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嘉豪久久未归,直到大课间快结束也没见踪影。

  李誉开完班长例会拿着本子和笔回到教室,高天扬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坐在位置上就叫道:“小鲤鱼,开会说什么了?有好事么?”

  “你怎么什么事都这么操心?”宋思锐就坐在李誉旁边,他自己伸着脖子看鲤鱼的记录本,嘴上还要怼高天扬。

  李誉是个好脾气,居然真把本子上的东西报给高天扬听:“就说了一下住宿的事、正式开学晚自习时间调整的事,还有咱们班课程安排有点变化,这个回头何老师应该会说。另外市三好名单要准备往上报了。”

  宋思锐冲高天扬说:“反正都没你什么事。”

  “有啊!怎么没有。”高天扬大拇指往盛望江添的方向一翘说:“市三好名单我们三个人起码占了俩,我负责与有荣焉。”

  宋思锐难以置信地说:“世上怎么会有你这么不要脸的人?”

  高天扬正要回击,就感觉自己大拇指被人摁回去了。

  摁他的是盛望。

  “收一收,不要乱指。”盛望说,“我这前途未卜呢。”

  “怎么可能。”高天扬不明就里,“你不要谦虚,虽然这次英语分数可能比较抱歉,但是周考加月考你肯定是进步最快的,毋庸置疑啊!”

  盛望这才意识到,徐大嘴给他开的进步50名的条件他没跟别人提过。

  他正想解释一下,顺便说一声自己英语分数也没那么抱歉,李誉就拿着两张纸来了。

  “你之前不是问过住宿的事嘛?”她把其中一张纸搁在盛望桌上,“喏,这个是申请表,填一下学生信息就行。”

  “谢了啊。”盛望冲她笑笑,低头看起了表格。他手里习惯性地转着笔,就好像随时准备要填写似的。

  刚转两下,江添低沉的声音从耳后传来:“你要住宿?”

  盛望忽然有点心虚。

  “嗯?”他下意识否认了一句,“不是,我就上次顺口问了班长一句。”

  说完他转头看向江添。就像上次半夜躲盛明阳一样,他并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可虚的,但就是很想知道江添的反应。

  江添的目光落在他手指上,盛望跟着瞄了一眼,发现自己手上还抓着笔。他默然两秒,啪地把笔扔了。

  李誉在桌边杵着,感觉这氛围有点微妙。

  第六感告诉她,现在不宜跟盛望继续聊这件事。于是她用手里剩余的那张纸掩着半张脸,默默挪了一桌,走到江添旁边,把纸小心翼翼地放在他桌上。

  江添和盛望同时看向她。

  李誉又有点后悔,但职责所在她也不能扭头就跑。于是她冲第二张表格比了个手势说:“那个……江添你之前也跟我说过,这个是表格,你,呃,你们两个看着填了吧,周五交给我就行。”

  盛望的视线移到江添脸上。

  江添没抬眸,他垂着的眼皮很薄,眼尾压出长而好看的弧度,看桌面看得特别认真。

  李誉感觉自己好像搞了件大事,小跑着溜走了。

  局外人一走,氛围顿时更微妙了。过了好半晌,盛望朝江添手里一瞥说:“你要填表格么?”

  江添当即把笔放下了。

  他这动作几乎是条件反射性的,跟之前盛望的反应如出一辙。

  盛望突然觉得有点好笑。他抿紧嘴唇表情严肃地绷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没绷住,扶着椅背就开始闷笑。

  “别笑了。”江添曲着食指敲了一下他的手背。

  盛望抬起弯弯的笑眼,看见江添徘徊在笑与不笑的边缘,于是他更停不下来了。

  “你差不多行了。”江添压低嗓子,在说到最后两个字的时候终于自暴自弃,跟着笑起来。

  高天扬一脸懵逼,也不知道后座两个人怎么突然就笑崩了。

  “槽?你俩干嘛呢怎么也不带个我?”他第一次看见江添偏着头笑得停不下来,有点新奇,更多的是惊疑不定。

  江添咳了一声,转回来时已经正了神色,只有眼尾还余留一丝笑意。

  “跟你没关系。”他说。

  高天扬一脸委屈地坐了回去,感叹时光飞逝物是人非,十几年的发小交情说变就变了。

  他哀怨得太明显,盛望莫名有种抢了他兄弟的愧疚感,尽管这愧疚狗屁不通,他还是解释道:“真的没什么,挺尴尬的事。”

  “尴尬?”高天扬忍不住说:“尴尬的事笑成这样,你们有毒吧。”

  “是是是,剧毒。”盛望打发了他,又转回头。

  江添扫过桌上未收的表格说,忽然问他:“为什么想住宿?”

  “问班长这事的时候,我跟你还不太对付。”盛望半开玩笑地说,“这不是怕你看我不爽,偷偷搞夜袭嘛。谁能想到……”

  这才过了多久,江添居然成了他在附中关系最好的人。

  也不对,用关系好形容其实不太准确。高天扬跟他说话更多,玩笑更多,闹起来肆无忌惮,更接近于传统意义上的关系好,但那是在学校里。

  在其他更为私人的地方,在试卷和专题之外的生活中,同学和老师统统不存在,但江添在。

  如果非要加个定义,那就只有“特别”了。

  江添是他在附中认识的,最特别的一个人。

  “那你还打算申请么?”

  盛望倏然回神,愣了一下说:“不了吧,没想到新的申请理由。”

  他笑着说话的样子清爽干净,眉眼间是飞扬的少年气,像鸟雀跳跃在夏日林梢,总能让人跟着变得明亮和煦起来。

  江添听着,片刻后点了点头。

  “你呢?”盛望问,“你也是很早以前问的班长?”

  “嗯。”江添应了一声。

  “那还打算申请么?”盛望又问。

  这次江添没有立刻回答,他垂眸看着表格,桌上那支黑色水笔不知何时回到了指间,他食指挑了一下,水笔倏忽转了个圈。

  过了好半天,他说:“之后应该还是要填的。”

  教室里不知谁开了半扇玻璃窗,风带着残余暑气溜进来,炽烈闷热。盛望忽然觉得有点渴,他低头从桌肚里掏出一罐可乐,掰开拉环喝了一口。

  早上买的时候可乐罐外还结了一层白霜。两节课过去,霜已经化成了水,在桌肚里弄湿了一大片。冰饮已经不冰了,喝起来既不爽快也不解渴,只有甜腻。

  盛望抓着铝罐沉默片刻,“哦”了一声。

  *

  齐嘉豪直到上课铃响才垂着头回来,那之后整整一个上午都没跟人说过话。高天扬他们都挺纳闷的,议论纷纷,老齐老齐地叫了半天也没能把人逗乐。

  下午发了英语卷,他们才知道齐嘉豪垂头丧气的原因。A班著名的英语三巨头,就他崩得最为惨烈,惨到其他人连安慰都不知道从哪入手。

  “这跟我准备的方向不一样。”高天扬对盛望说,“我一直以为需要安慰的是你,我特么连发言稿都想好了,结果你考了110?”

  “牛逼!”宋思锐佩服得五体投地。

  “你他妈、听力没听、英语分数、居然比我高8分?”高天扬被打击得体无完肤,“我他妈、英语是用脚学的?”

  “牛逼就完了!”宋思锐又说。

  “滚滚滚。”高天扬一脚把他蹬开,说:“怪不得老齐要自闭呢,这搁谁谁不自闭?”

  盛望这分数,给谁谁都要笑死过去,偏偏他自己拿到卷子一脸淡定,不仅是淡定,他看上去就好像……心情其实并不怎么样。

  不只他反常,江添也不太对劲。这人五门考试四门都是年级最高分,看起来却像是给全年级的人垫了回底。

  下午的体育活动课被班主任何进征用了,拿来开九月的第一场正式班会。

  “怎么了?好像兴致都不太高嘛。”何进一进门就觉察到了整个A班的萎靡,她把笔记本摊在讲台上,用手压平,“稍微振作一下,理论上这算刚开学,新学期新气象,各位大咖至少得给我这个班主任一点薄面,对吧?”

  班上响起稀稀拉拉的笑声,总算有了点人气。

  “我来简单说几件事。”何进扫了一眼笔记本说,“第一件事是关于竞赛,即将开始的这个学期——你们不要露出这种讥讽的表情,我知道你们已经上了一个月课了,稍微配合一点。”

  宋思锐带头啪啪啪啪给何进鼓了个掌,一群男生带着假笑说:“总算开学了,真高兴。老师您继续。”

  “去!”何进没好气地挥了一下手,“反正这学期,数理化三门竞赛的初赛会陆陆续续搞起来,老规矩,咱们毕竟是A班嘛,A班又叫竞赛班,所以全员必须参赛,这点没什么好说的。通过初赛选拔的同学,寒暑假会安排一些集训,冬令营夏令营之类的,训完了参加复赛。”

  “按照以往的情况,很多高校提前招生资格申请的门槛就是二等奖。记住,是二等奖,别听政教处徐主任乱吹牛,门槛是三等奖的学校不是没有,很少,而且我估计你们也不太甘心去。”

  徐大嘴在外面搭起的高台,何进关起门就拆得干干净净。A班的老师有一个算一个,都是市内有名有姓的人,谁都不怕校领导。

  她观察了一下同学们的脸色,笑着说:“我一说二等奖是门槛,不少人脸都绿了嘛。这样,我跟你们说个数据——”

  “我一共带过6届A班,没记错的话,每年省级竞赛,拿二等奖的占90%,拿一等奖的占9.99%。”

  全班愣了一下,一片哗然。

  “发现问题啦?”何进说,“对,拿三等奖的我至今就见过两个。什么概念呢?就是你经过我们一系列训练,想拿三等奖比考清华北大难多了,谁拿谁是活宝。”

  整个A班发出了鹅鹅鹅的声音,就连盛望都跟着笑起来。

  何进在一片吵闹中朝他眨了眨眼,又收回目光说:“所以少年们,加油吧。”

  “没问题。”A班全体大佬拖着调子说。

  “这三个竞赛就是我们班高二的重点任务,所以这学期开始,每天下午最后一节改成竞赛辅导课,周一周二物理,周三周四数学,周五周六化学。会安排一些特别的老师来带,一会儿把课程安排和老师名单发下去,你们有个准备。”

  “第二件事,就是市三好名单了。”她把课程安排表分成五份,让各组第一个学生往后传,然后拿起一沓空白纸条说:“之前说过的,一个按成绩、一个从班委里推荐、一个看进步幅度,还有一个民主选举。你们现在填一下,一会儿让班长和学委唱个票。今天就把名单给定了,行吧?”

  其实民主选举很容易受当天氛围影响,不同的日子会出现不同的结果。

  A班的学生大多单纯,但考虑的事情并不少——

  班里人缘不错的同学有很多,但江添钉在年级第一,盛望上升幅度快得吓人,高天扬、李誉、宋思锐都在班委行列,那是另外一场竞争,于是民主投票就集中在三不靠的一些人身上。x33小说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33xs.com/

  比如亲民的散人大佬小辣椒,比如老好人徐小嘴,再比如一路从普通班杀进来,虽然有点油腻,但看起来没什么大瑕疵的齐嘉豪。

  票数厮杀集中在这三人身上,最后由于齐嘉豪今天格外惨,博得了一点同情票,以微弱优势赢了徐小嘴。

  至此,齐嘉豪终于露出了今天第一个笑。

  “行了,第一位市三好基本就定下来了。”何进带头拍手说,“那就先恭喜一下我们英语课代表。你要不上台说两句?”

  “不了不了。”齐嘉豪咧着嘴连忙摇手,又被旁边的宋思锐一脚蹬了出去。

  他踉跄了一下,走上讲台,背手站着清了清嗓子说:“那个,我也没想到能拿到这个名额,谢谢啊。”

  说到这里,他终于露出了一丝春风得意的模样,92分的英语成绩被抛诸脑后,杨菁说的那些话也成了耳旁风。他扫视了一圈,大多数人都在替他高兴,只有两个人例外——(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
  一个是盛望,他懒散地拍着手,目光却落在桌上,好像在研究竞赛课程安排表,也不知道那张破表有什么可看的。

  另一个是江添,这位连手都没拍,就那么靠在椅背上冷冷地看着他。x33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33xs.com/

  齐嘉豪心里咯噔一下,脸上的笑容僵了一秒又很快恢复。

  不管怎么说,在这场竞争中他率先拿到了一个名额,至于其他的?那都不重要。

  他在一片起哄声中回到座位上,何进讲完了其他几件事,终于开始派发大多数同学最关心的一件事——月考成绩条。

  各组第一个同学领了纸条,挑拣着往后发。

  盛望正在研究竞赛课程表。他们这学期会有两周物理拓展课,就从下周一开始,课程旁边标注着老师的名字,这位老师名叫赵熙,跟“当年”烧烤店那位赵老板同名同姓。

  他正纳闷呢,宋思锐站在他旁边低低啊了一声。

  “怎么了?”盛望抬头问。

  宋思锐把成绩条递给他说:“牛逼,你总分又上了40多分,物理化学换算下来都达到A等级了,年级排名升了47。”

  不出盛望所料,名次越往上,跳起来越难。

  宋思锐还在旁边给他算:“你如果英语听力没错过,就能再多7分……我想想啊,刚刚看到陈程的分数条了,他比你高4分,名次旁边写了个并列,那我估计你加上7分,名次能往上跳个□□名。”

  世上没有如果。

  事实就是他忙活了一周,却没能完成徐大嘴进步50名的要求,市三好的名额就此泡汤。

  他并不在意名额本身,他就是不太喜欢这种努力白瞎的感觉。

  这一晚,向来不看微信朋友圈的江添在凌晨瞄到了一个小红点,他破天荒点了一下,界面转动几秒倏然刷新。最顶上出现了一条新状态,来自隔壁那位,发表于1分钟之前。

  他说:今天诸事不顺。

  江添点进聊天框,对方头像一跳,从红色小罐变成了一片黑,微信名变成了“打烊”。

  江添发了一个问号过去,等了二十分钟,没等到任何回应……

  真打烊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