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我叫你什么?”盛望装傻充愣。他倒不是故意不想回答,只是对着别人说得很溜的“我哥”,对着江添就怎么都叫不出口。

  大概还是出于男生莫名其妙的胜负心吧。盛望心想。

  江添依然半挑着眼看向这边。

  盛望想跟他对峙,却不到半秒就败下阵来。他从江添指间抽回右手说:“我叫你弟弟。”

  老实孩子邱文斌在对面听得直笑,盛望像是终于占了上风的战将,得意地扬了扬下巴,然后道:“行了不闹了,看书看书。”

  他玩儿似的捏着右手指关节,低下头认真看起书来。

  余光里,江添又过了片刻才收回视线塞上耳机,水性笔在他手指间无声转着,偶尔会被抵停,在本子上落下沙沙的笔触声。

  对面的邱文斌则愁眉苦脸地研究起了错题集,他从笔筒里抽了一把剪刀,对着纸页比划半天也没下得去手。

  11班的班主任是个老古板,做不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说不让带手机进教室就不让带。邱文斌是个守规矩的学生,在班主任的紧逼之下养成了不玩手机的好习惯,这点优于年级里90%的学生,但又稍稍有点过犹不及。

  他兀自折腾了好久,才想起来手机其实也是个工具。他尴尬地朝两个学霸瞄了一眼,发现那两人眼都没抬过,专注极了。于是匆忙翻出手机查了查高效率做错题集的方法,然后临时下了个扫描app,对着错题拍起照来。

  这方法确实比抄来得省事,宿舍楼里就有自助打印机,他只要定期把错题打印出来订一下就行。

  以往抄一整晚的错题,他今天只花五分钟就存了档。

  天知道他有多久没体会过这种提前完成任务的感觉了。这是他进附中以来第一次在学习上感觉到爽。

  邱文斌想对提醒他的盛望说句谢谢,但又有点不好意思。

  他瞄了对方几眼,刚要开口,却见这位大佬突然松开手指,抓起闲置半天的笔,在本子上写起字来。

  邱文斌愣了一下才想起来,对啊!大佬不是在练字么?那他刚才认认真真看了半天的是什么?字帖?

  邱文斌头顶缓缓冒出一个问号。

  他怀疑大佬走神了,但他没有证据,也不敢说。

  史雨从卫生间出来,他头发只比板寸稍长一点,毛巾呼噜两下就干了七八成。他掏着耳朵里的水,冲其他几人说:“我好了,你们谁去洗?”

  盛望“唔”了一声,写完最后两个字才抬头问他:“附中几点熄灯?”

  “11点20吧。”史雨说。

  “噢,那不急。”盛望练完今天的份,收起本子,却又捞过了另一本书。

  史雨在床边坐下,回了几条微信,又玩了一局小游戏。感觉头发全干了,这才站起身。他今晚被激了一下,久违地想试试用功的感觉。

  可是白天发的卷子他都赶在晚自习前做完了,尽管语文是抄的,英语一半是抄的,他也不能掏出来全部重做一遍吧?

  他得过且过太久了,除了这些,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史雨转了一圈,在江添身边停下拍了拍他问:“添哥。”

  江添很轻地蹙了一下眉,然后摘掉一只耳机。他不喜欢思路被人打断的感觉,本就不热情的脸色愈发冷淡。

  史雨有点讪讪的,但还是问道:“你这看的是什么呀?”

  江添撩起书皮示意他自己看。

  “哦这本啊。”史雨直起身说:“我们物理老师也推荐了,说你们班拿这个讲竞赛。好用么?好用我也买一本去。”

  江添:“不怎么样。”

  史雨:“……”

  隔着桌子都能感觉到他要被冻死了。

  盛望一边在心里说“我可真是个天使”,一边从做题的间隙里补充道:“那本确实不怎么样,老何只从里面挑了十几道题,做完讲完就该换了。”

  “只做十几道这本书就没用啦?”史雨咋舌,“那你们还用哪些?”

  “挺多的,但每本都只挑一部分。”盛望问:“你要做吗?书都在那边柜子里放着,你可以记一下名字。”

  史雨又摆了摆手说:“我用不来那个功,我就问问。”

  盛望笑笑。

  他本想说A班的竞赛课是可以旁听的,B班最近陆陆续续有人搬凳子过来,你要真想搞竞赛也可以来。

  但他看史雨的反应,又觉得没有说的必要。

  史雨原本一直站在江添旁边,聊了几句终于挪到了盛望后面。

  “你这做的又是什么啊?英语?”史雨跟他说话就随意得多,大概是觉得他脾气好,成绩也没好到吓人的地步。

  盛望:“对。”

  他也有点不耐烦了。一边扫着题一边应付道:“菁姐说竞赛成绩快出了,我先看看。”

  “竞赛?”史雨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哦哦哦你说之前那个英语竞赛啊?”

  “嗯。”

  “那个我们班贺诗也去了。”史雨说着晃了晃手机说:“我刚还跟她聊着呢,我说她怎么还怪紧张的。”

  盛望的表情宛如失忆,他记得参加竞赛的除了齐嘉豪和李誉,还有俩别班女生,但谁是谁他并没有搞清楚过。

  “赛都比完了你还看什么?”史雨更不解了。

  盛望随口应道:“说不定有复赛。”

  复赛?

  纳闷间,史雨的手机又震了一下,贺诗回了他上一条逗乐的微信,兴致并不太高的样子。

  史雨趁机问道:你们那个英语竞赛还有复赛?

  这次贺诗回得比较快:有啊,干嘛突然问这个?

  史雨又瞄了一眼盛望做的那本题集,打字道:你要准备准备么?我看到一本还不错的竞赛书,送你?

  贺诗:……

  贺诗发了个表情包:[你他妈在逗我?]

  史雨:谁他妈逗你了

  史雨:真的,你要么?

  贺诗:你要不去查查进复赛的条件?

  史雨:懒得查,什么条件?

  贺诗:全省前40

  贺诗:你知道全省前40什么概念吗?

  贺诗:就是你不能理解的概念

  史雨:……

  史雨没想到问个问题还能被嘲讽,哪怕这是他喜欢的女生,他也有点下不来台。

  他重重地打字说:我就问问,不要拉倒

  贺诗:你问得好扎心……

  看她发了个哭脸,史雨又有点心软,回道:我没要扎你心,我看盛望在准备,就想给你也弄一套。

  贺诗:盛望在准备复赛???

  贺诗:……

  贺诗:他跨省转来的,可能不太了解这制度吧。

  她又发了几个哭笑不得的表情。

  史雨琢磨着问:前40真的很难?

  贺诗:废话

  贺诗:你没发现咱们学校的都默认没复赛么,你看见还有别人准备这个么?x33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33xs.com/

  史雨:没有

  贺诗:咱们学校几年也出不了一个进40的,英语是一中的主场。

  贺诗:早知道当初去一中了,附中擅长的数理我都不行

  那之后她再说什么,史雨都回得心不在焉。

  他看着消息,有点犹豫要不要提醒盛望一句,毕竟要是白准备了也挺难受的。

  盛望当然不知道他在聊些什么,只听见手机在那嗡嗡嗡地震个不停,而史雨则像个黑皮大猴子一样抓耳挠腮。

  “你是想说什么吗?”盛望忍不住了。

  “啊。”史雨干笑一声,指着手机说:“没,我跟贺诗聊天来着,我想给她也买本竞赛书,她说她肯定进不了复赛,用不着。复赛很难进吗?”

  史雨像一只长腿鹭鸶,开始伸脚试探。他比江添委婉一点,还知道营造语境。

  盛望倒是坦然:“有点,菁姐说全省前40能进。”

  史雨:“……你知道啊?”

  盛望:“?”

  “没事。”史雨指了指书说:“你继续。”

  说完他飞快在微信里打字:盛望知道复赛什么条件

  贺诗:啊?

  史雨:他大概觉得自己能创造附中历史吧

  史雨:自信

  史雨:牛逼

  史雨:拭目以待

  贺诗:……

  其实史雨不讨厌盛望,也不是针对盛望,只是不太习惯这种过于坦率的性格。

  他自己平日里不会太用功,碰到考试比赛都会谦虚一句:“我不行,我没怎么准备,就是来凑个分母。”

  这样的人见多了同类,冷不丁看到一个说“我还可以”的人,就会觉得对方有点狂。大概是叛逆期的心思作祟吧,他想看狂人翻车。

  当初他们也是这样看江添的,只不过江添太稳了,车一次没翻过,还把他们碾服了。他那几个日常开黑、喝酒、打球的哥们儿背地里都管江添叫挂逼。

  万万没想到,老天又送来一个盛望。

  按照概率,这个肯定要翻车了,史雨心想。

  挂逼哪可能买一送一!x33小说首发 www.x33xs.com m.x33xs.com

  这场聊天过去后的第三天,英语竞赛成绩出来了。

  杨菁穿着金边小黑裙走进教室,开门都带着风。她把要评讲的卷子往桌上一拍,单手撑着桌沿,居高临下地扫视全班。

  她绷着脸,下面的学生就开始紧张。

  高天扬直挺挺地靠到后面,小声问盛望:“菁姐怎么一副送葬脸?竞赛砸了?”

  盛望嘴唇近乎没动,哼哼说:“不知道,那群老师的嘴可紧了,至今没听到风声。”(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
  高天扬:“那菁姐就没给你跟添哥放点话?你俩最有得奖的潜质吧?”

  盛望想了想说:“放了。”

  高天扬:“什么?”

  盛望说:“我俩提前交卷了,她上次放话说让我们等着,成绩出来找我俩算账。”

  高天扬:“……”

  杨菁抿了一下嘴唇,本就板直的唇线甚至有点下拉。

  就在A班氛围快变成固体的时候,这位女士纡尊降贵地开了金口:“竞赛成绩出来了,我来说一下啊。”

  她说得轻飘飘的,同学们也不敢喘气。

  杨菁伸出细长的食指说:“我这里一共拿到两张证书,一个二等奖,一个一等奖。”

  大多数同学松了一口气,心说有奖就行,不然菁姐要跟他们同归于尽。

  高天扬更是直接垮下来,冲后面竖了根拇指说:“稳了,就看你俩谁是二等谁是一等了,其实也没差,有奖就开心。”

  盛望挑了一下眉,手悄悄摸进书包。

  上次盛明阳去了一趟政教处,不知道怎么接受的教育,反正徐大嘴第二天就把手机还回来了,并且警告说:不要让他逮住第二回。

  于是盛望老实多了——老老实实把所有消息通知改成了静音,屏幕会亮,但不会震动。还逼着江添也改了。

  他戳进江添微信,飞速打字说:打赌么?

  江添:赌什么?

  贴纸:谁一等,谁二等。

  江添:赌注

  贴纸:我要撸串!

  江添:好

  贴纸:那你猜猜你几等?

  江添:反正不是二等

  贴纸:……

  贴纸:巧了,我也觉得我不是二等

  他正用表情包单方面跟江添打架呢,杨菁又开口了。

  “先恭喜一下课代表。”杨菁说,“齐嘉豪这次发挥中规中矩,拿了二等奖。”

  班上安静了一瞬,稀稀拉拉响起几声零星掌声,然后一小半人朝教室后排看过来,包括高天扬。

  “啥情况?!”高天扬用夸张的口型问道,“你俩有一个没有吗???”

  盛望压了压手指,示意他淡定一点。

  高天扬一转回去,他就给江添发起了新微信:好了,现在可以猜是你药丸还是我药丸了。

  江添:我不觉得我药丸。

  盛望又开始发表情包单方面撩架。

  稀稀拉拉的掌声停了,杨菁又说:“然后恭喜我们班长李誉同学,班长这次挺让我惊喜的,但我不觉得这叫超常发挥,你就是容易紧张,只要安排好时间放轻松,什么成绩都是应得的。看,这次就超过课代表了,你一等奖。”

  李誉长得可爱,性格也好,班上同学都挺喜欢她的,要是平时,早该拍桌起哄了。今天却没有,包括李誉自己都没顾得上激动。

  因为所有人都在那一刻看向了盛望和江添。

  高天扬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不是吧?你俩……”

  盛望有点无辜,同时也觉得挺意外的。他自认为考得还不错,不然不会提前交卷。至于江添……他在考试上是有点傲,但绝不是乱来的人,他应该也考得不差。

  就在这时,杨菁又发话了:“我刚刚说了,现在拿到的证书就两张,一个一等奖,一个二等奖。现在公布完了,但咱们班考试的有四个人啊,另外两个没有拿到证书的是怎么回事呢?”

  是啊!

  四十多双眼睛看向她,等她继续说。

  杨菁喘了口大气,说:“因为他俩还要再参加下一轮考试。”

  全班一阵懵圈,接着猛地反应过来,嗡嗡的议论声仿佛热水入滚油,轰地就炸了。

  “对,全省前40名进集训,训完参加复赛,如果还能拿到名次,就是国家级的奖项。如果没有,那就定为省级一等奖。”杨菁点了点江添说:“你,全省11。”

  她又点了点盛望说:“你,全省第5,你俩就差两分,中间那帮并列的小兔崽子全是一中的。但是没关系——”

  杨菁终于绷不住了,她咧嘴笑起来,抬着下巴说:“提前招生的门槛券一人一张你们已经到手了。同一届出两个前40名,这还是咱们学校第一次,简直创造历史,所以荣誉墙也上定了!”

  她提高音调,笑着问说:“咱们班牛逼吗?”

  “牛——逼!!!”

  整栋明理楼都能听到A班的鬼叫,B班更是感觉天花板要塌了。

  其他各班被吓了一跳,然后纷纷从自己老师口中得知了这个消息,紧接着整栋楼都沸了。

  高天扬抓着盛望的肩膀咣咣摇,开心坏了。

  盛望在头晕目眩中身残志坚地给后桌发了最后两条消息——

  贴纸:打平

  贴纸:所以撸两顿!

  发完,他冲杨菁笑道:“菁姐,你还要找我跟江添算账吗?”

  杨菁笑骂:“算个屁!得便宜卖乖!”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