撇开这个微妙的变化不谈,白马弄堂7号院的日子还算融洽,但没能坚持几天。

  盛明阳之前的麻烦尚未完全解决,生意又出了新问题。周五这天早上,盛望从楼上下来,撞见了他和江鸥的一场争执。

  争执的内容其实很简单,大意就是江鸥觉得自己可以帮上忙,但盛明阳希望她留在家里照看两个小的。

  江鸥是个脾气温和的人,盛明阳也并不暴躁。正是如此,他们僵持的时候才更有几分无处宣泄又无可奈何的味道。

  “不然我这么起早贪黑的,究竟图什么呢?”盛明阳撑着厨房的琉璃台,捏着眉心说。

  “但是——”

  江鸥刚要反驳,他又补充了一句:“你以前跟我讲过小添的事,我知道你一定不想再变成那样。”

  江鸥张着口却被突然掐了话头。她不知想起了什么,倏然没了争执的兴致,垂眼沉默下来。

  盛明阳扶着她的肩说:“所以这次听我一回好吗?”

  半晌之后,江鸥点了一下头。

  ……

  不知谁先看到了楼梯旁的盛望,两人迅速收拾了表情恢复常态。盛明阳拉开玻璃门从厨房里出来,江鸥冲他匆匆笑了一下,拿出碗来舀粥。

  “你们怎么了?”盛望其实没太听清争执内容,他看着江鸥的背影,下意识回头瞄了一眼楼梯。

  还好江添落了两张卷子回屋去拿,没看到这一幕,否则不知他会作何反应。

  盛望有时候觉得江添跟他妈妈的相处模式很奇怪。

  要说关系不好,明明诸多细节都能看出来江添的保护态度,不论什么事,只要江鸥开口,他就硬不下心肠拒绝。

  可要说关系好……又总好像缺了点什么。

  盛明阳的手机嗡嗡震动起来,他匆忙接通,又转头对盛望说:“没什么大事,就是我还得出差几天,一会儿去机场。”

  他这飞来飞去的情况盛望早就习惯了,并不意外:“你怎么去?”

  “喂?”盛明阳对电话那头打了个招呼,抽空回答了儿子一句:“小陈送你跟小添去学校,我自己开另外的车走。”

  “让小陈叔叔送你去吧,我们有校车。”盛望说。

  “什么车?”盛明阳顾头不顾腚,两边忙活,没听清儿子的话。

  “……”

  盛望挥了挥手:“打你的电话吧,我吃饭了。”

  盛明阳曲起两根手指做了个跪着道歉的手势,然后拉开玻璃门去了露台外。

  等他接完这通焦头烂额的电话回屋一看,盛望和江添已经吃完早饭离开了,而小陈还在院外等着他。

  *

  这座城市每条老街都有梧桐,在车流人海边一站就是很多年,粗壮的枝叶纠缠交织,遮天蔽日。(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
  太阳只能从缝隙中投照下来,在地上留下斑驳的痕迹,行人就在光影中穿行。

  白马弄堂外的这条街有不少流动餐车,车前是热腾腾的白雾和排队的人。

  盛望绕开人群,在拐角的人行道前等红灯。他回头看了一眼老街,对江添说:“我小时候特别能折腾人,经常大清早把人闹起来。”

  “然后呢?”江添问。

  “然后来这条街上视察民情。”盛望说:“一定要从街那边走到这边,看到大家生活安定,我才能放心回去睡回笼觉。”

  江添听笑了:“为什么是这条街。”

  “因为热闹。”盛望说,“人就要叽叽喳喳的才有意思嘛。”

  他说完,瞥到了江添瞬间变干的表情,当即笑趴了:“哎不不不,我不是嘲讽你没意思,你冻着也挺好的,我就那么一说。”

  “不过说真的。”盛望弯着眼睛去看红绿灯,“你要是早几年来,我肯定很欢迎你。”

  “为什么?”江添又问。

  他这两天的聊天方式有了变化,不再是终结式的“嗯”和“哦”,居然会往下抛钩子了。

  “因为有一阵子我挺想要个兄弟的,比我大比我小都行,最好比我小一点。”盛望回答完,忽然拍着江添说:“绿灯了快走。校车几点到?”

  “6点半。”

  “还行,来得及。”

  盛望看了一眼手机时间,跟江添一起穿过人行道,走到大街另一侧的站台旁等着。关于兄弟的话题便拉不回来了。

  其实盛望小时候是个小气鬼,不喜欢一切抢他玩具、抢他风头、抢他零食的活物,要是真有兄弟姐妹,恐怕每天都要滚成一团真人对打。

  后来带他巡街的外公不在了,每天叫他“望仔”的妈妈不在了,慢慢的,盛明阳也不常在了,他就不那么小气了。

  那两年,他特别希望房子里能多点什么人。最好是个弟弟,比他小一点,在得久一点。

  再后来的某一天,他忽然意识到,就算是兄弟也代表不了什么。

  来了,就总是要走的。

  *

  6点半,校车准时停靠在站点上。

  盛望和江添一上去,满车女生都开始哄闹私语,搞得盛望差点退回站台。

  司机师傅一看是生面孔,又搞出这么大动静,当即觉醒了职业操守。他冲驾驶台旁边的机器努了努嘴:“高几的?卡呢,拿出来刷一下。”

  盛望没坐过校车,压根没听懂这操作。他愣了一下,问道:“什么卡?”

  “校卡啊什么卡。”司机说。

  附中的校卡和胸牌是一个东西,既包含学生信息也包含钱,对住宿生尤为重要,吃饭洗澡打开水都靠这个,但对盛望来说就可有可无了。x33小说首发 https://www.x33xs.com https://m.33xs.com

  喜乐便利店可以用手机,而他挥别食堂已久,出门根本不记得带校卡。

  “没带?”司机狐疑地问。

  盛望讪讪地摸了一下鼻子,正想说“要不我还是下车吧”,就听江添的嗓音在身后响起:“带了。”

  他从后面伸过手来,越过盛望在机器上刷了一下,然后把卡塞进他手里。

  “你什么时候拿的。”盛望满脸诧异。

  “你做贼一样溜出门的时候。”江添又把自己的拎过去,在机器上碰了一下。

  某些人口口声声嚷着要坐校车,跑得比谁都快,手里比谁都空。

  “我卡放哪儿了?”

  “玄关柜子上。”

  “上车的别杵门口。”司机明明离他们半米远,却非要抓着喇叭全车公告,“后面有空座!”

  “不好意思。”

  盛望连忙往车里走,余光瞥见第一排两个女生满脸通红,也不知道在耳语什么。

  白马弄堂距离附中不算远,到了这个站点,校车已经填得差不多了,空座很少,还都是分散的,只有最后面那排有两个相连的位置。

  车子很快启动,盛望扶着椅背朝最后一排看了一眼,对江添说:“就坐这边吧。”

  他在第三排坐下,把斜前方第二排的空座留给江添,此后便塞了耳机垂眼刷起了手机。

  校牌的挂绳被他缠在手指间,一圈一圈地绕着。

  旁边的男生跟前座两个女生同班,一直扒着椅背聊天。他们好像是徐大嘴带的史政班,消息比别人快一点。

  盛望听见他们提到了年级家长会。

  他心说不是吧……

  家长会是他上学最头疼的事,没有之一,因为他总要跟老师解释为什么他的家长来不了。

  他一度怀疑这玩意儿有玄学,每次都精准地挑在盛明阳不在的时候。

  早上两节是物理课,盛大少爷卷子都没心思刷了,专心作法,指望何进上完课能辟个谣。x33小说首发 www.x33xs.com m.x33xs.com

  结果第二节课一下,何进说:“通知个事,周日下午两节课后召开年级家长会,就在修德楼大礼堂,高二毕竟是最关键的一年嘛。”

  高天扬咕哝道:“你们高一也这么说。”

  “对,年年都关键。”何进没好气地说,“不管怎么样,学校还是要跟家长沟通交流一下,大家回去跟爸妈说一声。3点到4点是年级大会,要签到的。4点之后再回到各班,我跟其他几个老师会针对你们每个人的情况跟家长聊一聊,包括你们的长处短处,未来发展等等。”

  何进说完,抛出了盛望最怕听到的话:“要求是必须参加,实在有特殊情况的,课后来找我。”

  盛望咚地一声,磕在了桌面上。

  他抿着唇,两手藏在桌肚里给盛明阳发微信。

  打烊:下飞机没

  养生百科:下了。

  养生百科:说好了让小陈送你们,怎么一声不吭就跑了。生爸爸气了?

  打烊:没

  打烊:你哪天回?

  养生百科:难说,可能要到下周四周五的样子。

  养生百科:怎么了?

  打烊:问问

  养生百科:真没事?

  打烊:没

  打烊:我跑操去了

  盛望说完把手机摁了,闷头发愁。

  盛明阳正忙,顾不上关注家里这边的天气,不然他会发现这里8点就下起了倾盆大雨。

  而他儿子深知这一点,所以连扯谎都懒得想个靠谱理由。

  盛望趴了一会儿,从书包里掏出手机和耳机,走出教室去了走廊另一头。

  卫生间右侧有个拐角,视角卡得很刁钻,A班学生偷偷摸摸打电话都爱来这里,只要别大摇大摆把手机抓在手里,就很难被揪住。

  盛望塞上耳机,在最近通话里翻司机小陈的名字。

  走廊突然响起咳嗽声,乍一听很像徐大嘴,他惊了一跳。囫囵摁了一下屏幕,便把手机放回兜里,等对方接通。

  嘟嘟的等待音比平时久,甚至有些漫长。

  过了好一会儿,对面一阵细索轻响,终于接了电话。

  没等对方开口,盛望开门见山地说:“小陈叔叔,又要开家长会了,江湖救急,你再帮我装一回?”

  对方不知为何没开口,陷入了一阵沉默。

  过了片刻,江添的声音透过耳机传来,低声说:“你好像摁错号码了。”

  他嗓音压得很轻,像松风拂弦。可能是耳机里太·安静的缘故,竟然有几分温和的意味。

  盛望忽然觉得很难堪。

  就像在外绷得四平八稳的人,进门听到父母一句“怎么啦”就开始鼻酸一样。

  明明就是一句很简单的话而已。

  有那么几秒盛望没开口,江添也没挂断。

  A班在走廊西,他这个角落在走廊东,相隔不过几十米,同学之间喊一声,耳机里外能听到两遍。

  又过了片刻,盛望说:“我挂了重打。”

  江添说:“好。”

  他伸进口袋摁了两下侧键,闷头翻着最近联系人看了几个来回,最终还是没有打出第二个电话。

  高天扬过来上厕所,跟他勾肩搭背打了声招呼。盛望撸下耳机,说:“上你的厕所,我去趟办公室。”

  “干嘛?”

  “跟老何交代一下特殊情况。”

  他穿过走廊追打的同学,走到办公室里喊了一声报告。

  何进冲他招了招手说:“进来,什么事啊?”

  “老师,家长会我爸来不了。”盛望说。

  “学校特地安排在星期天就是为了避开工作日。”何进没有责备,只是在争取,“能让你爸协调一下时间么?这次家长会还挺重要的,大礼堂那个如果实在参加不了,只来4点之后的也行,抽半个小时就够了。”

  “确实来不了。”盛望说。

  “二十分钟呢?”何进说,“他来的话,我可以先跟他聊。”

  这个年纪的男生抽条拔节,个头窜得比一帮老师都高。何进坐在椅子里,跟他说话得仰着头。

  她看见盛望垂着眼,伸手摸了一下鼻梁,像是一种无声的对峙。

  何进的儿子还小得很,跟盛望毫无相似之处。但她看着面前的男生,忽然有点心疼。

  她想了想说:“要不这样吧,下周周末辛苦他来一下,我在这等他。”

  盛望笑了一下,说:“他出差比较多,挺难逮的,逮住了我把他给您送来行么?”

  何进明白了,这是下周末也不一定能来的意思。

  她有点不忍心问下去了。

  看得出来,盛望一秒都不想在这多呆。但职责所在,她没法完全不管。

  她斟酌片刻,正要再开口,办公室门外又响起一声“报告”。

  这声音刚在耳机里听过,盛望敏感得很。他转头看过去,就见江添敞着校服,个头高高地站在门前。

  “进来。”何进问他:“你又是什么事啊?”

  盛望看着江添走进来,在他身边站定,用他一贯冷冷淡淡的嗓音说:“家长会没人来,参加不了。”

  何进:“……”

  盛望什么尴尬都没了,一脑门问号看着他,他眼也不抬。

  何进没好气地说:“你俩这是约好的么?”

  “行。”何进点了点头,服了。

  年级第一和年级进步最快的两个都参加不了家长会,她还能说什么?

  “干脆搭个伴吧,你们回头跟家长商量一下,哪天有时间,我凑个三人小型家长会,聊一下行么?”何进说完,也不给他们反驳的机会,挥了挥手说:“就这么定了,快走。”

  两人被轰出办公室,却没能回教室,而是半路被人截了胡。

  截胡的是政教处徐大嘴,他脸色肃然,背手等在走廊角落,冲他俩招了招手说:“跟我去一趟笃行楼。”

  “我?”盛望指着自己问。

  “你们俩。”徐大嘴说。

  “我最近没打架啊。”盛望有点纳闷,还不忘补充一句,“他也没有。”

  这句话也不知道戳了徐大嘴哪出痛脚,他脸色更难看了。但火气又不像是冲着盛望江添来的。

  “关于你上次听力缺考的事……之前江添在我那杵了半天,让查走廊监控,我们就查了一下。”徐大嘴说,“这两天也找了不少人来问话,算是有了结果,今天给你们一个交代。”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