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有什么可慌的?

  盛望没说话。

  他神色微怔,似乎也挖不出个答案来。

  楼下盛明阳已经把门带上了,钥匙搁在玄关柜子上磕碰出了轻响。他换了双软底拖鞋,脚步声闷闷的,从客厅延伸到厨房。

  没过片刻又是一声门响,厨房里多了另一道脚步声。

  也许是夜深人静的缘故,也许是因为盛望背贴着门,江鸥说话声不高,却隐约能传进他耳里。

  “到了怎么也不说一声,事情解决了?”江鸥问。

  “没呢,回头还得去。”盛明阳说,“有点麻烦。”

  “那你晚饭吃了没?”

  “吃了点飞机餐凑合,这会儿又有点饿,想找点东西垫一垫。”

  “有鸡汤,我给你热一下?”

  “别,动静太大。”

  盛明阳低声说了句什么,大意估计是怕吵到楼上的盛望和江添。接着江鸥的声音也更低下去,他们再说了什么便听不清了,嗡嗡的人语好像很近又好像极远。

  不知盛明阳从冰箱里拿了什么对付了一下,没过多会儿他们便回了房间,这栋房子又渐渐归于安静,一如往常。

  前额头发的水珠滴落下来,江添抓起毛巾一端擦了一下。

  盛望的肩颈线慢慢放松下来,刚才那一瞬间的慌乱就像浮光掠影,须臾便没了踪迹。他琢磨不出个所以然,便随口说了个理由:“我爸啰嗦,要让他知道我还没睡,那有得唠叨——怎么这个点了还没休息啊?是作业没做完还是贪玩拖了时间啊?”

  盛望压沉了嗓音模仿他爸,那口气简直惟妙惟肖。他走到书桌边,熟门熟路把卷子放下:“你要说作业没做完,他马上就要问是难度太大还是量太多,是别人都这样还是只有你一个?要是说复习月考吧,他又要问复习得怎么样、有没有信心。问完就要说有压力是好的,但不要太大。然后开始掰着我的嘴灌鸡汤。”

  这段套路过于熟悉,在太多家长身上见过,江添听到后半截忍不住笑了一下,连带着盛望也笑起来:“是不是脑壳嗡嗡作响,换你你不慌?”

  江添把那杯清水搁在桌上,从脖子上拿下毛巾擦头发:“他话有这么多?”

  “也不是。他就是平时忙得没时间问,好不容易逮住一次机会就要积极表现一下。带着一点——”盛望抿着唇斟酌几秒,“补偿的意思,懂么?”

  江添擦头发的手顿了一下,他瞥向盛望的脸,却见对方正忙着把专题练习做标记的几页翻出来,看不出有什么情绪上的问题。

  “不过盛明阳有一点跟很多家长不一样,他对我的成绩其实没什么要求,也不会说重话。灌完鸡汤还要夸一句。”盛望捏着书页抬起头冲江添模仿道:“我们盛望实力是可以的,爸爸相信你。”(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
  江添在他的抱怨中走到墙角,把毛巾扔进洗衣袋里又直起身,说:“不是应该叫望仔么。”

  “……”

  盛望瞬间消音,脸色精彩纷纭。

  几秒后,他指着江添憋出一句:“你闭嘴。”

  自古以来都是江添让别人闭嘴多,别人回他这句就极其罕见。他挑了一下眉,点头表示可以勉强配合一下。

  盛望很满意。

  他拉开椅子坐下,然后拎着那本专项题库问江添:“哎,这两题你做过类似的么?”

  附中没有规定过辅导书,都是各班老师根据学生的情况推荐一些。

  A班的几个老师都不提倡过度的题海战术,一定的阅题量肯定要有,但重复太多没必要。他们推荐的时候会说一下不同辅导书的优缺点,让他们挑着买。

  辅导书内容大差不差,就是编纂方式和选题水平有点区别。老师们都说买个一两本就够了,优缺点结合一下,不用每题都做。

  所以有些难题,这个学生见过不代表那个学生也见过。

  江添扫了一眼他手里的书,自顾自在窗台坐下了。

  盛望等了半天没等到回答,踢了一下江添的拖鞋:“喂。”

  喂聋了。

  盛望又踢一下:“江添。”

  江添也聋了。

  盛望:“……学霸?”

  学霸还是聋的。

  盛望垂下拿书的手,撑着膝盖就开始叹气。

  “别闭嘴了,开一开金口吧。”这套流程他已经很熟了,说起来毫无负担:“我错了还不行嘛。”

  江添终于恢复听力,伸手道:“题给我看下。”

  盛望把书拍进他手里,努了努嘴说:“12、13题,我打星了。”

  “做过。”江添看一眼就知道,“最后一问?”

  “嗯,有点没头绪。”盛望说:“式子写完卡住了。”

  “卡住正常。最后一问有点超纲,需要积一下。”江添说。

  “什么ji?哪个ji?”盛望没反应过来。

  “微积分的积。”江添说。

  “你等一下。”盛望问:“是我理解的那个微积分么?大学那个?”

  “对。”

  “……”

  盛望一句我日卡在喉咙里。

  “今晚没时间不用看。”江添说得很干脆,“至少这次月考不会考,其他班也在赶进度,但目前挖得没AB班深。”

  “至少?那就是以后会考?”盛望问。

  “只要是高考出现过的东西,学校哪个都敢考。”江添说着翻了一下题集后面的答案解析,他说:“省略的部分太多了,你怎么买了这本?”

  “这本从基础到重难点的连贯性比其他好,适合自学。”盛望没好气地说,“体谅一下悲惨世界的人好么。不过难题确实有点少,都一笔带过了。反正这本刷完了,回头我再买本补个漏。”

  江添想了想,把书搁下走到衣柜前。

  盛望一头雾水地看着,就见他拉开其中一扇衣柜门,打开一个收纳箱翻找了一下,拿起一本蓝色封面的题集递过来说:“这本拓展比较深。”

  盛望接过书,注意力却并不在手里,而是在衣柜上。

  江添的衣柜很奇怪,上面的横杠挂满了空衣架,却没有一件衣服。下面两个格子,一个放了透明收纳箱,另一个放了行李箱。

  行李箱是展开的,江添常穿的衣服都码在里面,叠得整整齐齐。整齐到只要合上行李箱,这些东西的主人就能离开得干干净净,什么痕迹也不留。

  “你……”盛望愣了半晌,抬眼看向江添,“你收拾行李干什么?”

  他忽然想起当初隐约听到见的话——盛明阳说过,江添是想住宿的,只是碍于学校还没开放申请才暂时被他们留下了。

  那时候他巴不得对方早点走,现在却忽然变了卦。

  他不知道自己在哪天的哪一刻改了主意,只知道看见行李箱的这个瞬间,他有点说不上来的感觉。

  就像小时候的夏天,他每每在市郊的主题乐园里得玩得高兴,就会有各式各样的电话打到盛明阳的手机上,于是乐趣戛然而止,他得乖乖跟着大人回家。

  尽管他知道不久之后还能再来,却依然会在那一刻感到失望。

  ……那种说笑间会忘记、转而又会忽然泛上来的失望。

  “你要走吗?”盛望问道。

  江添顺着他的目光看了一眼行李箱,有那么几秒钟他没有说话,又过了片刻,他说:“不是刚收拾的,一直就这么放着。”x33小说首发 www.x33xs.com m.x33xs.com

  这话听起来更有种疏离冷淡的意味,江添顿了一下补充道,:“个人习惯。”

  “个人习惯?”盛望回过神来,“你不会在自己家也这样吧?”

  “嗯。”江添神色淡淡地点了一下头。

  “为什么?洁癖吗,还是强迫症什么的?”

  “方便。”江添说。

  他并不想讨论这个话题,盛望看得出来,便没再多问。他翻开江添给他的题集,发现里面干净得出乎意料,除了有些题目标号上画了红圈,什么字迹都没有。

  “你没做啊?”盛望岔开了话题。

  “没直接写在上面。”江添说,“你拿去用吧,只看画圈的就行。”

  盛望自己的能力毋庸置疑,但有江添的删繁留简,他复习起来省了太多事,速度也前所未有地快。

  转到附中这么些天,他第一次在1点之前睡了觉。

  他以为这是一个好兆头,预示着这次月考将顺风顺水,谁知道临到桥头他却阴沟里翻了船。

  附中的月考比周考正式,考试分了两天。第一天考语文数学、第二天考英语和两门选修。盛望翻在第二天清早。

  考试8点开始,他按照平日的习惯7点就坐在了考场里。因为准备充分的缘故,他状态相当放松,以至于没能觉察到某些事微妙的不对劲。

  7点20分左右,有个眼生的男生探头进来问:“盛望在这边吧?”

  盛望从笔记本上抬起头。

  那个男生冲他招了招手说:“英语老师找你。”

  盛望把笔记本扔进桌肚,起身走到门口问:“菁姐找我?什么事?”

  “不知道。”那个男生说,“好像是英语竞赛还是什么?让你去拿新的卷子。”

  “现在?”盛望问。

  “对啊。”

  他转头看了一眼教室后墙的挂钟,确实时间来得及,便不疑有他,准备上楼。

  那男生说:“不在楼上,在文印室那边。”

  他指着三号路那个方向说:“就修身园前面那个。”

  “楼上不是就有印刷室么?”盛望有点纳闷,“干嘛去三号路那个?”

  他也是后来才发现,顶楼办公室旁边的两个小黑屋里放的是打印机,专供A班任课老师在竞赛季印卷子用。

  那男生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可能打印机坏了吧。你快去吧,我去考场了。”

  他说完便往走廊那头去了。

  盛望嘀咕了几句,没再耽搁,快步下了楼。

  为了省时间抄近路,他从修身园里横穿过去,结果这一抄就抄坏了事。他在修身园的小道上被两个男生拦住了,那俩人既没穿校服也没挂校牌,浑身散发着一股瘟鸡气质,一看就不像是附中的人,倒像是哪个犄角旮旯里混的二流子。

  其中一个寸头抓了抓头皮说:“哎,你是叫盛望没错吧?知道我今天来是干嘛的嘛?”

  他可能想先唬一唬人,等盛望回个“不知道”,再一边找事一边告诉他。

  谁知盛望不按套路出牌,点了点头,淡定地说:“知道。”

  寸头一愣,凶巴巴地问:“知道?哦,那你说给我听听,我是来干嘛的?”

  盛望笑了一下,接着拉下脸上去就是一膝盖,说:“你来讨打的。”

  寸头嗷一声,捂着裆噗通跪下了。他当场没了战斗力,在地上蜷成一团直抽抽。另一个人见状骂了一声“操”,拳头带风直朝盛望抡过来。

  盛望心说自己这考试运真是绝了,考一回打一回,亏他天天宣扬自己手无缚鸡之力。

  尽管开局先放倒了一个,盛望也没能很快抽身。

  他在修身园跟剩下那位耗了很久才终于摆脱,对方身上青了几处,流了鼻血。盛望校服上也沾了一堆泥,脸侧被树枝刮破了皮。

  他最后给了对方一脚,脱下校服往明理楼狂奔,就这样紧赶慢赶还是迟到了12分钟。

  “报告。”盛望进教室的时候,监考老师眼珠子都瞪直了,板着脸问:“月考还迟到?!你干嘛去了?”

  教室广播里的英语听力已经放到了最后一部分,盛望抹了一下脸侧,说:“看病去了。”

  监考老师一愣:“啊?你什么病?”

  “脑子有病。”盛望说完,问道:“报告,我能回座位了么?”

  监考老师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惊的,张了嘴没吭声,盛望便自己进了门。

  一早上的倒霉事弄得他窝了一肚子火,什么乖也装不下去。

  他把校服胡乱塞进桌肚,抓了支笔开始看卷子。

  听力部分一共两节,他一句也没捞到,整整三页听力选择题咧着空白的嘴冲他笑。x33小说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33xs.com/

  20道题一共20分,他上次考试好不容易升了60分,这下直接俯冲三分之一。

  太特么操蛋了。

  盛望在心里骂着脏话,然后开始了魔幻之旅。

  第一节对话都是单独的,一段对话一道题,他暂时搞不了。于是他直接翻到了第二页,开始捋思路。

  第二节每段对话会对应两三道题,他抓着笔就开始在题目里划重复词。两到三题的题干可以大致顺出对话的内容,再加上出现频率较高的词,可以理出对话的着重点。在这个基础上猜答案,准确率要高很多。

  他用这种方式做完了后15题,然后翻回第一页,叹了口气开始蒙。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