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卷入了勇者召唤事件却发现异世界很和平 第七卷第六章作为从者、作为家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土之月 27 日早上,我打算去食堂吃早饭的时候,爱丽丝出现了。

    「快人,对不起……今天六王要开个会,我稍微出去一下」

    「诶?啊,果然有这种会议一样的东西啊」

    「啊~不,其实不是定期举行的……有的时候会发来招集。这种情况不太好派分身去,本体要去一趟」

    「我知道了」

    再怎么说,爱丽丝也是魔界顶点六王的一角。尽管从平时的表现想象不出,但她的确还是很忙的吧。

    爱丽丝总是护卫着我,给我带来非常大的安心感。她说要暂时离开,我也会有一点点不安。

    「啊,没事的。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会有人代替我的工作」

    「……你是说之前跟来的那些伯爵级?」

    「啊,不是。我一开始也是这个打算……不过有一位意外的人接下了这事,我就委托给对方了」

    「……意外的人?」

    「嗯。几天前,我姑且试着让对方去跟了你一整天……看上去完全没问题,所以我就交给那个人了」

    「嗯……那么是谁?」

    「保密」

    「为什么!?」

    过去爱丽丝也有离开过一阵子,我还以为会和那时一样,让伯爵级高位魔族来护卫我,但看来并不是这样。

    我好奇是谁,问了问爱丽丝,但她却乐呵呵地回答我说保密。

    「不是,敬请期待你发现吧……那么我去咯~」

    「啊,爱丽丝!稍微等等!」

    「嗯?怎么了?」

    「啊,那个……给」

    爱丽丝做作地敬了一礼,正打算离去。我叫住她,从魔法箱里拿出甜面包递了过去

    「反正你又没有好好吃吧……」

    「快人……呜~你说这么多到最后还是很温柔嘛!其实你相当爱我——咿呀!?」

    「拿好走人吧赶紧的」

    「好~……那我走了」

    「嗯,一路顺风」

    一如既往地,很有爱丽丝的作风……想着这些事情,我苦笑着目送爱丽丝离去。

    神奇的是,不寻常的事情总是会接连发生。我吃完早饭……发现有个人不太对劲。

    「……」

    「我说,莉莉亚……从刚刚开始,露娜玛丽亚在干什么啊?」

    我、小葵、小阳菜和莉莉亚聚集在食堂。在我们四人前方……露娜玛丽亚在食堂里来来回回的,从刚刚开始就一直是这样,看上去像是静不下心。

    我问了问莉莉亚,她也不解地歪过脑袋。

    「谁知道呢。露娜……你怎么了?」

    「啊,大小姐……没、没什么,是这样……刚才,妈妈联系我说要到这里来……」

    「是这样吗?真稀罕」

    「嗯、嗯……妈妈说有重要的事情……」

    露娜玛丽亚没有了平时那种悠然的氛围,她心神不定,露出担心的表情。

    露娜玛丽亚很重视自己的母亲,这一点不只是我,小葵和小阳菜也都知道。

    露娜玛丽亚每天午饭吃的便当,据说就是她母亲做的。在我看来,她们母女关系很和睦。

    「露娜的母亲吗?」

    「听你们说过来着,我很有兴趣!」

    小葵、小阳菜都不太了解露娜玛丽亚的母亲,对她很有兴趣。她们朝着视线慌乱游移的露娜玛丽亚说道。

    「嗯、嗯……我本来也打算找个时间介绍给各位……不过,有件事情我非常担心,所以我才犹豫到现在」

    「非常担心?担心什么,露娜?」

    「……如果介绍给宫间先生……那个,妈妈会不会被『笼络』……」

    「……等等,我想花个一小时问问你心里是怎么评价我这个人的……」

    说什么不行偏偏这么说……讲真的,这人到底是把我当成什么了?

    「不是不是,虽然我作为女儿也不太该说这个……我家母亲特别好搞定。从以前开始,她就体质虚弱,有点不懂世故,父亲去世 50 多年……我好好上岗工作后,她肯定会感到寂寞。要是遇上了宫间先生,会连着母女一起轻松笼络掉的……想想就可怕」

    「……喂」

    我总隐隐约约觉得,露娜玛丽亚……她是不是把我当成哪里的色欲大魔王了。

    「……因为露娜真的很重视母亲」

    「确实,她一直有在说,母亲是全世界最重要的人」

    正当我为露娜玛丽亚的反应傻眼时,莉莉亚欣慰地告诉了我们,而小葵闻言做出回应。

    露娜玛丽亚听到后,稍微冷静了一些……露出了平时不怎么见得到的、就像是在回想着打从心底珍视的人那般温柔的微笑。

    「……嗯。从以前开始,妈妈就身体虚弱……可是,为了养育我,她一边做着高收入的冒险者工作,一边一手抚养起我,任劳任怨,从不叫苦,还把我送去了魔法学校……」

    「……真是个好母亲」

    「嗯,她是我引以为傲的妈妈……虽然有时会脱线,但她的的确确是全世界最重要的人……哪怕只有一点点,我也希望能让她更加轻松」

    在露娜玛丽亚心里,母亲是无可取代的重要的人……这一点,从现在露娜玛丽亚的表情和温柔的声音就感觉得出。

    露娜玛丽亚如此尊敬、珍视的母亲……我对她是怎样的人产生了兴趣。

    在这微微感伤的气氛中,小阳菜带着点沉重的语气开口说道:

    「……可是,既然要来这里……就会见到快人学长吧」

    「我不想让他们碰面!!」

    「等等……冷静一下,露娜。就算见到快人,也不代表你妈妈会对快人有什么想法……」

    「是、是啊……就算见到宫间先生,妈妈也不一定会爱上……」

    对着抱头大喊不想让母亲和我碰面的母控,莉莉亚温和地帮她说了句话。

    尽管我非常难以释怀,但只要露娜玛丽亚能就此冷静的话……

    「……不过,那可是快人哦?」

    「……是快人学长哦?」

    无法释怀……实在无法释怀。不只露娜玛丽亚,连小葵和小阳菜都是,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了……

    「说服力令人绝望!?」

    「露娜!?振、振作点……没事的,我会站在你这边」

    「呜、呜呜……大小姐……」

    露娜玛丽亚跪到地板上,露出绝望的表情。而莉莉亚温柔地抚过她的后背。

    接着,露娜玛丽亚一副穷途末路的神色,含着泪转向莉莉亚那边。

    「那、那如果……如果我说不把妈妈交给宫间先生,和宫间先生敌对的话,大小姐会站在我这边……」

    「……」

    「为什么不看着我!?重色轻友——唔!?」

    「总、总、总之你稍微冷静一点!!」

    露娜玛丽亚正要喊出什么的时候,莉莉亚捂住了她的嘴,不知为何满脸通红地叫喊道。

    过了一阵子,露娜玛丽亚稍稍恢复了一点冷静,看向了小葵和小阳菜那边。

    「楠、楠小姐和柚木小姐……」

    「对不起。要选一边的话,我站在快人这边」

    「同上」

    「没人帮我!!」

    露娜玛丽亚双手抱头,蹲坐在地。

    我觉得最根本的前提——「我会对露娜玛丽亚的母亲做什么」就很奇怪,不过我一脸懵逼,无力吐槽。

    怎么说呢,大清早的就这么急急忙忙的……好想喝茶。

    「请用」

    「谢谢……你……?」

    「这是饼干」

    「……那个……」

    「嗯?」

    「……你为什么在这边?艾茵?」

    「今天一整天,我会代替夏提雅护卫快人先生。有事请随意吩咐……」

    「这、这样啊……」

    艾茵以自然的动作在我面前摆好红茶和饼干,行了一礼后消失了。

    诶?怎么回事?爱丽丝说的那位……原来是艾茵!?不是不是,稍微等等,求求你,真的等等我……发生太多事情脑袋跟不上!?

    怎么说呢,今天一整天……我感觉会闹得很不得了。

    一波未平,似乎又发生两三件令人震惊的事态。总之先不管这些,现在我们前去玄关,准备迎接露娜玛丽亚的母亲。

    露娜玛丽亚的母亲并不是什么有权有势的人……不过,我、小葵和小阳菜都想见见刚刚说到的母亲,莉莉亚又原本就认识,所以我们就一起来到玄关迎接了。

    另外说句题外话,最近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我开始把楠称呼成小葵了。她注意到我把柚木称为小阳菜,不满地跟我说「总觉得有种微妙的疏远感」。既然本人允许,我就这么叫她了。

    「说起来,露娜玛丽亚的妈妈是怎样的人?是和露娜一样蓝头发吗?」

    「嗯。露娜的母亲啊,头发的颜色像蓝天,个子小。名字是……哎?她好像来了」

    小葵向莉莉亚询问露娜玛丽亚母亲的事情后,莉莉亚告诉她,露娜玛丽亚的母亲头发的颜色像蓝天,个子小……咦?我好像不久前见到过这样的人……

    就在莉莉亚准备说出名字的时候,在大门附近出现了人影,我们便看向那边。

    一名小个子的女性,穿着一身和发色相配的浅蓝连衣裙,没有贵族那样的豪华,却给人一种优雅的感觉。她打着一把可爱的阳伞,另一只手提着篮子走向我这边。

    那张面孔,怎么说呢看着特别熟悉……话说……咦……那不是诺亚吗?诶?稍微等等,所以说,是这么回事!?诺亚是露娜玛丽亚的妈妈!?

    我没想到来的会是我认识的人,看到诺亚的身影,我傻傻说不出话来。

    接着,诺亚来到我们面前,向家主莉莉亚深深低头行礼。

    「……莉莉亚,中午好。很抱歉突然拜访这里」

    「诺亚,好久不见了。看你那么精神就再好不过了」

    带着沉稳的笑容,诺亚与莉莉亚互相打完招呼,然后朝着露娜玛丽亚温柔地微笑。

    尽管诺亚比露娜玛丽亚矮,但她充满慈爱的表情毫无疑问是母亲才有的。

    「小露也是,抱歉打扰你工作了」

    「这、这倒是没关系……妈妈,今天怎么突然……」

    我忽然想到,诺亚和露娜玛丽亚母女之间也是用敬语讲话,是不是说明她们原本就习惯说敬语呢?

    总之,露娜玛丽亚有些焦虑地说完,诺亚不知为何稍微染红了脸,然后看了一眼我这边。

    「因为我想要见一个人……宫间,中午好」

    「……诶?」

    「啊,嗯。中午好」

    「…………诶?」

    诺亚朝我优雅行了一礼,露娜玛丽亚便没了脸上的表情,愣愣地自言自语起来。

    虽然我为露娜玛丽亚的反应感到抱歉,但我也没想到诺亚是她的母亲,希望她能原谅。

    不过,露娜玛丽亚迅速从混乱中恢复过来,冲过去逼问诺亚,看样子比刚才慌张得多。

    「……等等,妈妈,这、这是怎么回事!?妈、妈妈认识宫间先生吗?」

    「嗯。前一阵子去医院的路上,我突然觉得不舒服,那时是宫间帮了我」

    「……是、是这样……吗……」

    「嗯。然后听小露说宫间在莉莉亚的宅邸里,我想要再次道个谢,今天就过来了一趟」

    「……怎么……会……已经……见过了?」

    「露娜!?振作一点!?」

    听完诺亚的说明,露娜玛丽亚跪倒在地。莉莉亚慌忙跑了过来。

    接着,露娜玛丽亚面露怯色,声音颤抖着,朝莉莉亚说道:

    「……大、大小姐……我、我现在……终于明白……大小姐的心情了……宫间先生……好可怕」

    「我懂的,懂得不能再懂了。露娜……先做个深呼吸,给全身打上气。不是露娜的错……只是快人太怪物了而已。我们的常识是派不上用场的」

    「大小姐……」

    「要是难受就立刻告诉我,我这里有胃药……」

    这段对话是什么……莉莉亚如此沉重的话语是怎么回事……

    尽管她们完全当我是怪物了,但从莉莉亚的嘴里说出来……由于我至今为止的种种行径,我无言以对。

    「小露?没事吧?」

    「……没事……个什么啦!!妈你在干嘛呢!?」

    「诶?什么干嘛?」

    诺亚担心地向露娜玛丽亚搭话后,露娜玛丽亚如弹起般站起,气势汹汹地逼问诺亚。

    在周围的我们也震慑于其气势,无法插嘴。

    「来谢谢宫间先生的帮忙是没问题啦!过会儿我也道个谢吧……可是,这副打扮,是怎么回事!?」

    「打扮……很奇怪吗?」

    「不是奇怪不奇怪的问题!?为什么要穿敞开肩膀的衣服!!而且仔细瞧瞧,还有平时基本不做的化妆!!」

    「那是因为……」

    听着露娜玛丽亚的大喊,诺亚害羞地两手掩面……不知为何瞄向我这边。

    「我也是女人……要去见出色的男性,还是会打扮打扮的……」

    「发什么春啊!!都多少岁了!!」

    「小露……我才『480 岁』哦?」

    「都快到人类寿命的 6 倍了吧……」

    要说这些的话,露娜玛丽亚狂信的克罗,年纪有我成百上千倍,还穿着五分裤来着……这些还是按下不表吧。

    嗯,怎么回事呢。由于母亲以年轻的打扮登场,露娜玛丽亚显得很慌张,而诺亚只是悠悠地微笑……嗯,很强。

    就像往棉花堆里打拳一样,诺亚泰然地化解露娜玛丽亚的逼问。露娜玛丽亚或许也觉得阻止不了了……于是抱住自己的头。

    接着,诺亚转向我这里,可爱地染红脸颊,把手上的篮子递了过来。

    「……宫间,那个时候的事情,再次谢谢你了……那个,我做了一些松饼当作一点谢礼,希望能合你的口味……」

    「啊,有劳你特意做这些了……诺亚后来身体怎么样」

    「……嗯。多亏『喝下了宫间的那些』,最近真的很健康」

    「!?等、等等,妈妈!?喝了宫间的那些……是、是怎么一回事!?」

    ……是说血。不过,诺亚的措辞很不好,似乎让露娜玛丽亚产生了奇怪的误解。她面色铁青,看向诺亚。

    我正打算说明,但诺亚抢先一步,说出了不得了的发言。

    「第一次相遇的时候,承蒙快人的厚意让我喝下。滋味浓郁、甘甜诱人,舒服得我全身发抖」

    「什么!?」

    「我、我说……诺亚?」

    说的不过是血,但措辞太不妙了……看她红着脸出神的表情,就算不是露娜玛丽亚恐怕也会误会。

    「在在、在想什么啊!!要是花更多时间还好说,遇见第一天居然就……!不觉得对不起爸爸吗!?」

    「可是那个人的,加把劲也喝不下」

    「我确实听说半森精对性比较淡泊!!但是,就算这样,和年轻的男性人类就没关系什么的……再说,这里有这么多年轻女性,说出这种话简直不正常!!」

    「那个,露娜玛丽亚……露娜玛丽亚!!」

    果不其然,露娜玛丽亚完全误会了。照这样下去,状况会变得非常麻烦,于是我拼命向露娜玛丽亚喊话。

    「宫间先生,怎么了……我在讲重要的事情……」

    露娜玛丽亚发出低沉冰冷的声音,向我投以含有杀气的眼神。

    「……说的是血」

    「…………诶?」

    「所以说,给她喝的……是血。我的血液和诺亚的身体很相合,就让我帮忙治疗贫血了」

    「……血?」

    「是」

    「……」

    听到我这么说,露娜玛丽亚呆住了……然后她的脸以仿佛能听得到声音的势头变得通红,双手捂面坐到地上。

    ……这不行啊,没法跟她说话了。露娜玛丽亚已经要羞耻至死了,再说就是补刀……

    「小露,就和宫间说的那样,是说血,并没有做出性行为哦?」

    「~~!?!?」

    补了一刀!?一脸淡定地去补上了最后一刀!?诺亚……真可怕……露娜玛丽亚这都要哭出来了……

    「确实,性行为里面会有这样的东西,我也——」

    「诺亚,Stop!!」

    「——诶?」

    「露娜玛丽亚已经知道了啊!!求求你别再说下去了!!」

    「……诶?啊,嗯。我知道了」

    露娜玛丽亚的内心就快要被羞耻压垮了,于是我慌忙阻止了诺亚。不能再继续补刀了。露娜玛丽亚的精神已经残破不堪了。

    把她放在一边静静才是最好的……我这么想着,正准备去跟诺亚说几句,试图为露娜玛丽亚争取振作起来的时间。这时,我听到一阵小小的谈话声。

    「……对方是快人,所以莫名有种现实感啊」

    「就是说~总是会不由得觉得,要是快人学长的话……」

    「……你们两个,之后有些话要跟你们说说」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诶?」」

    在两名学妹眼里,关于我的形象似乎有非常不光彩的误解……关于这一点,之后好好说教……不是,好好说明一下吧。

    诺亚在莉莉亚的宅邸里喝着茶闲聊了大约一小时,然后说之后还会再来,就回去了。

    诺亚所讲的基本都是露娜玛丽亚的事情,比如过去的露娜玛丽亚是什么样的。她毫无保留地讲出家庭的轶事,聊得很愉快……不过,露娜玛丽亚的眼睛没了光亮,在诺亚说还会再来的时候,她大喊不要再来了……

    先不说这些。与诺亚聊天时,露娜玛丽亚和往常不同,没有那么从容了。这么想可能有点不严肃,我有点——觉得她可爱了。

    * * * * * *

    土之月 28 日,诺亚突如其来的来访的次日,我按每天的惯例刷完贝尔的毛,正在悠闲地眺望宽敞的庭院时,传来一阵声音。

    「主人,早上好!」

    「早啊,阿尼玛……今天也有工作吗?」

    一如既往,阿尼玛身穿军装风的黑衣,披着毛皮斗篷,端正地敬礼后向我打了声招呼。

    阿尼玛姑且算是……准确来说,是在她本人强烈希望下,担任我的从者。我也没什么工作安排给她,所以她平时在莉莉亚的宅邸里帮忙工作。

    她会负责警卫宅邸,有些日子还会担任门卫这种工作。

    或许出于她天生的对待工作认真的性格,老实说,我还没见过阿尼玛不在工作或训练的时候。

    「不,本人今天没有工作,打算进行训练!」

    「……呃,有没有歇歇?」

    「……歇?哦,是说休息啊!嗯,『每天有 4 小时』用来吃饭和睡觉!」

    「……」

    不对头,刚刚阿尼玛的发言完全不对头。

    毕竟,按那句话来说,阿尼玛就是每天有差不多 20 小时在工作或者训练……不是,这什么黑心企业?

    莉莉亚给佣人都安排好了假期和休息时间,工作也是轮班制的……不可能会工作这么长的时间。

    「……阿尼玛。休息时间你都在做什么?」

    「是!会用来锻炼!」

    「那个……休息日也一样?」

    「是!本人不懈钻研,为使本人配得上是主人的部下!」

    「……」

    我现在确信了……这家伙比莉莉亚更不会休息。除了吃和睡就是工作、训练……啊、啊不,既然是她主动这么做的,应该没问题吧?

    「除了训练,阿尼玛没什么……爱好吗?」

    「……爱好?不,本人要将一切奉献给主人,不需要用于爱好的时间!」

    「……」

    不行啊这家伙,太认真了。嗯~我倒是想让她稍微放松一点……真难。

    如果命令,她应该会听从;然而照现在这样,一旦空出时间,她恐怕会无事可做。

    「……阿尼玛,你今天没有工作是吧?」

    「是!」

    「那我要准备上街,能陪我来一下吗?」

    「是!了解!全心全意执行提行李和护卫的任务!」

    「不,并不是任务什么的……唉」

    再说,我有魔法箱,不需要别人提行李……算了,总之先出发吧。

    于是,我和阿尼玛来到了街上……

    「……我说阿尼玛,你为什么走在这么后面?」

    「诶?可、可是,本人身为从者,和主人并排很没有礼节……」

    「不不,没这回事……你这样反倒会让我在意,还是到旁边来吧」

    「……明、明白了。既然主人这么说……」

    阿尼玛真的好像护卫,或者说是从者,在我后方隔开一小段距离跟着。于是,我叫她走到旁边来。

    这时,我看向了阿尼玛的服装……她穿的是一如既往的军装风的黑衣。

    「我说,阿尼玛……你没有别的衣服吗?」

    「除了这件吗?本人还有 6 件同样的衣服……」

    「好,去买趟衣服吧!」

    「诶!是、是!本人会陪同!」

    阿尼玛脑子里除了工作和训练真就没装别的东西,衣服也只有同样的几件。

    或许是我的偏见,这家伙各种意义上都很像军人……

    「话说,只有那一件衣服……那睡觉时怎么办?」

    「睡觉时我不穿衣服来着?」

    什么……阿尼玛是全裸睡觉的吗?啊,嗯,我也知道有这种人,仔细想想阿尼玛原本是黑熊,不穿衣服才更自然……吗?

    这部分要看她自己怎么想,不过买点睡衣或许不错吧。

    如此这般,我们到达了服装店。

    其实去爱丽丝的杂货店也行……但最近里面衣服全是男装……这完全是针对我摆出来的,没什么女装。

    尽管也可以让她制作,这次我就选择在普通的店里买了。

    我们到店门口后,阿尼玛摆出端正的稍息姿势。

    「那么,在主人买完东西之前,本人会在这里等候」

    「……诶?不是,阿尼玛你说什么呢?就是来给你买衣服的。放心,钱由我出」

    「……诶?」

    或许是我说的话在她意料之外,阿尼玛表情呆滞,僵住不动了。

    我拖着那样的阿尼玛进入店里,这时硬直的阿尼玛忽然回过神,慌忙摇头说道:

    「主、主人!本人不需要这类东西!更何况要让主人出钱……」

    「啊,打扰一下,能不能给她挑选几件合适的衣服?」

    「听都不听!?」

    由于阿尼玛的反应不出所料,因而我无视了她,叫店员给她挑选衣服。

    到底是专业人士,店员迅速挑来了几件衣服。我让阿尼玛去试穿看看,而阿尼玛困惑地凝视着自己手上的衣服。

    「……主、主人……本人,这种衣服……」

    「行了行了,先去试穿吧」

    「……可、可是,本人对打扮这事……」

    「……这是命令」

    「了、了解」

    为了防止没完没了,我用上不怎么用的命令让她去试穿了。

    我在试衣间前等了一会儿,窗帘缓缓拉开,出现了身穿以黑色为基调、搭配裤子的一套衣服。

    上衣是衬衫,装饰着漂亮的刺绣,颜色与阿尼玛的黑发很搭,十分漂亮。

    穿着这样的薄衣裳,能看得出阿尼玛体型非常好。

    或许是经过锻炼的缘故,她的身体曲线十分紧致,特别是腿的部分修长美丽,胸部的凸起将整体衬托出来,熊耳朵也特别显眼、可爱。

    「嗯,适合得很,挺可爱的」

    「可、可爱!?那、那那,本、本人可爱……」

    「啊,我真觉得挺可爱啊。阿尼玛长得漂亮,体型也好」

    「啊、啊……」

    阿尼玛总觉得自己没有女人味。像这样表扬她的姿容,她便会明显红着脸动摇起来,莫名地讨人喜欢。

    正当我享受着阿尼玛可爱的反应时,为我们挑衣服的店员走过来开口说道:

    「有这么好的女朋友,您真幸福啊」

    「!?你、你!无礼之——」

    「嗯,谢谢」

    「——主人!?」

    这只是单纯的营业口吻,随便否定也只会把事情弄得更复杂……不如说,在最坏的情况下,我甚至能看到阿尼玛以为我被侮辱而揍上去的未来,于是我随便顺着她的话结束了话题。

    接着,我把红着脸一张一合抽动着嘴默不作声的阿尼玛放到一边,趁这个机会买下了几件衣服。

    过了一阵子,阿尼玛从失神状态恢复了过来,慌忙拿出了大概是钱包的袋子。

    「不、不能让主人付钱!衣服的钱由本人来……」

    「啊,我已经买好了」

    「诶——!?」

    「啊,对了对了,你现在穿着的这身也买了,今天你就打扮成这样……总之,刚刚穿的那件我就收到魔法箱里咯」

    「诶?啊?主、主人!?」

    我无视完全接不上话的阿尼玛,赶紧把那件军装风的衣服收了起来。

    「那么,接下来去吃点什么吧!」

    「诶?这、这不是最后了吗……」

    「没有没有,走啦走啦」

    「主、主主、主人!?手、手……稍、稍微等等!请听我说话!!」

    根据至今为止的发展,我明白最好强行带着阿尼玛到处去逛,我便拉起慌张的阿尼玛的手,走出了这家店。

    平日里,阿尼玛就非常努力。我早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就想带她去吃点好吃的了,正好有这次机会,就当作是为了可爱的从者——来发奋一次吧。

    我略为强行地邀请阿尼玛吃饭,和她一起行走在大道上。

    「阿尼玛想吃什么?」

    「没、没有,主人定下的东西就好!」

    「……阿尼玛有什么喜欢吃的吗?」

    「喜欢吃的……本人什么都吃,硬要说的话……鱼吧?」

    ……因为原本是黑熊吗?确实,印象中熊似乎会吃鲑鱼,喜欢吃鱼也能理解。

    「好嘞,那就去吃鱼吧!」

    「诶?不、不是,本人……」

    「我想吃鱼……这样就没问题了吧?」

    「唔,是、是」

    根据至今为止的对话,我心知肚明阿尼玛会客气,所以按照惯例强行决定了。

    今天最大的目的是让阿尼玛充分放松……因此,最好把握住她的喜好。

    我回想着以前克罗给我的《全方位美食指南》中的内容,思考该去哪家店。就这样,我走在中午热闹的大道上,此时前方有一对男女走来,肩膀轻轻撞上了。

    「啊,对不起」

    「不,我也有错」

    简单自然地道歉后,我正准备继续往前走……这时,我发现本应走在我旁边的阿尼玛消失了,同时从后方传来低沉而有威压感的声音。

    「……你撞上主人,还只有这点道歉……罪该万死!给本人马上把头磕到地——」

    「阿尼玛,Stop!!」

    「……诶?啊,是!」

    我忘了这回事!?关于莉莉亚宅邸里的佣人,我唠唠叨叨了好几遍,她的态度才软化下来……说起来,阿尼玛还有这种暴躁的性格来着!?

    我叫住眼看要揍上去的阿尼玛,慌忙低头道歉:

    「我家的阿尼玛添麻烦了!」

    「哪、哪里,没关系」

    幸好阿尼玛还没采取强硬行动时我就打断了她,我很快得到了原谅。

    「阿尼玛!怎么可以做出那种威胁一样的事情……」

    「可、可是,他们想要危害主人……」

    「不是,只是撞到肩膀而已啊!?也有我没留神的关系。总之,不要动不动就出手!」

    「好、好的……对不起」

    听我说完,阿尼玛露出沮丧的表情,坦率地作出道歉。

    我、我是不是说得太狠了点?不,这种情况必须要好好告诫她!!嗯……不过,要是不安慰一下的话……她就太可怜了。

    「……我很高兴阿尼玛能为我行动,但是再稍微控制一下」

    「好」

    「嗯。不过还是谢谢你能替我生气」

    「嗯、嗯!」

    我一边说着,一边轻抚阿尼玛的头,接着她立刻现出开朗的表情,点了点头。

    嗯,虽然有让人头疼的地方……到最后,阿尼玛都是为我着想才会行动的,我对此确实感到高兴。

    不过我觉得,在快要失控的时候,我还是得提醒她……

    尽管发生了一点问题,我还是平安到达了吃鱼的店里,和阿尼玛一起享用午饭。

    从平时激烈的言行中,阿尼玛给人一种头脑简单的印象……但她其实懂得餐桌礼仪,吃饭时举止很优雅。

    其实,阿尼玛脑子也很好。从住在莉莉亚宅邸里那时开始,她就相当热衷于学习,学到的东西也为我派上了用场。

    特别是整理信件……从宝树祭开始,我便小有名气,到现在仍有很多贵族寄信到我这里。

    在爱丽丝的帮助下,不再有奇怪的信发来,但总有大量的茶会、派对的邀请函。

    不过,这类信件并不会转到我的手上……这是因为,寄给我的信都会先由阿尼玛来检阅,除去私人事务之外……其他邀请去茶会这些我无意参加的东西,都是阿尼玛替我回信拒绝的。

    以前我让她给我看过拒绝的回信。她大概学习了很多吧,拒绝的文章非常郑重委婉,帮了我大忙。

    我听阿尼玛说,信件的写法是伊尔奈斯教她的。阿尼玛真的很努力,在我眼里是个可靠的家伙。

    「……阿尼玛,味道怎么样?」

    「嗯,很好吃」

    「这样啊,那就好」

    看她平日里像那样付出各方面的努力,我正想要像这样实际地表达感谢。对我来说,这次出门也是机会正好。

    想着这些事情时,我发现正在吃饭的阿尼玛嘴角沾上了酱汁。我拿起手边的餐巾,向她说道:

    「……阿尼玛,不要动」

    「诶?」

    「嘴角有酱……好了,擦掉了」

    「啊唔!?」

    「啊唔?」

    「没、没什么!?很抱歉!麻、麻烦了主人!!」

    「……嗯、嗯,不客气?」

    吃完午饭,我继续带阿尼玛到处逛了一圈。

    比如购物,比如在摊子上买东西吃……我觉得,还挺开心的。

    当天空开始染成暗红色的时候,我准备和阿尼玛一起回到宅邸,现在正并排走在夕阳下的路上。

    「……阿尼玛,逛了这么多,你没累到吧?」

    「是、是的!没有问题……不如说,本人觉得很高兴」

    「是吗,那就好……『肩膀有放松』一些吗?」

    「!?」

    我一边平静地微笑,一边如此说道,而阿尼玛则睁大眼睛停下了脚步。

    「……果然,主人……注意到了吗?」

    「……不,我其实并没有了解得很清楚。只不过,感觉你最近有点『焦虑』……」

    是的。其实,我这次带阿尼玛出来,除了她完全不休息之外,还有另一个重要的理由。

    阿尼玛非常认真努力……但就算考虑到这点,最近通过感应魔法从阿尼玛身上传来的感情,仍有焦躁感忽隐忽现。

    感觉就像是在紧绷着神经一样……虽然我不了解个中原因,但我希望这样做能够让她转换一下心情。

    听到我的话,阿尼玛沉默了一阵……然后把自己的手举到胸前,注视着那双手小声说道。

    「……本人……帮上了……主人的忙吗?」

    「……诶?」

    伴随着这句话,我的感应魔法读取到阿尼玛强烈的不安。

    她显得柔弱的表情让我不由得说不出话。看了我一眼之后,阿尼玛继续讲了下去。

    「……本人能引以为傲的……只有武力而已……但是,本人的力量……比起『爱丽丝阁下』望尘莫及……」

    「……阿尼玛」

    「……本人担心着……主人会不会不需要本人……本人就挑战起了其他领域,希望能帮上主人的忙。可是,在别的方面,本人也比不上做那行的人……本人一直都那么没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

    阿尼玛的声音在发着颤。

    ……真是的,我开始恨起自己的愚蠢了。我为什么没能早点注意到……努力认真的阿尼玛心中一直怀有的不安呢……

    这么一说,确实是这样。阿尼玛开始拼命学习各种各样的事情,不就是从爱丽丝来当我的护卫那时开始的吗……可恶……我真的好迟钝啊……

    不,还是晚点再后悔吧,现在有更该做的事。

    我这么想着,靠近垂着头的阿尼玛,拥抱住了她的身体。

    「诶?主、主人!?」

    「……阿尼玛,对不起……我完全没注意到你会有那样的不安。我这主人这么笨,真的对不起」

    「不、不是!?不是的!这是因为本人自己的内心脆弱……」

    「回想起来,我还没有好好说出口……你并不是没用的人」

    「!?」

    「一直为了我而努力,还去挑战不擅长的事物……阿尼玛真的很可靠」

    「……主……人?」

    是的,有很简单的方法可以拭去阿尼玛的不安。我只要说出内心的感谢之意就好了……可是,愚蠢的我却迟迟才做出这一步。

    一开始,我有很多困惑,也不只一两次为她的性格而抱头苦恼……但阿尼玛一直以来率直较真,一心一意钦慕着我,不知不觉中,她在我心里占据了很大的比重。

    以至于我会觉得,为她做些什么是理所当然的……

    「……我需要你,所以不要说没用这种悲哀的话」

    「啊……啊啊……」

    我尽可能轻柔地抱住那比想象中更小的身体,道出了至今以来没能道出的话。

    这是为了确实地承担住可靠的阿尼玛初次展现出的软弱……

    「……我觉得我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作为主人还只是半吊子,也没法给想当从者的阿尼玛下达准确的指示……今后,我肯定也没法给你分配适当的任务吧」

    「……唔……啊……」

    「对我来说,主人和从者的关系太难了,过多长时间都习惯不了……不过,呃,借别人的话一用……我希望和阿尼玛的关系……能像家人那样」

    「!?」

    是的。我大概这辈子都成不了优秀的主人,毕竟我心中描绘的理想关系,就像是克罗那样如同一个家庭。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和阿尼玛成为那样的关系。

    「所以,如果不介意我那么靠不住的话……从今往后也能帮助我吗?」

    「~~!?好、好的!本人……本人的一切……永远都是为了主人而在!只要主人允许,请让本人一直服侍主人……直到本人的身子腐朽为止」

    「嗯,拜托了……」

    「是……是……主人……本人……本人……能有这样的主人……很幸福」

    黄昏中响起静静的呜咽……我觉得,她的泪水很温柔,就像要冲走她至今为止的不安一样。

    * * * * * *

    土之月 29 日,在自己的房间里,我面朝书桌,正写着给诺因来信的回复。

    阿尼玛帮我处理了很多信件,但她处理的终究只是我不认识的人发来的那些。诺因、皇帝克里斯的信件都会好好地送到我的手上。

    特别是诺茵,她下笔非常勤快,与我的书信交流相当频繁。

    信的内容基本上无关痛痒,这次是用漂亮的字写下了拉兹心情特别好啊、自己吃了当季的料理等等。

    我一边简单地回看着那封信,一边书写回信。正在这时,响起一阵敲门声,伊塔和西塔进来了。

    「主人。我来拿要洗的衣服了」

    「谢谢。衣服在那边……」

    曾经是梅基德部下的红发双胞胎魔族……伊塔和西塔,现在正作为莉莉亚宅邸的女仆精力充沛地工作着。

    尽管是双胞胎,但她们有不一样的性格和擅长领域,分别担任着不同的工作。

    长发绑成马尾的是伊塔。她有着骑士般的性格,感觉像是认真能干的女性。她做的主要是洗衣服、清扫相关的工作,我平时穿的衣服也是由她洗的。

    「主人,我把红茶拿来了……的说」

    「谢谢,西塔」

    剪成短发,比伊塔稍矮的是西塔。她的性格沉稳冷静。或许是不太擅长敬语,她一句话说到最后时,会隔半拍再补上一声「的说」,很有特点。

    她做的主要是料理方面的工作,总是会在恰当的时机端来红茶和点心,帮了我很大的忙。

    我看着像这样完全适应这边生活的两人,忽然想起昨天和阿尼玛出门的事情。

    会不会只是我不知道,伊塔和西塔也工作过度了呢……我才刚刚决定关心这些事情,正好两人都在,我便决定问问看。

    「……说起来,伊塔和西塔工作情况如何?有什么问题吗?」

    「谢谢关心,我并没有什么问题」

    「我也没事……的说」

    「这样啊。不过除了宅邸里的工作,你们还有训练吧?不要太勉强自己了」

    看两人的样子,并没有阿尼玛那样焦虑的感情。

    确实,这两人本来说的就不是当护卫而是女仆,而且她们都很靠得住,可能已经顺利调整好心情了吧。

    起初毁灭性的女仆技能,也在伊尔奈斯的指导下有了戏剧性的改善。就我来看,她们的水平和宅邸里其他女仆相比也毫不逊色了。

    「是!谢谢。不过,为了在危急时刻保护主人,我们也有在好好练武」

    听到我的话,伊塔露出似乎含着喜悦的表情,挺直了背回答道。我见状,刚觉得确实没什么要担心的,就听到了不太平的内容。

    「……到了危急时刻,『保护』主人是我的工作……伊塔做不到守护之类的」

    「……你想表达什么……西塔」

    听到西塔自言自语的一句话,伊塔起了反应,微微翘起眉毛。

    「……伊塔……头脑简单……耍枪冲锋就好了……主人由我来保护」

    「……哦,还真敢说……你这阴暗无脑只会躲在盾后面的家伙……当个缩头乌龟也能保护好主人吗?」

    「……等等,你们两个?」

    接着,一句话又接着一句话,每说一句,两人间的气氛就变得更加紧张,并逐渐转向沉重。

    「……只会像猴子乱蹦的单细胞生物,不懂得防御的重要性」

    「你才是,不知道攻击就是最大的防御这句话吗……不过迟钝的乌龟想来也实践不了咯」

    「……」

    「……」

    是我的错觉吗?感觉两人之间闪出了一道火花。

    接着,两人眼神愈发凌厉,各自不知从哪里取出了大枪和大盾。

    「……西塔,到外面去。我要教育教育你怎么尊敬你姐」

    「……不就是早出生一会儿,说什么姐……正合我意……看我把你打成烂泥」

    「……喂~」

    两人瞪着眼睛,低声交谈,没注意到哑口无言的我便离开了房间。

    那两人关系不和吗?啊不,正因关系好所以才能不客气地直接开打?不管怎么说,现在的情况显然让人头疼。

    而且,吵架的原因,还是哪一边能保护我……怎么说呢,这个话题让人微妙地难插嘴。

    「……嘛,直说的话,快人有我在,攻击和防御都够了,这方面没问题啦~」

    「……话说,为什么你在这么自然地吃我的饼干?」

    「这是试毒!要是快人出了什么事就不好了。嗯嗯,清香爽脆……这个很危险,保险起见我就全部——啊疼!?」

    在与爱丽丝扯皮之后,我对两人的情况感到在意,便走到了宅邸之外。很快,伊塔和西塔的身影映入眼帘。

    两人的战斗如何呢……看来并没有决出胜负。嗯,我为什么知道?当然是因为两个人头上带个大包,和谐地并排跪坐着。

    「真是的!你们在干什么!!抛下职责去决斗,害不害臊!你们这种行为是在给主人丢脸!!」

    「非、非常抱歉」

    「……对不起」

    在两人面前,阿尼玛抱着胳膊,含着怒气训斥着她们……嗯。我差不多懂了。

    庭院中有一点坑洼,应该是两人想打架,于是到外面互相打了几波。

    这时,阿尼玛发现了她们,然后各打了一拳。大概就是这么回事。

    「说到底,要做这种事情去训练场!岂能伤害宅邸的庭院!你们身为主人从者的觉悟还不够!」

    「唔……是」

    「无言以对……的说」

    嗯~这么一看,阿尼玛似乎相当适合随从长这个位置。再加上昨天发生的事情让她摆脱心结的缘故,我总感觉阿尼玛很可靠。

    算、算了,先不说这些,照这样下去,说教可能会拖得很久……打架确实是问题,但她们是为了我的事情而打架的,我也有歉疚,还是帮她们解一下围吧。

    「……听好了,所谓从者……」

    「阿尼玛,差不多……就原谅她们吧?」

    「这、这是,主人!?」

    「她们两个应该都有好好反省了……」

    「既、既然主人这么说……」

    我一提出来,阿尼玛就爽快地停下了。

    这次的事情,我没能事先好好阻止,责任也有我一份。最重要的是,再怎么说我也是两人的主人,这种事情不该麻烦阿尼玛,应该由我自己来劝诫。

    「伊塔、西塔」

    「「是、是!」」

    「我很高兴你们两个说会保护我。我的确很弱,没多少能做到的事情,今后还会经常需要你们帮忙……但是,不可以像这样打架」

    实际上,我这是第一次见到伊塔和西塔打架。她们平时常在一起,也看得出她们关系要好。

    「伊塔和西塔擅长做的事情不同,你们各有各的长处,要好好尊重对方」

    「……嗯。伊塔……对不起。我可能是在嫉妒你既开朗又强大」

    「不,该道歉的是我。还有,请让我撤回前言。我比任何人都要清楚你的强大,从今往后也一起保护主人吧」

    「嗯」

    两人果然关系不错,分别承认了自己的错误,赔礼道歉、握手言和了。

    这样就告一段……

    「嘛,再说一遍,其实有我就足够——咿呀!?」

    「你稍微来一趟」

    「诶?啊,等等,快人,眼睛瞪着——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噫喵——!?」

    伊塔和西塔,身为双胞胎却有着不同的性格。她们也同样是我不可或缺的存在。先不说这个,总是搞事的邪恶也毁灭了,让我重新来过——事情平安告一段落。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