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卷入了勇者召唤事件却发现异世界很和平 第二卷闲话爱西丝?雷姆南特~一直等待的存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在广阔魔界的一角,双色的闪光掠过并带来了漫天轰鸣。

    从大地中生出数千树根像矛一样向着天空刺出,接着天上吹下的极寒之风把树根全都冻了起来。

    「……!?」

    『唔……』

    魔力的奔流如同暴风的呼啸一般。在震动的大气中心,有两道影子正在互相对峙。

    「……莉莉伍德……不要碍事」

    「……不能让你前去人界,爱西丝」

    相对的两道影子,皆是魔界无人不晓的存在。  Web 版为“两个存在”。

    死王爱西丝·雷姆南特和界王莉莉伍德·尤克特拉希尔……被称为六王的两人间的战斗,其破坏力之大简直可谓天灾。周边目光所及之处皆已化为一片荒野。

    事情的起因大概是在三十分钟之前……爱西丝正在朝着连接人界的传送门前进的而莉莉伍德试图阻止她的行动。结果两人就打了起来。

    「……和莉莉伍德……没有关系」

    『有关系啊!魔界和人界,终究是缔结友好条约没多长时间,情况还是很不稳定。绝不能让一点点构筑起的信赖关系产生裂痕』

    「……所以……为什么……要阻止……我」

    『……你要我说出来吗……?如果可以的话我也不想这样。可是,以现在的形势来看,你的存在太过危险了』

    「……为什么……」

    『你身上的死之魔力,对一切活着的生物而言只能是恐惧的对象……』

    「……不是」

    『面对现实吧!你也应该明白的……在人族的眼里你只能是〈恐惧的对象〉』

    「……」

    莉莉伍德本来是不想说出那种仿佛责备一样的话吧,但她还是表情很苦涩地说出了残酷的事实,爱西丝听到之后睁大眼睛,整个人都僵硬了。

    整个场景陷入了一瞬间的寂静……然而这寂静很快被爱西丝膨胀而起的魔力打破了。

    「……不是……不是……不是!!」

    『……』

    爱西丝的声音好像哭嚎一般响起。仿佛是呼应着激动的情绪,爱西丝的魔力爆炸性地越来越高涨,震荡着空气在天上形成了极大的魔法阵。

    刚才明显不同,极大的魔法阵蕴含着强烈的杀意。莉莉伍德看到之后,沉稳地在地上形成了同等规模的魔法阵。

    六王施放的极大魔法……其威力可将方圆几十千米内的一切化作灰烬。莉莉伍德的行为与其说是迎击,倒不如说是为了保护魔界的大地,试图用同等规模的魔法进行抵消。

    然而,在爱西丝猛烈的威势从天上落下之前,上空展开的蓝白色魔法阵上,重叠着出现了漆黑的魔法阵。随着打碎玻璃一样的声音,魔法阵消失了。

    「……什么!?」

    『这是……』

    克罗姆艾娜伸展着变成黑色翅膀的大衣,出现在了对这一光景感到惊讶的两人之间。

    「赶上了吗?」

    『嗯,克罗姆艾娜帮大忙了。要是只有我一个人,对周边损害的控制是有极限的……』

    对于克罗姆艾娜的登场,莉莉伍德松了一口气向她道谢,而爱西丝则相反地咬紧了牙关。

    「……克罗姆艾娜……你也要……阻止我吗?」

    「不,我没打算阻止你……爱西丝,你的心情我明白……最起码,能等到世界的情况稳定一些再行动吗?」

    「……」

    听到克罗姆艾娜的话,爱西丝紧咬着嘴唇,好像仍然无法接受的样子。然而,她已经不像刚才仅仅和莉莉伍德对峙时那样,试图强行通过了。

    这是因为,如果仅仅是莉莉伍德在场还有希望,但如果加上了克罗姆艾娜,她能成功突破的可能性就已经降到了零。

    爱西丝沉默了片刻,紧紧握住拳头,身体微颤着离开了现场,什么话都没留下。

    看着那仿佛在哭泣一样的背影,克罗姆艾娜深深地叹了口气。

    「……真是乱套了呢,爱西丝她」

    『这也是没办法的吧。魔界和人界、神界缔结友好条约之后,虽然她内心里应该明白……不过即使如此……她也会不由自主地……产生人界和神界说不定能够接纳自己的想法吧』

    「爱西丝最怕的就是寂寞了。特别是我们最近忙各种事情,没空陪她聊天说话……」

    克罗姆艾娜和莉莉伍德想着离去的爱西丝的事情,都露出了有些悲伤的神情。

    友好条约已经缔结了两年。克罗姆艾娜和莉莉伍德最近都会往来于人界和魔界,努力使开始携手的三个世界稳定下来。但爱西丝在友好条约缔结起都没有访问过人界和神界。

    准确来说是她想访问但总会被阻止……身缠死之魔力的爱西丝,在人界和神界也是令人恐惧的对象。如果是胆小的人,只是见到她的身影就会失去意识。

    因此,在世界的状况还没有安定下来之前,不可以让她自由行动。

    『克罗姆艾娜。为什么爱西丝会这么拘泥于人界和神界呢?是因为只靠我们还不足以排解她的孤独吗?』

    「虽然只是我的推测,不过我觉得,只靠我们是不能从『真正意义』上排解爱西丝的孤独的。理由很简单,因为我们都拥有强大的力量」

    『因为拥有强大的力量?』

    「嗯。我觉得爱西丝是这样想的。我们能平常地对待爱西丝,是因为我们地力量足够对抗爱西丝……反过来说,如果没有力量的话,我们就无法接纳爱西丝了。那孩子想要的是能无条件接纳自己的存在……即使没有力量对抗自己,也能无所畏惧,握住她的手的存在。因为她这么想,所以才会试图去力量弱小的人族里寻找这样的人」

    「……原来如此,可是这是不可能的吧?我并不觉得有人族能够面对她的死之魔力」

    「……确实很难啊。小光她也做不到」

    爱西丝寻求的存在,没有强大的力量也能接纳自己的存在……这样的存在出现的可能性,几乎可以说是没有的。

    在她们知道的人族当中,心灵最坚强的勇者光也不能正常面对爱西丝。身体颤抖着拼命说出话已经是极限了。

    即使如此,也可以说她的心灵十分坚强了。然而这达不到爱西丝所寻求的标准。

    想起眼看就要哭出来的爱西丝的面孔,克罗姆艾娜和莉莉伍德都悲伤地垂下了眼睛。

    死之大地,冰之居城。死王爱西丝·雷姆南特在自己的住处流下了泪水。

    「……呜啊……为什么……为什么……」

    她是大量死者残留的魔力聚集而诞生的存在。换句话说,是死这一概念产生了实体的存在。

    因此,从她诞生的瞬间开始,她的身体里就寄宿了死之魔力,并无视她的意志对周围产生威压。

    爱西丝是否对对方抱有敌意,面对的对象是否害怕死亡,这样的事情完全无关紧要……生物的本能会拒绝她这个存在。

    爱西丝被魔界中大部分的存在认为是恐惧的对象。她自己是死灵,而魔界有白骨、巫妖这些和她相近的种族……然而,就连这些不死族都害怕她。

    她因为身上缠绕的威胁性力量,成为了名列六王的存在,甚至在六王之中也被认为是最为危险的存在。

    然而,她本人却完全没有无差别散播死亡的想法。如果对方没有对自己刀刃相向,她甚至希望尽可能友好地和对方相处。然而她身上的死之魔力却不允许她这么做。

    能够不畏惧面对爱西丝的,只有力量能与她相匹敌的存在。反过来说,没有力量的人毫无例外地畏惧她,对她敬而远之。

    因此她是孤独的。

    爱西丝抱着这种烦闷的心情,度过了几万年的时间。

    如果保持这样倒也还好。如果能彻底死心的话,从某种意义上说或许还是幸福的。

    绝望……正是有了希望才会产生的。

    魔界、人界、神界,三个世界携手合作,世界变得更加宽广的那一瞬间……爱西丝感到了淡淡的希望。

    魔界已经不可能了……然而,如果是人界,如果是神界……会不会有这样的存在,即使没有对抗死之魔力的力量也能接纳自己呢……

    怀有的希望,转化成巨大的绝望回归了她的内心。

    没有人能从真正意义上接纳自己。没有人发自内心地握住自己的手。

    洋溢的感情化作了泪水,缠死之王孤单地咆哮着。

    她寻求了几万年的存在……他的出现,是在又过了千年之后……   

    在冰之居城的一角,死王爱西丝·雷姆南特静静地翻阅着手上的书。

    她被孤独浸染的表情只能让人感觉到寒冷。居城中只有翻着书的声音在回响。

>>


风筝小说(w w w.56fz.com)

    魔界、人界、神界,三个世界缔结友好条约之后,已经几乎有一千年了。这千年之中,魔界中的环境产生了很多变化。大部分魔族已经被人族和神族作为友好的邻居接纳,世界变得更加宽广了。

    然而,爱西丝周围的世界仍然是封闭的……不,甚至可以说比千年之前更加恶化了。

    如今,魔界和人界构筑了非常友好的关系。魔界顶点的六王也以各自的形式和人类产生了联系。

    冥王原本就善于社交,性格温和,受到人族和神族的深厚信赖,在人族中也存在大量的冥王信奉者。

    界王在世界范围内得到了大量眷属,特别是森精族中已经像神一样受到尊敬,在一部分地域甚至成为了信仰的对象。

    战王虽然性格粗暴,然而他不带心机的勇敢和对战斗精益求精的严格,使得很多冒险者在投身于危险的战斗前,会向战王献上祈祷作为胜利的咒语。

    龙王提供了他手下的飞龙作为移动的手段,特别是旅行商人这类人将龙王视作商业之神,养成了将龙的装饰品作为护身符随身携带的习惯。

    幻王会经常变换姿态,而且不怎么在表面舞台现身,所以连同为六王的爱西丝也不知道幻王在哪里做着什么事情。然而,听说幻王驱使着数量在六王中首屈一指的部下,在暗中守护着世界的平稳。

    就像这样,六王配合着变得广阔的世界,各自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是的,除去被称作死王的爱西丝以外……

    准确来说,死王的地位也产生了变化。是的,作为恐惧的对象……

    死王在六王之中,开始被认为是最为恐怖危险的存在,人族和神族都将她当作死亡的象征而变得畏惧起来。

    爱西丝对自己以外的六王都能构筑良好的关系感到愤怒和不甘,自己也为了和人族构筑良好关系而尝试了各种各样的手段。然而,所有手段在围绕她的死之魔力前面都以徒劳告终。

    比魔族还要弱小的人族,对恐惧这一感情尤其敏感。正如界王所担忧的一样,爱西丝完全没有得到接纳。

    怀有的希望化作绝望,眼泪都已流干……不知何时,绝望已经达到了断念。

    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唯独金钱是多到用不完的。

    这是因为,在她居住的死之大地上,大量存在着稀少的矿石和宝石。需求它们的人很多,他们用大量的金钱向她申请了开采的许可。就算什么都不做,她也会不断获得巨额的金钱。

    爱西丝知道人族想要这些,一开始想要无偿提供,但结果反而是让人感到害怕。

    至于开采,她也答应了在任何位置随意开采。然而人族和魔族都绝不接近爱西丝居城周边矿脉最为优质的区域。或许他们是不想刺激到死王,每个月只是在死之大地的边缘少量开采一些。

    她用这样获得的金钱,收集了大量的书籍来排解孤独……令人讽刺的是,在无人的居城中读书,这一更大的孤独感压在了她小小的双肩上。结果,她的孤独在这千年之中变得更加深沉黑暗了。

    爱西丝轻飘飘地悬浮着,从新法尼亚王国王都北部的山脉处走过。

    尽管说她在勇者祭之外几乎不离开自己的居城,但这并不是完全不出门的意思。她会以几年一次的频率访问人界。

    理由大致上有两种。其一是为了购买新书,而另一种则是她小小的兴趣。

    爱西丝已经读了成千上万本的书籍。或许是艳羡和他人的关系,她尤其喜欢阅读描写了男女恋爱的小说。

    其中,她最喜欢的是地位有差距的男女陷入恋情的故事。她总是将自己代入登场人物中的女性角色,满怀热诚地埋头阅读着。

    而她读完特别喜欢的小说之后,有时会收集故事中登场的物品和花卉作为纪念。这可以算是她的兴趣。

    爱西丝这次来到这座山,也是因为刚读完的小说中有这样一个场景。男主角为了给女主角送花,来到这一片区域的山顶采摘生长于此地、梦幻般的蓝色花朵。爱西丝正是来采摘蓝色花朵的。

    当然,这终究只是经过了艺术加工的故事,事实上蓝色花朵……蓝水晶花虽然少见,但在这座山之外也有生长,不需要特意前来这里。事实上,她甚至不知道山顶上是否真的有蓝水晶花生长在那。

    然而,这到底只是兴趣。爱西丝希望尽可能模拟小说中的场景来获得这朵花。因此,她不是直接飞到山顶,而是普通地朝着山上攀登。

    山中栖息的动物魔物察觉到她的接近而逃了出去。爱西丝已经对此习惯了,继续面无表情地往上攀登。

    碰巧在她前进道路上筑了巢的双足飞龙们,因此遭遇了不幸的死亡之灾。

    「……碍事」

    静静一言之后,爱西丝的身体中释放出了死之魔力。双足飞龙们当场丧命,像虫子一样跌落到地面上,形成了超过五十条尸体堆砌成的小山。

    爱西丝毫不在意地从双足飞龙们身边经过,抵达了山顶。然而遗憾的是山顶并没有生长蓝水晶花。

    在前往山顶的路上倒是见到了几朵,不过爱西丝是很在意这种场景感,希望尽可能只收集长在山顶的蓝水晶花。

    爱西丝打算着依次去其他的山上寻找,开始沿着原路返回。

    她在山顶找到蓝水晶花之后,满意地微笑着摘下一朵,施加保存魔法收纳之后开始沿原路返回。

    因为害怕而颤抖的人类们看到爱西丝靠近,纷纷面色发青。其中身为队长的男性颤抖着低下了头。

    「死,死王殿下……」

    「……你们在做什么?」

    「我,我们是来,来讨伐双足飞龙的」

    「……这些?」

    「是的!?」

    爱西丝搭话之后,男性明显露出恐惧的神色,声音颤抖地回答着。

    这是自然的,在他们人类的认知中,在勇者祭之外的场合遭遇到死王爱西丝·雷姆南特就代表着死亡的灾厄降临。讨伐队中,有人已经开始流泪,甚至已经晕倒的人也出现了。

    在人界和神界的认知中,她是有讨厌的东西就会立刻杀死的危险的存在。然而,爱西丝本人来讲,对于双足飞龙这类没有智慧,没有交涉余地的魔物姑且不论,没有对自己刀刃相向的人族她是完全不打算施加伤害的。

    然而,她身上的死之魔力会不容分说地对讨伐队施以死亡景象的冲击。讨伐队的人们已经在脑子中浮现出了好几次自己死去的景象,本能正在强烈地催促他们逃走。

    「……」

    爱西丝原本就在山顶上没找到蓝水晶花,再看到这个反应,爱西丝露出了微微焦躁的表情,同时这种感情在死之魔力上也产生了显著的体现。

    「唔,啊……呜哇啊啊啊啊啊啊!?」

    大概是冒险者吧,有一个人在大喊之后逃跑了。这一声仿佛导火索一样,讨伐队的人员开始一个个飞快地逃离现场。

    不过,逃跑的人全部都是冒险者。骑士团或许是有肩负国家的自觉,尽管身体抖得让铠甲咯吱作响,但仍然留在现场对着爱西丝低着头。

    爱西丝用冰冷的视线看着这一光景之后,表示没有什么话要说下去了,默默地从颤抖的骑士团旁边经过走向山下。

    尽管爱西丝自己也理解这些人的情况,但不讲道理的拒绝还是让人焦躁。她明显露出了不愉快的表情,沿着道路前行,离开了那座山。

    爱西丝原本打算去其他的山再去寻找,然而遇到讨伐队之后心情变得不好,今天已经不再有待在人界的打算了。

    爱西丝花了几天搜索了周边的山,终于在山顶找到了蓝水晶花,开始朝新法尼亚王国的王都前进。

    她并没有特别明确的目的,只是抱有如果有新书就买下这种程度的想法。

    爱西丝到达王都之后,等待她的是大部分居民躲在家里后剩下的冷清的街道。这是间接,然而明确的拒绝……

    不过,对爱西丝来说,这是见惯的光景。一直以来,只要她来到街上,迟早都会变成这种状态。

    只有一点和平时不同,在爱西丝前进的路上站着一位青年……

    青年茫然地,害怕地看着爱西丝走过来。只是,害怕的方式和以前遭遇的讨伐队有些许区别。

    几天前遭遇的讨伐队是知晓爱西丝的存在因而感到害怕。相对的,青年的害怕则好像是遭遇了未知的事态一样。

    「……奇妙的魔力……你是……勇者?」

    「!?」

    由于他少见的反应,以及他身上的魔力和这个世界的人类感觉有少许不同,爱西丝以为这位青年是今年的勇者而向他问道。

    即使他是异世界的人类,爱西丝也已经……不再觉得他可能会接纳自己了。

    这一点已经对过去的勇者尝试过多次了。然而结 >>


风筝小说(w w w.56fz.com)

果没有任何不同。

    异世界人也将自己理解成恐惧的对象。爱西丝并不抱有什么特别的期待,只是单纯地打个招呼。

    「……再说一遍……你是……勇者?」

    尽管这一点早已心知肚明,然而爱西丝还是再一次询问了颤抖着无法说话的青年。

    由于感到了整个王都拒绝的意志而焦躁,爱西丝伴随着死之魔力说出了稍稍含有自己不快心情的话语。青年一下子缩起肩膀,少许之后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开口说道。 Web 版为“中午那件事”。

    「……我是……异世界人……但并不是……勇者」

    「……这样」

    青年做出了回答,坦率地讲这让爱西丝感到了一些惊讶。

    说实话,她没想到会得到回答。要么颤抖着毫无反应,要么转身逃走,就在她觉得会以这些方式结束对话的时候,青年颤抖着开口说话了。

    要和围绕着死之魔力的爱西丝对峙,心灵必须要足够强大。而且,因为从整个城市中感受到了拒绝,受其影响爱西丝有些不高兴,相应地身上的死之魔力也变得更加凶恶。Web 版“有些”处为“相当”。

    他看上去不像是比讨伐队的骑士更强,然而连骑士都做不到对不愉快的自己做出回答,他却做到了,说明他或许拥有着相当强大的心灵。  Web 版为“白天见到的”。

    爱西丝对青年的认识有所改观,朝着青年报上自己的姓名并伸出了手。

    「……我是……爱西丝……爱西丝·雷姆南特……多多指教」

    「唔!?啊啊啊……」

    这是无意义的行为,爱西丝自己比其他任何人都要明白这一点。这终究只是流于形式,伸出手也只是做个样子。因为这与心灵有多强大没有关系,只要没有对抗爱西丝的力量,就无法去握住伸出去的那只手……

    「……」

    看到爱西丝的手,青年明显变得更加害怕,并且后退了一步。

    这是早就知道的结局……重复了几千遍,未来也不会有任何改变的必然事件。这是她从诞生之日起就一直背负的枷锁……和诅咒。

    爱西丝并不打算责备青年的反应,而是准备把手收回,为了不让他更加害怕。

    ——之后的光景,爱西丝并不知道,甚至没有预料到。

    干巴巴的声音在寂静中响起,即将要放下的手停住了。

    「……诶?」   「……!?(这是在……干什么?)」

    口中不禁发出了惊愕的声音。

    爱西丝眼前的青年突然用双手拍打了自己的脸,眼睛闭上一次之后……以包含着强烈意志的眼神朝她望了过去。

    那双眼睛中并不是弱者感到畏惧的眼神,但同时也不是其他六王那样能抗衡她的强者的眼神。

    那是尽管害怕,尽管恐惧,却同时在努力挑战的,挑战者的眼睛。

    爱西丝确信了。眼前的青年是在挑战,以他脆弱的身体和渺小的魔力……他明明丝毫不具备能对抗爱西丝的力量,却依旧从正面迎战死之魔力……

    心脏在剧烈的震颤着,很久之前消失的……名为希望的感情从深处涌了上来。

    不可能的。做不到的。

    尽管心里有这样的感受,但与之相反,她却没能放下伸出的手。不,是强烈地感觉不可以放下。

    爱西丝的心灵深处有一个微小的愿望。仿佛在回应这个愿望一样,青年颤抖着,缓慢地……尽管真的是缓慢地,但却是确确实实地,一点一点开始移动起了他的手。

    为了忍受住恐惧,他使劲,使劲到嘴唇都咬破溢出了鲜血……拼命努力着回应爱西丝的愿望。

    这是仅有这一刻,这个瞬间才可能发生的奇迹。

    如果没有喜欢上自己所读的书,爱西丝就不会前往人界。

    如果没有找到要找的东西,如果没有想要顺路买书,爱西丝就不会前来王都。

    如果没有误会青年是勇者,爱西丝就不会向他搭话。

    而青年——宫间快人,如果不曾遇到过克罗姆艾娜,他就不会做出挑战。

    各方面的因素像奇迹一般重合在一起,接着——这一瞬间到来了。

    经过了很长,很长的时间,快人的手终于够到了爱西丝。

    数万年的许愿,本以为再也无法实现,她已经快要死心放弃。

    感叹着为何自己生而拥有这等力量,感叹着自己究竟是为何而生,她绝望至今。

    流干了泪水,哀叹着周围的变化……然而即便如此,她的内心深处一直在等待着那个存在。

    即使力量不足以对抗死之魔力,但仍然迎难而上并将其克服之后握住自己的手的存在……

    「……我叫宫间快人。请多多指教,爱西丝」

    「……呜啊」  「……!?!?!?」

    温柔的声音,温暖的笑颜……把包裹住爱西丝内心的那层冰霜融化掉了。

    就在这一瞬间,爱西丝的心里产生了异常强烈的确信。

    自己就是为了与这名青年——宫间快人相遇而生的……

    * * * * * * * * * *

    『真是少见。爱西丝,没想到你会过来找我……』

    「……莉莉伍德……礼物……送什么比较好?」

    『礼物吗?是要送礼物给别人吗?』

    「……嗯……交到了……朋友」

    对于不怎么从居城出门的爱西丝来访这件事,莉莉伍德微微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在莉莉伍德听到了理由之后,惊讶的感觉变得更加强烈了。

    『朋友吗。他是高位魔族?还是上级神?』

    「……不是……是人类」

    『……嗯?』

    「……所以……是人类」

    『诶?怎么会……人类中有拥有这么强大力量的人吗?』

    听到爱西丝说出人类这个单词,莉莉伍德少见地心慌意乱起来,急忙询问道。

    然而,被询问的爱西丝倒是诧异起来,疑惑地歪了歪脑袋。

    「……快人……不强呀?」

    『……嗯嗯?』

    「……比骑士之流……还要弱好多……魔力也很小……」

    『即使那样也和你成为朋友了吗?』

    「……嗯……快人……握了……我的手……还笑着告诉我……随时欢迎来玩」

    『……那个人类,他是怪物吗……』

    看到爱西丝红着脸高兴地说着,莉莉伍德露出了仿佛感到难以置信的哑然表情。

    至少,莉莉伍德并不认为普通的人类能够对抗爱西丝的死之魔力。

    「……快人……他说……他是异世界人但不是勇者」

    『异世界人?看快人这个名字,是男性吗?』

    「……嗯……很温柔……很帅气」

    「……好奇怪啊。上次新法尼亚王国举行的晚会有我的眷属参加,听说这次勇者召唤发生了事故……我还听说,在那场晚会的异世界人,只有一名担任勇者的男性和两名女性啊?」

    莉莉伍德在世界各地有大量的眷属,其中有一人参加了在新法尼亚王国举行的新年晚会。因此,她对勇者召唤的事故有一定程度的了解。

    然而,莉莉伍德印象里并没有这样一个存在符合爱西丝的描述。

    「……为什么……快人……没有参加?」

    『不知道,也很难想象他会有什么别的事情呢。那时他来到这个世界可只有四天。说起来,有传言说那个国家的国王很溺爱这次的当事者,也就是前公主,所以不让男性靠近呢。他逗留的地方应该也是和其他异世界人一样,是那位前公主的宅邸……说不定是他受到了不合理的对待……』

    「……」

    『啊,不是,只是在说可能性哦?只是说不定有可能的意思。也许单纯只是身体不舒服这种原因也说不准……』

    「……是吗」

    看到爱西丝身上的氛围明显发生了变化,莉莉伍德慌忙告诉她这些只不过是推测。

    『……那个,假设啊,如果假设那位快人受到了不合理的对待的话?』

    「……这么做的家伙……全都杀了吧」

    『……别,别,冷静一点。你是想要把国家都毁灭了吗……』

    「……欺负快人的国家……毁灭了就好」

    『……』

    莉莉伍德产生了确信。如果真如推测的那样,爱西丝恐怕会动真格,即使做到毁灭掉新法尼亚王国这种程度,也要把所有犯人都杀光……

    因为爱西丝一本正经的话而苦笑着的莉莉伍德慌忙用魔力通知眷属,命令他们尽快调查这件事情的始末。

    >>


风筝小说(w w w.56fz.com)

 『不,不过你看,要是这么做的话,那个温柔的快人不会感到难过吗?』

    「……唔……要是快人会感到难过的话……就不毁灭国家……把他们弄到半死好了」

    (那个爱西丝竟然会这么老实地让步……那个快人到底是什么人?)

    爱西丝老实的反应,从她过去的所作所为之中是无法想象的。莉莉伍德再次吃惊着,帮爱西丝商量起了一开始有关礼物的话题。

    刚开始莉莉伍德对那能称为未知存在的人类还是半信半疑的。然而,她看到爱西丝谈论快人的事情时那么幸福,自然浮现出的微笑也爬上了莉莉伍德的面庞。

    (爱西丝那么热衷的人类,有点意思呢。说起来,下个月新法尼亚王国有森精族的祭典……嗯,这是个好机会,到时候去看看吧)

    「……莉莉伍德……你在听吗?」

    『嗯,在听在听。毕竟是第一次访问,还是消耗品比较好吧。他是异世界来的,说不定可以送一些这边世界的食物』

    「……原来如此……莉莉伍德……世界树的果实……来一份」

    『给你倒无所谓,不过你不会是想要送给他吧?』

    「……不行吗?」

    『倒不是说不行,不过要是送了太昂贵的东西的话,会让对方觉得过意不去吧』

    在个性强烈的六王之中,思考最为健全的莉莉伍德听了爱西丝的话叹了口气,但也毫无怨言地陪着她挑选了礼物。

    看着许久没有见到过的,爱西丝从心底发出的幸福的微笑,莉莉伍德在心中感谢着把这些带给爱西丝的……把死王心中的冰融化掉的快人……

风筝小说(w w w.56fz.com)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