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 第二卷哪怕不再是恋人第五章前情侣相互竞争。「别把我当傻瓜!!」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虽说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我简直年少无知到了极点,但我从初二到初三为止,确实曾经有过一种名叫男朋友的东西。

    说到这个男人,他是个不仅性情冷淡还不注重仪表甚至在此之上还是个运动白痴的可悲家伙,但不知为何,唯有脑子相当优秀。

    他的听课态度绝对算不上好,总是时而睡觉时而暗自读自己的书的在课上为所欲为,但明明如此,他的考试成绩却总是名列前茅。正因如此,以他的存在感之稀薄却受到了老师们像对待一个不良少年一般的盯梢待遇。

    而我,虽说自认为绝不属于脑子不好使的类型,但维持着恋人关系的一年半期间,却哪怕一次都没有赢过那个家伙。

    话虽这么说,我倒是总能在最擅长的数学上小胜几分,然而在其他科目上,尤其是现代文上,却总是拍马也难以望其项背的惨状。

    虽说这对现在的我来说是个令我咬牙切齿的事实,但当时的我却反倒每次都对此嘿嘿地傻笑不已——我们每次交卷后在图书馆的角落集合核对答案,当我得知自己的败北之时,就会说着『哇啊,好厉害好厉害』,像个夜总会小姐一样地将那个男人捧上天去。

    当然,当时的我并没有具备将社交辞令运用自如的技能,所以虽说听起来很恐怖但那就是我的真心话。我真想问问当时的我究竟有没有过悔恨之情。难道你都没有自尊的吗。大概没有吧。毕竟是个被恋爱感情冲昏了头脑的废人嘛。

    虽说这样的我的败犬属性直到高中入学考试为止都未曾治愈,但在此期间,曾有一次,仅有一次,卑微又阴暗的绫井结女的好胜之心曾经爆发过。

    那是在初中二年级,第一学期的期末考试。

    也就是,暑假之前不久。

    那是我,是我们,在『相会』之前不久发生的事。

    学生的本分是学习,既不是和朋友谈笑风生,也不是和男友卿卿我我。学习才是这名为学校的设施存在的意义。因此,即使在学校里哪怕连一个说话对象都没有,只要为了学习而上学,就不存在任何问题——怎么,你有意见?

    我是个书呆子。

    我曾是个以学习作为唯一目标而前往学校上学的家伙。倒不如说,我除了学习以外在学校无事可做。

    这样的我,尤其擅长数学。

    我变得擅长数学的契机,不过是觉得在推理小说中看到的理科系角色很帅气而已。虽说不过如此,但唯独在数学考试中,我从未输给过任何人。

    ——这,便是我在学校这一场所中仅有的骄傲了。

    但是,初中二年级,第一学期的期中考试。

    我生平第一次,在数学考试中品尝到了败北的滋味。

    被同一个班级中,一个名叫伊理户水斗的男生。

    伊理户水斗和我同类,是一个没有朋友的男生。也许是因为对方也对我抱有着同类意识吧,他曾屡次在我困扰的时候向我伸出援手,当时的我真的相当感谢他。但是,一码归一码。

    在自己擅长的领域中,输给和自己同类的人,是我微不足道的自尊心所不允许的。

    下一次,一定会赢。

    那或许是我,生平第一次拥有的对抗心也说不定。

    为了即将到来的期末考试——我削减了睡眠时间,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学习之中。

    为了不漏掉哪怕一分,为了不算错哪怕一题。一切都是为了胜过伊理户水斗。

    就这样——我取得了全班第一的成绩。

    这意味着,我赢过了伊理户水斗。

    我一边接受着老师的称赞将答案接到手上,一边有意无意地看了看伊理户水斗的样子。

    怎么样。是我赢了。在数学上我是绝不会一直输下去的。

    我抱着这样的意志投去的视线——

    ——却被心不在焉的侧颜顶了回来。

    伊理户同学似乎并没有在听老师对我的赞赏之语,只是一脸无趣地望着窗外。

    我的满腔热血顿时感觉冷却了下来。

    ……瞧我都误会了些什么啊。只因为是同一类人,只因为同样无法融入班级之中,只因为如此,我竟然就自顾自地以为我们是心意相通的,就像我在意他一样,他也会如此在意着我。

    说到底,他就连我擅长数学这件事都不知道才对。明明是这样的,我究竟又是在期待些什么呢……。

    我感到一阵空虚。

    ——到头来,这不过是,我的单人相扑罢了。【单人相扑:日本常用表达方式,代表没有对手的竞争。】

    就这样,暑假到来,我漫无目的地来到学校的图书馆。

    然后就在那里,和他『相会』了。

    ——你也喜欢推理小说吗?

    伊理户同学为我取下了位于书架高处的书本,如此询问我的时候,其实,我并没有感到多么惊讶。

    毕竟我知道他一直都在自己的座位上看书,也知道那些书中也包括了推理小说——对我来说,那完完全全就是早已知晓的事。

    所以,那个男人或许有所误解——

    但将我和他结合在一起的神明的陷阱,并不是被以那种方式搭话这一事件。

    在那之后他所轻声道出的,绝没有打算让我听到的自言自语,才是神明对我们所设下的陷阱的真实形态。

    ——……原来如此啊,所以数学成绩才会那么好的吗。

    他的轻语声,刺穿了我的内心深处。

    我并不知道,在他的心中是如何将推理小说和数学结合在一起的。

    我因为憧憬推理小说的角色而喜欢上数学的这一契机,更不可能因为仅仅一本书就被他所察觉。

    即使如此,即使如此。

    我的耳朵,确确实实地捕捉到了。

    在他的轻语声深处,所渗出的一丝不甘——被我捕捉到了。

    ——啊啊……

    原来我的好胜心,并不是可悲的单人相扑啊。

    他只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而已,……其实是,有在注意着我的。

    装出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装出一副沉着冷静的样子,但实际上,却远远比我还不服输,还爱逞强——

    ……真是的,这个男人,该不是故意的吧。

    你这走光主义算是怎么回事啊。觉得悔恨的话悔恨得更好懂一点不好吗。想要隐藏的话藏得更隐蔽一些不好吗。为什么偏要露出那么一点点的破绽,让人听到你的心声啊。

    正因为你说了这么一句话,我才会产生误解啊。

    我才产生了误解——以为关注着你的只有我一个人,而关注着我的也只有你一个人啊。如果是故意的话你就是个拐骗女生的混账东西,而如果不是故意的话你就又是个天生的偷心混蛋了不是吗。

    因为——

    ——正因为这句话,我才会献上了,那一生仅有一次的初恋啊。

    ◆

    唯有自动笔游走在笔记本上的声音,飘荡在这充斥着寂静的空间中。

    这里是为了更加集中精神,连紧挨着的位置之间都用屏风隔开了的自习室。平时,这里的人绝对算不上多,但现在,唯独这种时期之下,自习室里每天都人满为患。

    期中考已经近在眼前。

    或许,要是在普通的高中的话,在考前复习期间来临,社团停止活动之际,会有人想着「真好啊——这下就有时间玩耍啦——」地反倒一身轻松也说不定,但这所学校是不一样的。

    这里是,重点高中。

    撇去像我这样是因为‘不想和男朋友上同一所高中’这种白痴理由而入学的白痴以外,无论是谁都是所谓的学习强人。对他们而言,定期测试是争夺霸者宝座的战场,而断然不是可以熬上一夜临时抱抱佛脚就随手应付过去的事件。

    我也是一样。

    不……或许应该说,我才是那个比起任何人都渴望期中考试第一名的宝座之人。

    闭校时间即将到来,陆陆续续地有人开始整理书包准备回家。

    正当我也打算着差不多是时候结束了,而将自动铅笔收入笔盒中时,我的背后传来了声音。

    「结女酱,回家吧——♪」

    我转过头去,之间在我身后的是以晓月同学为首的三位班里的朋友。

    虽说平时我几乎从未和大家谈到过学习相关的问题,但一旦来到考前复习期间,一起学习到闭校时间为止成了我们的常态。大家平时都装作乖巧,但毕竟我们班级净是些入学考试上位者的集合,大家根本上都是非常认真的人。除了那个男人以外。

    迅速地收拾完东西,我和晓月同学她们一起走出自习室。

    路过走廊,换好靴子,我们在放学的路上谈笑着。因为 >>

正处于学习学习再学习的考前复习期间,对我们来说,这段放学途中的时间是为数不多的喘息之机。即使如此,毕竟大家都因为忙于学习而没有看电视看视频看SNS的时间(我则是已经完全封印了手机),所以我们的话题总会自然而然地被扯到考试上。

    “啊~,这次考试我一点都没有信心呐~。要是挂了红灯该怎么办才好啊~。”

    「伊理户同学果然还是瞄着第一名去的吧?」

    「……是呢。既然要好好学的话。」

    我抑制住一闪而过的紧张感,如此答道。

    「好帅气呀~。咱只要超过平均分就知足了啦~。」

    「真没进取心!瞄着第一名去呗~,既然要好好学的话!」

    「不不,首席是伊理户同学的指定席位啦。」

    我在回应她们的笑声时,感受到自己的表情变得僵硬起来。

    是的——年段首席是我的指定席位。

    年级第一的才女。这就是伊理户结女。

    「……………………」

    总感觉晓月同学似乎偷偷地瞥了我一眼。

    正当我感受到了她的视线时,只听见啪的一声,她就像是要一扫先前的空气一般地拍了拍手。

    「比起这个,我们还是谈谈考试结束后的预定吧!比起考试的话题更能让人打起精神吧~?」

    「哦!不错呢不错呢!」

    「去哪里玩玩吧~!」

    我沉浸在那温和的氛围之中,答应了她们的邀约。

    「我回来了——。」

    和晓月同学她们分开,踏进自家大门之后,我的神经再一次紧绷起来。

    必须快点回房换好衣服继续学习才行……。

    在回房之前先备好咖啡会比较好吧。想到这,我走进了客厅。

    然后,我看到义理的弟弟正躺在沙发上看着书。

    ……哈?

    我几乎要怀疑起自己的眼睛来。

    现在,是靠前复习期间对吧……?这个男人,怎么就在这一脸轻松地偷懒啊!?明、明明我都在拼命忍耐着努力学习……!!

    「……你不学习没有问题么?」

    听到我略微压低了声音的询问,水斗头也不抬地回答道。

    「复习大体上已经结束了。接下来只要保证直到考试当天为止都不忘记复习的内容就行。」

    结束了?考前复习这种东西,还能有结束?

    火、火大~……!

    这个男人从以前开始一直都是这样。大概人世间就是管这种人叫天才吧,他几乎不在考前复习中花费时间。和只是一个劲地确保学习时间的我是完全相反的类型。真是可恨!

    我将竭尽全力的厌恶之情倾注在话语中说道。

    「……正因为这样,你才会输给我啊。」

    「你说什么?」

    「没什么。」

    继续跟这个男人说下去的话,我的干劲都会被消耗掉的。

    正当我将准备咖啡的时机挪后,准备掉头就走时,

    「最近啊,有件事比较在意。」

    水斗突然如此说道,我不由地眯了眯眼。

    「……什么?是哪部新作的话题么?」

    「学年首席,」

    水斗从沙发上翻身而起,看着我这边露出了坏心眼的微笑。

    「这个宝座,坐起来究竟是个什么感觉呢?」

    ……这样啊。是这么一回事啊。

    我的视线和水斗的视线,在正面碰撞开来。

    「很遗憾,学年首席是我的专属座位。」

    「那只要提前预定好下一班次的席位就行了。」

    冷哼一声后,我收回了视线。

    「……你就试试看你能不能做到吧?八成是白费功夫就是了。」

    然后,我转过身去,走出了客厅。

    ……真有胆色呢,真是的。

    敢正面挑战我的,你可是第一个。

    我将一切时间都砸在学习上。

    清晨早早地起床在上学前学习,在学校里利用课间休息时间,放学后利用图书室和自习室用功着,封校时间过后,回到家里也是把自己锁在房间里直奔书桌而去。为了断绝一切诱惑,我将书架上的书全部放到箱子里封印到了仓库。

    吃完饭、泡完澡后也会马上回到书桌前,直到泛起睡意后实在无法继续集中注意力了,才会百般无奈地上床睡觉。这样的日子一天天地持续着。

    「——结女!筷子!」

    「……啊。」

    听到妈妈的声音,我连忙将几乎掉落在地的筷子重新握紧。

    那是在晚饭的餐桌上发生的事。

    看来,是在吃饭的时候不小心打了个盹——太危险了,必须重新打起精神来。

    峰秋叔叔露出了担心的神色。

    「……看来是相当努力呢。虽然学习很重要,但是一直逞强下去导致正式考试的时候发挥不出实力的话可就血本无归了哦,结女。」

    「不,没问题的。我有在自己可行的范围内学习。」

    「真是这样的话就好了……」

    我露出了一副敷衍的笑容。

    逞强什么的,当然有在逞强啊。

    我原本就不是当学年首席的料。即使如此也想要登上这个位置,不逞强又怎么做得到呢。这是天经地义的道理。

    而坐在正对面的水斗,用读不懂感情的眼睛看着我。

    晚饭结束后,为了让自己清醒清醒,我马上泡好了澡。草草地用电吹风吹了吹头发,穿着睡衣就走出了更衣室。来吧,接下来就是晚上的学习了。

    我强行压制住伸懒腰的冲动,走向了楼梯。

    在那里,水斗仿佛早已恭候多时一样地坐着。

    「看起来真是疲倦得很嘛。」

    他那看不清思绪的双眼,正目不转睛地盯着我。

    而现在,就连搭理他的力气都会让我觉得可惜。

    我没有和他对上视线,正当我打算从他身旁走过之前的瞬间。

    水斗一把站起身来,挡在了我的面前。

    「有那么重要吗。学年首席的位置。」

    面对那双在极近距离下投来的视线,我没能回瞪哪怕一眼。

    伪装自己的气力,和天敌对峙的气力。这一切的一切,现在都必须倾注到学习之中才行……。

    「……当然很重要……」

    所以,我连敷衍了事都没能做到。

    在我的心中横冲直撞的焦躁感和危机感,不禁一点一滴地在涌上嘴边。

    「毕竟,正因为是学年首席,才会有现在的我……」

    我因此改变了性格。

    我因此获得了交际能力。

    但即使如此,也是有界限的。

    到头来我也不过是临阵磨枪罢了。生来弱气又不善言辞,无法交到朋友的女生,就算多多少少有意识地改变了自己,也无法一下变得既圆滑又擅长处世。

    正因如此,才需要附加价值。

    才需要一种即使有些笨拙与不善言辞,也能被人原谅,也能得到补足而有余的附加价值。

    优等生角色。

    所以我才需要,这个在重点高中里,最能发挥效用的附加价值。

    「你一定不懂吧……。你这种根本不在意周围的眼光而活下去的,自认孤高的人,一定不会懂吧……。」

    也许是因为疲倦的缘故吧,总感觉我说了一些本可以不说的话。

    但是,将能量用在后悔中,对现在的我来说都是浪费。

    我穿过水斗的身边,走上楼梯。

    必须学习才行。

    「……确实是这样呢。」

    总觉得,背后隐约传来了一声低语。

    然后,期中考试第一天终于到来。

    「大家要把笔盒收进背包里喔——」

    我看着眼前被翻面的答题卷,一次又一次地低声读着复习中学到的内容。

    考试第一天,第一科,现代文。

    身为读书家的一员,我绝不是不擅长这一科目,倒不如说可以算得上是十分擅长了。但是——在这个科目中,有一个异常难缠的对手。

    我将意识投向后方的座位。

    在那座位上,坐着的是我义理的弟弟。

    最擅长的科目是现代文。

    在全国模拟考试中获得了两位数的名次——这是没怎么读书的初中时期的话题,而经过地狱般的高中入学考试复习过后,大概已经可以轻轻松松考进前十了吧。

    这个男人对现代文习题的解读,正确得就像是仿 >>

佛读到了出题者的心一般——并且,若是以定期测验这种出题范围并不算特别大的考试为对手的话,甚至几乎可以确定能拿满分。

    想要压制住这个男人获得总分第一的话,不在现代文这一科上拉开太大分差是非常重要的。

    哪怕一分都不能错过……。

    「——那么,开始吧。」

    随着老师的一声令下,数十道翻过纸张的声音同时在教室中回响起来。

    「……嗯嗯——……!」

    考试第一天的夜晚。用在问卷上写下的笔记估分完毕的我,因为悔恨之情锁紧了额头。

    第一天的科目,全部超过了90分。

    但是,现代文却只有94分——万一水斗拿到了满分的话,根据计算,我就被他落下了6分之多。

    我居然会因为如此低级的汉字书写错误丢了两分……!在这90分为基准的争斗中,被拉开了6分的分差实在是太过巨大了……。

    ……不过,那也是那个男人取得了满分为前提的事就是了。

    「……………………」

    我蹑手蹑脚地走出房间。

    慎之又慎地看了看一楼的客厅。

    水斗正坐在沙发上看书。

    也就是说……那个男人的房间,现在,没有人……。

    那个男人,或许也有用问卷写下答题时的笔记。

    只要能看到这个,就能明白他到底有没有拿满分……。

    ……虽说有那么一点点过意不去,但这也算不上卑鄙吧?毕竟就算知道了那个男人到底有没有拿满分,我的分数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但是,如果被发现了的话,我一定会受到那个性格恶劣的男人的责难……悄悄地,趁着现在,好好确认一下吧。

    我回到二楼,悄悄打开水斗的房门,就这么扭着门把手把门关上。

    打开灯光,映入眼帘的是被大量的书堆得十分凌乱的房间。

    那个男人上学所带的背包,被随手丢在床上。

    我一次又一次地砖头看向房门,确认过那个男人并没有回到房间,然后将手伸向那个背包。

    拉开拉链后,我马上就看到了白色的纸张。

    就是这个。

    被随随便便塞在书包里的几张问卷。……不出所料,那上面记载着问题的回答。

    微微有些感到紧张,我抽出了那些问卷。

    ……其中最重要的是现代文。他究竟有没有考满分呢……。

    我紧紧地闭了闭眼,心中做好觉悟后,看向了现代文的问卷。

    我将被记在那张纸上的答案,和带来的自己的答案进行对比。

    ……正确到可恨的程度。即使是我答错的地方,都被轻轻松松地写出了正解,哪怕一处橡皮擦的痕迹都没有。

    一直保持着不败金身,一路冲到了最后一道大题。

    那是一道被分配了10分的简答题。一旦时间分配有所不妥的话,就会因为时间不足而丢掉总分的一成的可恨的问题。

    虽说有只丢一部分分数的可能性,但姑且,我这边做出了正确的解答。实在难以想象那个男人居然会受困于答题时间,这么说来果然还是,100分吗——如此在内心的某处领会到这一点,我看向问卷左端——

    「……诶?」

    我一度以为我看错了。

    ——没有、答案。

    唯有这最后一题的答案,没有写在问卷上。

    因为简单到连估分的必要都没有所以没有记下笔记……?不,不是的。那里有被橡皮擦擦拭过的痕迹。是他将一度已经写好了的答案擦掉了。为什么……?

    擦拭的手法相当敷衍,擦拭前的字迹依稀可见。我眯着眼睛,读起了那段内容。

    正解。

    正确的解答,被他擦掉了。

    ……难道他误以为这个答案并不正确所以才擦掉了?所以,失去了重新解答的时间……?怎么可能!这种连我都答得上来的问题,又怎么可能难得倒他!

    这样的话。

    那就是。

    「…………故意,的…………?」

    故意擦掉了答案。

    故意交了白卷。

    这一点也不自然的擦拭痕迹,只有这种解释了……。

    等到我回过神来,握着问卷的手已然颤抖不止。

    我感受到了,沸腾的某种东西充满我的脑海。

    我察觉到了。

    我注意到了。

    我明白了——为什么那个男人要做出这样的事来。

    ——……当然很重要……

    ——毕竟,正因为是学年首席,才会有现在的我……

    因为我。

    是因为我,说了,那样的话?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哪怕一点点都,不觉得高兴。

    不知不觉间,我已经粗暴地走出房间,跑下了楼梯。

    随手甩开客厅的推拉门后,之间正坐在沙发上的那个男人一个哆嗦回头望向了我这边。

    「怎、怎么了,真吵——」

    「别把我当傻瓜!!」

    我将紧握在手上的问卷一把甩过去。

    接过问卷确认过后,水斗微微地蹙了蹙眉。在他的眉间,我确确实实地捕捉到了一丝尴尬的神情。

    「你这是想把位置让给我吗……!?你以为这样做我就会高兴了吗!?别开玩笑了!!明明之前那么信心十足地挑衅我!!你是想说你只要普普通通地决胜的话我就会输吗!?别把我当傻瓜!!!!」

    「等等等……这声音是怎么了!?结女!?」

    听到了本该在泡澡的妈妈的声音。但是无所谓了。我一步步地逼进沙发上的水斗。

    「你以为牺牲自己的样子很帅气么!?一点也不帅气啊!!你这不只是在拿我当傻瓜嘛!!你这只是在小看我而已嘛!!我根本就没有期望你去做这种事————!!!!」

    「停!虽然不知道什么情况但是先停一停!!」

    当我正准备给他一巴掌而举起右手时,我的手被人从后方抓住了。

    那是妈妈从后面扣住了我的双手。我虽然拼命挣扎,却也没能挣脱出来。

    「呐,到底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跟妈妈说明一下!?水、水斗君,这到底是——」

    「——……什么嘛……」

    「诶?」

    水斗站了起来。

    一把将手上的问卷揉成一团,紧紧盯着我。

    「不是首席就会很困扰不是吗……。这不是你说的话吗。所以我才打算让给你的啊!!这有什么不好的!!你就老老实实地接受不就行了吗!!」

    「诶 、诶诶——!?连水斗君你也!?峰、峰秋君——!!过来一下——!!」

    看着妈妈慌慌张张地飞奔出客厅,水斗一步迫近我的身边,用力抓住了我的双肩。

    「我即使不是学年首席也没有任何问题!你说得没错,毕竟其他人怎么看我对我来说根·本·无·所·谓·啊!!所以我才会让给你啊!有什么奇怪的!?我说的话,从头到尾到底哪里奇怪了啊!!」

    「……呜、呜呜呜……!!」

    没有。

    奇怪的地方,哪怕一处都没有。

    那是将利害关系,像拼图一般地拼接起来的,极为合理的判断。

    但是。

    但是。

    「……很奇怪啊……」

    视线一片模糊。

    明明自己也知道这样很卑劣,但我的脑海中的,心胸中那份暴动不安的情感,却总无法组织成语言,只是一个劲地化为泪珠,从眼眶里满溢而出。

    「这种事……根本不像是、伊理户同学的作风啊……」

    那时候,涌现出了悔恨之情的——

    那时候,让我窥见到不服输的性格的——

    ——一度让我以为可以和自己心意相通的伊理户水斗,不是这个样子的啊。

    「…………为什么,你会……」

    水斗焦躁不安地想要说点什么,话到嘴边却又吞了回去,只是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然后,迈着比平时要粗暴好几倍的步伐,从我的身侧走过。

    他没有说哪怕一句话。

    只是从我的背后,传来了打开客厅房门的声音,以及粗暴的爬楼梯声。

    啪嗒!!从二楼传来了一声重重的甩门声。

    然后,我也低头看着房间的木质地板,走出了客厅。

    「……结、结女?没事吧……?」

    「怎么了……?吵架 >>

什么的还真是少见……」

    妈妈和峰秋叔叔有些担心地问我,但我没能好好地回答他们的问话。

    我沉默着走上楼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旋即,像是断了线的人偶一般失去了全身的力量,倒在了床上。

    ……事到如今,我究竟还在期待什么呢。

    我们是心意相通的,我们是相互理解的,这种事根本不过是我一厢情愿的妄想罢了。我在和他吵架以来的半年间,不是早就领会到了吗?

    只有这个男人,会对等地、平等地、毫不掩饰地站在我的对面——抱有这种想法的人,才是更奇怪的啊。

    到头来,我也不过是在玩单人相扑罢了。

    「…………也好,就这样吧。」

    这样一来,对手就少了一个。

    不过如此。

    不过如此而已。

    我应该感到高兴才对。

    保住首席的位置。

    如果做不到的话,我就将不再是我了。

    毕竟,所有人都认为我是应该做到这一点的人。

    考试第二天。

    昨晚因为就那么睡了过去,导致我没能复习。

    但是,毕竟有一直以来的积累。倒不如说由于睡眠不足得到了缓解,现在正值佳境。

    早餐的餐桌上,我一言未发。

    虽然妈妈和峰秋叔叔会时不时地用担忧的眼神瞥向只是淡淡地将吐司面包放进嘴中的我和水斗,但毕竟发生了昨天那样的事,实在是没有心情在今天马上装出和好的样子。

    「……我吃饱了。」

    吃完早餐后迅速整理好餐桌,我比起平时更早地走向了玄关。

    最大的敌人自己选择了掉队。

    并且,今天还有自己最擅长的数学。

    只要发挥出一直以来的实力,学年第一的宝座应该坚若磐石才对——

    在玄关换好鞋子。

    正准备说一句「我出门了」的时候,有一道意外的声音插了进来。

    「——我的作风,你无权决定。」

    我的心脏猛地跳了一下。

    回首望去。

    只见穿着制服的水斗,用他那看起来有些困乏的双眼看着我。

    「同样——你的作风,也不该由任何其他人来决定。不是吗。」

    听到这烦人的声音,我的心脏猛然一跳。

    心中生出一种被看透了一般的感觉。

    仿佛我的内心被全裸地暴露在外。

    情急之下,我说不出任何有意义的话来。而在此期间,水斗缓缓走来,在我的身旁换好了靴子。

    水斗瞟了我一眼,将手伸向玄关门的把手。

    这时,我发现了。

    水斗的眼下,有一道淡淡的黑眼圈。

    「——就让我结束掉吧,义妹。让我结束你那凄惨的高中出道。」

    单方面地撂下这么一句话后,水斗消失在了玄关门的另一边。

    而被扔下的我,依然没能搞清楚状况。

    如果说有什么可以确定的事的话,

    「……早说了我是姐姐了吧,义弟。」

    你这种人,没有给我下定论的权利。

    看板上,将借老师之手贴上一张宽大的纸张。

    定期测试的总分顺位,是会公布前50名的排位的。因为一个学年的人数大致在200人左右,公布的排位大约占全年段的百分之25。因此上榜本身并不算是十分困难的事,而作为发布场所的看板周围,早已被学生们围得水泄不通。

    而我,正处于那人海的最前列。

    当我来到那里的时候,人们为我自然而然地让出了一条通路。这是大家都认为我是最应该在第一时间确认名次的人的佐证。

    既然身为最大障碍的水斗自己选择丢了分,我保住首席几乎已经没有悬念。我估出的分数,已经让我能够抱有这等程度的自负了。接下来只要确认有没有连我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微小错误——

    负责贴榜单的老师从看板前移开,考试顺位终于揭晓。

    瞬间——周围的学生骚动起来。

    然后,我几乎发出了惊喜的呐喊。

    因为『第一位』的旁边,看到了我的名字。

    ……但是,只有一半。

    写在「第一位」旁边的,只有我的姓而已。

    『第一位  伊理户水斗  777分』

    『第二位  伊理户结女  774分』

    贴出的纸上,如此写着。

    无论我看多少次,都没有改变。

    我……我、输了?

    在现代文上取得的优势……在其他学科上,被他赶超了……!?

    「真的假的?」

    「伊理户姐弟包揽前两名啊……」

    「竞争得超激烈呀。好厉害。」

    「伊理户同学,这么快就跌落到第二了吗……」

    不可思议的是,我没能听进四周传来的议论声。

    比起那些,我一直找寻着那个男人的身影。

    看向右边,看向左边——终于,我看到了那悄悄地脱离人群远去的背影,

    「对、对不起!让我过去一下!」

    拨开人群抽出身来,我追向那准备在不知不觉中离开的背影。

    搭上他的肩膀让他转过身来。

    水斗的双眼捕捉到了我的身影。

    他的唇间露出了仿若嘲讽的笑容。

    「哟,这不是学年第二嘛。贵安。」

    唯有这次,我没有理会他那可恨的语气。

    我将至今为止积攒起来的问题,一股脑砸向了那张无趣的脸。

    「为什么,你会……!背负着那种程度的让步还想要翻盘的话,不拼命学习是做不到的才对……。而且还得在一夜之间……!这种事——」

    「——不像我的作风,吗?」

    我不禁闭上了嘴。

    看到我的反应,水斗嘴角的讽刺味更甚。

    「我一开始就说过了吧。我不过是很在意那宝座坐上去究竟是个什么感觉而已。」

    「……诶?」

    「但是,我失败啦。——真是一点都不舒服啊,学年首席这个宝座。」

    …………啊。

    难道说。

    这个男人。

    「我真是羡慕你啊——次席的担子,比起首席恐怕要轻松太多太多了。」

    撂下这么一句话,戴上了学年首席这一标签的义弟,转过了身去。

    「就这样吧。……如果你还是想要这个位置的话,就好好在期末考加把油吧,优等生。」

    明确地抱有讽刺意味的,『优等生』。

    但是——这个词成为了讽刺这件事本身,

    已经意味着,我的立场,发生了改变。

    「——伊理户同学,太可惜了呢——!」

    忽地,有人从背后捉住了我的肩膀,让我不由得在惊讶之下转过身。

    「那个分数还没拿到第一就没办法啦!只能说是伊理户君太强了!」

    身材高挑一头短发显得英气逼人的坂水麻衣同学说着,面上的表情看上去比我还要悔恨。

    「真是人上有人啊。人家完全跟不上咧。」

    犹如刚睡醒的小猫一般慵懒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那是鲍勃头打扮又略微有些弓背的金井奈须华同学。

    「你就扯吧你个45名!明明比我名次还要高!」

    “哦,酱紫啊?没注意过呢。多谢你告诉我咯。”

    “咕啊——!这京都人真让人火大!”

    怎……怎么……?怎么回事……?

    看到我的同学们一如往常地嬉闹的模样,我的头脑一片混乱。

    和我想象的实在是相差太大。

    和我恐惧的实在是相差太远。

    要是我无法成为学年首席的话……会怎样,来着……?

    朋友们所用的言语、表情,……即使我不再是首席,也没有,任何变化……。

    啊啊——原来是,这样啊。

    原来,是我啊。

    比任何人都,用学年首席这一标签将自己束缚起来的……原来,是我啊。

    ——你的作风,也不是由任何其他人来决定的。不是吗。

    在考试第二天的早晨,我所见到的他眼下那淡淡的黑眼圈……。

    那,一定是。

    为了那一句话。

    为了这一件事。

    「……啊……」

    我俯下身子,掩起自己的脸。

    周围 >>

的朋友们,慌慌张张地安抚着我的后背。

    「啊——,别哭啊伊理户同学!」

    「第二名也很厉害啦!嗯,咱可是说真的!」

    不是的。

    我不是在哭泣。

    我不是在悔恨。

    我——并不是一个人。

    这并不是我的,单人相扑。

    ……为什么,你会明白啊?

    为什么,能传达得到啊?

    我明明都以为只是我的误会了。明明都认定只是我的妄想了。但是,事到如今、事到如今……我,明明,从没有向你说明过啊。

    ——能做到这些的,只有你一个人啊。

    面对沟通障碍的、不善言辞的、只具备着临阵磨枪程度的社交能力的我,能像个心电感应者一样地察觉到我的想法的怪人,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吗。

    要是被你这么对待的话,我——

    ——没有了你,该怎么活下去啊?

    呐。

    你该怎么办才好啊。

    呐……。

    ◆

    期中考结束过后,缓和的氛围重新回到了校内。

    放学后,在前往图书室的途中,水斗斜眼瞥了身旁的我一眼。

    「……为什么你会跟着我啊?」

    「有什么不行的。考试结束后读书的禁制解除了,所以想来找几本书而已。」

    「……这样啊。」

    当然,这是谎言。

    实际上……那个,只是想要道个歉,而在寻找时机罢了。

    水斗故意答错题目,而我单方面地发了火的那件事。虽说看上去已经得到了解决,但实际上无论是我还是水斗,都未曾好好道过歉——既然如此,我们之中率先道歉的那个,看起来不是会显得更明事理一点吗?

    只要一起行动,机会迟早就会有的。只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我才会跟着他,而绝不是因为想待在他身边。

    「……哦,是伊理户姐弟呢。」

    「诶?就是那包办了首席和次席的?」

    「嘿~。就是那两个人啊……」

    自打考试结果被贴出以来,我们两个在一起时,变得愈发惹人注目起来。

    虽然我是早已习惯了如此境遇,但水斗看起来似乎是十分的不自在。感觉真不错。好好承受从我手上夺走首席之座的报应吧(败给他这件事本身倒是挺让我不甘的就是了)。

    来到图书馆后,水斗指向了深处的书架。

    「解谜小说的话在那边哦。」

    「哼~。那,那个角落呢?」

    「那边是轻小说。从远古时代到最近的新品,各式各类相当齐全。……终于开始有兴趣了么?」

    「怎么可能。轻小说里又没有解谜类。」

    「你这家伙,哪天被富士见解谜文库的粉丝做掉我也不管啊。」

    水斗和准备前往解密类书架的我分道扬镳,走向了位于入口对角边的轻小说书架。最近似乎是轮到了轻小说的回合。

    我将罗列在书架上的书脊,从左上到右下一本本扫过。嘿诶~。藏品还真的挺齐全呢。要是能再早点来这里就好了。

    一边将手伸向刚找到的一本没有看过的书,我将脸从书架边探出,看向了水斗失去踪影的角落。

    ……趁着那个男人在选书的时候,装作擦身而过的样子去道个歉马上撤退怎么样?

    毕竟那个男人也是,嘴上说着「能不能把话说到除我以外的人也能明白的程度啊」之类的话,结果自己却撂下除我以外的人根本听不明白的话语后就此扬长而去了,所以即使我的道歉多少有些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也没什么问题吧。

    或许是个不错的主意呢。好,就这么定了。

    我带着书,走近水斗所指的轻小说书架。水斗就在这书架的对面才对。如此想着正当我准备绕到书架后面时,

    「——呜哦!」

    「——呜啊!」

    一声微弱的悲鸣,从书架的另一边传来。

    紧接着传来的,是啪塔啪塔的一阵书本落在地上的声音。

    以及水斗一句小声的「抱歉」。

    水斗和谁撞上了么?

    不知为何,心中一阵骚动。

    这是怎么回事呢。

    就像是,很久很久以前,好像见识过类似的事情一样——

    我略微加快了脚步,窥向书架的后面。

    地上散落着封面华丽的文库本。

    有一个女孩子,正慌慌张张地收拾着那些书。

    那是一个,不怎么起眼的女生。

    一瞬间,我还以为是以前的那个——水族馆约会时,和水斗在一起的那个女生。但是,我马上意识到了那并不是同一人物。

    不仅发型不是麻花辫而是齐肩中发,也不知到底是因为睡相不好还是因为原本就是那样,她的头发到处都有些翘起。而身高也比当时的女生要高15公分左右,晓月同学见到的话也一定会感到羡慕吧。

    但比起这些,更让我一眼就确信了不是同一个人的特征,是她仿佛要将手上的文库本埋起来一般的,她的胸部。

    ……好、好大……。

    她的胸部将校服的线衣一把撑开,彰显出压倒性的存在感。虽然晓月同学总是将我的胸部视为眼中钉,但在她的面前,我这种程度实在是无法以巨乳自称。F……?搞不好大概有G了吧……。

    正当我为那恐怕只在轻小说封面上见过的巨乳而本能上感到恐惧的时候,水斗捡起了,散落在地上的文库本中的其中一册。

    「……啊……」

    那个女生漏出了有些怯生生的声音,微微抬头瞥向水斗,又马上低下了头。

    一定是很害羞吧。嘛,也是呢。毕竟自己的嗜好为人所知,总是多少有些害臊的事——

    「——这个系列,」

    诶的一声,那个女生抬起了头。

    诶的一声,我也看向了水斗。

    没有任何打算,没有任何计算。

    只是以一副见到了同好的御宅一般的表情。

    ——伊理户水斗如是说道。

    「你也,很喜欢吗?」

    ——就这样,我目击到了。

    神明的陷阱,对除我以外的人发动的,那个瞬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