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 第三卷青梅竹马还是算了吧第二章东头伊佐奈登门拜访。「究竟有什么戒备的必要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虽说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我简直年少无知到了极点,但我从初二到初三为止,确实曾经有过一种名叫女朋友的东西。

    无论是我还是她,原本都不是交男女朋友的料。至于为什么会演变成那样的展开,不外乎是因为有一个共通点将我们联系到了一起。

    那是人类史上最为伟大的发明,人类身为万灵之长的证据,也是文明社会最根本的基石。

    也就是,书籍。

    阅读小说这一共同的爱好,将本是单机玩家的我们紧紧地捆到了一处——其是非功过我们暂且不提,但总之,关于如此结合在一起的我们平时是如何交流的,想必是不言自明了吧。

    对读过的书交流感想。

    对没读过的书互诉期望。

    并且,互相借出各自的藏书。

    ……其实,我们关于这方面的交流,即使是从恋人关系转职为义理兄妹之后也依然多多少少地持续着——不过嘛,现在的我们则是,

    对读过的书相互批判。

    对没读过的书互相找茬。

    然后,擅自拿走对方的藏书后指着鼻子对骂。

    ……大概是这么回事。但一码归一码,我们身为读书人而产生的交集并没有任何改变。反倒是事到如今失去了斟词酌句顾虑对方的必要,倒不如说是得到了进化呢。

    回归正题。

    对我们这种囊中羞涩的初中生来说,书本的贷借是相当重要的。毕竟可以免费读到书,而且更重要的是,对方毫无疑问地读过自己借到的书——不只可以自己享受读书的乐趣,还可以相互交流感想,怎一个一箭双雕了得。

    对我们来说,小说才是超越了LINE的交际软件。

    ……但是。我们曾经进行过这样的对话。

    ——那个系列,我家都有呢。

    那是我和那个女人——和当时的绫井结女,一起逛旧书店时所发生的事。

    我对正找着一个古老的推理小说系列的她如此说道。

    ——诶,真的吗?

    ——嗯。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借给你……

    ——谢谢!我实在是找不到这个系列……

    ——那,

    我在无意之中——真的是在无意之中,说出了口。

    ——待会儿,去我家吧?

    ——……呜哎?

    绫井突然像是齿轮卡了壳一样地定住了。

    ——伊、伊理户同学的,家?

    ——……?嗯。

    ——这……个。这个,这个。

    突然开始用手梳理着前刘海,绫井低下头颅,身体僵得一动不动。

    而此时,愚蠢的我也终于意识到了——意识到了我正打算将她带到自己家里的事实。

    ——啊……啊——。这个……

    ——呜——……嗯,这个……

    在旧书店的狭窄通道里,一对初中生男女仿佛观望着对方的态度一般毫无意义地持续沉吟不语着。

    光是回想起来都让人感到坐立难安的时间持续了有一分多钟后,终于,我们偷偷地交换了视线,双双浮现出了尴尬的笑容。

    ——……明、明天,我会带到学校去的。

    ——……好、好的。谢谢你……

    ……我还是承认吧。

    老老实实地承认吧。

    和绫井结女身处同一房间,无言地面对着面读书,一定会是相当快乐的体验罢。

    即便如此,我们依旧选择了临阵退缩。这又是为什么呢?

    是因为我们的恋人关系啊。

    是因为,和恋人身处同一房间这一情境,会包含读书人以外的另一层意味啊。

    所以,倘若我们不是恋人。

    倘若我们能不被青春期蒙蔽了双眼,得以作为书痴同好保持恰到好处的关系。

    我们现在,是否依然能够保持当时那样的关系呢……。

    我曾如是想过。

    直到我遇见东头伊佐奈。

    ◆

    「我想看看水斗同学的书架。」

    放学后的图书室里,老位置的窗边空调机旁。

    发生过各种事情后总算是以女性朋友的关系得以安定下来的东头伊佐奈,突然作出了这样的发言。

    「……哈?我的书架?」

    「你看,我不是被水斗同学甩了嘛。」

    「啊,啊啊……这话是该由你自己来说的么。」

    「然后我就想啊。我被甩了,不就意味着我已经完全没戏了嘛。既然这样,我这个女孩子走进水斗同学这个男孩子的房间里也没有任何问题了不是嘛?」

    「嗯,嗯……?」

    被人问到一句「不是嘛?」的时候,总会有下意识地回复一句「确实是呢。」的倾向。

    这家伙说的话总是莫名地具有说服力。明明不善言辞,说出来的话在逻辑上却是相当清晰。

    「……不不,东头你等等。你刚刚的说明和你想看我书架这件事究竟是怎样才能联系到一起的啊?」

    「想看书架不过是我的欲望,并没有什么理由呢。硬要说的话,我想确认一下哪本轻小说的哪一页上有折叠的痕迹呢。我其实挺好奇让初中时期或者小学时期的水斗同学的性意识觉醒的究竟是哪部作品里的哪个女主角的喔。」

    「『的喔』你个头啊。你确认了这些之后想干什么啊。」

    「要是我嫉妒的话你会萌上我么?」

    「才不会。而且『萌』这种词早就过气了。」

    「那要是我嫉妒的话你会社保么?」

    「女孩子的羞耻心究竟上哪去啦!」

    巨乳黄段子女生东头伊佐奈装模作样地炸了眨眼。

    「诶~?社保有什么不好啦~?网上不是到处都在社保社保的嘛~?你倒是说说社保究竟有哪里不行呗~?」

    「我说,你这家伙怎么就变得比以前更麻烦了啊你……」

    「唷,这副无奈的表情社保指数超高诶!超社保的诶!晚上就决定用这个啦!」

    「马上给我住手!不跟你做朋友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我再也不会用下流的眼神看你了!」

    单身女东头伊佐奈顿时泪流满面地靠了上来。自述G杯的巨乳不时地会顺势蹭到我的上臂,但跟前段日子不同,这次应该是无意而为的。比起一反常态地行色诱之事的那时候,现在这样子反倒要棘手一亿倍就是了。

    「你这样搞得我是越来越不愿意给你看我的书架了啊……。给你看书架不就意味着我要把你带到家里么?这岂不是一场贞操上的大危机么。」

    「请尽管放心。在那之前我会事先进入贤者模式的。」

    「从刚才开始你这家伙就尽说些我不想听的东西啊喂。」

    「嘛说简单点呢,就是感觉水斗同学应该会有些年份相当久远的轻小说,所以想去借几本。」

    「年份久远么。我倒是对年代久远这个词的定义有些模糊不清呢。你之前还读过凉宫来着。」

    对我们这一世代来说,凉宫已经完全称得上是古典的范畴了呢。

    「嘛,如果只是这样的话倒也没问题啦……。但是,你那边没问题么?

    「问题?」

    「我是说啊……你一个人来一个男生的家里,你就不会……戒备什么的吗。」

    「哈诶?」

    东头露出一头雾水的表情,仿佛听到了什么完全出乎她预料的话。

    「之前我已经被甩了,还有什么需要戒备的?」

    她的瞳孔中,蕴含着没有丝毫怀疑的纯真光芒。

    对她的发言,我再也没能,作出任何的反驳。

    「嚯嚯~。这就是水斗同学的家吗……这就是我……『第一次』的地方……」

    「不准用这种招人误会的说法。」

    看到东头在别人家门口故作姿态地摩擦起大腿,我毫不留情给她的肩膀来了一记手刀让她恢复了正常。那是东头说着『稍微失陪一下,我转职成贤者就回来!』想要单独行动过后没多久就发生的事。

    「这可都是水斗同学的错喔。都怪你非让我保持游民状态不让我转职。」

    「虽然你这话说得我也有些不安,不过要是真发生了什么的话,可就轮到我发挥男人的本领了。」

    「哎哟,不好意思,这样的话我能不能先去一下便利店或者药店呢?」

    「我说的是用腕力进行抵抗的意思啊!!」

    自打那次告白以来,这家伙的阀门完全就被打开了。合着我们之间曾经是有过那一道名为性别的高墙么。

    东头眼神迷离地端详着伊理户家的 >>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门牌,

    「老师她也住在这个家里对吧?」

    「老师?」

    「啊,抱歉,我说的是结女同学。」

    「在不为我所知的地方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虽说我已经知道那个女人和南同学都在东头对我的告白中掺了一脚,但关于具体扮演了怎样的角色,那几个家伙依然死咬着不松口。

    「那家伙大概还没回来吧。她放学后基本上要么会和南同学她们玩,要么会去一趟书店,不然就会在自习室或者图书室里念书。」

    「这样啊~。本来趁着机会难得,还想好好观摩一下光鲜亮丽的义理兄妹日常呢。」

    「别把我们的生活拿来观摩啊你。」

    现在这个时间点上那个女人不在家里,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吧。要是被那个女人知道我带东头回到家里,难以想象会被以怎样的方式找茬呢。

    我带着东头穿过了玄关门。

    也并没有喊一声『我回来了』,因为这个时候根本不会有人在家。

    「……打扰了~……」

    而另一方面,东头毫无顾虑地在我的背后轻声说道。看来是在进入了别人家中之后启动了认生模式。

    或许对东头来说,家里没人也是好事吧。

    对我来说也是如此。我也万万不想让别人看见我把女孩子带回家中。

    「那,东头,先去我房间吧。我去准备点饮料。」

    「啊,好的。我要苹果汁。」

    「这时候不是该说『请不要客气』么……」

    一边考虑着家里是否还有苹果汁,我脱下鞋子走向客厅的方向——

    「……诶」

    「嗯?」

    客厅门猛然打开,我和那个女人打了个照面。

    那个女人——也就是伊理户结女——看向我的脸,而后又看向我身后的东头。

    然后又看向我,看向东头,看我,看东头——

    她的视线,一次又一次地在我和东头之间来回摇摆。

    「啊,什么嘛,这不是在嘛。你好啊,结女同学~。」

    「啊,嗯,你好——不对!」

    结女慌忙一把关上客厅门,猛然向我这边靠了过来。

    「(这什么啊,怎么回事啊……!?你怎么就把她带回家里来了啊!?你不是才刚把她甩掉的吗!?)」

    「(虽然正如您所说,但不知何时就演变成了这种事态……)」

    「(我说你为什么会这么轻易地被她牵着鼻子走啊你……!)」

    话说回来,她又为什么要刻意压低了声音和我说话啊?

    「(快点让她回去……!)」

    「(喂喂,就算再怎么看她不顺眼,这也实在是太失礼了吧。)」

    「(不是这么回事!今天很不妙啊!今天难得地——)」

    就在这时。

    客厅里传来了声响。

    「是水斗君回来了吗~?」

    「喂——,水斗你好歹说句我回来了啊——」

    那是——我的义理母亲,和亲生父亲的声音。

    汗水从全身上下的毛孔里喷涌而出。

    我将东头带到家里的事,让结女知道也就算了,毕竟这家伙知道我和东头并不是什么奇怪的关系。

    但是。但是啊。

    要是老爸和由仁阿姨知道了这种状况的话……!

    「东、东头!不好意思我今天不太方便——」

    「?」

    正当我慌慌张张地把一头雾水的东头推出玄关之前。

    客厅门被打开了。

    「水斗?你倒是回个话——嗯?」

    从客厅门的另一侧探出头来的父亲,清清楚楚地,目击到了东头伊佐奈的身影。

    「嗯嗯?嗯嗯嗯嗯、嗯?女孩……子?」

    看向东头,看向我,看向结女。

    「是结女的朋友……?不对,正在和水斗在一起吧……?」

    父亲的双眼中飞舞着无数的问号。

    老爹啊,我和女孩子一起回家究竟是有多么让你难以置信啊。

    「啊、啊、那个,打扰、了……」

    东头表现出有些慌乱的样子,轻轻地低下了头。

    「我是、水斗同学的……朋友……东头、伊佐奈……」

    「啊、啊啊……这样啊。是朋友啊。哎呀,我差点怀疑那个水斗把女朋友带回家里来了呢。」

    「没、没有没有!我已经被甩了!」

    「…………嗯嗯?」

    这一切的一切,都在我和结女当机的期间开始并结束了。

    「前阵子已经被水斗同学干净利落地甩了,现在只是普通朋友而已!还请您不要担心!」

    随着东头毫不留情的一记鞭尸,时间终于重新开始了流转。

    「由、由——仁————!水斗他——!水斗他把前女友带到家里来啦啊——!!」

    「诶!?什么情况说来听听!!」

    目送着父亲奔回客厅,我一把抓住东头的手腕冲上了通往卧室的楼梯。

    「那个,我为什么会被水斗同学的父亲认定为前女友呢?」

    东头看着逃到自家卧室里抱着头懊恼不已的我,歪着头发出了疑问。

    「……我说你啊……。听到『在之前已经被甩了所以我们现在只是好朋友而已』这种话,基本上谁都会被这么认定吧……」

    「原来……如此?」

    「看来是根本没有理解……」

    果然,这家伙的感情脱节得很严重啊。

    东头用盖住了手背的线衣袖子遮住嘴,眯起双眼露出了笑容。

    「哪怕是真要被误会,我倒希望能把我误会成现任女友呢。这样的话各方面都会有所进展。」

    「指的是什么方面——算了算了,我也不想听。」

    我扶着额头狠狠地叹了一口气。

    哪怕是真要被误会——吗。

    仔细想来,让他们把东头误会为前女友也不是什么坏事。这样一来,会让他们更难发现其实结女才是真正的前女友。这就是所谓的误导了罢。

    不过,我也实在不可能对东头来一句『你就装作是我的前女友吧』……。

    「哦哦~。真是个到处是书的凌乱房间呢~。总有种令人安心的感觉。」

    正当我烦恼不已的时候,东已经头回避着由书垒起的塔,移动到了我的书架前。

    「哦哦——,还真是从轻小说到纯文学应有尽有呢……。总听说书架能反映人的内心,那水斗同学这书架该算什么呢。八面玲珑?」

    「别说这种招人误会的话啊。我可是零面玲珑。」

    「你也可以一面玲珑地对我好哦?毕竟啊,我现在在情感上还是喜欢水斗同学的呢。」

    「……………………」

    「呜哇啊!别这样露出一副认真地感到为难的表情啦!我只是开玩笑的!」

    任谁都会为难吧。我究竟该以怎样的距离感来对待你才行啊。

    听东头问我「我能翻一下书架吗?」,我便回答了一句「你可要好好把书放回原位啊」。于是东头便兴高采烈地翻起了我的书架。

    「我觉得翻看书架这样的工作,和化石采掘有几分相似呢。所谓书架不就像是地层一样的存在嘛。智慧的地层,也就是智层嘛。」

    【「智层」和「地层」的日文发音相同】

    「你刚刚不过是想说一说那最后一句而已吧。」

    就在东头如此投身于发掘工作的时候,响起了咣咣的敲门声。

    哎呀是老爸吗,我不禁产生了几分戒备之心。但没过多久,听到门外的人开始踹起门来,我顿时放下了心。如此粗鲁的行径,一定是那个女人没错。

    「难道在你的世界里,敲门还是用脚踹的不成?」

    我打开门顶了她一句后,站在走廊上的黑长直女·伊理户结女满脸不快地瞪了我一眼。

    「我只是想劝一劝那个对东头同学图谋不轨的家伙而已。」

    「我怎么可能在家庭成员齐齐整整的家里做出那种事来啊。」

    「……是呢。你要出手也只会趁着没有其他人在的时候对吧?」

    可恶的义妹义妹哼地一声露出了胜利者的笑容。……她是说之前刮台风的哪天晚上的事吧。

    我有些尴尬地错开了视线,

    「你来干什么啊。」

    「我当然是来监视的啊。为了防止你对东头同学出手。毕竟我们是朋友呢。」

    「哼~,朋友吗。」

    这家伙,还真是变得能够把朋友这种话轻易地 >>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说出口了呢。以前明明就是个和东头一样的从朋友的定义开始界定的类型。

    接着,结女看上去相当疲惫地叹了一口气。

    「……还有,避难。妈妈他们的提问攻势实在是太猛烈……」

    「啊——。那可真是……」

    一定很辛苦吧。

    我罕见地生出了同情心,决定怀着广阔的胸襟让她藏匿下来。

    「……进来吧。比起被遭受莫名其妙的怀疑我还宁愿被监视呢。」

    「恭敬不如从命了。」

    将结女引进房间里后,我回头看向了正全神贯注地发掘着我的书架的东头。

    「哦呀。结女同学也要来发掘么?」

    「什么啊?那个书架里还有化石么?」

    「所谓书架不就像是地层一样的存在嘛。智慧的地层,也就是智层嘛。」

    「……志曾?」

    看来,利用了汉字读音的文字游戏的乐趣并没能传达给这个喜欢以翻译版为主的古典解密小说的女人。东头看起来有几分垂头丧气。我懂,这份心情我太懂了。

    「……总之,水斗同学的书架真的很有趣喔。很有一看的价值!结女同学你常常在这里找书吧~,我好羡慕……」

    「是呢。」

    「『是呢』你个头啊。不要随便翻我的书架啊。……明明曾经把恋爱喜剧轻小说和工口本搞混了搞得自己面色通红。」

    「那……那是……!」

    「嚯嚯。还有这样的故事啊?……啊,难道是这本?确实很工口呢。」

    「啊啊不是那本,那本比当时的还要更刺激些。」

    「原来还有更刺激的么!?」

    东头开始了从我的书架里找出附有过激的封面图和插图的轻小说拿给结女看的游戏。

    「你看,比如这张图就超瑟琴的。你瞧瞧她这表情……」

    「呜哇——……呜哇啊啊啊……!」

    让同年级的两名女生肩并着肩窥探我的书架里的那些附有过激插图的轻小说,即使是我面对这样的场景也感到了非同一般的坐立不安之感,但即使撇开这一点,这也是我嘲笑结女那副毫无经验的蠢样的绝佳机会。

    「噗。你小学生么你。」

    「吵、吵死啦你个闷声色狼!!」

    「确实,水斗同学你的藏书里,主打工口的小说意外地多呢。你看,比如这本书好像还画过乳头来着?」

    「……诶。乳头?」

    「OK东头。到此为止。」

    我从东头的身后按住了东头想要将我书架深处的一本书取出的手。

    我在买书前是不会确认书本的具体内容的。我会根据书本的封面,凭着感觉来选择目标。所以我是因为不知道才会买下这种书的。

    「唔。本来还想确认一下这本书的封面图和插画上有没有折痕的说。」

    「那就更该到此为止了。」

    「我明白了。作为交换条件,让我看看那台笔记本电脑的内容。」

    「那就更该到此为止了!」

    「我可以让你确认我的平板电脑!」

    「你要不要这么拼啊!」

    为什么这家伙连自己都能毫不犹豫地拿来出卖啊!

    「……你们,一直都是这种……怎么说呢,这种一点都不见外的关系么……?」

    结女稍微拉开了一段距离后看着我们说。

    「嗯嗯算是吧。我们平时也会谈论最社保的美少女喔?」

    「社保……?」

    「少说两句吧东头。那家伙是真的不懂这种东西。」

    「唔唔唔唔噫唔唔噫——」

    我在东头的背后伸出手捂住了她的嘴。虽然东头挥舞着双手抵抗了一阵,但毕竟是区区一介柔弱的宅女,那种程度的抵抗我还是能镇压下来的。

    「…………哼~。」

    看着这样的我们,结女哼了一声。

    似乎有些闹别扭的样子。

    「……噗哈——!哎呀呀,真是个保护过度的义兄呢。对表现方式的河蟹可是会抹杀文化发展的喔?」

    「我河蟹的不是表现方式而是你本人啊。」

    「哇哦,原来我是河蟹对象啊。真是没办法呢……确实是乳量天生下作的我不好……」

    「所以说这种梗会让我很难吐槽的能不能给我住口。」

    「办不到呢,毕竟这可是我唯一的优点——」

    东头挺出被撑起来的学校指定款式的线衣。总觉得一般情况下应该多少会对自己的巨乳抱有十分复杂的感情才对吧……。不,或许这才是被虚构故事毒害的想法也说不定。

    「啊」

    东头的视线停在书架上的某一个地方,而后伸出了手。

    被她拿到手里的,是一本虽然有彩插封面但书页里没有插画的书,也就是被归类到所谓的轻文学里的文库本。

    「这个作家,好像是轻小说出道的老师吧。」

    「啊啊……确实是啊。」

    「因为我向来只关注过轻小说的新作所以不小心错过了这本书呢。我能读一读吗?」

    「随便。」

    「唔咻咻~」

    东头发出了相当棒读但字面意义上似乎十分高兴的声音,将那本书抱在了胸前。

    然后,东张西望地确认起了四周的状况。

    「这个——……可以在床上读么?」

    「啊?嗯」

    ……嗯?

    在我回想起刚才自己究竟下达了什么许可之前,东头已经开始了移动。

    移动到了,我睡觉的床前。

    「那么,失礼了——」

    噗的一声,还以为是东头一把坐了下去,然而她却是像在图书室里的行径一样,脱下袜子光着脚,背朝天花板倒在了床上。

    从裙子里伸长了的双腿,一看便知相当地缺乏肌肉。她扑腾着脚丫子,把书放到枕头的位置上打开了。

    这无拘无束的样子就仿佛是在她自家房间里一般。

    她的表现让我一瞬间几乎都要忘记,她现在趴着的其实是我的床。

    「等、等……东头同学你在干什么啊!?」

    「呜哎?」

    看到东头那过于随便的举动,结女慌忙飞奔了上去。

    「那、那里可是……这个家伙的床啊?」

    「我知道啊。所以才征求了他的意见不是嘛——」

    「不、所以说,怎么说呢,那个……你就没有任何想法么!?」

    「诶~?这个、嘛……」

    东头依然保持着波澜不惊的表情,猛然间一头扎到了我的枕头上。

    「水斗同学的味道会让我有些心跳加速呢。」

    「原来你丫的会啊!」

    我还以为你是真的没有任何想法咧!

    「嘛,暂且不管这一点,没有其他读书的地方我也没办法啊。」

    「没办法?……你……都不会戒备的么?」

    「戒备?」

    东头将一双纯真的眼对准了结女,她的眼神和当时在学校对准了我的眼神一模一样。

    「毕竟我已经被甩了,没问题的啦~。」

    她那仿佛说着「讨厌啦~这个人到底在说些什么嘛~」一般的一番话语,把结女噎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我从背后搭住了她的肩。

    「你明白了吧?」

    「诶……那个……可是……咦?」

    结女反复比对着我的脸和趴在床上满脸高兴地读着书的东头,露出了一片混乱的表情。

    在东头看来,无论她做出什么行为,都已经不会被我当作一介异性看待了。

    所以,一般情况下会因为性别上的阻碍而有所顾虑的行为,也能作为一个单纯的朋友而毫无忌惮地做出来。

    实际上,她的考量是完全正确的。

    我也正是这样的打算,也期盼着能撇开男女间的隔阂和她来往。既然我们身为朋友,造访对方的家里,在对方的床上读书,这种事也并不足为奇吧。

    但是……被她具体付诸行动过后,情感上却总是无法跟上她的行动。

    明明在之前的告白里受伤最深的就是东头她自己,在斩断情愫时,我却表现得比她还要不干脆,实在是一件令人难堪的事——我大概还在心中的某处,残留着『不不你是个女生吧』的观念,至今无法抹去吧。

    我这样的想法,对她来说一定是一件失礼的事吧。

    因为自私的理由而甩了她的就是我自己。所以事到如今,我万万没有任何再将她视作一名异性来看待的道理。

    ……我大概,还需要再加把 >>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劲才行。

    学着她的样子——让那一次告白,完完全全地沦为过去。

    努力作为一介普通朋友,和她交往下去。

    这才是,我必须表现出的诚意啊……。

    「呜、呜呜……完全跟不上思路……。为什么啊……?这孩子为什么比过去的我还要更享受这间屋子啊……」

    「你开始思考这种问题的时候你就已经输了。我也已经决定要将这家伙当作是普通的同性朋友来看待了。你就读一读书冷静一下吧。」

    「……就这么办吧……」

    结女老老实实地接过我递去的书,倚靠着墙壁坐下,打开了书。

    我也从书包里取出刚开始读的书,靠在东头正趴着的床的侧面席地而坐。

    顿时,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房间里只剩下了连续的翻书声。

    「——嗯嗯~!」

    身后的床上传来东头伸懒腰的声音,我便抬起头看了一眼时间。

    已经过了六点。不知不觉间,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已经过去。

    我坐在地上回过头,抬头看到了仿佛卖弄着巨乳一般地伸着懒腰的东头。

    「好快啊。已经读完了么?」

    「是啊~。很有趣呢。要说有什么缺点的话就只剩下没有美少女的全裸插图这一点了吧。」

    「一般都不会有啦。」

    ……我记得这家伙读的应该是感动系恋爱小说才对,但她的眼角却丝毫不见泪痕。

    东头是那种难以将情感表露在外的类型。不过难以表露并不意味着她的情感本身的薄弱。比如我就曾见过她满脸佛系目不转睛地盯着女主角的福利插图盯了好几分钟的样子。

    在这方面,她和结女简直是截然相反呢——那个女人看到后半的反转部分时会露出一副大惊失色的表情,偶尔会因为她的表情而吃到剧透。

    「哈呼~。肩膀好酸啊。水斗同学,帮我揉揉。」

    「我才不要。为啥啊。」

    「因为胸太大了肩膀就容易酸呀。你不知道么?」

    「我问的不是那个『为啥』啊。」

    我问的不是理由而是义务啊。

    「啊啊~。肩膀硬邦邦的完全动弹不得呢。我就这么赖在水斗同学的床上不走了。噗呼~。骨碌骨碌。」

    「啊啊我知道啦我知道啦!算我求你了不要再试图把自己的体味蹭到我床上啦!」

    我起身扶起了东头的身子。绕到女子坐姿的东头身后,跪坐在床上将手搭上了东头的肩膀。

    东头扭过头来,隔着自己的肩膀,抬头看了我一眼。

    「请对我……温柔一点喔?」

    待我将力道注入手指,东头浑身一颤,吐出了一口气。

    「嗯唔……咕!好、舒服……。就是这样,就按你喜欢的方式……。嗯。唔唔……!」

    「……喂,你这是想干什么?」

    「模仿轻小说开头的常见套路之『让人误以为是在进行工口描写但其实并没有』。」

    「这种东西在现实世界里根本不成立!」

    「疼!?疼疼疼疼疼!?等……握力!握力搞错啦啊啊——!疼疼疼疼疼!!」

    正当我准备把那僵成一团的肩头肉彻底捏碎时,房间的角落里站起了一个长发女人的身影。

    「这距离感到底是闹哪样啊!!」

    本以为她在读书期间已经冷静了下来,但听光听她现在的语气就能听出她现在有多么混乱。

    结女面色泛红地指着我们,

    「你们其实根本就是在骗我对吧!其实你们根本就是正在交往对吧!她根本就是你彻头彻尾的现任女友吧!」

    「诶~?我们一直都是这样的吧水斗同学?」

    「差不多就是这样的吧。毕竟是朋友。」

    看着面面相觑的我们,结女猛然大叫了一声「啊,我懂了……!」。

    「我懂了,我现在懂了!你们两个,是因为根本没有过正经的交友经历所以根本不知道朋友之间该有的距离感是怎样的!这样一来谜题就全都解开了!」

    「真是失礼呢。即使是我和水斗同学,一两个朋友还是……」

    「对啊。一两个朋友……」

    然后我们的眼神开始四处游移起来。

    「…………嘛,毕竟距离感这种东西因人而异呢。」

    「…………毕竟一百个人眼中就有一百种朋友的表现形式呢。」

    「总之请你们不要在床上搅和在一起找借口成么!」

    东头一副真拿你没办法的表情叹了口气,

    「有个兄控义妹也是件相当麻烦的事情呢水斗同学。」

    「啊啊。确实如此呢。」

    「我既不是兄控也不是义妹——!!」

    「帮我穿上袜子~。」

    完美地无视了结女的抗议,东头向我这边伸出了脚。

    听到她一贯的要求,我拾起了她放在地上的袜子。然后,单手托着东头的脚踝,缓缓让袜子穿过脚趾和脚趾甲。

    「……我从很久之前就一直在想了,袜子你就不能自己穿上么……?」

    「哎呀,这个嘛——。胸部太大的话,光是屈个身都是相当的折磨呢——」

    「动不动就是胸部胸部胸部!南同学没在这里可真是太好了哎!」

    「诶嘿嘿~。嘛说实话其实我只是让水斗同学照顾上瘾了而已啦。」

    「虽然我偶尔会把袜子翻个面给你穿上就是了。」

    「诶?你说真的?」

    「我说真的。」

    「你个不忠之徒——!」

    「疼。别踹啊。」

    我一边抵挡着东头的脚踢一边为她穿上袜子后,东头终于下了床。

    「我能借用一下厕所吗?」

    「我还以为你要回家呢。你还打算留在这儿么?」

    「我想在回家之前先决定一下要借走哪些书。」

    「……行吧。走下楼梯左手边的门就是厕所了。」

    「多谢~。」

    迈着轻快的步伐,东头走出了房间。

    房间里只剩下我和结女二人。

    结女不知为何一直盯着我,似乎颇有怨气的样子。虽说我自觉也时不时地做过些招她恨的事情,但也有一句话叫不予触碰的神明不会作祟呢。【触らぬ神に祟りなし:日本俗语,直译为「只要不碰神明,神明就不会作祟」,引申意为只要不去招惹对方,对方也不会来招惹你。】我装作毫无察觉的样子,打开了读到一半的书。

    「…………呐。」

    听到一旁发出了生硬又有些不快的呼唤声,我用余光瞥向视线的一角。

    于是。

    我看见,结女正脱着自己将脚上的黑色过膝长袜。

    ……哈?这家伙在干什么啊?

    一双雪白修长的腿裸露了出来。在之前的那次出浴事件后又一次见到的那双腿上没有丝毫的赘肉,看上去比起东头的腿要细上很多。

    结女把脱下的长袜拿在手上向我走来,然后砰地一把坐在了我的身旁。

    然后。

    将光着的脚向我这边伸来。

    就像刚才东头所做的那样。

    「给我穿上。」

    紧接着,脱下的长袜被递到了我的眼前。

    想要表示困惑但她的意图实在是太过好懂了,想要出声嘲笑但她的行动却又实在是太过跳脱,我一时间不知该做出什么表情才好。

    「你到底在较个什么劲啊……。你还有这样的占有欲么。」

    「烦死啦。我只是突然觉得把你当成佣人使唤也挺有意思的而已。别管那么多了,给·我·穿·上!」

    真是个麻烦的家伙啊。

    再这样吵下去的话东头就要回来了吧。既然如此,赶紧听从她的要求才是聪明的选择。

    我接过了那双黑色过膝长袜。

    然后像刚才对东头做过的那样,左手轻轻托起了结女的脚踝。

    ……她的脚背上,浮现出微微泛蓝的血管。

    比起脚指甲总是有些显长的东头,她的脚指甲被剪得整整齐齐。

    我让黑色长袜穿过她的脚,盖住了这一切。

    确认袜子的底部套到了脚趾上之后,我将在胫部叠起了不少的长袜顺着小腿提了起来。

    看不见哪怕一个毛孔的胫部和没有赘肉的纤细小腿,缓缓地被黑色长袜所覆盖。

    在我提着长袜口的橡皮圈的双手碰上结女的膝盖时,我意识到了不妙。

    东头的袜子一直都只是到小腿为止的高筒袜。

    而这,却是及膝长袜。

    其 >>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长度直达大腿。

    也就是说,为结女穿上长袜的我的手,比起为东头穿袜子的时候,会远远地更加靠近大腿根部……。

    偷偷抬头瞥了一眼结女,只见她的面色已经变得如同蔷薇一般通红起来,双眼盯着我提着橡皮圈的手不放。

    现在才发现么。

    对这个家伙来说,这会演变成私人领域遭到前所未有的侵犯的事态。我心里盘算着要是她喊停的话我就马上住手,便停下动作等了几秒的时间。

    但是,我并没有等到中止的指示。

    她依旧一言不发。

    因此,我也只得保持着沉默,仿佛毫无察觉一般地继续下去。

    漆黑的布料没过雪白的膝盖。

    缓缓地,小心翼翼地,我将提着长袜的手向上提起。

    我看见结女的手紧紧地抓住了床单。

    为了哪怕有个什么万一……也绝不会碰上。

    我提起仿佛进行着心脏手术的外科医生一般的专注力,细腻地操作着自己的指尖。

    终于,长袜的褶皱被完全抹平。

    从脚趾到大腿,黑色的布料完美地覆盖了一切。

    我长出了一口气后……放开了勾在橡皮圈上的手指。

    就在这时,我的指尖碰上了结女的大腿内侧。

    「——嗯喵!?」

    猛然间,结女发出奇妙的叫声,身体颤动了一下。

    我大吃一惊地抬起头来,看到那个家伙通红的脸做出一副如梦初醒般的表情,慌忙用手遮住了自己的嘴。

    「……没、没什么……」

    我想也是呢。要是真有什么的话可就糟了。

    我又一次将视线投向自己的手上。

    理所当然地,袜子这东西是由两只构成的一双。

    「……另一只呢?」

    我仿佛忌惮隔墙有耳一般地轻声说道,而结女也以十分安静的音量回答。

    「…………嗯」

    然后,将光着的脚伸到了我的面前。

    也是,确实该这样呢。毕竟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呢。

    我怀揣着明镜止水的心境,将另一只长袜对着结女的脚——

    霎时间,手机发出了嗡嗡嗡的响声。

    我和结女双双肩头一颤,看向了放着我手机的书桌。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震动声断断续续地重复着。怎么回事?大概是什么通知吧。

    我看向结女的眼睛。

    「……我能去看看吗。」

    「去……去吧。」

    答完,结女错开了眼神。

    ……我打心底里长出了一口气。……为什么每次应付这家伙的时候,都会有这种感觉啊。

    我走下床,拿起了放在书桌上的手机。

    那是东头发来的LINE。

    <救救我。>

    ◆

    「得救了……。我不太清楚究竟该怎么和初次见面的大人对话……」

    「那是因为你只会谈论和轻小说与你的胸部相关的话题吧。」

    「……哦哦!原来如此!」

    据东头所说,她为了上厕所而来到一楼的时候,非常不凑巧地被父亲和由仁阿姨逮了个正着。于是,她遭受了对儿子的恋爱故事兴趣十足的二人的问题轰炸。

    我和结女收到了她通过LINE发出的SOS信号后可算是把她救了出来,但由此我们得出结论认为东头继续在这个家里待下去会有相当大的危险,于是决定让东头赶紧回家。

    现在我正在送东头回家的路上——虽说现在夜幕降临的时间已经渐渐变晚,即使不送她回去应该也不会有问题,也权当是以防万一。

    「两位的双亲已经完全把我当成了水斗同学的前女友了,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误会呢?」

    「你还好意思说啊。」

    「但是,被人误以为曾经有过男朋友的感觉也并不坏呢。实在是太过舒心,让我不禁稍微摆出了少女的姿态。」

    「喂!状况被搞得越来越糟啦!」

    我的身边好像尽是些糟糕的女人啊!

    「那个,怎么说呢,实在是呢,」

    一边挨个儿踩着夕阳映照下的阴影,东头一边说道。

    「即使是我,也实在是不太愿意回答他们说『我只是告白之后当场就被甩了而已所以根本就没有当过他的女朋友』呢。」

    「………………」

    「所以啊,光是在误会中成为你的女朋友,也没什么关系吧。」

    嘛,是前女友就是了——东头轻声说着,纵身跃过电线杆的阴影。

    然后,用缺乏表情的双眼,看向我的脸。

    「水斗同学——我啊,其实现在,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受伤的喔。」

    「……这样啊。」

    「所以啊,你要好好安慰我才行喔。作为我的朋友。」

    「是啊。」

    我们并肩走在路上。

    但是,我们并没有手牵着手。

    只是肩并着肩,如此而已。

    而这,正是她如今所求之事。

    「我能和水斗同学相遇,真是太好了。」

    「我也是,能和你相遇是我的幸运。」

    「诶嘿嘿。咱们两厢情愿呢。」

    「是啊。」

    「那我们就顺便交往看看吧?」

    「这个就算了。」

    「哎呀,我又被甩了呢。」

    东头漏出了呼嘿嘿的声响。

    夕阳映照下的阴影回避着她,仿佛顾虑着她的心情。

    我们没有牵手。

    但我们并肩同行。

    或许,这就是最大的错误也说不定。

    ——如果,我们并没有成为恋人的话。

    事到如今我才知道,这样的假设没有任何意义。

    无论是我还是那个女人,都断然无法像东头伊佐奈这般。

    「——怎么了,水斗同学?」

    东头看着我的脸。

    她看着我的脸、我的眼,直勾勾地看着,毫不退避。

    面色没有泛红。眼神没有游移。

    没有任何介怀,没有任何敷衍。

    我感到了一阵目眩。

    一定是因为夕阳的缘故。

    「…………,对不起。」

    「诶,怎么突然就道起歉来了。那总之就送我一本书作为赔礼吧。」

    「不要一无所知地要求赔偿啊你。」

    对不起,东头。

    我——我们——不是像你那样的人……实在对不起。

    肩并着肩,我们走在夕阳之下。

    我们的身影,在身前拖出很长很长的影子。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