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朝踩着正常的时间点到公司,发现某位工作狂居然不在,再一问说是请假了,顿时有点担心,连忙发了微信去慰问。结果等了近一个小时,才等到一句回复。

  这手我不要了:刚刚不小心又睡着了,才看到

  张朝有点纳闷,工作狂不仅极少请假,也很少会在这个点睡着过去,那个“又”字很有灵性,看得他更担心了。

  张朝:你没事吧?

  这手我不要了:没事,就有点不舒服

  张朝:哦,我看你请的事假,不舒服干嘛不请病假?

  这手我不要了:懒得去医院了

  张朝:开什么玩笑不去医院

  张朝:你不要乱来

  这手我不要了:?

  其实张朝这么问是有原因的。毕竟以前盛望连发高烧都不请假,药倒是吃得很自觉,还假模假样挑牌子挑成分挑副作用,每次都看得张朝一脑门气,苦口婆心地劝说“你回去睡一觉少喝几瓶冰水比什么药都强”,可惜对方并不听。

  反观这次,都不用他劝就老老实实请了假,那得多不舒服?

  张朝自己脑补了个齐全,越想越担心,却见对方拍了个温度计。

  这手我不要了:看见没,体温正常,真没大事

  张朝:那你哪儿不舒服?

  这手我不要了:……

  这手我不要了:脚崴了

  张朝还想再发点什么,就见对方连甩三张鞠躬的表情包,然后问他:你今天不忙吗?

  他想说“我今天还真的不太忙”,结果刚说完就遭了报应,被两封邮件和一通电话抓走了,再没能分神搞八卦。

  盛望盯了会儿屏幕,确定张朝没了动静,这才扔了手机爬起来,去洗他昨晚到今天的第三次澡。

  他套了条宽松的黑色慢跑裤,正擦着头发去衣柜找干净t恤,就听见大门响了一声,江添居然回来了。

  盛望朝房门外看了一眼,顺手把毛巾搭在一边,摘了件灰色t恤。他套了袖子正在套头,江添就已经走了进来,一手搭着他的腰。

  盛望穿了半截,赤着的腰肌在触碰中下意识绷紧了。他连忙把衣服拉下来,抓着江添的手指说:“不来了不来了,我不想连请两天假。”

  江添:“……我只是想问你难不难受。”

  盛望默默回头看着他,说:“难受也不是这里。”

  江添眸光往下一瞥,刚要换个地方,盛望立马摁住他说:“算了算了,一点都不难受,你别动了。”

  江添刚要张口,盛望又道:“哥。”

  某人一这么叫,江添就没辙。他其实真的没打算做什么,冤得脸都木了。偏偏盛望一句接一句,堵得他根本没有说话的机会,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最后只能封口了事。

  盛望亲着亲着感受到了怨气,忍不住笑起来。

  江添让开一点,问道:“真难受?”

  其实难受真不至于,就是有点别扭。昨晚盛望浑身是汗眼尾发红、把声音全部闷进枕头的时候才意识到,他哥真的是修过临床人体方面专业课的人……

  就算刚开始不太舒服,也被后来那些心理和生理上的反应取代了。不然他也不至于洗澡的过程中禁不住摸索又来一回。

  “还行。”大少爷强撑着脸皮说:“不让你乱动主要是因为我意志力比较薄弱。”

  “什么意思?”江添挑了一下眉,低头问道:“解释一下,没听明白。”

  盛望心说我信你的邪再说一遍。

  他把江添翻了个面,勾着肩一路推进厨房说:“我快饿死了江博士,给口吃的吧,我给你帮忙。”

  并不精通厨艺的江博士被他勾着脖子,一时间忘了自己的水平,问道:“想吃什么?”

  “还能点菜?”盛望想了想说:“那我想吃糖醋排骨、石锅蛙、黑椒牛柳、剁椒鱼头、蟹粉豆腐。”

  江添:“……”

  盛望歪歪斜斜地站着,一手插在长裤口袋里,一手勾着他摇了一下说:“醒醒,我点完了。”

  江添的表情很是一言难尽:“醒了。”

  “那你干嘛这么沉默?”盛望憋着笑。

  江添瞥了他一眼说:“我敢做你敢吃么?”

  盛望问:“包送医院么?”

  江添:“我勉强算学过医。”

  盛望:“再见。”

  江添下午才需要去实验室。他看了一眼时间问盛望:“真想吃这些?要不出去吃?”

  大少爷一脸木然:“你要是能找到一家站着吃的餐厅,我就跟你出去。”

  “……”

  江博士默然反省了几秒。盛望已经走到一旁翻起了冰箱。

  “我就说说,真吃这些不上火就有鬼了。”盛望并不想连着请假,他扶着冰箱门在里面挑挑拣拣,然后拎起一个袋子说:“想吃意面了,这个给做吗?”

  这个江添还真会。

  他不仅会,还比一般餐厅做出来的好。因为他知道哪些配料盛望喜欢,哪些不喜欢。调整出来的成品完全是冲着盛望去的。

  为了照顾大少爷的“寡人有疾”,江添连盘都没装,两人一人一根叉子,站在锅边一边聊天一边分着吃。

  结果刚吃两口,猫儿子就耸着鼻子就颠颠地来了。它一大早就找了个角落窝着,盛望等饭无聊的时候想把它薅出来玩会儿,愣是没找到。现在倒是不请自来。

  盛望刚叫了一声“儿子”,儿子就伸爪抱上了他的裤腿。这条裤子宽松,他洗完澡还没系抽带,差点被猫把裤子薅下去。

  他连忙拽了一下,问江添:“它拽我裤子干嘛?”

  “想吃面。”江添说。

  盛望一脑门问号:“猫不是肉食动物吗?被你养变异了?”

  江添弯腰抓着猫的后脖颈,把它挪到一边说:“喜欢牛奶跟芝士的味道,不知道学的谁。”

  盛望看着他把猫儿子骗回客厅开了个罐头才回来,莫名想笑,又有一瞬间的庆幸,庆幸当年的自己没挑别的礼物,给他找了这么一只猫。

  盛望吃到一半收到了张朝的微信,挑着工作上的事回了两句,然后顺手拍了一张意面图发过去。他知道对方最近突然奋起,找了个私教健身,吃的都是私教定制的健身餐,每天拍照给教练看的那种。

  果不其然,对方回了一大串屏蔽词,说自己很久没吃过加料的东西了,让盛望滚蛋。盛望滚了。

  结果没过几分钟,张朝又卑微地问了一句:好吃吗?

  这手我不要了:好吃啊

  张朝:你这么挑都说好吃?哪家餐厅?

  这手我不要了:我家

  张朝:你会做饭?你蒙谁呢,你冰箱里除了矿泉水就是我们上回带去的几听啤酒,你会做个鸟的饭。

  这手我不要了:谁跟你说是我做的

  张朝:?

  张朝:……

  张朝:我可去你的吧!走了,不聊了。

  这人自己非要过来问,问完又自己气走了,盛望“呵”了一声。

  “笑谁呢?”江添问。

  “张朝。”盛望说:“就我那个同事。”

  说到这个,他又想起来什么,把之前的聊天记录拉下来怼给江添看:“今早追着我问哪里不舒服,逼得我说我脚崴了。”

  告完状,他把手机摁熄扔回长裤口袋里,又卷了一叉子面。他刚叼进嘴里,就听见他哥忽然开口说:“脚崴了其实可以休一周。”

  盛望拿叉子的手一顿,抬眸看了江添一眼。

  他怀疑他哥在耍流氓但他没有证据。

  两人一猫的日子太惬意,让人一不小心就忘了时间。江添某天从实验室出来看了一眼手机,这才发现已经临近年关了。x33小说首发 www.x33xs.com m.x33xs.com

  今年过年很早,1月25号。本来江鸥和丁老头也差不多那个时间回来,刚好能赶上春节。谁知一件事情突然横插进来,打乱了原本的计划。

  17号这天江添突然接到了一通电话,是个陌生号码,说话的是个女声。对方张口就问道:“请问您是季先生的家人吗?”

  季先生这个称呼他实在很少听到,以至于有那么一瞬间他几乎没有反应过来。对方在他愣神的几秒钟里又接着说道:“他现在状况不是很好,走路说话都不太便利,所以托我打了电话。”

  江添皱了一下眉,把“我不认识”这句话又咽了回去。

  早在去年年初,赵曦就跟他说过季寰宇身体出了问题已经住进医院里去了。

  当初杜承脑癌没能撑多久,在寒假后的某一天停了呼吸。据说最后那天,医院劝季寰宇把他带回家,毕竟大多弥留的病人都想着要落叶归根。但是杜承的老家早就没了,他在北京、上海都住过一阵,又去国外呆了很多年,走过的地方很多,能躺着离开的却一处也没有,最后还是在病床上停了呼吸。

  不过那时候,江添盛望这边一团乱麻,盛明阳也好、江鸥也好,根本没人会分神去听杜承的事,等他们终于知道消息的时候,早已时过境迁。

  杜承死后,季寰宇便再没了动静。据说有很长一段时间处于颓丧消极的状态,不知道是因为把曾经喜欢过的前妻人生毁得一团糟,还是因为情人过世。要说前者,他向来自私没那么有良心,要说后者,他也从没有多上心。

  这事别说别人,恐怕连他自己都说不清。

  总之在那段时间里他把什么事都干了,像一滩泥。后果就是给自己招来了一堆病,然后某一天他晕了过去,再醒过来的时候就不会走路了,话也说不太清晰。

  他并不缺钱,可以支撑长久的医药费,还有个护工帮他忙前忙后。但他这辈子最要的就是面子,哪能受得了这种日子。所以别人一边治疗一边复健,还能恢复一些,他却不行。在他身上肉眼可见精力和生命力在流逝,仅仅一年多,状况就已经很差了。

  护工说:“他说他想再见见你,觉得亏欠你挺多的,他还有点房产和钱,也没别人可以留。”

  这天北京又在下雪,江添站在楼下听了这些话,皱着眉安静了一会儿,说:“我用不着,让他找别人给。”

  话虽然这么说,但三天后的周六他还是去了一趟医院,因为他听说江鸥提前回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虽然我觉得很明显,但还是说一下,这篇快完结啦~感谢在2019-12-0723:06:25~2019-12-0920:36:0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折溪岚、棉花糖好甜呀、omiya、罐装望仔在线开屏、监考官tn、雨宫妹1个;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污污丫丫3个;兮_amanda、一份春光炸蟹、金色湖畔的涟漪、雨宫妹、玄璇、omiya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醒时枕剑醉妄言、清芷4个;凛安、二十七、turtledove3个;甜添的望仔、一份春光炸蟹、尤南_、柒涵er2个;13778848、公主的胸毛、年灯、球球球球球酱、望仔甜甜糖、sophia、罐装望仔在线开屏、沐沐、墨痕成醉酒桃花、冬浔、小蛇蛇、青樹、木叽木叽叫哥哥、燃晚余晖、torta、0渊、parallel。、baiyi、七羡、arrivederci、那迦十九、木秃里熬夜变猪魔法、39765436、人造柑味剂、是∞、凪、张进宝、爱与爱丽丝、汤圆、二离子、觅古寻花、沉默星云、添哥你真行!奥利给!、添哥诶给啰!!!、青山、蔻一呆、相约ao3、陌尘、冬雪的十四行诗、白衣、煜川、温澄0817、joycelynn、停停想喝老同兴了、夜雨雨雨、团团团子3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清芷10个;甜添的望仔5个;吃吃吃、ivytao3个;seasave、yoyoyo、浔九烟、林子真是大了、淞凇、王老馒、鲮鲤、wnamelessw、江添什么时候睡盛望2个;eudemonia.、森夏xia?、停停想喝老同兴了、御那个谨、耽篱lilili、江。、星辰、nextjen_、月崎宦宸、豆砸、木叽木叽叫哥哥、趁夜风小眠、乐土栖泽、球球球球球球球可、白芷、格小楠、阿离、灼宴、默读剧组nmsl、wiwiz、零檬橙、阔爱的阿雪雪、亦吳、在?请你们谈恋爱?、陆文粉丝后援会、gin、冷。丹、安霖_疯人院病友、傅小司、stream远溪、summersam、尤南_、添望我心头好、30452716、meruku优君、瑶山xxx、是祁酸啊、29167086、夜深人靜時、锦鲤阿俞、lethe冥、山深闻鹧鸪、南疯天、玖、罐装的某某、人造柑味剂、野草连天、是∞、gloryho、啊喻、turtledove、暗夜流光、奶油蘑菇汤、安生与桉树、添味望仔、裕鱼、家里没矿也要氪金、_槿、reason、茶寺.、查无此人、来晚的晚来、实验报告抄不完、唐冉冉、周佻、27246204、谢岁寒、一生一kelly、某学家、不知有冬夏、25999169、鹿与喵?、丞丞汁儿、未末、慕雨、在想昵称了、澜水白川、灵丘、xiuchigaiming、变奏小星星、buffett、王嘻嘻、木秃里熬夜变猪魔法、喝一口、玖零、木苏里贼洋气!、一只萌阿柒、crush?、是巫名哇、桑落流年、巴巴喝甜旺、添哥我是你的罐装旺仔、落溪恭喜添哥望仔重圆、西莫、mizao、清昼亲木叽、世间最惨燕男士、桉、丞丞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猫儿子川酱23个;柳絮弥江14个;冰糖炖雪梨11个;空想肥闲鱼、林子真是大了8个;清芷7个;某某的某某6个;turtledove、是纯真不是纯甄吖、町疃鹿场、锦鲤阿俞、非人哉5个;一只来自深海的鱼、不做咸鱼的咸鱼说、阿feng、qiuqiu、浔九烟、添哥是个粘人精、考官a和林将军谁更欧4个;九枪、景池是池塘的池、算了、灯灯、傅小司、水墨白、木子丰、司小南卷饼、uxn、懒得不想起名字、临江、大白鲨、望仔牛奶、别院深深夏习清、红红红尘、君离笑、momo、论文读完了吗、平安喜乐、小郁、我真的不熬夜啦、243726983个;35697856、小鲤鱼喵喵叫、好想爱这个世界啊、星吻、星逸、40343213、沈潆钰、添哥的甜旺仔prprpr、肖山哥哥、惊世的香炉、千里头号小马甲、小甜心baby、鸠。、神奇的美美8、流生、张进宝、悠莉酱、胖薇是tiger、盐水鸭不甜、jukwn_澄夏、特别好看的池映雪、十一有六元钱、胧月2阿狸、周周今天特想喝奶茶、xice、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桔梗、玛卡巴卡、出其东门、想吃红豆栗子蛋糕、见星、落墨浅萱、klsad萱伊半夏、和薛洋抢糖吃、猫小罗、石榴、天天就是天天、paranoia、白日梦想家、宗吾、物理使我头秃、添味望仔、假期、我终于登上了、一本目录、世无其二、颜狗、miao、lastthewilds、青釉、竹杖轻马、睦月冷、xi_gua2个;鲸、25999169、亦吳、素白郁九丶、岁月旧曾谙、小嘴鱼🐠、祈君、zzz、曲诶曲诶、一只萌阿柒、无名、盒子勋、巧克力、夜蒲、柾国兔的泰泰虎、海燕、东方镜君、空条虾球、噢、-篱啼寂鹤-、今晚吃红烧肉、msg蔚瑾、26712641、清夙、伍肆柒玖、琳宝宝五岁、35032639、拿大鼎、灵翼、舒窈纠兮、芒果丸子新?、黎江、27971928、暴走的小菇凉、可乐加冰、小飞侠、38048595、忠犬攻、妍妍妍妍妍姐、语蓝、贞贞芋頭、阿悠想看脆皮鸭、夏未央の夜微凉、冷。丹、ee喊我来投雷zici一下、pyramid、非布司他、恒温、猫耳朵布瑞、添哥望仔、屋和桑、为了生命和自然、我是一个桔子、34839537、江添的罐装望仔、无害青年、wistaria、somegerosepie、忙急柿、碰到了葱花的鱼儿、扶摇山上的白孔雀、言心锁死、整块菠萝蜜、千寻舞、グミ、若虞、哈牛、十草君、24150473、纵年横月、长清、稚笙、粒耶、檸檬六碗魚、逸珵、酿果、慕斯同学、饿了、萧冬云、vicissitude、ヾ(^▽^)ノ、y、小年小年马上有钱。、会员果汁儿、昭昭、lolo、我的奶茶三分甜、陈旧、一只lazy兔、秋爸爸→_→、浅月劫、27362618、寒月、安楠、apigpan、七络、stream远溪、40763795、陈某、临墨成书、長街十里都是与你、小奥、是我的小可爱啦、**大、牛仔很忙、布丁、口口、30075325、罐装望仔牛奶、dream酒、林君虞、羽〇、画栏风意、甲基不绿、甜党、谢也、餍子楠、真不错、36371796、37975094、泥泥煤、黑幼、衣袖十年香、江临、花庄、某丞、南埭_、写意、贺朝夫斯基、39872109、软毓、易寒、芜茗、十月出膛、electro、申梨、黎落、729全员暴毙、拉布拉多马、时旧、长陵、某某~可回收、胖绯、苏丘傅、理理、21856588、六源、柏万千、触感、saiiii、31574142、馥馥拂拂夫夫符符、酥有何、巴巴喝甜旺、马克思、春天里吃猫的草、甜甜的思绪万千、喜欢你呀、魇、北揲、却话巴山、一坨奶油、世间皆甜、的广曲、一把栗子、芝麻小饼干、嘲风风风风风哥.、丸彦祖想要甜甜恋爱、皂动不安♂、呷让拉姆、裕鱼、淮庭、鹤来、胖达呀呀呀、仙仙仙仙仙仙酱x、倔强的豆芽菜~、林、blue、key总、江添盛望在一起了、矛盾综合体、歪妖妖灵么e、恋长安゜、南方有芙蕖、辰格、某某、可爱的仙女棒啊、rds、疯起秋凉、是甘遂啊、作古、32047750、剔子君、yoruuuuuuu、香蕉爱吃banana、燕临策、甜甜牌望仔、美少女战?+、yewying、。、茶香悠悠、艾利安、气冬、bonny、回有钱、零笙。、懒猫懒猫、呱呱之泣、宇宙无敌炒鸡大壳、36546646、忽逢山川候我久、墨染霜辞、keaby、扮乖、惑惑的耳钉、39505498、li等着甜甜喝旺仔、阿珊心怀宇宙、琬瑛笑、清风荷、穆清风、aileen、拾克、有匪君子、浮灯千里、也茶、沐雩不是木鱼、大概是小e、璟谜、宫野遥、被遗忘的稻草人儿、25740930、冰池独玉、东吴夜奔、樱花树下,不悔、择城、悄七七、我的愿望是不秃头、十一、毛飞、你的大甜甜、天天就想着饼干、英语不到130不改名、向酌、pluto.、戴戴、是云勋吖、某个仙女、浅色系、东谷、tsing、二千二、空城空旧忆、ccccloud、lyc、亦如初止、niseusagi、今天的柒熙依然在神隐、又香又甜、35662716、洛意.李、蘋蘋、rinacaicaicai、长亭、一块小糖饼、林屿森呢、更好更圆的月亮、玖墨寒、泠泠七弦上、某丞、若邪、一只小笼包、鸭鸭呀、ju花残满地伤、慕茗葸、不知处、墨色微染、joy、夏至、兔兔娘、久居深海、想食芒果冰、talentying、元洒、七月上、沦落而成美、红叶满山溪、慕大男神、听祀、米良、鹤律律律律律、罐装的旺仔、腿毛精熊子、性感老猪、柒忆琉璃、是明朗啊、极时noah、王老馒、添望锁了mio、equinox、万般忧乐、鹤三岁的梨子、叹静语、sunshine、星港灯火、墨凝、千冫叶、今天葱花鱼ao3了吗、草木皆芣苢、西西不可以吃了、阿依土鳖公主、实验报告抄不完、椰子十级爱好者、江添快上啊、懒灯君、添望百年好合!!!、少洽点饭、邪魅狷狂、长尾六.、希伯来、空白、柒涵er、南国小姐、lay、花式帅β帅炸苍穹、-、默读剧组全员sl=w=、九亿苏打、老九门张家子、荔枝、蛋白是白的、雪宝梨梨、叶不雨、时光与你皆难守、破阵子、是00喇、vvicoco、rario、35567310、29211697、夏日百香果、万里雪飘、94欲er、桃源满、faaaith、骆枭、荼苦、zozozola、冬眠冬眠、奕小囡、南柯、蛮头辰、如麑皛翛、灵丘、梨子狗、叶折折折折折折、九月、叶小周、微哈哈、甜甜的旺仔、一罐甜旺仔、旺仔qq糖、36283751、褚桓、禾七、杞子均、小邪太、40827682、二柳先生、青柑、蔚池晏、我一口八个西瓜、肆陌、清溪照影、顾影留芳、41284703、tophooligans、玘靈、松子醒醒、添添望仔、24243906、氟西丁、睁眼瞎、宸絮、柿、风庭柳、yang、鲮鲤、小藝射日、gumdrop、弧、depression、、一支软妹挂枝头、白傻、谨知、黑白、深呼晰是真的叻、微光逆影、floating、寡欲、十六、haperduharplass、夜雨声烦啾、满天星、crush?、黑蹦子、13778848、亲爱的大脚君、紫苏、vidar_、宋弈城、隅霁山河亲、明兰陵、看呀看呀看、舌辛门木、娉婷、30904351、白先生、50zombie、结婚证来了、塔十四、corner°小角落、添哥你真行!奥利给!、顾飞亲一口mua、十里亭、尹尹花花痴痴、软软哒追书酱、阿离、默一d、玄米、清昼亲木叽、夔州薛洋、echomii、40844683、estate.、金亨亨の衍衍儿、弦十九、破烂人、在小号咆哮、果果酱、浅、黎、星析、千歧、对白月光莫得感情1个;x33小说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33xs.com/ (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耽篱lilili200瓶;墨痕成醉酒桃花123瓶;o(>﹏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