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望有一瞬间的怔愣,笑意从眼尾嘴角褪淡下去。

  江添端着牛奶杯往他脸颊上轻碰了一下。他接过来喝了,瞥眼看见江添正在回复群里师兄们的消息。

  盛望看了一会儿,搁下玻璃杯对电话里的人说:“行,时间你定?”

  盛明阳就等他应声呢,闻言笑道:“我下午就到了,这两天都有空,现在爸爸不如你忙,得就你的时间。”

  盛望说:“那就今晚吧,你几点到?我去接。”

  江添看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挂了电话。

  “又有工作?”

  盛望一手挂在他肩膀上,把手机扔到了桌边:“嗯。我刚偷看了,你是不是今天也得请教授吃饭?”

  成年人的世界,就是越到节日越不得消停。

  元旦的北京大雪纷飞,在屋里窝上一天的美好愿景被扼杀在了计划里。江添被师兄们叫走了,主要为了给教授过个公历新年,顺便八卦一下他和“老同学”的关系问题。盛望则去见了盛明阳。

  尽管天公不作美,但毕竟是元旦,四处依然人满为患。盛望在一家洋房火锅店定了位置,这里倒没那么吵闹。

  盛明阳脱下外套搭在椅背上,把衬衫袖子翻折到了灰色的羊绒衫外,四下扫了一眼说:“你那楼下不就有商场餐厅,怎么跑来这么远?”

  “你不是喜欢这家的和牛?”盛望说。

  盛明阳愣了一下。

  他确实喜欢这家的和牛,早前约上朋友叫了盛望在这里吃过两回。可能顺口提了一句,也可能没明说过,反正他自己已经没印象了,没想到儿子还记得。

  这些年他们父子的关系就是这样。盛望很孝顺,非常孝顺,方方面面细枝末节都能照顾到,甚至算得上熨帖。跟盛明阳二十多年前对那个小不点的期望和预想一样,出类拔萃、玉树临风。按理说他该欣慰高兴的,但又总会在某个瞬间变得落寞起来。

  都说父子间必然要有一场关于话语权的拉锯战,就像雄性动物争夺地盘,从掌控到被掌控,有些人能为此吵吵嚷嚷斗一辈子。

  但他们不一样,他不喜欢毫无风度的吵嚷,盛望也不喜欢不讲情面的争斗。

  盛明阳一度认为自己是开明的,他跟儿子各占半壁江山,和平融洽。很久之后他才意识到,他从未停止过圈画地盘,只是他每圈一块,盛望就会往旁边挪一点,不争不抢,却越走越远。

  等到他终于反应过来,却连影子都看不清了。

  他偶尔会有点想念那个毛手毛脚的望仔,会嫌他语音太长只听开头,会按照他分享的内容给他乱改备注名。心情不爽会直接挂他电话,高兴了就叫他“盛明阳老同志”。

  他以前常觉得头疼,现在却再也享受不到了。

  有时候闷极了,他会想借着酒劲问一句:“你是在报复爸爸吗?”

  但他知道其实不是,因为盛望心软,不会是故意的。正因为不是故意的,所以盛明阳才更觉得憋闷难受。

  这次的北京之行其实并没有那么必要,他可来可不来。但昨天临睡前洗脸的时候,他看了一眼镜子,发现自己鬓角居然有了白头发,还不是一根两根,仿佛一夜之间催长起来的。

  他拨着头发在镜前站了一会儿,忽然特别想见一见儿子,想在新年的第一天跟盛望好好吃顿饭。

  也许是年纪大了,比起事业有成过得体面,他更想听盛望用十来岁时候的语气说一句:“盛明阳同志,你长白头发了。”

  然而他抬起头,却只看见盛望合上菜单冲服务生笑笑,转过头来问道:“爸,你要酒么?”

  说不失望是假的,盛明阳沉默了一下,摆手说:“不了,水就行,最近见了好几个喝出痛风的,我得节制一点。”

  如果是小时候的盛望,一定会说“等瘸了就晚了”。现在他却只是点点头,道:“不是应酬还是少喝点吧。”

  服务生端来了花胶锅底和两份蘸料盘。盛明阳喝了一口清水,带上笑意另起了话题:“前阵子去杭州,跟小彭也吃了顿饭,他还跟我告状呢,说你忙起来日夜颠倒,逮你一回不容易。”

  盛明阳口中的小彭全名彭榭,微信名八角螃蟹,这么多年来跟盛望一直断断续续地联系着。他在广州念的大学,盛望去找他玩过两回,他也来过北京。毕业后各自忙成了陀螺,见面闲聊便难了不少。

  螃蟹家底不错,毕业后上了俩月班就受不了管束,跟他爸借了点启动资金,辞职下海捞金去了。因为够义气又能喝能说,居然混得很不错。

  有阵子盛明阳生意碰到了坎,想找人疏通一下关系,兜兜转转绕到了儿子那里,盛望找的就是螃蟹。

  两边一串,盛明阳自动跨了个辈分,跟螃蟹成了生意伙伴。

  “还行吧。”盛望拨好酱料,把空盘递给服务生,“他上次当爸爸了在那干激动,我不是陪他聊到了凌晨三点么。”

  盛明阳笑起来,从手机里翻了个几张照片划给盛望看:“你看过他那小孩没?我那天去见到了,眉清目秀,挺端正的。”

  “这才几个月你都能看出眉清目秀了?”盛望没好气地说,“当年你还说政教处的徐主任长得端正呢。”

  盛明阳反应了一下才想起来是哪个徐主任,然后便愣住了。

  这些年他们父子之间见面聊天,很少会提到附中的人和事。那就像一块禁区,只要提了,十有**会以沉默收场,盛明阳不爱自讨没趣。

  这是盛望第一次主动提及,还是以开玩笑的口气。盛明阳心里莫名一阵发酸,就像撬了很久的岩石终于有了松动的痕迹,他这个做爸爸的几乎有点感动了。(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
  花胶鸡浓稠金黄的汤汁在锅里汩汩沸着,服务生给他们烫了和牛,分夹进两人的餐盘里。盛明阳在腾腾的热气中低下头,因为吃得匆忙,还被烫了舌尖。

  他连喝了几口水,想把话题和氛围继续下去,于是逮住螃蟹一阵深挖。聊他怎么一毕业就结了婚,聊他跟他爸打的借条到今年终于还清了,聊他一家三口长了一张脸,都很有福相。他爸妈最近什么事也不干,天天围着孙女转,要星星不给月亮。

  兴致上头一不小心就聊进了雷区。

  盛明阳说:“你什么时候也给我弄个小玩意,爸爸就可以金盆洗手享享天伦之乐了。”

  他也就是话赶话蹦了这么一句,说完就觉得不太妥当,看到盛望停顿的筷子,更有点后悔。但碍于服务生还在给他们烫肉,他又缓缓松了一口气——还有外人在,盛望不至于说什么太过的话。

  盛望只停了一瞬,便继续蘸起了料。吃完那口又喝了水,这才搁下杯子说:“这个可能不行。要不我给你弄只猫,或者以后领一个回来,想要孙子或者孙女,你说了算。”

  盛明阳刚夹起一筷子牛肉,听到这话便顿住了动作。他悬着筷子僵了几秒,缓和地笑了一声:“行,你还小,我知道你们这年纪的人都这样,问就是没有,再问就是不要了。先不说这个,等以后——”

  盛望打断了他的话,语气却很平静:“以后可能也是这样。”

  盛明阳抬起眼,正要张口,盛望又道:“江添回国了。”

  沉默瞬间在父子之间蔓延开来。盛明阳终于没了胃口,搁下筷子。他朝服务生扫了一眼,对方目不斜视烫完了最后一片肉,夹进餐盘,说了句“慢用”便识时务地走开了。

  那一瞬间,时光仿佛又倒流回了数年前的那一天。他们也是这样沉默着坐在车里,直到其中一个主动开口。

  当初是盛明阳,这次是盛望。

  他说:“就前几天的事,他回国做项目,我们在饭局上碰到了。”

  盛明阳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他皱着眉,良久才接话道:“然后呢?”

  “你今早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在他那里。”盛望停顿了一会儿,坦然地说:“我还是喜欢他,还是打算跟他在一起。”

  盛明阳搁在桌上的手指抽动了一下。

  某一瞬间,他想,如果不是在这样的餐厅就好了,如果周围没有这么多人……但紧接着他又意识到,那又能怎样呢?盛望再也不是那个他一拽就走的少年了。

  再然后,另一种认知涨潮似的从底下翻涌上来。他终于知道为什么盛望接电话的一瞬间是带着笑的,也终于知道为什么岩石开始松动了。

  很荒谬,他作为父亲,一边在忐忑期待着这一天,一边又想把这些摁回去。他想要结果,不想要那个原因。

  但这并不由他说了算,他只能选择全盘接受,或者粉碎彻底。

  盛明阳盯着桌面上的某一点出神许久,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抬眼道:“如果我还是以前那个态度呢。”

  “很正常。”盛望说,“你如果说换就换我反而比较意外。但是我想说的跟以前不一样了。”

  “你那时候说,让我告诉所有人我喜欢男的,看别人什么反应。”盛望很浅地笑了一下,说:“你这几年不在这边,可能不知道。我跟很多人说过了,只要有人问,我就敢说。结论挺奇怪的,没有一个人指着我说你是不是疯了。”

  盛明阳忍不住道:“那些都是外人,外人当然不管你!”

  “所以外人都不在意,家里人担心的是什么呢?担心我被人说荒唐、变态?这个逻辑很奇怪啊不觉得么?”盛望收了笑,有点无奈地说,“爸,除了你,我真的再没听人这样跟我说过了。”

  盛明阳瞬间沉默下来。

  许久过后,他握着杯子沉声道:“那是当面,你怎么知道人家背地里不说?”

  “大街上的人那么多,每天背地里说的话数都数不清。这个人圆滑、那个人木讷、这个人太高、那个人太矮,这个人厉害金光闪闪,那个人废物一无是处,就是背地里说我喜欢男的,跟我刚刚那些话有什么不同么?谁不被说?”

  盛明阳没了话音。

  盛望看着他,又说:“那时候你还问我,如果不觉得荒唐,为什么会难过。还能为什么呢,爸?”

  盛明阳当然清楚是为什么,只是在质问的时候偷换了概念。他对江添说过“盛望心软”,又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儿子为什么难过。

  这个世界就像一个巨大的轮回。为了让他高兴,盛望这几年再没高兴过。现在却轮到他小心翼翼,只想换盛望笑一下了。

  盛望说:“我现在敢去公墓了,也敢跟我妈说我喜欢江添,我想跟他在一起。我觉得我妈应该不会骂我,可能还会跟我说新年快乐。”

  他默然良久,抬眼对盛明阳说:“你会跟我说这句话么?”

  有那么一瞬间,盛明阳几乎要开口了。但也许是沉默太久,口舌生了锈,他心里酸涩一片,却怎么也说不出那四个字。

  盛望也没有逼迫,他有着成年人的体面和圆融,又跟少年时候一样心软。

  他们近乎沉默地吃完了这顿饭,盛望本想开车送他回去,盛明阳却说雪天路滑,让他不用来回折腾。

  可能父子就是这样,想听的话打死说不出口,无用的唠叨又总是一堆。最后还是盛望替他叫了一辆专车。x33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33xs.com/

  盛明阳上车的时候,盛望站在车窗外替他扶着门,临行前对他说:“爸,新年快乐。”

  这话扎得他心里一阵密密麻麻的难受。

  盛望在店前澄黄的光下站了一会儿,直到那辆车没入长街连成线的尾灯流中。雪停了一个下午,这会儿又漫天遍野地下了起来。盛望拉高了围巾,正要往停车场走,却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撑着伞从天桥上下来。

  那人和少年时候一样,喜欢敞着前襟,在北方的夜里显得高瘦又冷清。他的大衣衣摆被风吹搅得翻飞起来,雪沫打在上面,洇出星星点点的湿痕。

  他顺着台阶走到店门前,扫掉前襟的雪冲盛望说:“又不打伞,淋得爽么?”

  盛望僵了一晚上的眉眼终于舒展开来。他晃了晃手里的钥匙说:“我开车了。”

  “你怎么过来了?”盛望跟他并肩往车那边走。

  江添指了指对面的商业区:“刚好在那边吃饭,看到你说洋房火锅就过来了。”

  “幸亏我站了一会儿,不然你要追着我车屁股跑么?”盛望说。

  “我疯了么雪天追车。”江添不咸不淡地说。

  “显得感情比较深。”

  “算了吧。”

  盛望闲着的那只手默默伸出一根中指,还没抻直,又被他哥精准地摁了回去。

  “工作聊得怎么样?”江添问。

  盛望坐进驾驶座,闷头系着安全带。他发动了车子,扫开挡风玻璃上薄薄的雪层,汇入大街的车流中才开口道:“其实不是工作,我爸找我吃饭,我顺便跟他又出了一次柜。”

  江添对于“盛明阳单独找盛望”几乎有心理阴影,一听这话当即皱着眉看过来。

  盛望心说要不然我先踩油门再开口呢,他腾了一只手挡了一下江添的眼睛,说:“我开车呢,雪天容易出事故,不要用视线干扰我。”

  “那你骗我说工作?”

  “我知道错了,正在坦白从宽啊。”盛望狡辩道。

  江添看了一眼他的表情,心说哄谁呢,你知道个屁。

  “主要我一个人去那是跟老同志讲道理,两个人就是示威了,他不得掀锅啊?”盛望笑着看着前方车流,片刻后又认真地说:“放心,不会像那次一样了。”

  过了好久,江添才慢慢放松下来,沉沉应了一声:“嗯。”

  盛望说:“我爸好像有点松口了。”

  作者有话要说:久等了~感谢在2019-12-0215:51:40~2019-12-0318:03:3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监考官tn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林子真是大了2个;torta、啥也不说爱太太、汤圆、薄荷味的吻mua、雨宫妹、团团团子3、许丞以、是nice不是奶思、吱吱喳喳、ju花残满地伤、baiyi、arrivederci、兮_amanda、忙急柿、巴巴喝甜旺、环树旅行者、默子、柒涵er、苏陌薇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甜添的望仔、忙急柿3个;深呼晰是真的叻2个;我的cp这边请、niseusagi、白玖纡、张进宝、满鱼、lalalasun、笺烛、吱吱喳喳、乌木林、戏剧疯子、破阵子、陈小炎、清昼亲木叽、初初初、林子真是大了、evan.、turtledove、桑落流年、染累、冬雪的十四行诗、九珥、ju花残满地伤、呀可磕儿、25999169、sophia、墨青白、喵叽、奶油蘑菇汤、訸子、一个想法子~、冬浔、某学家、无书辞、_槿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躺达人15个;呀可磕儿、turtledove9个;九箬7个;皮卡布6个;满鱼5个;31285176、洛梓4个;七年别恋3个;40033586、一把栗子、niseusagi、小嘴鱼🐠、锦鲤阿俞、盐水鸭不甜、花开开、花子洛_、扶摇山上的白孔雀、ju花残满地伤、君离笑、一笔绘千秋、亦宁yn、一瓶黄酒、言、是纯真不是纯甄吖、身体是革命的本钱、255945272个;街边的黑猫在笑、漓金、晚风为杆·、lay、35177281、光光、噜噜噜噜、星港灯火、猫儿子川酱、浅笑鹿无邪、卿你quq、索克撒花、长安jx、遇不见的王沥川、宗吾、茶寺.、许长影、影影咋芥末可爱、小屁孩儿、四月月、parallel。、_童童k、斗酒相逢、伍壬、软软哒追书酱、yewying、海燕、30904351、顾遗桐、千山赴酒。、江添什么时候睡盛望、青柑、28482854、彩贝美婷、晚宁永远的舔狗、岁月如梭、冰池独玉、闵月之初、欲man、辟斩星辰。、39773966、为你花开满城ii、燕临策、苏丘傅、茯藏、雪宝梨梨、甜党、lastthewilds、初蔻、近暝、葱花鱼要永远在一起、蔚池晏、东方镜君、渡鱼、西柚xi、vicissitude、溪、添望锁了mio、38886420、彼岸无花、沒有魚怎麼餵魚、圆木球鱼、我的cp这边请、不文、筱筱、wsgr、鱼缸一缸、刘奶奶找牛奶奶买榴莲、年年、稀粥l、groove、迎灯、不爱吃饼的苏打饼、江添今天喝旺仔了吗、海鱼?、许丞以、肆陌、阿依土鳖公主、秋雒、添哥的甜旺仔prprpr、陆以、小影子、jasonna、黄暴荷、一朵发发、世无其二、软毓、楩柟其质、32598854、小张坚决不慌、玖零、35667837、一个风、深巷、夜深人靜時、尹尹花花痴痴、甜味泰果.、sivannnn、小鲤鱼喵喵叫、老九门张家子、不归、飞鸢泣、菜籽z、雨山、不不不吃秋葵、盗版叉叉、度川。、今天杀猪了耶、月落星沉、更好更圆的月亮、惑惑的耳钉、小郁、南瓜粑粑、福西西阿呆姆0616、who?、泰顺心、太太今天更新了吗、白芷、微哈哈、喵不理、zero、肖山哥哥、司小南的糖果罐儿、久居深海、黑吉、一樽清酒、小汀、27105520、zuki、言他、橘子果冻双皮奶、天下、青衡没有艹、斯莱特林踩点小王子、允皌、俞屿、一个想法子~、mmmmmmmi、4293616、一只鹌鹑、平安喜乐、球球球球球球球可、鲮鲤、5、顾辛烈!、清风荷、筱柠小仙女、槐杨树下转轮回、拉布拉多马、宸絮、与疆、一起养只猫、纵年横月、40763795、杨小程?、文字、言心锁死、人间盛望。、besalfn、葱花鱼十元一条嘿嘿、7棵、添盛一对不会分!、砸锅卖铁我还能追文、玄戈、hecatie、闪耀鱼鱼的东星斑、delicate、为什么不炸鱼呢、算了、depression、、30824880、空想肥闲鱼、你头发乱了、猫耳朵布瑞、underthesea、木苏里洋气、??、某丞、momo、忆、寒风朔雪、蛮头辰、奶一口小桁.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一起养只猫117瓶;明兰陵100瓶;懒得不想起名字79瓶;清风荷78瓶;跪拜本宫76瓶;木白柏、我没错哼、墨小白echo70瓶;ye、江停的保温杯、光光、是nice不是奶思60瓶;幕幕幕、临门半元55瓶;sh53瓶;苏槿漪、允皌、花华花、洛书、寻欢、祁屿50瓶;白七、斯莱特林踩点小王子47瓶;如如超可爱42瓶;滦肆棂瞳41瓶;青樹、啊啊啊啊wsl、花开开、徵羽飏文、月下司南、龙井虾仁在哪里、ceimept、雷声小雨点大、人间盛望。、逐光等待安年,在光下、鸟婧婷40瓶;一把栗子38瓶;为小十四改名37瓶;未痴36瓶;住雨35瓶;小萝莉爱推理32瓶;筱雨、折枝花作梦、东楼贺朝西楼谢俞、岁岁、chen。、妖卉、忽逢山川候我久、40799388、白小弦、橘子汽水研究社、jsdhwdmax、1167、轻叶叶、林将军比心、舒窈纠兮、秋日的玉儿、林将军和工程师001的、千余、bjyxszd、tooki、no.7train30瓶;呱呱散人、阿琪是个小太阳、琅西、粟粟粟粟鬼29瓶;小罐、白杭、witch28瓶;lion、月无念27瓶;半26瓶;橙子味的小兔牙、.、土拨呼、怼怼的夫人25瓶;沈适24瓶;朝暮22瓶;忆、花兮.、龙门鱼哥、vv、黑心羊、苹果过敏的梨、忘羡。、水色挑染、万年西瓜、过期少女送花给你、31040999、想拥有甜甜的恋爱、橘印、寞寞、.小桃、akira、爱吃鱼的郑阿宅、棉花糖好甜呀、菌达子、一只鹌鹑、忙急柿、行走的蘑菇、芊月、纯华小包子、每天都被自己困醒、一块巧克力蛋糕、30763180、喵叽、只能亲一口哦、糯米团子、贺朝夫斯基、九月、nekoohoh、王00000、舟山、一只羊炸鸡只能吃三块、月华清、北冥有鱼、耽中立足、、夏拙的小跟班、茶寺.、泗九、丞哥无处不在、20670119、骆一锅、青衫、林无隅男朋友、喃语、32258204、星港灯火、vlovolv、缱绻、旺仔小添甜20瓶;小鲤鱼头顶秃秃19瓶;冰池独玉、池宥18瓶;傕芃芓、林北真jier可爱16瓶;木槿、在这风起云涌的现场、噼哩噼哩啪啦蹦蹦蹦、顾遗桐、22800386、小萨小萨不爱洗袜、小萝卜、听闻有位三姑娘、添哥望仔真可爱、7棵15瓶;葱花鱼十元一条嘿嘿14瓶;言衿、阿森、耽搁13瓶;皮卡布12瓶;minze、无心。、芝麻姜汁糖、国境境、燕临策、肆陌、呀可磕儿、azrael7744、噫吁兮、罐装、carmexlabs、草莓气泡、_伊织织织、无言、她没有见过阴云、青榆一木.、是纯真不是纯甄吖、湫风、mrs.l、赵大妞、富富要好好賺錢~、是障障啊!、atis、奶一口小桁.、这什么绝美爱情?!、谢俞和林静恒抽卡、亓予、庭花一梦、是芦苇妹妹呀、鷇饮、陪兴、多大点事、喵不理、沉迷追星zll、臭臭、江添、小辣不吃辣、iuiu7、cr、某某、羌竹白白、8.9、就爱吃糖呀、旺旺仙贝、王西西、30695331、软毓、莫唯卿、小藝射日、顾奂、唐卿、静临、7、抗糖化一百、鱼食赶紧结婚!!!、祁七七、喵喵喵、_truamtru、且放白鹿、吃饭睡觉困困困、まふ说名字起的长就不、zouzou、evak、好想睡懒觉、天天、30094121、悠然未有期、千面小鸡、笺烛、江未眠na、苏苏有全天下最好的温、不如星河、、41120288、月下三兄贵、南风知我意、溯望、问题少女yeats、枉顾春秋、安楠、catow、dolis、23130229、bbaryan、小瑞瑞瑞瑞瑞瑞、菜菜、谁看见我钱了?、画染绝、lisa、马卡龙、青药寒冬子、我添哥、顾攸宁、桃花灼灼、一朵发发、长街、放弃最开心了、啊喵喵喵喵喵、白鹿野茶、枣红、一朵、三五在东、喜欢甜甜的、莹莹、无情丶歌神、小鑫喵喵、燕绥之、为什么不炸鱼呢、忱忱可爱爆了!、鱼缸一缸、穿透、咕噜噜噜噜噜,忒、超市专供、青八、追了三条鱼、乔一帆在我身下娇♂喘、寂沐、安可罗安、百无禁忌、玉阶生白露、meyz、七络、缱绻、stienway、木叽的香醋碟、枕雨、faaaith、兔飞、、顾子熹的小笛子、苑忆嘉、式微微微微、19407854、半夏buster、零檬橙、兮_amanda、木未、顾飞的相机、然然然然然尔、姑苏山、可爱不好惹、不要吃豆啦、小兔子乖乖、二狗、辞月、四十七、晨曦、尽酒青且、q、十三mio、云墨水烟、浅月流歌、你让山花开满我就来、金装旺仔、乌托邦、学渣、csugarrr、阿絮腰上的白衣剑、咕噜跳起来摸你头顶、chiu、墨鱼不是鱼、一只菇、木苏里洋气、沸反盈天、34886961、麻花赐刀、23581600、罐装望仔、夏慕樱桃、芜莘er、sasha、lunlun4ever、闲云、光、msp、添哥是个粘人精、小雩儿10瓶;是你的咸鱼鱼、是格格呢9瓶;satincy、吱吱、秋爸爸→_→、脆皮鸭真好吃、季今朝、说要不折风骨、j&p8瓶;朔间家族的御用睡棺、萨满汪汪7瓶;沁然微雨、西歪歪歪、被庸众捧杀、七月言希啊、sivannnn6瓶;今天喝旺仔了吗.、34529563、安许诺、落叶无痕、嘀哩叭啦、今天吃肉松了吗、羊和鹿是好盆友、keke、在地上撒野、董小觉、neineijun、我家老者怕登楼、路哥本命、枕石、心心君、百鬼夜行、一瓶快乐的cola、林楠木、九珥、甜心北极卷、天仙下凡考官a、长庚的小十六、勿听勿扰、叶苒苒呐、浮尘、五回、鲤鱼鱼、。。。。。。、及时行乐、惑也无隅、长安jx、乔松、爱因斯坦的灯泡、夜深人靜時、kiki、木灼、垃圾晋江快倒闭、阿穆、wsgr、子期、秦渔、苏辞笙、ad_l、八月起灵、司小南的糖果罐儿、apigpan、秋斋雁、洺青、砚上花、凉茶啊、小老鼠嗑瓜子、*筱胖圆^、白露秋风、林之行、510、秋菌、忆邪、幺幺、江开_、34524252、青玉冰城、潇潇~、尤里奥、顾飞的锁骨、chennian、今天吃糖了吗、25037573、言他、肥虾、有莘君子、终是自在、手术刀加强版大萌砸、竹杖轻马、泠泠七弦上、尔玉、26382454、花凋酒、sharon、黎晚是修仙狂魔、彭不沉、赵圆圆、东谷、冉冉冉咛、無季嗷呜~、甜甜旺仔给我结婚、冬天也会很温暖ovo、妍妍妍妍妍姐、小澄酱、咸鱼妹妹、我要江添盛望甜甜的爱、我一口八个西瓜、南屿、温和善良有礼貌谦逊且5瓶;無與、emmmm、禁谈风月、abstain、c、世间皆甜4瓶;余念己.、某某的旺仔、阿凰、鹿晗迷妹、林静恒、十二荼、四月一只立、缘聚、梗梗、程三岁、fan.sr、旧岁繁花、先生家的阿悦、han欲、summermoney、sakura木木木、颜团子啦啦啦3瓶;抹茶绿豆豆、团团、秋平一叙、ydfq、男友昏昏、樱花树下,不悔、duangduang、夢里河上、long、一颗小太阳、eudemonia.、无名小卒、多睡点舒服。、dd、糯米团子、兰陵昕薇、七安、什么味儿的牛奶、嘻嘻、三尺、小鲤鱼喵喵叫、辞祈永远爱甜甜、月半、雨季不再来、敲爱吃芒果、胖胖快乐、萌萌的二菲、ahora、24967636、夜色、望添、一灯を探し、alwaysbigbang、2、sherry、小郁、40122601、358452962瓶;喵喵喵、诗三百、38886420、夜行指挥官、l丧丧、源来的兴、旺仔牛奶、佩小花、淮洛、isak、28826548、kylin、微哈哈、金亨亨の衍衍儿、清华得不到的女人、某某番外、添哥爱喝望仔牛奶、墨隐、苏丘傅、aegean衬衣、sa银镯、慕梓、航航小可爱、久、美人是我心头好、云深何处、店庆。、樊篱遇、空将酒晕一衫青、arrivederci、玥是小乖乖、祝遥、泡芙哈妮、阿丫不吃辣、兔子吃蘑菇~、【柚子味的茶】、东方镜君、甜甜一直喜欢喝旺仔、002、缪音、棠棣之华、伽南、silver、寻寻觅觅寻寻、冰琼、茶茶想吃小龙虾了、洛洛洛洛歆、长歌、7、萧晓晓笑、祁御我大爷、人鱼ball、長街十里都是与你、人比鳜鱼肥、brendaaa、余渣男好会、苏门答不吃辣、漠河北游、一莲托生、圆舞、merry邓、甜甜的旺仔、纯纯的动点、曼梵、青梅绿茶、苏瑾玉、之熹、磕糖上瘾症患者、钓雩执法、好好长大啊王一宝、阿也、白目、纠结之由、嫦娥的胖兔子、miumiu、看呀看呀看、柚子、feiqzakeii、戳的小天使、??、莫得名字、第9'朵云、我朋友她想吃肉、明河共影、某某、甜的旺仔牛奶、想和高杨睡觉、墨一点、阿晕晕晕呀、可宾、re奶ssance.、mumu、东大篱、猫耳朵布瑞、21065304、丸圆.、刀下留人t^t、我是昵称.、anna在线翻脸(备注在、流光不易把人抛、万事有我洛必达、月中霜里、一西、tsing、江谂、海盐柠檬、南乡子兰、嗑爆脆皮鸭小甜饼_、落翎、aestatis、悯尘、一群憨憨憨、mako喵、dawn、无尾熊7七、榴莲牛奶、雨山、code5555、青李sun、迷雾、lxl、冰璃、oooll、半声、一天优等生、啃桃少女flash、长长那个颈鹿、蓝孩纸?、瓜瓜呀、花无妄、修修、落花时节、一点糖、39579133、江添i粒u、hog-drunk.、啊臣、音、一斤猫饼、遇不见的王沥川、一曲篁音、折戟、阿正正正正、普朗克、呀呀呀、飞仔的迷妹、朵子、zzz、美少女战?+、青岑c、蹦跶神乐酱、如若初相見esther、冠以听澜、莫听穿林打叶声1瓶;x33小说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33xs.com/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