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中校门口那些店的生意跟其他地方相反,人家是放假的时候最热闹,它们是上学的时候最热闹。

  这周末放月假,大多数学生都离校了,烧烤店的客人比平时略少一点,但依然要排队。多亏有老板开后门,给A班留了最大的地方。

  盛望以前的班级也搞过这种聚会,说是全班,四五十个人最后能到一半就很不错了。他以为这次也差不多,没想到最终露面的同学有37个。除了个别跟盛望、江添结过梁子的、几个实在有事的,基本上全到了。

  赵曦留的位置足够,但他没想到真能填满。看到乌泱泱的人头往里涌的时候,他脑中只剩“倾巢而出”这种词了。

  “你们班感情可以啊。”他感慨了一句,转头就冲进后厨了——都说半大小子吃垮老子,撸串本来就有11食量远大于2的效应,37个小子凑一块儿……开玩笑,那不得蝗虫过境啊?

  不消片刻,负责装卸货的锤子开着车风风火火地出去了。

  盛望来找赵曦和林北庭,看到车屁股纳闷地问:“锤子哥干嘛去?不跟着撸两串吗?”

  “一会儿吧,不急。”曦哥指挥着服务员往这边搬冰啤桶和饮料:“他一看这么多人就火烧屁股地跑了,怕你们不够吃,去加货了。”

  高天扬从包间探出头来:“什么加货?”

  盛望言简意赅:“怕你们吃垮全店。”

  “也不用那么害怕,我们又不是饭桶,更何况还有女生在呢。”高天扬指着辣椒、李誉她们几个说,“她们天天嚷着要减肥绝食辟谷升天,都吃不了几串。”

  辣椒一巴掌抽在他背上,“你才升天!”

  “哎呦我次——”高天扬脏话都飚出一半了,又在女生们的瞪视下咽回去,捂着背的样子像一只长臂猩猩,“你怎么劲这么大?我背都肿了。”

  “该!”辣椒说。

  高天扬双手合十:“好好好,我错了。你不用减肥绝食,也不用辟谷升天,你吃得比我们多,行了吧?”

  他三言两语塑造了一个女中李逵的形象,辣椒朝盛望瞥了一眼又匆忙收回视线,红着耳朵把高天扬打跑了。(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
  赵曦看在眼里,忽然用肩拱了盛望一下,笑着说:“挺受欢迎啊。”

  盛望被拱得踉跄了一下:“什么受欢迎?”

  “装。”赵曦挑了一下眉。

  盛望曲着食指关节蹭了蹭鼻尖,没吭声。他大概知道赵曦在调侃什么,小辣椒脸红得太明显,他又不瞎。

  但他觉得这也不代表什么,有的人就是容易脸红。他们班有一个叫程文的男生,天生血旺,跟谁说话都脸红,照这判断他应该喜欢全班。

  盛望刚想以他为例解释一下,就听赵曦调侃道:“小姑娘追着小高满场跑了两圈了,为什么呀?就因为小高当着你的面说她吃得比男生还多。”

  盛望心想我们不是在说脸红么?

  论据顿时没了用武之地,于是他张了嘴又默默闭上了。

  十来岁的男女生打闹起来其实有点吵,赵曦却看得津津有味。他似乎回想起了不少事,末了还评价一句:“就这个年纪最有劲,平时什么傻逼事都干得出来,只在想追的人面前要脸。”

  “谁说的?”盛望反驳道。

  赵曦指了指自己的鼻尖:“我说的,你有什么意见?”

  盛望心说我在谁面前都挺要脸的,不信你问江添。但他斟酌了一下还是没较真,恭恭敬敬比了请的手势说:“算了,不敢有意见,赵老师请上座。”

  赵曦笑着拍了他一巴掌。

  除了刚开业的那阵子,赵曦和林北庭并没有当老板的自觉。他俩其实很少来店里,来了也是占张桌子吃烧烤。

  所以他俩在不在,服务员都能打点得很好。A班给他俩留了位置,赵曦跟店员打了声招呼便心安理得地进了包厢。

  “牛小串、鸡小串、羊肉串、板筋……还有这些这些都要。”盛望跟服务员对了一下单,洗了手也进去了。

  刚进门,就听见有人问高天扬:“添哥呢,怎么还没到?”

  高天扬刚逃离辣椒的魔爪,站在空调面前吹脸,他头也不回地说:“别问我,我热死了发不动微信,问盛哥去。”

  另一个人附和道:“对啊,肯定问盛望啊,你问什么老高。”

  “哎盛哥来了。”那人问盛望说:“添哥去哪儿了?”

  “他去前面巷子里送点东西。”盛望扫了一圈,问:“给我留位置了没,我坐哪儿?”

  高天扬指着自己和赵曦之间的两个空座说,“喏,你跟添哥坐这。”

  接着又有人操心道:“那林哥呢?林哥怎么也还没到?”

  赵曦说:“他去拿药了。”

  “林哥生病了?”众人面露担心。

  赵曦连忙摆手说:“不是,解酒的。怕你们控制不住,一会儿喝晕了,先备着。”

  “别骗小孩,说清楚点怕谁喝晕。”一个沉稳的声音横插进来,毫不留情拆了他的台。

  大家循声看去,就见林北庭拿着一个小药盒站在门口。

  “你怎么这么会挑时间。”赵曦没好气地说。

  “守时。”林北庭从桌与桌之间穿过来,在赵曦右手边的空位里坐下。他把药盒搁在赵曦面前的时候,时间刚好6点整,是盛望他们约定的时间没错了,确实守时。

  “这药真有用么?”盛望纳闷地问。

  “还行吧。”赵曦掰了一枚咽了。

  盛望想起自己上回喝多干的傻逼事,有点蠢蠢欲动:“吃完喝不醉?”

  “不是,损伤相对小一点吧。”赵曦说。“干嘛,你想吃?”

  盛望考虑了一下,点了点头。

  结果赵曦逗他玩似的说:“没门。”

  盛望:“……”

  他闷头就给江添发微信——

  贴纸:曦哥抠门精

  江添:?

  贴纸:吃他一颗药他都不答应

  江添:?

  江添:你吃药干嘛

  贴纸:不是正常的药,解酒的

  江添:……

  几秒之后,界面里突然跳出一段语音,盛望下意识点了一下。

  “他那是有原因——”

  因为没戴耳机的缘故,微信这智障自动切成了公放。

  江添冷调的嗓音太好辨认,几个字就引得全桌人都看了过来。盛望一声“我靠”,赶紧把声音摁到最低。

  “江添啊?”赵曦问。x33小说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33xs.com/

  “嗯。”盛望点头。

  “怎么听他语音跟做贼似的。”赵曦调侃道,“是不是说人坏话呢?”

  盛望被捉了个正着,干脆把聊天亮给当事人看。赵曦哼笑一声,伸手把江添的语音转成文字:“我听听他回什么了。”

  江添:他那是有原因的,刚回国那阵子聚会太多喝伤了,所以备一片,你那酒量用得着?

  虽然转化成了文字,但盛望脑中自动生成了江添的语气。他那把冷淡的嗓子说最后那句话,嘲讽力真的绝了。

  赵曦看笑了,他记得上回盛望抱着啤酒杯的样子,刚想跟着逗两句,聊天框里就跳出了新消息。

  江添:你以为吃片药就不会抓着我拍视频了?

  盛望:“……”

  这王八蛋可真会聊天,哪壶不开提哪壶。

  盛望手指翻飞,毫不客气地送了他一排“给老子死”的表情包。

  他殴打完江添,锁了屏幕一抬头,就见赵曦的表情有点怪。

  “曦哥?”盛望叫了他一声。

  赵曦这才抬眼回神:“嗯?”

  “怎么了?”盛望问。

  “没有。”赵曦喝了一口杯子里的水,笑笑说:“刚刚在想事情。江添快到了是吧?”

  “哦,忘问了。”盛望又解锁了屏幕,问江添东西送完没。

  这次江添过了片刻才回道:没送。

  那是盛明阳和江鸥前几天带回来的特品香梨,他们挑了一些带给丁老头。

  盛望有点纳闷,发了个问号过去。

  江添:老头那有人

  江添:我折回来了,吃完烧烤再送过去

  贴纸:哦

  贴纸:那你到哪了?

  江添:包厢门口

  盛望一愣,下意识抬起头。包厢门半敞开来,江添握着门把站在那里,他垂着眸子按了一下锁屏键,然后把手机扔进兜里。

  “添哥!”

  包厢里此起彼伏地跟他打着招呼,高天扬叫道:“总算来了,饿死我了。”

  “饿死了干嘛不吃?”江添从凳子的间隙中侧身而过,一边跟高天扬说着话,一边自然而然地拉开椅子在盛望身边坐下。

  “等你啊!”高天扬说,“这么多张血盆大口,要是不等你就上烤串,你连签子都吃不到信不信?”

  江添靠在椅背上,嗤了他一声,又跟赵曦和林北庭打了招呼,这才看向盛望。他微低了头,轻声说:“吃完去一趟梧桐外?”

  “行。”盛望说,“梨呢?”

  “放吧台了,走的时候拿。”

  服务员来确认了一下人数,终于开始把一大把一大把的肉签子往里送。今天人多,盛望每种都是以100串为单位,送过来的时候颇为壮观。

  包厢里敲桌子的、敲杯子的鬼叫成一片,能喝酒的都倒了冰啤,氛围一下子就上来了。

  赵曦和林北庭比这群男生女生大了十来岁,坐在当中却并不显突兀。比起老师,A班的人觉得他俩更像学长,崇拜中带着亲近,敢开玩笑敢起哄。

  一群人凑在一起,有共鸣的话题才会聊得开心。

  他们毫无顾忌地吐槽着学校里的事——新的走班制太变态、老徐变着花样抓违纪、高一有群二百五翻墙上网惨遭抓捕,被老徐揪下来的时候脑袋上还套着黑色垃圾袋、7班谁谁谁和9班谁谁谁谈恋爱被请家长了,云云。

  十六七岁是躁动的年纪,于是最后一个话题聊得特别久。以高天扬为首,一群没谈过恋爱的狗对于小情侣被捉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由于神经过于亢奋,他们甚至把八卦的魔爪伸向了赵曦。林北庭严肃一些,大家不太敢问。

  “曦哥,你高中干过这种事么?”高天扬坏笑着问。

  “哪种事?”赵曦也不恼,转着杯子问道。

  “还有什么?早恋呗。”高天扬说。

  众人起了一声哄,憋着笑眼巴巴地看赵曦。

  赵曦挑了一下眉,道:“我?如果现在问我的话,从客观理性的角度来说,我建议你们有什么蠢蠢欲动的心思尽量摁住,不差这两年。该学习的时候就好好学习,免得以后回想起来就是我高中喜欢过谁谁谁,就因为这个,成绩一落千丈,不然不会是现在这样之类的。那样会很可惜。”x33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33xs.com/

  大家以为他要开始灌鸡汤了,顿时老实起来,有几个还坐正了一点。

  谁知他说完这些,又道:“不过我念高中的时候也是个不守规矩的,所以……对,我违纪早恋过。”

  盛望就着烤串喝了三杯冰啤,面上镇定自若,神经已经感到了微醺。不知道是不是受这股酒劲影响,他总觉得赵曦说这话的时候看了林北庭一眼。

  接着……

  也许还是受酒劲影响,他自己下意识瞄了一眼江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