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卷入了勇者召唤事件却发现异世界很和平 第九卷第四章两个约定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光之月 11 日,感觉日记本马上就要用完了,我需要买一些新的,也顺便去街上稍微散个步。毕竟过去快半年了,关于莉莉亚宅邸附近的地方,我熟悉了不少,不过偌大的王都里还有许多没去过的地方,这样漫无目的的散步,我还挺喜欢的。

走在和往常不同的路上,发现原本不知道的店铺时,总是让人兴奋。

想着那些事情,我边走边看,忽然在前面发现了熟悉的……而且是意料之外的身影。

「……咦,这不是芬芙吗?」

「哎?快人,这么巧,在这儿遇上了」

摇荡起金色的长发,回过头来露出温柔的笑容的,是在克罗的城堡担任门卫的芬芙。

因为担任门卫之职,所以从给人的印象上来说,她不怎么会离开克罗的城堡。我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她。

「嗯,真的很巧……怎么说呢,可能说的不太礼貌,我以为芬芙不怎么会离开城门,所以有点吃惊」

「哈哈,其实你这个想法基本上没错。我的确基本上就在那里……啊,顺带一提,今天是放假……我打算去买点东西」

「这样啊」

尽管魔界和人界感觉上距离遥远,但要说芬芙这种等级的高位魔族,用上转移魔法大概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这么想的话,她在这里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我记得听别人说过,魔界里大城市不多,如果要走马观花地逛街,或许来人界会更好。

「我也是会请假的……不如说,一直不请假的话,克罗姆殿下会骂我的。顺带一提,艾茵姐姐也会请假」

「怎么说呢……啊不,的确应该是这样没错……但好意外呢」

让家人好好放假,也确实有克罗的风格,但艾茵可是将一切灌注在女仆的方面了,我实在是想象不出来她休息的样子。

甚至感觉,她会说出「对于将刹那时间用于工作的女仆来说,休息就是一种奢侈」这种话。

「嘛,艾茵的情况是『每几个月十分钟』之类的,经常被克罗姆殿下骂就是了」

「啊~订正,和我想的没差」

「呼呼呼」

这微妙的心情是怎么回事,每几个月只休息十分钟本应该是异常的行动,可是一旦涉及艾茵……我却觉得,这样才是艾茵,让我感觉放下了心。

芬芙乐呵呵地看着我的反应,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轻轻拍手:

「啊,对了,快人,你现在有时间吗?」

「诶?嗯,有的,没问题」

「是这样,我对新法尼亚王都不太熟悉,方便的话能带我……嗯~不是……」

芬芙话说到一半,又停了下来,接着露出坏笑。

「要和我约会吗?」

「……诶?」

「你看嘛,比起单纯的带我逛,这样不是更有意思吗。啊,还是说,讨厌和我这种不起眼的女人约会呢」

「不,没有,绝对没有」

虽然对面是认识的人,但说起现在这个场景……这莫不是传说中只会发生在现充身上的反向搭讪?

啊不,芬芙完全只是拿我的反应取乐而已……但有芬芙这样的美女邀我约会,要保持心率正常才有难度。

「那就这么定了。呼呼呼,我还是第一次约会,可是盼着呢。期待经验丰富的快人漂亮的护送哦」

「期、期待好沉重」

「哈哈哈」

嗯~芬芙果然是个容易交谈的人,她不只是开朗温柔,也会向现在这样夹杂玩笑话,感觉总是能聊得开。

「呃,那么言归正传……芬芙有没有什么想去的地方?比如想买的东西之类的……嘛,我也不是那么清楚就是」

「嗯~说到这个,难得来一趟,我想到处逛逛,最好是带我去店铺比较多的地方」

「这样啊,那就去大街那边吧」

「了解……啊,对了!要不要牵手?或者挽住胳膊?」

「芬芙!?」

「哈哈,抱歉抱歉,快人的反应太可爱了,我不小心就……」

先不说可爱这个词对男人来说算不算夸奖,看芬芙还挺开心的,就当是件好事吧。虽然说被年长的姐姐捉弄有些难为情……

一开始,按照芬芙的想法,我们来到了众多店铺一字排开的大街上。走在人多热闹的大路上,我们随意地东扯扯西扯扯。

「芬芙,你经常来人界吗?」

「嗯~可能算不上常来吧,不过来过不少次,来过最多的应该就是新法尼亚王国了吧?」

「哦?是有什么理由吗?」

「主要还是食物好吃吧。克罗姆殿下也经常在这里找吃的,她会向我推荐一些店。我也有机会到人界来,所以最经常来的必然就是新法尼亚王国了」

「原来是这样,那要买衣服的时候就去海德拉王国吗?」

「唔~海德拉王国的衣服对我来说太高级了一点吧」

我根据以前爱丽丝跟我讲的知识,向芬芙询问。芬芙则稍稍有些为难似的,露出苦笑。

「时髦是时髦……但是海德拉王国流行的东西变化飞快,我有点跟不上呢。这种事情,家人里面的话最熟悉的是茨瓦伊姐姐」

「呃,我还没见过她来着。她是个时髦的人吗?」

「说是时髦吧,其实是茨瓦伊姐姐经常要做外交工作,所以要留意自己的仪表和当下流行的事物之类的」

我们边说这些话边走着。这时,芬芙忽然停在了一家店前面,我看了看店的招牌,上面写着『香草专卖店』。

芬芙给人的印象是成熟的女性,喜欢香草也没什么不自然的。可是怎么回事呢……感应魔法传来芬芙的情绪,似乎感觉有点寂寞在里面。

「……芬芙,你喜欢香草吗?」

「嗯?啊不是……我自己并不那么喜欢。是我之前跟你说的那个擅长治愈魔法的姐妹,她对香草和药草也比较了解。看到这家店,我想到点她的事……她现在在做什么呢……」

「……这样吗」

「……嗯」

怎么回事呢。芬芙说的话并没有什么奇怪之处。但是,怎么回事呢?传来一种不希望我继续深究的气氛,我无法再多说什么。

片刻的沉默后,芬芙一下子转换了心情似的,明朗地笑道:

「……我有点饿了,去吃点什么吧」

「嗯好,就听你的」

我也没有往深处追问,而是同意了芬芙的提议,和她一起迈出了步伐。

走了一小会儿,芬芙恢复到平时的状态,带着温柔的笑容开口说道:

「啊,快人,你吃不吃烤串?」

「唔,好像挺不错,正好随便吃点」

新法尼亚王都有一条可以称之为摆摊街的地方,我和克罗约会时也来过。街的两侧排开的不是店铺而是摊子,其中也有各式各样的餐饮摊。

芬芙所指的是这些小摊中的一个,摊子上正烤着肉串、海鲜串之类的东西,散发出十分诱人的香气。

我向芬芙表示同意后,看了眼摊子的招牌。不会是蠕虫的肉这种的吧……呃,丛林牛?也就是牛肉吧?

「快人要哪个?」

「呃,那就要丛林牛的烤串」

「那就一份丛林牛的烤串、一份海鲜混合串」

我对不是什么奇怪的肉这一事实感到安心。见芬芙下了单,我慌忙掏出钱包。

「啊,芬芙,我来付钱」

「诶?没事,这点钱就……唔~」

听到我的话,芬芙先是露出困惑的样子,片刻后莞尔一笑……

「也是,那这顿就你请我吃吧」

说完,她接过我递出的钱结了帐。嗯,怎么说呢,就是有那样的感觉,看透了我那一点点自尊心,在此基础上满足我的面子。不知道该说佩服还是什么,她给人一种成熟能干的女性之感。

想着这些事情,芬芙拿过烤串,把牛肉串递给了我。

「给,快人」

「谢谢」

「你请的客,我才该说谢谢呢」

买好烤串,我和芬芙决定到附近的广场去吃。

丛林牛的烤串用的是简单的黑胡椒调味,这种味道引出肉原本的风味,相当好吃。

不如说,莉莉亚的宅邸里提供的菜肴个个高级,往往采用品味上佳的调味方式,作为公爵家,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不用说,厨师长手艺精湛,每一样都确实好吃……但我有时也会强烈地想吃这种平民而单纯的味道。

「唔~快人你那串看着也不错……我能吃一口吗?」

「嗯,给」

芬芙说想吃一口牛肉串,我把烤串递给她,芬芙便一口咬上我手里的烤串,露出笑容。

哎,既然要给她吃一口烤串,那么必然会变成这样,只是她的脸凑得比我预料的更近,我不禁心里怦地一跳。

「谢谢~嗯,这个也很好吃!快人要不要也吃点海鲜串?」

「诶?啊,好的,我要吃」

「嗯,给」

作为回礼,芬芙一只手扶着把海鲜串递过来。我吃了一口,酱油味的酱汁搭配着鱼类和贝类的味道,也很美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味。

只是,脸凑得这么近,还是让人不由得感到紧张……在我这么想的时候,芬芙看向我,露出苦笑。

「呼呼,快人,你嘴边上,沾到酱了」

「诶?——啊!?」

听到这话,我正打算摸摸嘴边做出确认,还没来得及,芬芙就很快把手伸过来,轻轻抚过我嘴唇左边的一块地方。

意料之外的行动让我吃了一惊。接着,芬芙仍然温柔地微笑着,以自然的动作舔掉了手上沾着的酱。

我以前也有过好几次这种想法……芬芙是不是太没有戒备了?不过,这多半完全不是她有意为之,而是采用了与对待家人一样的方式。

只是,嗯,我希望芬芙留意到自己是个不得了的美人。有年长的美女大姐姐对自己做出这种事,男人是免不了会心动的。

我感觉自己脸上变红,为了转换心情,慌忙吃起手上拿着的牛肉串。神奇的是,牛串那刚刚还感觉浓郁的味道……现在却不怎么尝得出了。

* * * * * * * * * *

看了眼吃烤串的快人,芬芙露出浅浅的笑容。

(刚才的事情……快人应该有疑问,却没有问我。果然是个能为对方着想的体贴的孩子……我,让她担心了呢。一不留神没弄好……想起了菲的事情)

芬芙对快人的应对产生好感,同时想起了遥远的过去……那是刚刚克罗姆艾娜刚刚捡到她的时候。

芬芙是没有双亲的单一种魔族,生来就具备一定程度的知识和力量,然而却是孤身一人。那时,向她伸出援手的,是她如爱慕母亲一般爱慕的克罗姆艾娜……菲尔就是她后来在克罗姆艾娜家里遇见的。

芬芙和菲尔是在同一时期以相似的经历被收养的两人,她们情投意合,相互以昵称「菲」「芬」称呼,就像真正的姐妹一样成长。

——芬还记得自己的生日吗?

——唔~不记得了。菲你呢?

——我也不记得。所以,要不要我们俩来决定一个?

——决定生日?可以是可以,不过要放在哪一天呢?

——呼呼呼,就用我和芬第一次见面的那天!把风之月 4 号当成我们的生日吧!

两个人关系非常要好,做什么都在一起。她们各自成长,开始表现出彼此的个性之后,关系也仍然没有疏远。

——芬芙好强,我已经比不上了。

——菲也很厉害的啦,只不过是太温柔……不适合去战斗吧?

——唔~或许吧?我倒是有点憧憬菲这样的,能够帅气地战斗。

——哈哈,不过治愈魔法和辅助魔法是菲要擅长得多……真的要战斗的话也不要紧,我会保护菲的。

——……嗯!靠你了哦,菲。

菲尔心地善良,不爱伤害其他人,光是练习治愈魔法和辅助魔法了。芬芙也是一样性格善良,她追求的则是保护别人的强大。

两个人是好搭档,一起战斗的时候,常常会打出默契的配合,让她们的姐姐茨瓦伊和艾茵为之惊叹。

芬芙觉得,两人会欢笑着,作为重要的家人一直共同生活下去。她毫不怀疑地相信,等待她的一定是幸福的未来。

然而,不知何时,一切开始乱了套。

——菲,你怎么了?感觉你最近不太对劲。如果有什么烦恼……

——没、没什么。谢谢你为我担心。

——……嗯、嗯。

菲尔的笑容减少了,更多出现的是像在思索什么……就像钻进了牛角尖那样的表情。可是,问了菲尔好几遍原因,她也只是说没问题。

——菲!?怎么了,发生了什么?克罗姆殿下怎么让菲晕过去了……

——……对不起,没什么事。

——怎么可能没什么!问克罗姆殿下也不给回答……菲也是,率领下级魔族……是打算做什么?

——……我说,芬,我问你……如果要和家人、和世界为敌……你还愿意站在我这边吗?

——……

——抱歉,没什么。我马上就得出发。

直到现在,芬芙还在后悔当时的事情。她所后悔的,是被菲尔气势逼人的表情镇住,没能当即回答她的问题……是没能把「无论发生什么,我都愿意站在菲那边」这短短的一句话传达给她……

然后,发生了动荡魔界……甚至令世界动摇的事件。

——让开!!艾茵姐姐!我、我必须得去……菲不擅长战斗。我……

——不行。现在克罗姆殿下等人正在就此事进行商议。如果连你都去人界的话,只会带来更大的混乱……你在这里等着。

——我不能等!?我答应好了的……要保护菲……所以!

——站住。克罗姆殿下……六王的决定……如果做不到的话,要去人界,先打败我再说。

——!?唔,哇……啊啊啊啊啊啊!?

芬芙做出了选择,即使与深爱的家人敌对,也要站在菲尔那一边……然而,可惜的是,选择做得太迟了。

结果……芬芙败给艾茵,没能赶到菲尔那边。后来,芬芙了解到全部的情况,向艾茵赔罪后,和家人的关系重归于好。

只是,那时的后悔,至今还不断在她的心底留下阴影。

* * * * * * * * * *

芬芙在新法尼亚王都愉快地观光后,就和快人道别了。她走在染成夕阳色的街上,到达了一个地方,那是一间好像教堂和诊所连接起来的房子……

芬芙在那里等了一阵子……等到下午的看病时间结束,菲尔走到外面,准备打烊。

「!?」

「……」

菲尔的神情满是惊愕……这也是自然的,因为想见又见不得的人,就在她的眼前……

「……为什么……」

菲尔的口中无意识地流露出这句话。菲尔是伯爵级高位魔族,知道芬芙平时也会偶尔来到诊所附近。

然而,平时芬芙不露面就会回去,今天她却直勾勾地看着菲尔的脸。

两人在夕阳下对视,片刻的沉默之后……芬芙开口说道:

「……最近我静不下心。菲周围可能会发生什么」

「……这是……直觉?」

「对,只是直觉」

「……芬的直觉……一直……都很准啊」

芬芙表情严肃地说着。菲尔则低着头讲话,好像没脸见芬芙似的。芬芙背对菲尔,饱含着心意,向她说道:

「……你放心,可以一直赎罪到你能接受为止」

「……诶?」

「我会保护你的……这次,绝对会的」

「……不行……的啊……不能把你卷进来……我不想……把你卷进来」

芬芙说的话让菲尔很高兴,可也正因如此,菲尔才不能接受芬芙的好意。对菲尔而言,芬芙同样是重要的人,所以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菲尔都不希望由于自己的任性把芬芙卷进来。

「……那个时候我没能好好回答。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就算与家人、与世界为敌……我也会站在菲这边」

「……芬」

「不管抛弃什么……我都会保护你……我来这里,就是为了告诉你这一点」

芬芙说完,就迈开了脚步。她用背影表明,不需要再多说什么,该传达的事情都已经传达到了……

而菲尔只是静静地……以悲伤的泪眼凝望着她的背影。

9_12.jpg

带着充满决心的表情,芬芙走在染成夕阳色的街道上。和菲尔阔别足足千年的直接见面与交谈,让她重新确认了自己的想法。

家人至关重要,值得赌上性命去保护……

善于交际的她在家人之外还有许多朋友,那些人也都是无可取代的。

她发自内心地感谢捡到并养育自己的克罗姆艾娜,爱慕她就好像爱慕母亲一样。

即便如此,芬芙仍然下定决心:如果是为了菲尔,舍弃那些重要的东西、舍弃自己的一切也无妨……无论舍弃什么,都要把菲尔保护到底。

带着这样炽热的决心,芬芙走到拐角,她刚刚转过弯,就差点撞到一个人。

「……啊,对不起」

「没事~我这边也很抱歉」

其实并没有撞到。芬芙与『穿着女仆装的小个子女性』简短地交谈之后,与对方擦身而过,就像无事发生一样再次前进……本应该是这样的。

「……那个选择~一定是错误的哦~」

「!?」

听到自言自语般拖着一条长尾巴的声音,芬芙急忙回头,可是刚才擦肩而过的女性已经不在,映入眼帘的只有黄昏下的街道。

(……认知阻碍?不对,是一瞬间离开了我的魔力感知范围。虽说是趁我没怎么注意,但也相当快,大概有伯爵级的程度)

谜之女性留下一句让人放不下心的话,然后消失了。芬芙看着大概是她离去的方向,紧握拳头。

(她是相当的强者,这应该不会有错……但我对她没印象。有这个级别的实力,我还不认识……麻烦了)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不知道对面的身份,也就难以揣测她的目的。从刚才的发言,可以推测的是,她偷听到了菲尔和芬芙的对话……但反过来说,情报只有这一条。

最近感受到紧张的预感,还出现了未知的强者……芬芙感觉,这就像是预兆着,会有大事要发生一样。

(……没关系。不管是怎样的对手,我都会……保护菲)

* * * * * * * * * *

世界将要发生大动作。一千年前,这件事成为三界携手合作的契机……以魔王菲尔为中心,齿轮确实开始转动。

然而,或为偶然,抑或必然……动起来的齿轮并非只有一个。尽管坎坷,这里还有另一个过去的约定,就好像菲尔和芬芙一样,两名少女做下约定……这是『有英雄之称的少女』和『期望成神的少女』的故事。

那个约定,是很久很久以前,在与这里不同的世界立下的……依照这个约定,机械降神准备展开行动。

『程序指令〈乐园〉,个体序号 76812,现在开始暂时离开广域统括观测之任。现在开始成为母体大脑●●●的连接终端』

空无一物的白色空间里,响起没有感情的机器声音。

『同时,暂时解除程序指令〈奈落〉及〈盾〉的同步。12 秒后,发动世界间转移。转移坐标,异世界托里尼亚……倒计时,开始』

* * * * * * * * * *

神界中的神域,平时是空中庭园,基本上不存在无用的建筑。而目前,一道巨大的黄金门扉现于此处。

门扉明显格格不入,却又带有神圣之感。在门前,有着两道人影。

「……要让我帮忙怎么回事?……而且这道门,是……」

「……不久的将来,快人的世界的神……为了方便就叫地球神吧,她会来到这里」

「快人君的世界的神?」

「我换一种说法。不久的将来,会有一个『能杀死快人的存在』来到这里,即使快人在我的加护之下」

「!?」

听到夏罗法娜尔告诉她……不,是换了种说法表达的话语,克罗姆艾娜一下子变得目光锐利。

目前在这个世界,『能在真正意义上杀死』夏罗法娜尔加护下的快人的,只有夏罗法娜尔和克罗姆艾娜。

只是单纯杀死的话,六王或是最高神都能做到,然而凭借夏罗法娜尔的能力,即使快人死去也能将他复活。

也就是说,夏罗法娜尔在此表达的意思是,即将来到这里的地球神如果有这个念头,可以从这个世界上抹去快人的存在本身,能够让快人陷入即使以夏罗法娜尔的能力也无法复活的状态。

这句话,对克罗姆艾娜来说,不是可以听之任之的。

「……是厉害的神吗?」

「要来这里的应该是分体,但可以认为,本体的能力几乎等同于『完全状态的我』」

「……这样。那么即使是分体……有不输于我们的能力也不奇怪吧」

「正是」

地球神的能力和完全状态的夏罗法娜尔——也就是和克罗姆艾娜分离前的夏罗法娜尔不相上下。这种绝对性的力量,称之为全能也不为过。

不过,来到这里的终究只是分体……与本体相比,能力要差上几个等级。即便如此,对面也很有可能拥有与现在这个世界中最强的两人相当的力量。

「意思是,那个地球神可能会加害于快人君?」

「……可能性不大吧。地球神非常冷淡,性格上重视效率……但她至少对我是友好的,以至可以容忍勇者召唤的行为。我也事先嘱咐过她,她应该不会草率采取和我敌对的行动吧。而且,这次她还提出不加害于快人的条件,在此基础上过来……但是——」

「不好说是绝对?」

「对。我不能算是了解那个神……假如她采取了强硬的手段,只靠我可能会来不及应对」

「……所以就叫上我了是吧」

「是的」

夏罗法娜尔的声音一如往常没有抑扬,其中却显出紧张之色,这也最好地证明了,即使靠夏罗法娜尔,地球神也不是能轻易对付的存在。

正是因为理解了这一点,克罗姆艾娜也变得一脸严肃,静静望着黄金门扉。

「……那个地球神是来做什么的?」

「她好像是对给我带来变革的快人感兴趣,想要直接过来接触。老实说,我也吃了一惊……那个神可是公开说过,『可能监视,但不会管理。人类不再需要我来照顾了』……」

「就好像以前的希罗一样呢」

「是啊,差不多就是那样的感觉,是个死脑筋」

「……希罗说别人死脑筋……人真是说变就变啊。总之,我知道了……什么忙我都会帮的」

「帮大忙了」

在谈话的克罗姆艾娜和夏罗法娜尔前方,黄金门扉开始包裹在淡淡的光晕中。

光晕徐徐地,又确实地逐渐变强、变得耀眼……随着光芒的变化,黄金门扉一点点地打开。

「……怪不得,好厉害的魔力」

「……」

其瞳如虹,似多种颜色交错而成的炫彩,看上去甚至好像因人而异的幻影。

跨越性别界限的中性外貌实在端正,配合上闪耀着黄金色的、带卷的头发,直让人有一种奇幻的美感。

最引人注目的,是她后背上的十对、二十根纯白的羽翼……伴随着圣光,那副模样……正是超越人类智慧的存在。

「感谢迎接」

异世界的神……地球神现身后,夏罗法娜尔就那样立于正面,而克罗姆艾娜退后一步,单膝跪地。

尽管克罗姆艾娜是夏罗法娜尔的半身,但这个世界的神毕竟还是夏罗法娜尔。而这次来访的是异世界的顶点。

场上,地球神和夏罗法娜尔同列,而克罗姆艾娜位低一等,因此在后方等候。

「欢迎光临,地球神……你和以前见到的时候样子不一样了呢」

「没必要特意制作新的身体,就借用了观测用的个体。算了,先不说这个。虽然我想尽快进入正题……但在此之前,我有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呢?」

「等在你后面的人是谁?看上去是个准全能级的实力人士……不过我没见过她」

地球神以平淡的语气,询问夏罗法娜尔,在她后方……克罗是什么人。

有地球神这种等级的能力,立刻就能明白克罗姆艾娜的力量匹敌夏罗法娜尔。正因如此,地球神才会好奇她的身份。

「这位是克罗姆艾娜,既是我的半身,也是我的相对存在」

「原来如此,分割了自己的力量吗……」

「正是如此」

「虽然不能说没有在意的地方,但要问也是浪费时间吧,且先接受你的回答」

听到夏罗法娜尔的说明,地球神表示接受后,看向克罗姆艾娜,然后轻轻点头。

克罗姆艾娜将其理解为允许发言的示意,再次深深低头,开口说道:

「初次见面,异世界的女神……我叫克罗姆艾娜」

「无需敬语敬称。既然是夏罗法娜尔的半身,允许你与我平起平坐」

「……明白了。那么重新来过,多多指教咯」

「嗯」

地球神告诉克罗姆艾娜可以和自己平起平坐,于是在这个地方,克罗姆艾娜也获得了和夏罗法娜尔一样自由发言的权利。

理解这件事之后,克罗姆艾娜站起身,用她平常的口吻寒暄了一句,地球神则仍然面不改色地点头。

「……既然让我平起平坐,那我可不可以说一句话?」

「没问题」

「谢谢……大部分的事情我已经听希罗说了。我也知道了你答应不加害于快人君……但能不能多加一个约定,除了自卫的时候,都不加害于这个世界的生物?」

「……没问题,只不过有一个条件」

听到地球神的话,克罗姆艾娜眉头微动。

说实话,克罗姆艾娜并不认为对方会老老实实接受这个要求。对方是异世界的顶点,对她的行动加以限制,这种要求被当作不敬也无可奈何。

然而,地球神似乎并不怎么在意,她表示可以答应克罗姆艾娜的要求,并继续说要这么做有一个条件。

「……条件?」

「我想试着驱动一下这个身体。你的话,实力上来说能是一个好对手吧」

「因为是分体,需要习惯,所以要战斗?」

「这种认识没有问题」

「……希罗」

「嗯,我这就创造空间」

地球神提出的条件是和克罗姆艾娜战斗。

地球神似乎是第一次制作分体,想要进行全力的战斗来作为试运行。她原本是打算向夏罗法娜尔要求的,但是看了一眼克罗姆艾娜,就知道她的力量匹敌夏罗法娜尔。因此,选哪边作为对手都没问题,但她判断,与提出要求的克罗姆艾娜商量会更加顺利,便决定于克罗姆艾娜进行战斗。

克罗姆艾娜点头站了起来,接着,夏罗法娜尔为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使神界不受到损害,创造出她平时和克罗姆艾娜争吵时的那种空间,将两人传送到了那里。

其中一边,是这个世界的顶点,夏罗法娜尔的半身;另一边,是位于异世界的顶点的神的分体。两者的战斗激烈至极。

若不是在这个空间,如此不得了的战斗会毁灭几个世界……这场战斗可以说完全是棋逢对手。

「……呼……快人君的世界的神……好强……上次这么累还是什么时候呢」

「竟然能战斗到这般地步,我有点吃惊。不……还是坦率地称赞吧,你的能力可以算是准全能级里面最高的了」「感叹,汝,强者」

化成黑发夏罗法娜尔模样的克罗姆艾娜喃喃说道。地球神则轻轻拍手,说出称赞之辞。

「谢谢咯……差不多可以了吧?」

「嗯,足够了。感谢你的协助」

克罗姆艾娜提议说差不多该停下了,地球神也表示同意。

看到地球神的反应,克罗姆艾娜保持夏罗法娜尔的样子点点头……过了一小会儿,又开口说道:

「……这件事,我得先说好」

「……?」

「如果你违反了约定……那一刻我就会消灭掉你的分体」

「可我不觉得你能做到啊?」

克罗姆艾娜往尖锐的眼神中注入杀气,如此说道,而地球神则自始至终淡淡地回应。

她说,我和你实力相当……即使我违反约定,你也不可能立刻打败我……

「……也是呢。我和你的能力很难分出高低……『如果我保持这个样子的话』」

「……唔」

「先前,我最能发挥出力量的『曾经』是这个形态……不过,那其实证明的是,我嘴上说着不一样、不一样,内心深处仍然觉得自己是希罗的一半,认为希罗的一半才是我真正的样子」

至今为止,是采用与夏罗法娜尔相同的样子时,克罗姆艾娜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力量。

那是因为,对克罗姆艾娜而言,她把那副模样认为是自己真正的样子……那么,如果这一认识发生了变化呢?

「……你和『以前的我』不分高下……但是……有个可爱的孩子改变了我」

话音未落,克罗姆艾娜的身体就包裹在一团黑雾中,等黑雾聚集到了一起……在那里的,出现的是形如平时的少女、只有头发变长了的克罗姆艾娜。

「他拥抱我的内心,温暖地支持着我……所以,我为了快人君的话……还能无穷无尽地往更强的方向进化。所以……」

「……哦?」

这时,一直以来始终是同一个表情的地球神神色一变,她惊讶得睁大了眼睛。

不知不觉间,克罗姆艾娜已经在地球神的眼前,把拳头停止在她脸前方一点点的位置。即使是以地球神的力量,也没能看清这番动作。

「现在的我『比希罗还强』哦」

「真没想到。虽说身体降了一档,你竟然能超过我的知觉速度……」

「你记好了,如果让快人君受了哪怕一点点擦伤……我也绝对不会饶过你」

静静地告知之后,克罗姆艾娜收起拳头,离开了那个空间。地球神也跟着回到神域。

「……战斗结果如何?」

「毕竟本体是和原本的希罗同一水平,确实好厉害呀。老实说,真的累到我了」

「结果心满意足……不过,同一水平?说我和夏罗法娜尔吗?玩笑开得真有意思」

夏罗法娜尔发问后,克罗姆艾娜做出回答……听到克罗姆艾娜回答时说的话,地球神露出嘲讽的笑容。

「……现在的我没有『那个力量』」

「连你也要开有意思的玩笑啊。要是这样就能把你这个存在给怎么样的话,很久以前就会有某个世界的神打倒你了。没有能对抗你的存在,从结果来看就证明了这一点……『终末的破坏神夏罗法娜尔』」

「……希罗?」

听到地球神微微笑着说出的这番话,夏罗法娜尔没有做出任何回答,只有尖锐的魔力,让人感觉像是在宣示「不要再说下去了」。

「就说到这吧,我也不想去踩老虎的尾巴……那么,就让我稍微参观一下这个世界吧」

「……你不到快人那里去吗?」

「凡事都讲究一个时机。现在时候还没有到」

说完,地球神的身影就从神域消失了。留在神域的克罗姆艾娜和夏罗法娜尔静静看着彼此,开始交流:

「……印象怎么样?」

「……说实话,我完全不明白她在想什么。我试着做了一个有力的牵制,她的反应也平平淡淡的……不知道她从哪里到哪里是认真的」

「这样吗」

要说不在意刚才的对话那也是假的。不过看夏罗法娜尔并不希望有人深究,克罗姆艾娜便没有提及和地球神那番对话,只是回答了夏罗法娜尔的问题。

趁着战斗这一机会,克罗姆艾娜观察着地球神这个存在。遗憾的是,她对观察的结果并不满意,依然大有疑问。

「……战斗也是,就好像在确认预先设好的动作,完全不受我诱导和假动作的影响。明明是在战斗中,她却像没看我似的,叫人瘆得慌……简直就和超高性能的魔像一样」

「……意思就是说,不能放松警惕」

「嗯。无论是目的还是真实意图,我都完全看不透……先留意一阵子她的动向吧」

到最后,对她们而言,地球神的意图仍然处于谜团之中……甚至还不清楚,她『是不是认真在打』刚才的战斗。

克罗姆艾娜和夏罗法娜尔带着严峻的表情,注视地球神出现的金色门扉。

接下来,是否会发生巨大的风波呢?两人心中怀抱着这样的不安……

* * * * * * * * * *

人界,新法尼亚王都上空……在约万米的高空,有一个展开美丽羽翼的天使——地球神。

地球神展开翅膀,一动不动地停留在同一个地点,她的眼睛,正向着新法尼亚王都的一角。

「……没劲的表情,你果然不适合那样『假惺惺的笑容』,●●●●……」

没有人听到地球神小声的自言自语。同时,她回想起遥远的过去……她尚且『不是神还是人的时候』的事情。

* * * * * * * * * *

与生俱来拥有特异的能力,外加特殊的环境……见不到人,也没有人给她什么东西。还在笼中之时,她没有向别人请教什么,却学习、知晓了众多事物。

同时,她理解到,自己是超越人类规格的怪物……那会儿,她遇到了一个人。

——这么森严,我还以为有宝贝呢,结果是个女孩子……这是什么情况?

——我还想说这是什么情况……突然出现的你是谁?是天使吗?

远离人烟,连地图都没有记载的人工岛,是她自懂事起一直呆着的鸟笼。突然,出现了一个开朗的金发少女。

——我不是天使,不过说来话长,我还是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是个微不足道的旅人,也是个有点与众不同的怪物。(Web 版为“爱丽西亚”,下略)

少女告诉她,自己是怪物。事实上,她轻而易举地侵入了这个警备系统森严的鸟笼,由此也能看出,少女是超越了人类范围的存在。她理解到,这是她初次见到的同类。

也许正是这个原因……她有生以来第一次,把自己的名字告诉了别人。

——呼呼呼,我是……『玛奇那』。用和你类似的说法,我从出生开始就是笼中之鸟……是不谙世事的怪物。

对玛奇那来说,那一天的邂逅……有生以来第一个交到的朋友,是绝对无法忘却的。

从那天开始,●●●●就以相当的频度出现在玛奇那面前,有时她带着大量的点心,有时她带着玛奇那初次见到的游戏道具……

——千里眼?

——我好像是有这种力量,是『疑似我父亲的人』说的。

——疑似是说……

——我没跟他说过话,也没见过他,说是疑似就足够了。嘛,反正我目前就是这样:没向人请教过什么,却能够说话;一直呆在这个什么都没有的岛上,也知道各种各样的事情。我觉得应该是千里眼没错吧。

即使公开说出自己的能力,●●●●的态度也没有改变。就像答谢一般,●●●●告诉玛奇那自己的过去,即便●●●●的过去好像童话一般,玛奇那也能够自然地相信。

没有经过太多时间,玛奇那就把●●●●当作了无可替代的挚友,认为她是全世界最重要的人。

——为什么,我天生就拥有这样的力量呢?

——谁知道呢?我倒觉得挺方便的。有那个能力的话,我感觉我想找的东西也能轻松找到了。

——……●●●●,你想要这个能力吗?

——不用了。我就是因为觉得找东西一定要亲力亲为,所以才会当一个老掉牙的旅人的。

●●●●是旅人。同时,她也是生活了漫长至极的岁月、不断在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寻找着东西、现为世界所忘却的伟大英雄。

——呼呼,我就喜欢●●●●这种地方……很高兴能和你交上朋友……可你是旅人,有一天会离我而去的吧。

——……我还不知道,是我离你而去,还是你离我而去呢……不过,我还会呆在这里一段时间。反正也是漫无目的的长期旅行,偶尔绕个路也不坏。

——是吗……我真羡慕你啊。我能看到,能知道,但是却不能去实际体验。

——唔~那就稍微去散个步吧!

——诶?

——没事的,骗过这种警备系统就是小菜一碟啦。毕竟我可是魔法师呢。

●●●●能使用魔法,这是现今已经从世界上遗失的上古之力。她行使这种能力,将玛奇那带出鸟笼,给她看了各种各样的东西。

玛奇那首次知晓了风儿吹过脸颊的舒适、自然的方向、星空的优美……初次体验的世界,实在是精彩纷呈。

——干脆就这么逃走吧?

——也许是个好主意,不过算了吧,我又不像●●●●一样有什么事情要做。

——唔~倒也确实不是周围人该催的事情。不过,想离开鸟笼的话,随时跟我说,我会立刻毁了那样的岛,把你带出去的。

——呼呼呼,没必要毁掉吧?●●●●太过激了。

对玛奇那来说,目前的时光,和●●●●在一起的瞬间比什么都要幸福。所以,她认为,这样就足够了。

要是这样的时光能一直持续下去就好了……然而讽刺的是,鸟笼中的少女生来第一次产生的细微的愿望,结果却脆弱地瓦解了。

她称作是疑似父亲的那个人,失去了能算作玛奇那的母亲的存在,而后由于悲伤而发疯,成为了一个疯狂的科学家……他希望救赎这个世界,制作出了人造的神。

为了创造没有痛苦、没有悲伤的世界,他带着疯狂的善意制作出人造神,选作其核心的,就是拥有将世界尽收眼底的能力的玛奇那。

不幸的是,在他付诸实行的时候,●●●●去了远处的内陆地区购物,并不在玛奇那的身边。

因此,故事沿着疯狂的科学家所描绘的剧本进行下去,玛奇那被置入了人造神的核心。

于是乎,将世界尽收眼底,从痛苦和悲伤中解放出所有生物的机械降神完成了。只不过,按科学家的想法进展的部分……只到这里就结束了。

完成的人造神,听到救赎的愿望后,消去了科学家和他周围的所有存在。这绝不是失控。人造神确实接受了科学家的愿望,只是为了实现那个愿望而行动而已。

没有痛苦的世界、没有悲伤的世界……要实现这个愿望,最有效率的方法——那就是消去一切有感情的生物。神做出了结论。

救赎的神自然不可能在意置于核心之中、面对从全世界流进来的情报而发出悲鸣的玛奇那。神朝向世界,行动起来。

(……好痛苦……头……和心……都要烧断了……要被世界里满溢的感觉……逐渐淹没了……救救我……●●●●……)

那个存在,确实拥有符合其神之名的能力,一旦从化作鸟笼的岛上起飞,恐怕只消片刻,就会救赎这个世界吧。

是的,如果没有这一个人……『曾经将有绝望的大邪神之称的存在打败的英雄』的话……

——东拼西凑的废铁,把我的朋友装进去就以为自己是神……废物,不要太得意忘形了……把玛奇那,还给我!

眼看就要被全世界的感情压垮,这时玛奇那的耳中确实听到这样的声音。同时,她也确实看到了希望之光,亮得耀眼……

——超越极限,今日我当缝织世界!百臂巨人!

由英雄之手,破坏了人造的神。

这样一来,一切都恢复如初……可惜并非如此。人造的神的确消失了,但由于一时间作为人造的神核合为一体,玛奇那……觉醒了『真正的能力』。

原以为是千里眼的,她的真正能力名字是……『全知』。这是神的真正权能,能够知晓一切事物。

由于得到这个能力,玛奇那的心里产生了一份感情。

——我说,●●●●。我找到想做的事情了。

——想做的事情?

——嗯。世界上确实充斥着大量的痛苦、悲伤和难过的东西。但是,就像●●●●给我展现的那样,同样也有希望。大量的感情构成了这个世界。我觉得……我也想要『创造一个』这样美好的世界。

——创造世界,还真是个宏大的话题呢。

满天星空之下,在曾经是鸟笼的岛上,玛奇那和●●●●并排在一起,看着星星谈话。

——……我想要成『神』,无论是喜悦、悲伤,或是痛苦、愤怒……对这些全部肯定,并且能予之以爱……要成为那样的神……

成为真神的方法,已经通过全知的能力知晓了。幸运的是,现场还集齐了素材,也就是人造神的残骸。

认可自己创造的原本模样的世界,成为能够爱这些的神……这就是成为全知的玛奇那所怀的心愿。

——能成功吗?

——不知道呢,那不是由我决定的。如果玛奇那心里有了答案,那么我接下来就只有为你加油而已。

接着,玛奇那唯一的挚友……没有嘲笑她的梦想,而是给予了肯定,耀眼地笑着在背后推了她一把。

——谢谢,●●●●。

而后,得到全知能力的玛奇那仅仅数日就完成了成神的准备……将其身体升华为神。

同时这也意味着,到了和●●●●分别的时候。成神的玛奇那离开这个世界,为了创造自己的世界而启程。

——这样一来,我就和●●●●一样,也是旅人了呢。

——感觉规模差得不是一点点……嘛,在旅行这一点上是一样的。

——嗯。我首先要周游各种各样的世界,能够熟练使用神的力量之后,再试着创造自己的世界。

——是踏实的方法啊,虽然缺了点趣味……

——呼呼呼,没错。然后,希望有一天,让●●●●也看看我创造的世界呢。

——如果我能活到那天……

要说没有恋恋不舍也是假的。但是,也不能聊个没完没了。因此,玛奇那在最后……向自己无可取代的挚友托付了一个愿望。

交出能称作万能钥匙的东西,使用它便能够到达自己的核心——也就是心脏——神向英雄说道。

——我会努力,尽可能不变成这样……不过……如果有一天,我忘记了原点……忘记了爱,成了没有慈悲的神……那么,请你『破坏』我,●●●●。

——没问题……相对地,如果你没有忘记原点,成了神的话,那时候,要用你神的能力来帮我哦?

——呼呼呼。嗯,『约好了』……如果下次见面的时候,我,『玛奇那』还在的话……一定会帮你。

是的,她……玛奇那确实做下了一个比什么都重要的约定……

* * * * * * * * * *

地球神浮在夜空中,她炫彩色的眼睛看向的方向,有一名少女的身姿。那是一名『假面少女』,坐在莉莉亚宅邸的屋顶上,呆呆地仰望着夜空。

看着那名少女——爱丽丝,天使……不,驱动天使身体的真神——玛奇那,以无人能听见的声音再次自言自语。

「……约好了。我一定会拯救你的……●●●●」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