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 第四卷来自初吻的宣战布告2、前情侣寻求刺激「别说什么帅气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呐,水斗同学。这本书的书签去哪了?」

    午后,我正悠闲地在客厅读书的时候。

    结女突然向我搭话,我不得不抬起原本看书的视线。她向我展示的是之前我从她那借过的一本书。……书签?

    「啊啊……说起来是有这么个东西。大概是放在我桌子上的某个地方了吧」

    「诶诶——?放在那个乱七八糟的桌子上了?为什么不好好地夹在书里呢?」

    「抱歉啊。我用不上它。我一会儿会去找来给你的——」

    「现在就去!反正一会儿你又会忘了!」

    「哈啊——?真麻烦……」

    「哈?难道不是你不好好对待从别人那里借到的东西的错?」

    「啊——,好好」

    我叹了口气后从沙发上起身。你说得都对。知道了知道了。

    本想着赶紧找到后回来看书,但在离开客厅前,我察觉到了看向我们的视线。

    是罕见的两人同时休息在家的老爸和由仁阿姨。

    两人都坐在餐桌旁,带着忍俊不禁的表情看着我们。

    「怎……怎么了?」

    同样察觉到视线的结女询问后,由仁阿姨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不是,那个,怎么说呢……是吧?」

    「嗯。是的。我懂我懂」

    说着,老爸也跟着笑了起来。

    我和结女都一头雾水地歪起了头。刚才那一幕,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由仁阿姨依旧笑嘻嘻的,对我们说到。

    「刚才的你们——总感觉,看起来像是进入倦怠期的情侣」

    「「!?」」

    倦怠期。

    对于这一存在,姑且,作为一项知识我们是有所耳闻的。

    所谓的倦怠期,就是指交往中的男女,在慢慢开始习惯于两人的共同生活后,对彼此的关系失去了新鲜感,并开始在意对方缺点的时期。

    视情况甚至有就此分手的,夫妇与情侣关系的劲敌——

    「真是出乎预料啊」

    结女一边把靠垫狠狠地按在地上,一边说到。

    就在在结女的房间。

    为了处理预料之外的事态而开展的紧急会议。

    「本以为已经习惯了现在的生活,不应该会再有穿帮的情况了……没想到,这种适应感会起到反效果……」

    「倦怠期……仔细想想的话,确实最像是真正的情侣之间的发生的现象呢。哪怕是装出一副情侣样子的假情侣,也不可能连倦怠期也一并重现出来吧」

    「我们现在并不是什么恋人吧!」

    「话虽是这么说,但问题是现在别人就是这样认为的啊」

    当然,老爸他们说这些话的时候也只当是在开玩笑而已吧——我们曾经交往过的事实大概还没有被察觉到。

    但是,我们在慢慢习惯了四个月之久的同居生活后,有些过于缺乏紧张感了,这一点也是不可否认的。

    刚才的情况也是,确实已经不能算是『相处融洽的义理兄妹』了——更像是陷入倦怠期的情侣,或者亲生兄妹才会采取的态度。

    对完全是初次见面的人来说,适应得也太快了——被别人这么认为,也并非是不可能。

    「看来有回归初心的必要了啊……」

    结女面露苦涩地说到。

    「我们必须要取回四个月前,刚开始同居生活时的紧张感才行」

    「不过,就算抛开老爸他们的看法不谈,你最近也确实太过放松了。总是理所当然地半夜打电话过来,穿得很随便就在客厅里晃悠」

    「我、我才没随便呢!只是到夏天了衣服穿得薄了些而已!?」

    结女仿佛为了藏住自己的身体一般紧紧地抱住靠垫往后退了退。

    结女现在穿着的,是型号有些偏大的衬衫和略微有些短的马裤,因为天气炎热的缘故,袜子也不是之前的过膝袜而是穿的小腿袜。

    明明出门在外的时候那么固执地不让别人看到自己的裸足,现在她的大腿却是露出了一半以上,而衬衫也因为型号较大的缘故,在屈身的时候,领口部分就会挤出空挡,若隐若现地露出胸口来。虽然我是不会看的。我是不会看的。

    而且,她还戴上了眼镜。

    虽然平时戴的是隐形眼镜,但暑假开始后,不需要出门的日子多了起来,或许是因为觉得很麻烦,她戴眼镜的日子多了起来——这样一来,对我来说,无论如何都会回想起初中时期的那段时光,对我的精神卫生来说相当不妙。

    「……你眼神好色情」

    从镜片深处传来了轻视的眼神。她说着盘起膝盖,大腿暴露在了我的面前。虽然很想说「你这该不是故意的吧」,但总算是强忍着开口的冲动挪开了视线。

    「……总之,如果是四个月前,你又怎么可能会以如此松懈的打扮出现在我的面前。感觉像是回到了初中时代的气氛,这么说都还算好的……」

    「啊~真的是~你好啰嗦啊!反正只要度过倦怠期就行了不是吗!度过倦怠期!」

    「所以啊,我们又没在交往,不存在什么倦怠期吧。……不对,等等。这作为范例或许还能用用?」

    「范例?」

    「我的意思是说,情侣们跨越倦怠期的方法,或许能让我们取回紧张感也说不准」

    「啊啊,原来如此……。毕竟我们也不清楚究竟该怎么办了……」

    结女用大拇指按着自己的下唇,喃喃到。

    「但是……说是要度过倦怠期,具体该怎么办呢?」

    「……………………」

    「……为什么不说话了?」

    「不是……我是在想,我们不就是因为没能跨过倦怠期才分的手吗」

    「…………确实…………」

    彼此都越来越看对方的缺点不爽,当时的我们,正是陷入了这样的模式。

    虽然当时我们并没有意识到这是倦怠期,但从去年的夏天开始持续了半年左右的时间,那正是我们的倦怠期吧。

    只不过那段日子并没有发生什么值得回忆的事,让我们根本无从回忆就是了。

    「这样的话,就只能依靠前人的智慧了呢」

    「前人的智慧?」

    「也称之为因特网」

    「……难道说,你每次和我发生了些什么的时候,都会试图仰赖网上的知识来做些什么吗?」

    「不……不可能那样的吧?」

    眼神游离得好厉害。难怪总觉得她时不时会做出一些奇怪的举动。

    结女翻出手机,使用语音输入了「倦怠期。跨越方法」后开始了检索。虽说家丑不可外扬,但现在的我们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嗯~……」

    结女的手指不停地在屏幕上点击,目光上下游弋不止。

    「怎么样了?」

    「……如果够快的话,倦怠期大概会在交往过后三个月左右就开始」

    ……那反倒是关系最亲昵的时间段来着啊。

    「对于跨越倦怠期来说,最重要的是再次确认对对方的感情——网上是这么说的」

    结女透过眼镜瞥了我一眼。你这是想让我说些什么啊。

    「废话就算了。找一下具体的手段啊,手段」

    「就是这样想要立刻得出结论。我讨厌的就是你这一点啊」

    「哦~,这不是很完美地重新确认了自己的感情吗。这样一来不就能成功摆脱倦怠期了么」

    「正从倦怠期朝着憎恶期绝赞进化中哦」

    嗯~,结女的双眼重新看向手机屏幕,「跨越倦怠期的方法其一……去平时不去的场所约会相当的有效」

    我们不禁面面相觑,沉默良久。

    ……约会。

    为了不让老爸他们误认为我们是情侣,而做些情侣之间才会做的事,这究竟是闹哪样。

    「……怎么办?」

    结女抱紧了坐垫,放下双腿以人鱼坐的姿态坐下,缓缓地歪起头来看向我这边。

    「……去吗?,约会……」

    对我来说,倒是希望你能一笑带过来着……

    ……果然,最近这家伙还真是放松啊。

    「…………就算要去,打算去哪里啊。平时不去的场所是哪?」

    「书店或是图书馆以外的地方?……啊啊不对,这是初中那会儿的事了」

    确实,尽管我们在初中时期总是一起去书店和图书馆,但从同居开始后,两人一起去的次数反倒并不怎么频繁。

    话说,把平日里常去的地方除外,这样想的话——

    「……只要不是家和学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校,其他地方好像都可以啊?」

    「……原来如此」

    因为无论在家还是在学校都是在一起的,所以两人已经放松到了会被外人误认为是倦怠期的情侣的程度,这一点确实是真的。

    那么,改变周围的环境本身,或许不失为一个不错的手段。

    「哼~……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结女一边喃喃着,一边不停地划动着手机屏幕。你这是哪门子的原来如此啊?

    「……那样的话,说不正好呢」

    「什么正好?」

    「只要不是家里和学校无论哪里都可以的吧。正好我有个想买的东西,你就陪我一起去吧」

    「有想买的东西……?」

    除了书以外的东西?买夏装的话也已经有些迟了……。

    结女将下颚托在怀中的坐垫上,嘲笑似地扬起了嘴角。

    「是·泳·装」

    「我去一趟书店」

    「哦哦。别中暑了哦——」

    「快去快回~」

    听到我满嘴的谎话,老爸和由仁阿姨没有丝毫怀疑。这种情况下,深居简出的日常生活就体现出了优势。

    我走出玄关,在家门前的道路稍微走了一段距离,然后在第一个拐角之后停下了脚步。

    好热啊……。

    我站在电线杆的阴影之下,抬头望向满是蝉鸣的夏日晴空。四周充斥着桑拿般的热气,仿佛用丝绸紧紧勒着我的脖子,抬高着我的体温。出门还没多久,就已经有了回到那开足了空调的房间的想法。

    那个女人,嘴上说着自己要换衣服所以让我先出门,难不成是打算让我中暑身亡吗?

    「久等咯。还活着吧?」

    当我差不多产生了这样的想法时,拐角的另一边突然出现了结女的身影。

    反正无非又是平时的大小姐装扮吧。我心中这样想着回头望向她的身影,脑海中瞬间混乱了起来。

    我都要认不出她是谁了。

    今天结女的穿着打扮,一言以蔽之就是活力十足。

    上身穿的白色的衬衫,下身是深蓝色的牛仔短裤,小腿上覆盖着黑色的及膝短袜。

    令人震惊的是这身打扮的露出程度。上身衬衫的袖子仅仅盖住了双肩,领口也开得很低,隐约能够看到锁骨部分。而牛仔短裤和短袜之间,大腿暴露无遗,甚至连短袜那略微嵌进了小腿中的橡皮环都看得一清二楚。

    然而,对我来说比什么都要危险的,是她脖颈以上的部分。

    大概是为了规避日晒,头上戴着宽大的帽子,令人厌烦的黑色长发分成两半扎起,顺着肩头披在了胸前。

    光是这些就足以勾起我的一些回忆了,但更加决定性的是她的眼睛。

    刚才,在房间里的时候戴着的眼镜,他就这样戴了出来。

    「库库库」

    结女看着我的脸,像一个恶作剧成功的小孩子一般轻笑起来。

    「跨越倦怠期的方法其二。惊喜也是很有效的方式」

    我皱起了眉头。

    这家伙果然是故意的吗。

    从肩头垂下的双马尾辫,再配上眼镜——完完全全就是,初中时期的绫井结女。

    不过,现在的她给人的印象,和当初的她已是天壤之别。

    「嘛,毕竟让熟人认出来了会很麻烦呢。就当作成是乔装一下吧。……啊,对了。这个给你」

    说着,结女将一顶似乎是青色棒球帽一样的帽子递了过来。嗯?

    「毕竟你也在期中考的时候拿过第一名,学校里有不少人知道你的长相。所以戴上这顶帽子,就没那么容易被认出来了吧?」

    「……搞得跟个艺人似的」

    「在暑假结束后传出我们两个约会过的传闻,你不介意的话不戴倒也无所谓哦?」

    「……嗯~嗯~……」

    「而且,」

    在我下达许可之前,结女已经将帽子扣到了我的头上。

    「今天阳光很毒,万一中暑就麻烦了」

    我透过帽檐看到的那张脸,已经丝毫没有了当年那个只会跟在我身后的绫井结女的影子。

    不知是因为长了个子的原因,还是因为与平时感觉有些不同的打扮。

    或是——她在精神上的成长了,给了我这样的感觉。

    但即使如此,我也没打算当她的弟弟就是了。

    「…………知道啦」

    「很好」

    我又再次压低了帽檐。

    之后我本想着该出发了,但在这之前,结女突然扭扭捏捏地偷瞄起我这边。

    「怎么。还有什么事吗?」

    「诶诶,嘛,那个~……还有,一个东西……」

    结女缩手缩脚地从挎包里取出了一件东西。

    是一副眼镜。

    结女抬起视线,用祈求般的眼光盯着我的脸,手中拿着眼镜并打开递到了我面前。

    「就当作是乔装……我也戴着的……所以……」

    「不戴」

    「为什么啊~!明明那么帅气!」

    别说什么帅气啊。

    因为在烈日下就算只走十分钟也受不了,所以我们乘坐公交来到了百货商店。

    虽然在离家近一些的地方也是有商场的,但那里又是我们『常去的地方』,属于必须规避的场所——说到底这次外出只不过是为了取回平日的紧张感。要是忘掉这一点的话,就成了我单纯地陪她购物而已。

    「说是要买泳装,你是打算去海边吗?」

    从入口进去后,感受到包裹全身的冷气后不禁长出了一口气后,我对着结女说到。

    结女一边用手帕擦拭着颈部渗出的汗水,一边说着「倒也不是。原本以为晓月同学她们会制定类似的计划,但结果她们说不想被搭讪所以还是算了。而且海边也很远」

    「……哼~」

    「这样就放心了吧,姐控弟弟?」

    结女将头探到我的跟前,从斜下方抬起视线望向我的脸。

    我依旧维持着一张扑克脸,但结女却嘲弄般地笑了起来。

    总觉得今天一整天都会被这家伙牵着鼻子走啊。必须注意一下才行了。

    「这样的话,那为什么还需要泳装?」

    为了夺回主动权,我重新开口问了一句。结女听罢,一边看着店铺的展示窗口一边回答到,「为什么啊,那是因为峰秋叔叔跟我说过。说是盂兰盆节要用」

    「老爸说的?盂兰盆节?——啊啊,不是去海边是去河边啊」

    在盂兰假期的时候,我们预定会回老爸的老家一趟。

    现在我们居住的房子原本是在我出生前就已逝世的祖父的房子。因此,虽然老爸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但因为祖母(健在)住的地方在别处的原因,每逢盂兰盆节就回一次老家已经成了习惯。

    特别是今年还增添了新的家人——不回去露个面可不行。

    祖母所在的老家,简而言之就是『真·乡下』。除了河边以外没有任何娱乐场所,像是一个现代社会的秘境。嘛,小时候的我,消磨时间的主要手段还是翻阅祖父的藏书——这大概是让我成为了滥读派的主要原因。

    想着她是为了这个而买的泳装的话,怪不得她没有叫上东头或者南同学,而是叫上了我。需要泳装的只有自己而已,这样确实很难开口让她们陪自己来买。

    「如花似玉的女高中生为了在乡下玩耍而屈尊前来物色泳装吗。听上去简直寒碜到想哭了」

    「什么啊,河边有哪里不好了。比起人山人海的海边浴场,河边要开心多了」

    「嘛,话是这么说啦。但是既然只是给家里人看,就穿去年穿过的不就行了?」

    「……你这是在挖苦我吗?」

    「哈?」

    结女一脸无语的表情盯着我,并单手捂住自己的腹部

    「你是明知道我去年的体型还故意这么说的吧?」

    「……啊」

    我不由得一愣后,真的是在无意之间,瞥向了结女的胸口。

    现在她胸前那清晰可见的膨胀撑起了她所穿的白色衬衫,但在一年前还不存在这样的光景。不,印象中这家伙是在初三的时候迎来了迟来的的成长期,去年的这时候已经很有料了也说不准——在暑假之前和她吵了架的我,并没有确认这一点的机会。

    「……看得太入迷了」

    结女用双手遮住自己的胸口,后退一步和我拉开了距离。

    「什么啊?今天是到发情期了?没事吧?一会儿还要试穿泳装。你不会袭击我吧?」

    「怎么可能。我要是猴子一样的家伙,那事到如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今东头可就不得了」

    「…………。虽然不想承认,但还真是有力的反驳啊……」

    我生平第一次觉得东头是个毫无防备的家伙真是太好了。

    结女稍微拉近了些,回到了原本的距离,

    「但是,你还是尽量控制一下别像那样看我吧。今天可不是给你放福利的日子啊」

    「哈?你不会觉得这种东西就能构成所谓的福利吧?就凭你的泳装?呜~哇。还真是自信呢。我好尊敬您哦~」

    「真——是火大!!」

    结女一边踹着我的小腿,一边和我一起来到了泳装卖场。

    在最显眼的地方摆放着的模特,穿着的比基尼泳装,是那种在巴西以外的地方不太适合的大胆款式。极度抗拒露出,以至于在夏天都要穿过膝袜的家伙,想来是不会穿这种东西的吧……。

    「……那个,虽然看你两眼放光的样子很不好意思……那个不行哦?绝对不行哦?那可是连屁股都露了大半的款式啊?」

    「我知道啊。谁会让你穿这种东西啊。明明都不知道到时候会让谁看见……」

    「…………那你的意思是只要在没人能看见的地方就可以了?」

    「……我没这么说吧」

    「哼~……」

    「什么啊,你这意味深长的眼神」

    「没什么。说起来,好像曾经有个人,在女朋友穿上她压箱底的迷你短裙的时候,还跟女朋友抱怨过呢」

    …………居然还记得这件事啊。

    「那么~。接下来,就让我好好找一套某人恶心的独占欲不会爆发的泳装吧~」

    「真——是火大…………」

    就在我全身上下充斥着近似杀意的感情踏入店铺里的时候。

    「这位客人您是找什么呢~?」

    野生的店员 出现了!

    脸上贴着完美到感觉都有半只脚踏入了毛骨悚然领域的微笑,她用超音波般尖锐的高音问了我一句

    当然,对这个人来说,她也不过是在履行着身为店员的职责而已。但对我来说,无论怎么看都只觉得是出现了一头迷宫里出没的怪兽。到了打倒它还是掉头跑路,二选一的境地。

    在我即将伸手选择『逃跑』的半秒前,一位女生勇敢地朝着怪兽前进了一步。

    「那,那个,我们在找泳装……」

    「泳装是吧?是要找比基尼吗?还是说一体式的?」

    「啊,总之先看看一体式的吧……露出度稍微低点儿的会比较好」

    说着,结女稍稍瞄了我一眼。

    瞬间,女性店员的视线飞快地在我和结女之间兜了一圈后,脸上的微笑变得愈发灿烂。

    「即使是比基尼,我觉得只要选择短裙类的款式也不用太过担心露出度的问题哦?这样一来您的男朋友也就能放心啦!」

    「诶」

    诶。

    「那,那个……、他不是我男朋友……!」

    「那么我这就去帮您找找,能麻烦您告诉我常穿的型号吗?」

    「诶、啊、型、型号!?」

    结女面色微红,视线慌张地在我和店员之间游离。最后,她凑到店员的耳边,悄悄地说了些什么。

    店员点了点头,说了句「我明白了!请稍等~!」随即消失在了店铺的深处。

    结女一把按住自己通红的耳朵,长出了一口气。

    「嘿~,被说了些莫名其妙的话,让我都有些焦躁了……」

    「这种事你还挺擅长的嘛。我一直都以为你不怎么擅长应付这样的场合来着」

    「我当然不擅长啊,非常不擅长,只是我克服了而已。……虽然某人完~全~没有注意到过,但身为女孩子,总不能一直那样吧」

    我没有否定她,倒是回想起了第一次见到这个女人身穿私服的样子的时候。

    明明自己的人际关系一片狼藉,但第一次看到的私服装扮,却正常得让我大吃了一惊。……这么想来,在我所目不能及的地方,她确实有好好地努力过吧。

    嘛,事到如今,这都是与我无关了的事了——

    「——呐!看到了吗!?看到了吗!?」

    「看到啦看到啦!好~可~爱~啊~!酸酸甜甜的高中生情侣真棒啊~!」

    「……………………」

    「……………………」

    能到我们听不见的地方说吗,店员们。

    我们之间的氛围变得愈发尴尬起来。漫无目的地逛着商场里的泳装商品和观望着路上往来的人群,没过多久,刚才的那位女性店员走了回来。

    「久等了~!我找到了一件符合您要求的款式,如果型号不对的话还请你不要客气尽管提出来!啊,试穿的时候还请记得从内衬的上半身部分开始!」

    说着,女性店员将一件泳装递给了结女,不知为何又给了我个意味深长的眼色后回到了柜台。都什么啊,这写满了『加油吧』的眼神。

    「嗯——那么,我去试穿一下看看……」

    结女拿着泳装转身面向更衣室,突然又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

    「……要看吗?」

    不是,你让我看什么啊。

    「你倒是自己照着镜子自己判断去啊」

    「我,我只是因为是第一次买泳装,所以想听听别人的意见而已!」

    「听完我的喜好之后你就会照着买吗?」

    「这……当、当然是反着买了!反着买!我就是为了选出你不喜欢的款式!」

    原来如此,那我就放心了。

    「……嘛,被一个人晾在这儿也确实有些不太好受」

    「对吧?毕竟你和这种场所简直不般配到了极点」

    「还不是多亏了你」

    在我移动到了试衣间附近后,结女消失在了门帘后,我则是坐到了试衣间前的凳子上。

    泳装吗……。初中时期倒也上过游泳课,但高中连泳池都没有。因此,原本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这个女人穿泳装的模样了……。

    咻……飒飒,熙熙——

    门帘的另一边传来衣物摩擦的声音,衣物落地、拉链拉开各种各样的声响。真亏她能在仅隔了一层薄薄的门帘的地方脱衣服——更何况,不远处就有我在。

    在结女换衣服的时候不幸撞上——这种一听就很有可能会发生的事态,万幸,到目前为止还一次都没有发生过。准确地说,倒是曾经撞见过这个女人出浴时的样子——

    当时不由得目击到的光景,那雪白而又肉感十足的曲线在我的脑海中浮现出来,旋即让我赶出了思绪。

    初中生啊。

    都已经同居了四个月了——事到如今,别因为这种程度的事情就动摇啊。

    正当我试图摒除杂念的时候,试衣间里的声响停了下来。

    大概十几秒后,门帘被稍稍拉开了一点,结女从里面探出头来——依旧戴着那副眼镜。

    「怎么了?」

    「不,那个……周、周围没人吧?」

    结女左顾右盼,确认着四周的情况。虽然店外很喧闹的样子,但四周除了我并没有别人。充其量也就只有从柜台的方向传来的店员们的视线。从他们的角度来看,是看不见试衣间内的。

    「谁都没有哦。话说你这泳装原本不就是打算在外面穿的么。在试穿阶段就害羞成这样,到时候要怎么办才好」

    「吵、吵死了!我只是第一次穿暴露程度这么高的衣服……倒不如说,冷静下来想想,感觉这已经和内衣没什么区别了啊……」

    「你越是磨磨蹭蹭的就越有可能让别人看到哦」

    「你别催了!就这么想看吗!?」

    「我只是想要尽早解决讨厌的事情而已」

    「你这个……!我、我哭给你看哦!」

    唰的一声,门帘被气势汹汹地拉了开来。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那纯白色的短裙和那雪白的大腿。

    视线顺着余光瞥到的腹部向上游去,那纤细到令人心生不安的腰部正中间,有一个小小的肚脐眼。

    继续向上看去,看到的则是带着花边的白色布料。一分为二的双马尾辫搭在与苗条的身材并不匹配的隆起之间并顺流而下,在肋骨一带遮盖出两片阴影。

    最后则是,她仿佛忍耐着什么一般紧紧地抿着嘴唇的表情。

    似曾相识的眼镜和在视野之下一览无余的乳沟形成了强大的视觉冲击,让我有点头晕目眩的感觉。

    「……怎么样?」

    她的两条大腿相互摩擦着,视线透过眼镜投向了我这边。

    那令人怀念的面孔,和那以最低限度的布料包裹住的身材,在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我的心中并没能重合在一起。绫井她就算再怎么恭维也不敢说是身材姣好的那类人。就算在接吻和拥抱的时候,哪怕多多少少有些兴奋,我也一次都没有想过去碰她的胸部或者臀部。明明是这样的,怎么会,怎么可能……!

    「……诶~……那个……」

    大脑花了好几秒的时间,总算组织出了一句像样点的回答。

    「……挺好的啊。大概」

    「不……不行啊,这种评价。你再好好夸两句啊」

    「就算你让我好好夸两句……」

    结女从放在试衣间墙边的挎包里翻出手机,把屏幕凑到了我面前。

    「跨越倦怠期的方法其三。寻找并夸赞对方的优点」

    「咕……!」

    难道,这也在你的计算之中吗!

    要是拒绝了这个要求,那这次外出的意义本身就会产生破绽。突然说让我陪她买东西,原来就是为了这样羞辱我吗……!

    结女露出胜利般的微笑。

    「你怎么啦?快说啊,我的优点在哪儿,你倒是告诉我呀,水斗同学」

    我再次将目光投向身穿白色比基尼泳装的结女。

    裙子款式的下半身以下的双腿纤细而又修长。从上到下没有一点赘肉,白得简直要让人怀疑毛孔是否真的存在。大概在这世界上羡慕这双腿的女性,多得数不清吧。

    和腿部一同构成三角形的臀部曲线之上,是骤然收紧的腰部。女生的腰部,究竟为什么会这么纤细呢。明明她的腰围本身和初中时期比起来并没有什么变化,但在胸部和臀部一上一下的两处对比之下,竟显得仿佛随手就能掰折了一般纤细。

    然后就是,和初中时期相比差距最大的胸部了。

    到底是因为泳装本身就有这样的功能,或是因为她是所谓的穿衣显瘦的体质呢,总之,现在她的胸部看上去比平时还要大上一些。 乳沟被清晰地凸显出来,两束马尾辫在其间如同川流一般倾泻下来……初中时期,我们相拥的时候还能紧紧地贴合在一起,但若是现在,大概在腹部会空出一条缝隙……。

    这么看来,我无论从哪方面去夸奖,都只会构成性骚扰。

    我竭尽全力将丰满的胸部、纤细的腰身和修长的双腿等我的主张赶出自己的意识,寻找着不冒犯对方的答案。外表……那外表以外的方面如何……!?

    「家……」

    殚精竭虑之下,我终于挤出了声音。

    「……为家人着想,……之类的」

    「诶」

    结女的脸僵住了。

    定住了视线,半张着嘴,面颊一抽一抽的。

    然后,她的目光开始左右跳动,嘴巴不住地一张一合,用双手紧紧按住了自己的面颊。

    「为……为什么在这种时候,会提起精神品质的话题……?」

    「我、我有什么办法啊!要是说出几条你的泳装姿态的优点,我就社会性死亡了!」

    「诶啊……!?」

    瞬间,结女的脸变得通红,她用手遮住胸部和腹部,后背一把撞在了试衣间的墙上。

    「大……大色鬼!闷声色狼!这、这种时候、只要稍、稍、稍微夸夸泳装的款式就好了啊这种时候!」

    「…………原来是这个意思啊…………!!」

    我顿时悔恨到了极点。因为泳装是店员挑选的,所以对泳装本身的夸奖这一选项从一开始就被我排除了。

    结女用门帘遮住身子,只探出脑袋紧紧盯着我。

    「……我总算是知道你平时是怎么看我的了」

    「不是你自己要给我看的吗!」

    「我、我给你看的又不是我的身体!……更何况,我不是这个意思……」

    「哈?」

    「我什么都没说!」

    结女别过脸,慢慢地在门帘里侧换起了衣服。

    我感觉有些无法接受,在膝盖上用手臂撑起面颊沉思了起来。

    难得夸了你一句,就别对夸奖的内容指手画脚的啊。况且,为什么总是我……。

    「喂」

    「嗯诶?等、等一下,我现在还在换衣服……」

    「不是说称赞对方的优点是为了取回互相之间的紧张感吗。既然如此,你倒是别老让我说,你也说点什么啊」

    「诶?」

    换衣服的声音停了下来。

    商场的喧闹声顿时支配了试衣间。

    「不……不管怎么说,你还是好好陪我到最后了……之类的……」

    她那柔弱的嗓音,尽管在纷纷扰扰的嘈杂声中,也清晰地传到了我的耳中。

    我用托着面颊的手掩住了嘴。

    你那边怎么也给我来精神品质这一套啊。

    原本还以为她会说『很适合戴眼镜』之类的话来……。

    「啊~……这样啊。你平时都是用这样的眼光来看待我的啊」

    「这,这样的眼光是指怎样的眼光啊?」

    「这个嘛……方便使唤的工具人?」

    「要是连你都算好使唤的话全天下的人类都很好使唤了!」

    别否定啊你,真是个不灵性的家伙。

    我就此打住,等待着结女换好了衣服。

    终于,结女从试衣间里走了出来。比起刚才穿上泳装的时候,这次花的时间更长。

    「这件泳装……我去结一下账」

    「看上这件了?」

    「差不多吧。就是这样。看上这件了。我很喜欢」

    「我」很喜欢,呢。毫无疑问,就该这样。

    我和结女一同来到柜台,看着她将手里的泳装交到了刚才那位店员的手上。就在这时,泳装上附着的标签闯入了我的视线。

    上面写着的,是『9M』的字样。

    ……9M……。

    遭遇了谜之度量衡的我,被好奇心驱动着打开了手机。9M,9M——上围83公分?C、D杯……这样啊……。

    「(那个,不好意思,)」

    结女探身到柜台上方,悄悄对店员所说的话却传入了我的耳中。

    「(试穿的时候,胸部稍微有一点紧……)」

    「(诶?是这样吗?那和您说的型号又长了一个号呢。)」

    ………………………………………………………………………………。

    正当我达到无我之境界的时候,女性店员的脸上露出超越了营业式微笑的笑容,说着「欢迎下次光临~!」。

    看到结女从店员手上接过了放着泳装的购物袋,我向她伸出了手。

    「嗯」

    「……诶?」

    「给我。我帮你拿」

    结女低头看了看抱在胸前的购物袋,

    「干……干嘛?突然这么有绅士风度了?」

    「你有什么好戒备的,不过是平衡的问题罢了。你看,你本来就拿着挎包,我两手空空的也不好吧」

    「啊……」

    因为觉得很麻烦,所以我单方面地将购物袋抢了过来。袋子里只有一件泳装,几乎等于没有重量。

    我率先迈开脚步走出商场,结女也连忙跟了上来。

    然后,反反复复地对比着自己空着的手和提着购物袋的手。

    「……平衡啊」

    「怎么了」

    「不是,那个……怎么说呢……我只是在想,在你的眼里,是把你我二人当作是一对组合来看待的呢……」

    「……………………」

    我花费了不少时间斟酌自己的用词。

    「……这不是当然的吗。毕竟像这样并排走在一起……就算只是义理的,但我们终究还挂着家人的标签啊」

    「……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

    「也是啊。……也是啊」

    暑假期间的商场有很多顾客。即便有走散的风险,但无论是我还是这家伙,都没有试图牵起对方的手。我们两人,都不觉得有这么做的必要。

    的确,这是我们又一次的确认。

    确认的,是我怎么看待这个女人,以及这个女人又是怎么看待我。

    「事情也办完了,回家吧」

    「是呢。回去吧」

    「这样一来,我们算是取回紧张感了吗?」

    「大概吧。毕竟我算是明白了,你平时都是用色狼般的眼光看待我的了」

    「……我都说了那是你偏要秀给我看来着」

    结女在一旁咯咯地笑了起来。

    就算我不转头去看,也知道她现在是怎样的表情。现在的她,一定虚握着手凑到嘴边,微微地瞥着我的方向,轻柔地扬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起了嘴角吧。

    我们先成为了恋人。

    而后又成为了家人。

    事到如今,我实在是太过了解这张脸了。

    这么一想,倦怠期的造访似乎也是理所当然的呢——毕竟别说牵手,我们甚至已经连看着对方的必要都没有了。

    她的声音,她的身姿,她的存在。

    她待在我的身旁——这对我来说,实在是太过于理所当然了。

    哪怕被店员认作情侣,又哪怕和老爸他们围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这一点大概都不会有任何改变。

    「路上要不要去书店看看?」

    「也好。我也想找几本书回老家的时候看呢」

    「你这也实在太没有享受乡村风光的打算了吧」

    我们没有手牵着手,就这样结伴前行着。

    ——我的内心告诉我,这就足够了。

    傍晚,我们踏上了归途。

    夏日晴朗的天空被夕阳染成了一片火红。我们轻轻跨过电线杆那仿佛拦腰截断了道路的倒影,一个,又一个。

    「既然在出门的时候错开了时间,回去的时候要不要也错开一下?」

    「无所谓的吧?只要对他们说回家的时候偶然碰上的就行了」

    「……的确,太过在意的话反而会显得可疑」

    空无一人的四周,和人山人海的商场构成了鲜明的对比。

    虽然从道路两旁鳞次栉比的房屋中隐约有传来小孩打闹和准备晚餐的声音,但沥青铺就的道路上倒映出的人影,只有我和结女两人的份。

    在这仿佛量身定制般的场景下不知悔改地复苏的记忆,被我堵回了脑海的深处。

    没有必要。

    这些都,已经,没有必要了。

    我们完全可以继续这样下去。一切的一切,都已经被时间和适应力解决。我们已经无需再受困于中学时期的黑历史,可以转而拥抱那已经算不上是全新的日常生活了。

    成为家人的时间已经有四个月之久。

    为此感到困惑的时段早已过去。

    我们是曾做过情侣的兄弟姐妹。但是,过去是过去,现在是现在,绝没有混淆的可能。这两种身份的共存没有任何障碍,绝不会有其中一种身份侵蚀另一种身份的时候。

    我深知这一点。

    ——明明深知这一点。

    「啊」

    结女突然间停下了脚步。

    我和她之间,就此拉开一步的距离。

    「这里……」

    这里,是一个分岔口。

    事到如今已经不常路过的,初中时期的上学路。

    同时也是——

    虽说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我简直年少无知到了极点,但我从初二到初三为止,确实曾经有过一种名叫女朋友的东西。

    夕阳西下的上学路上。

    我家和她家的分岔口。

    绫井微微泛红的面庞。

    印上嘴唇的柔软感触。

    一个接着一个闪回的记忆,和眼前的风景重叠起来。

    戴着眼镜、梳着马尾辫的结女,保持着比记忆中的她更近一些的距离,抬起头看着我的脸。

    就在这时,凉爽的风猛然一刮,几乎把结女的帽子吹上半空。

    「「啊」」

    我急急忙忙地伸出了手。

    结女也急急忙忙地按住了帽子。

    结果,我们的手顿时重合在了一起。

    「……………………」

    「……………………」

    这是今天第一次触碰到的结女的手,光滑而又有些微凉的感触,让我觉得指尖一阵阵的刺激传来。

    只是有那种感觉而已。

    一切不过是错觉罢了。不过是一时错乱的结果罢了。没错。在五个月前,我不是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吗。

    但是,啊——我也的确想过。

    听到自己的父亲提起再婚的话题后——我曾感慨过,人类这种生物,即使到了这个年纪也依然难免有一时的糊涂。

    那样的话,如今还只是高中生的我们——

    ——忽然,结女一把握紧了我的手。

    她紧紧地握着这只本没有必要握紧的手,仿佛想要就这样维系着让彼此永远不要分开一般,然后从帽子上慢慢放下手。

    接着,又用另一只手摘下帽子。

    摘下帽子后清晰可见的脸,在夕阳红的装点下,就好像期待着什么似的,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的方向。

    「……跨越倦怠期的方法,其四」

    紧接着,如同为了把王将逼入绝境一般,将名为借口的棋子追加到了棋盘之上。

    「通过行动传达自己的心意」

    那种事,实在太简单了。

    毕竟,我们曾一次次,一次次,一次次地重复做过这样的事情。

    反过来说……一年前,正是因为没有这么做,我们的感情才会破裂,最终分道扬镳。

    轻轻地,结女合上了眼。

    接下来,只要我上前一步,弯一弯腰就好。

    很简单。

    实在是,太简单了。

    如果这是一年前,该有多么的简单啊。

    「——疼!」

    我伸手弹了她一下,结女翻着白眼用双手按住了前额。

    「你……你干什么啊!?」

    「跨越倦怠期的方法其二,惊喜也是有效的办法——对吧」

    「嗯……!」

    结女红着耳根浑身颤抖着。

    我放着那样的义妹不管,朝着我们家的方向走去。

    「你……刚、刚才那个完全是……!」

    「我这不是如你所愿,通过行动展现了自己的心意吗」

    「你到底对我是抱着怎样的想法在过日子的啊!?」

    我哪知道。

    只不过……我想到了。

    这样的行动,在一年前说不定我们会和好,但事到如今,不过是徒增迷恋罢了。

    我们不能把这一年里发生一切当作没有发生过。

    无论是长达半年的倦怠期,还是最终分手的决断,还是后来成为了义理家人的事实。

    以及我对东头的拒绝。

    我无法把这一切当作没发生过,就此回到一年前的时光。

    我的心中,没有任何迷恋。

    我之所以拒绝了东头,也绝不是因为心中残留着对前女友的感情。

    回首往事的必要性,已不复存在了。

    明明是这样的。

    明明是这样的……。

    我们回到同一个家中。

    只因我们,已是同住一个屋檐之下的家人。

    「水斗同学。这个,是昨天找你借的书」

    「啊啊……怎么样?」

    「很有趣。原本以为是主打角色的小说,结果解谜部分也写得相当精彩」

    「啊啊。我就觉得这本书会很合结女同学的胃口」

    「嗯。……那个,」

    「……………………」

    「如果,以后又有什么有趣的书的话……」

    「啊啊,嗯,当然」

    我们成功取回了当初的紧张感。

    我们成功回想起了刚刚开始同居时的微妙距离,彼此不再会像昨天为止那般破绽百出。

    多亏如此,我们终于摆脱了被双亲冠上的倦怠期情侣这一污名。

    终于摆脱了——本该是这样才对。

    父亲说到。

    「总觉得你们变得有点生疏了啊?」

    由仁阿姨也跟着应和了一句。

    「这回就像是一对开始仔细考虑求婚时机的情侣呢」

    听到这含笑的发言,结女浑身发抖,从沙发上一跃而起。

    「啊——真是的!你到底想让我们怎么样啊!都怪妈妈你们说这说那的,搞得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了!!」

    「啊哈哈哈!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是还不太习惯结女和男孩子和睦相处的场面而已」

    「只是练习而已,练习。等你碰上我们家的亲戚朋友的时候,绝对会被他们捉弄得更惨哦~?要是我告诉他们水斗新添了一个姐妹的话,怕是要全体起立了吧」

    「……说得我都不太想去了……」

    到头来,他们两个都只是说着玩玩而已,一切不过是我们的反应过度罢了。

    真烦人啊。虽然很想这么说,但如果一切都相安无事,那自然再好不过。

    毕竟,只要老爸他们还在开着玩笑,我们就依然能够作为家人度过每一天。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怎么了?」

    结女露出诧异的表情,在一旁窥视着我的脸。

    今天的她没有戴着那令人怀念的眼镜。

    虽说因此我不会回想起过往发生的事情,但也许是作为代替,脑中会回忆了昨天看到的泳装。

    「……没什么」

    我重新将视线对准了书本。

    究竟到哪里为止是所谓的过去,又从哪里开始才是所谓的现在呢?

    不明白啊。真的。……完全不明白。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