉静地看着那片屏幕,心里却自嘲道:得了吧,我可真矫情。

  就在他把这些有的没的扔出脑海,借着屏幕的光在笔记本上随手记着实验要点的时候,桌肚里的书包缝隙忽然透出一抹亮。

  盛望笔尖不停,左手伸进书包里摸出手机。他划了一下屏幕拉下通知栏,发现微信有一条新通知,显示江添给他发了一张图片。

  图片?

  表情包?

  他点开那个最近三天都很少用的聊天框,看见了江添发来的图。

  那是一张百度百科或是别的什么百科的截屏,主要是一些文字说明,写着煮鸡蛋可以消除黑眼圈,还详细说了怎么敷,要注意别烫伤之类。

  盛望笔尖一滑,不小心拉到了本子边沿。他总算知道早餐里那个不合口味的煮鸡蛋是用来干嘛的了。

  所以江添其实早就看到了,比高天扬早得多。

  盛望抿着唇,在输入框里打上“谢谢”,又觉得太客气了不像他一贯的作风,于是删了改成“哦”,又有点过于敷衍。

  最后他发了一句“我说呢,怎么给我带了白水煮蛋”,自认为随意、自然且不显冷淡。

  江添回了句:嗯。

  讲台上,老何点开了最后一个视频,新色调的明暗光影从前面铺散过来。盛望百无聊赖地抹了一下屏幕,正准备锁屏收起手机,聊天框里突然又跳出一句话。

  江添问:为什么睡不着?

  盛望眉尖一跳,手指停在锁屏键上。

  有一瞬间,他近乎毫无依据地怀疑江添是不是觉察到了什么,或者那天清早的江添是不是醒着。但他转念又在理智中平静下来,觉得不太可能。

  他垂着眸子,静静看着江添发来的那句问话。片刻之后扯了一个不算太瞎的理由回复过去。

  贴纸:没,就是最近总做噩梦睡不太好而已

  贴纸:不是真的失眠

  他从盛明阳那儿学来的一招,说谎最好的办法是半真半假掺着来,其实不太好,但偶尔用一下可以避免尴尬。

  江添没有立刻回复,也不知道信不信这个理由。

  盛望等了一会儿,直到屏幕自己暗下去便成黑色,他才后知后觉地感到了渴和饿,他从桌肚里摸出小红罐,把罐面上那个生动的斜眼悄悄转向身后江添的方向,然后翘着嘴角喝了两口。

  他喝第三口的时候,忽然感到有人从后面轻拍了一下他的肩。他僵了一瞬,又立刻自然地朝后桌靠过去,唇间还叼着牛奶的罐沿。

  他微微仰着头,小口地喝着饮料。感官却全部集中在脑后。他能感觉到江添前倾了身体,在耳边低声问道:“那天晚上在梧桐外,你是不是被什么东西吓到了?”

  “……………………”

  “咳——”

  盛望一口旺仔呛在喉咙口,差点咳得当场离世。

  他哥可能不想他活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