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卷入了勇者召唤事件却发现异世界很和平 第三卷闲话楠葵·鸟笼初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优秀的家庭,优越的环境——我认为这是世俗的目光对我的评价。

    我作为经营楠集团这个颇为巨大的公司的家庭的独生女出生,自幼被赋予各种各样东西。我也许是条件优越的人,但对我而言,家庭的环境绝没能让我放松。

    自我懂事以来,就学习了一只手数不尽的东西,当同年代的孩子们在外面亲密地玩耍时,我在家里每天都在学习,非常拘束。

    最重要的是,周围的人在看我时的眼神,是讨好我的笑容……我非常讨厌这点。

    大家都没有在看著我。他们看的不是我,是『楠家的女儿』。我对此感到无比厌恶。

    虽然有很多东西但没有自由的鸟笼——这是我与生俱来的环境。

    开始玩网路游戏,是在这样的日子中的稍微的休息。

    学习结束,吃过晚饭洗好澡后,就寝前仅有的三十分钟到一个小时的短暂时间。

    对当时的我来说,把这个可以说是唯一的自由时间花在网路游戏上,是因为……直率地说是被『能成为理想的自己的地方』这个广告标语所吸引了。

    我在意著不是自己的自己这句话,塑造角色时性别也选择了男性,抱著总之先玩玩看吧的想法……

    不说网路游戏,我连游戏都是第一次玩,说实话在觉得是否有趣之前,甚至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

    看了官方网站的帮助,我感觉颇为难懂,专有词语也很多,游戏内的聊天窗里不明白的内容此起彼伏。当然我也没有熟人能去询问,在游戏开始地点的街道我就已经不知所措了。

    这时我遇到的就是——『那个人』。

    穿著看起来很强的装备的那个人,向正不知所措的我搭起话来,他友好地照顾无论是网路游戏还是聊天都是第一次经历的我。

    他把游戏里的东西,网上的专有词语和心照不宣的规矩等,亲切且仔细地告诉了连打字都很慢的我。即使我打字速度很慢,他也没有怨言,亲切仔细地指导了我。

    由于他的帮助,我渐渐能够玩起游戏,可以享受这个网路游戏了。

    习惯以后,我真的很享受这个网路游戏。在这里谁也不会戴著『楠家的女儿』这一有色眼镜来看我,而是看著我本身,小时候的我对此开心到了极点,比什么都享受每天这仅仅三十分钟到一个小时的放松时间。

    而且最初教会我许多知识的那个人……因为我不喜欢被越级带队,他特意新建了一个低等级角色,配合著我的等级组成了公平队伍一起玩。

    我上线时他会过来迎接,即使我不会玩也没有知识,他也没有一句怨言,带我去了各种各样的出怪点,和我闲聊,听我抱怨和听我说其他很多漫无边际的话。

    ……和那个人在一起的时间非常开心。

    他既温柔又可靠,不过还带点悠然,是在一起时能让人安心的人。对没有兄弟姐妹的我来说,如果有哥哥的话大概就会是这样的感觉吧。

    现在回想起来,这是我的——初恋啊。

    说白了,当时我与其说是为了玩网路游戏而上线,不如说是想见那个人而玩网路游戏还比较正确。

    虽然这么说,但那时的我还没有刚才所说的恋爱的感觉,而是想和温柔的哥哥一起玩……

    真要说,连对方的实际的样貌和名字都不知道的恋爱是蛮奇怪的,但现在我理想中的恋爱对象就是温柔可靠的比我大的男性……也就是说,是像那个人那样的人,所以大概不会有错。

    不管怎样,对当时的我而言,与那个人一起说话的时间是最幸福的,这事绝不会错。

    可是这样幸福的时刻也唐突地迎来了终结。听那个人说由于现实世界的原因而要退坑时,我几乎震惊到脑子一片空白。

    因为不想给他添麻烦,所以我没有说任性的话,只是表达了一些不痛不痒的祝福,但我真的希望他不要离开。我想和他一直玩下去。

    结果什么也没说出口的情况下,时间流逝,在三年前的春天那个人从网路游戏里离开了。

    那个人最后一次上线的一天,我自出生以来第一次熬夜了。因为即使只有一点也想和那个人多说一会儿话……

    那个人也对和我的离别感到惋惜,他把使用至今的高价装备和许多道具送给我了。这些道具都非常稀有,对当时的我来说,入手就是遥不可及的梦想。但我没有感到丝毫喜悦,只有无尽的悲伤。

    看著那个人离开后的游戏画面,我流下眼泪,终于意识到对自己来说那个人的存在是有多么重要,同时也对我光说自己的事情而没怎么了解那个人的情况感到后悔。

    在那之后,我升入了高中,我周围的环境开始逐渐产生了变化。

    在那之后,不知是因为我成为了高中生,不知是因为能理解对于将来所必要的东西了呢,还是维持著能被称为优秀的成绩了呢,……我要学的东西减少了,双亲也去除了对我各种各样的限制,我的自由时间增加到能投身于社团活动这种程度了。

    我也交到了以小阳菜为首的许多能称为朋友的人,可以说每天都过得相当充实。

    但是,如今我还是每天在那个网路游戏上花三十分钟到一个小时上线。

    虽然自己都觉得有些不乾脆,但还是抱著些许的期待,不知道某天那个人会不会突然出现呢……

    我呆滞地注视著宫间被阳菜拉著衣服往前走的背影。

    宫间快人,他是和我、小阳菜以及光永君一起被召唤到这个异世界的人,是我们中的最年长者……

    在我们刚刚遇见的时候,我觉得他是不知道在想什么的人。

    说好听是冷静,说难听可以说是漠不关心吧……明明面临突然发生的异常事态,却看起来颇为冷静,在与莉莉亚她们的对话时率先提出疑问,但反过来完全不提自己的情况。

    不知该如何形容,不仅是对莉莉亚和露娜玛利亚,他对我们也理所当然一般竖起保持距离的墙壁,用冰冷的态度对待我们……说实话,有些吓人。

    但这种印象,很快就得到了修正。在他把自己得到的许多情报和我们说明,也在意起几乎没说过话的光永君后……

    一开始冷静到冰冷的表情也有了各种各样的变化,让我终于开始了解到宫间这个人物。他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个温柔可靠的比我年长的男性。

    或许一开始的冷淡,是由于宫间他的紧张吧。至少现在,我们关系应该已经融洽起来了,像现在这样一起出门能够觉得很开心。

    在奇怪的地方过度解读和警戒也许是我的坏习惯。实际上和宫间聊到游戏时我们比想像中的更能聊得开。他也顾虑到了小阳菜的心情,我觉得他真的是个好人。

    不过,和宫间说著说著……我就想起了那个人……『Shell』。

    我对那位初恋对象一无所知,不清楚他的真名和样貌。

    与那个人度过的时间对现在的我来说仍是留在心底的重要回忆,那个人给予的装备和道具,我从未使用,而是小心地保管在网路游戏的仓库中。为了让那个人无论何时都能顺利回归……

    即使如此,过去了三年的岁月,最近想起他的次数已经减少了……

    然而最具冲击性的,是刚才宫间说的「能够单独打死暴风龙的以土属性为主的魔法职业」这些话。因为,那些也是我自己经历过的事情……

    宫间说的也可能是另一个人。就算土属性魔法再怎么不受待见,在游玩人数众多的 MMO 里面,也有以此为主的人。『和我一样』单独打败暴风龙的魔法职业玩家也应该有许多。

    然而,和我的回忆一致的部分并不只有这一点。

    Shell 的年龄比我大四五岁,记得听他说过角色名是从本名取的。

    宫间的年龄是 21 岁……虽然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生日,但和高二的我年龄差是 4 岁或者 5 岁……也就是和 Shell 的年龄差不多。

    然后是他说从本名中取的角色名。宫间快人……快人……贝……贝壳……Shell。(译注:“快”与“贝”同音)

    是太牵强附会了吗?不过,宫间和 Shell 太像了,让我难以否定。

    语气中的氛围,温柔悠然的性格……一旦有了这样的想法,便想不出其他的可能了。

    不过,我现在还没有勇气去直接问他。

    因为现在的我和那时不同了。现在我清楚地了解了自己对 Shell 的恋慕心。

    如果宫间就是 Shell 的话,我不知道今后要怎样与他相处。所以,现在还没有直接询问的勇气。

    不过,总有一天我会告诉他的。在谈 MMO 的时候,鼓起勇气……告诉他,MMO 里面我用著男性角色,角色名为 『Hibis』……

  >>


风筝小说(w w w.56fz.com)

   接著再问问看,「宫间就是『Shell』吗?」

    「葵学姐?你在干什么啊,赶紧走啦~」

    「嗯,抱歉,这就来」

    他是碰巧被卷进勇者召唤的同乡,还是时隔三年重逢的初恋……我有点害怕知道答案,又感到非常期待。

风筝小说(w w w.56fz.com)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