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 第二卷哪怕不再是恋人第二章前情侣更换座位。「…………百分之0.325…………」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虽说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我简直年少无知到了极点,但我从初二到初三为止,确实曾经有过一种名叫女朋友的东西。

    说得更准确些,是从初二的9月份到初三的3月份为止的19个月的时间段——在此期间,初二的9月到3月之间的7个月间,我们是同班同学。

    7个月。

    如果是在日本这个国度当过学生的人的话,想必一定知道这个数字意味着什么吧。

    是的——我和绫井结女两人,在交往期间,共计经历了大约7次座位的更换。

    之所以带上『大约』二字,是因为关于有一半左右的时间是在休假中度过的12月和3月到底有没有进行过换位的记忆有些模糊,但总之大体上,班级的座位分布被重置过这么多次。

    其中,我们两个仅有一次成为过同桌。

    仅仅在那一个月的期间之内,我们曾在这相距不到一米的范围内度过了在校的所有时间。

    虽说如果是现在的我的话只会说一句「那又怎样」,但对当时的我来说,那似乎已然是天大的侥幸了。要是回看我的笔记,就会发现只有在那个期间的课堂笔记的文字会显得十分凌乱——我的脑海里,可以轻易地浮现出老师在我完全没能集中精神的期间开始擦黑板,我这才开始慌慌张张地记笔记的光景。

    嘛,就算如此,毕竟是身为行走的阴咖的我和绫井,我们在上课期间倒也没说过什么悄悄话。

    我们做过的,无非就是偶尔相互对视,或者假装递橡皮的样子碰碰指头,或者以小纸条为信相互交谈什么的——这到底有什么好乐在其中的啊。事到如今真的很想吐槽一句想联络你们倒是用手机啊。

    ……但是呢,大概对当时的我们来说,瞒着周围的耳目悄悄将纸条递出,然后悄悄地看着对方读信的表情,是一件相当开心的事吧。事到如今已经连一星半点这样的感觉都无法理解了就是了!

    而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个月就宣告了终结。

    按照我们班上的惯例,会在每个月的月末更换座位——根据抽签的结果,我们遗憾地被分到了相距甚远的座位之上。

    和特定的对象连续两次成为同桌的概率,如果按照一个班级30人而靠墙座位有10个来算的话,大概就是百分之0.325。虽说大概比不上和刚刚分手的女朋友成为义理兄妹的概率,但也依然不是可以轻易发生的。

    ……至于为什么我会知道如此详细的概率,这一点恕我无可奉告。这只不过是因为当时的我是一个喜欢学以致用的初中生罢了。

    就是这么回事。而这,是发生在象征着同桌期间的始末的,长班会时发生的事。

    为了抽取老师自制的签,全班同学依次走上讲台。

    坐在我斜前方座位上的同学抽完后,接下来轮到了我身旁的绫井。就在这时。

    ——……那、那个……

    除了相邻的我以外,这世间再不会有任何人听到的,随风飘散的一声细语,传到了我的耳中。

    这是我记忆中,我第一次在教室里被绫井搭话的瞬间了。

    ——诶?

    所以我有些惊奇。

    我转过头去,露出了仿佛被陌生人搭了话一般的惊讶表情。

    虽说在和他人之间的对话中未曾感受到过拘束感的人可能无法理解,但对绫井这样的弱气女生——当然我指的绝不是现在那个性格超级糟糕的女人——来说,这样的反应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死刑宣告了。

    ——啊……对、对不……

    就连一句对不起都没有说完,绫井就迅速地走上讲台抽了签,让我失去了打圆场的机会。

    当然,我是个能理解具有沟通障碍之人的心理的男人,所以在放学过后在一起的时候,我道了歉并询问了当时的情况,但绫井却像是敷衍了事一般,怯生生地回了一句「没什么」。

    当然,不可能真的没什么。

    沟通有障碍的人总是在奇怪的地方显得顽固。

    所以直到最后,我只得放弃强行询问的想法,而之后,也再没有了提起这件事的机会。

    仅此而已的,就连杉下右京【自行百度】恐怕都会无视掉的小事,却让我事到如今都能时不时地回想起来。

    一眼就能看出紧张的,强打精神并有些泛红的脸。

    仿佛要挤出一些勇气一般地我进拳头,但不知为何唯独竖着右侧小拇指的手。

    然后就是,好像在对我期待着什么一般的,有一点点仰视着的视线……。

    那时候——绫井到底,是想对我说些什么呢?

    ◆

    「那么,正如节前所说,今天的长班会准备换座位咯——」

    耶——!!教室里响起了怎么想都觉得脑子有问题的欢呼声。

    真是的。换个座位而已至于那么高兴么。还真有些打心底里羡慕这些享受人生的家伙呢。

    ——如果是平时的我的话,说不定就会做出这样饱经沧桑的发言,但唯独此次,就算是我也无法掩盖换座位的欣喜之情。

    入学以来已有差不多一个月。直到黄金周刚刚结束之际的今天为止,我们的座位一直都是按照座位号分布而固定下来的。

    而这个状况将要发生改变。

    座位即将变动。

    也就是说——我可以从背后那个性格恶劣的女人手上解放出来了!

    这是多么美妙的一天哪。

    由于后背尽在那个女人的掌控之中,我遭受了那个女人持续不断的虐待……从后面踹我的椅子,用自动铅笔戳我的后颈,上课被点名时在背后施展悄悄话战术……这七大苦八大难的日子终于也要划上休止符了。

    以此为纪念就将今天设为纪念日吧。因为班主任提出了今天换座位,就称其为换座位纪念日好了。

    「(……看起来可真高兴啊。)」

    从班主任走出教室之后依然感到刺痛不已的后背,传来了带刺的声音。

    倒不如说,我的后背被自动铅笔物理意义上地刺了一下。

    犯人自然是我的义妹兼前女友,同时也是我的同班同学伊理户结女。

    ……哼、哼哼。这是最后的试炼。神明啊,虽说我被你这家伙施以莫大的痛苦,但这一次我终将获得胜利。我会忍住这最终的试炼,以此证明人类的强大的。

    「(喂……!你倒是说点什么啊!)」

    从背负着人类的矜持的后背处,又传来了更加严苛且不间断的折磨。

    ……再怎么说也开始觉得有点痛了。

    注意到第一堂课的老师还没有来到教室,我从桌下取出手机。

    <没人教过你不要刺人家的后背么抖S女> - 09:02

    用LINE发送。

    背后的连击略微中断了一下,我收到了回信。

    <哎呀真是抱歉,毕竟没在考试范围里> - 09:03

    <看来你有必要去上一上道德课程呢> - 09:03

    <诶?不该是生物课么?家畜意味上的> - 09:04

    看到这条信息附带着的粉色小猪的表情包,我的面颊微微一颤。

    <真不好意思,毕竟没在考试范围里> - 9:05

    <哈?> - 9:05

    <就算是我也实在是没有学过能让红毛猩猩也能读懂的日语该怎么写呢。> - 9:06

    「红毛……!?」

    听到背后传来轻微漏出的愕然声,我咬紧牙关忍住了笑。

    <少得意忘形了> - 09:07

    <呜哇,是小学生的渣回复!快逃!> - 09:07

    <就仗着现代语成绩好点……> - 09:07

    <承蒙夸奖真是万分荣幸。入学考试第一名的伊理户结女同学> - 09:08

    咔的一声,椅子被人从后面踹了一下。

    曾几何时我们两个曾将二人入学考试的估分比对过,结果只有现代文是以我的十几分的大胜而告终。

    对热衷读书的大部分学生而言,现代文成绩都会是他们的骄傲(个人调查结果)。大概是现代文成绩的败北深深地刺痛了她的自尊心,只要每次提起这事她都会显现出明显的不悦,而我则会感到舒心不已。

    「抱歉,迟到了!」

    收到下一条回复前,第一堂课的老师迟到十分钟来到了教室。

    哼。今天的LINE战争是我的胜利。我的眼前仿佛浮现出了那个女人在后头咬紧牙关的样子。

    当 >>

我正要关掉手机放进口袋的时候,又一次传来了收信的震动。

    <呐> - 09:11

    仅此而已。接下来的内容也没有发送过来。

    有些惊讶地悄悄转过头去,只见结女已经摆出一副全神贯注的表情打开了教科书和笔记本。手机已经不在她的手上。

    是本想说些什么,却因为老师的到来而作罢了么。

    作为以「い」开头的姓氏的宿命,我们两个分别坐在教室的第一排和第二排。在这种地方用手机的话瞬间就会被老师发现,所以在上课期间互不出手是铁打的规则。和这个女人一起被没收手机什么的,这等耻辱我可遭不住。

    ……她到底想说些什么呢。

    要说我不在意那肯定是骗人的,但老师已经开始写板书,我也只得暂且专心听课。

    下课铃声响起的瞬间,教室的空气顿时放松下来。

    上午的课程结束了。

    大约30人的学生(没有特意去记具体数字)像是从时间停止状态下恢复过来似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们的手上要么拿着便当,要么拿着钱包,仿佛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一般,各自邀请各自的朋友一起吃午饭。

    饭就不能一个人吃么。

    ——这种小家子气的话,唯独今天我就不说了。毕竟今天可是换座位纪念日啊。

    我取出用手帕包着的便当盒,无言地双手合十。

    曾是单亲家庭的我,直到初中为止基本都是通过购买或者便利店来解决午餐问题的。但是,进入高中以来,成为了我继母的由仁阿姨莫名地干劲十足,每天早上去上班前都会准备好便当。

    当然,是我和结女的两人份。

    虽说我曾告诉过由仁阿姨没有必要勉强,但据她所说,为发育期间的儿子准备便当是她的梦想。半开玩笑地说着「结女的便当只是顺带着做的」的由仁阿姨看起来真的是那么的开心,让我再也无法说些什么,但事实上,我们委婉地拒绝她亲手做的便当,是因为另一个理由。

    「哟,挚友啊,还是一如既往的不等人呢。」

    川波小暮抄着点心面包和纸盒装柠檬茶走了过来。这个自称是我的好友的家伙,看到我打开了盖子的便当,轻薄的表情立即转为了苦笑。

    「今天也真是有够豪华的啊。这就是伊理户同学的便当么……」

    「给我停止这种表达兴趣的说法。」

    是的。我和结女的便当,内容是完全一样的。

    虽说毕竟是出自同一个人之手,会变成这样也是理所当然的,但我们二人的本能都对此产生了排斥反应。如果总是在午餐时吃一模一样的菜单,会莫名看起来给人一种关系很好的感觉,所以有些不太情愿。

    当然,我和结女都知道这是一个极为幼稚的想法,所以也没强烈反对就是了……结女那边为了不让人把我和她的便当进行对比,午休时间常常会移动到其他地方。

    我是绝对不会动的就是了。为什么我非得为了这个女人而移动场所不可啊。

    「那么,今天也让我沾沾你的光咯。」

    「啊啊。只有我的便当盒每次都是1.5倍左右的分量呢……」

    「大概是觉得男子高中生全都是大胃王吧。即使是像你这样单薄的文学少年也一样。」

    「就算这么说,留下来也不太好呢。」

    「嘛总是会有所顾虑的。我倒是因为没有额外多个妈所以不明白就是了。」

    川波一边摘走一个小西红柿放进嘴里一边说着,然后露出了似乎有些小人的笑容。

    「看到变得空荡荡的便当盒,伊理户同学也一定会对你另眼相看的吧。想着『外表看上去是那样,但果然还是个男孩子呢』什么的。如果能帮你这个忙,管它是一合还是两合我都吃干净给你看哦。」【合:日本计量单位,约0.18千克】

    「那可真是感谢。如果她本人没有在后面的话我会更感激你的。」

    后颈部感受到了冰冷的视线。正是『啊啊看到了果然这里就是弱点啊』的感觉。会被杀掉的。

    「结——女酱!来吃午饭吧——!」

    似乎很是快活的声音,向着结女的方向传来。

    在我的视线边缘,一条单马尾正蹦蹦跳跳着。呜哇,是南晓月!我隐藏起自己的气息。

    「好的。……其他人呢?」

    「说什么有部门活动什么的。啊——,真是糟糕呢——。我还没决定好要进什么部呢。结女酱你呢?」

    「我也……连要不要入部都没决定好。」

    「我们两个不是一起去过很多地方参观过了嘛?但是我到现在都还没有什么头绪呢~。事到如今黄金周也已经过去,说实话想再入部已经有点困难了呢。怎么办才好啊~」

    喂。两个人一起去参观社团活动什么的我可从来没听说过啊。你跟那种危险人物一起行动个什么劲儿啊你。

    「哟,义理弟弟,脸色好像有点可怕啊。」

    「是哥哥。」

    简短地更正了一下,我将炸鸡块塞入了嘴中。由仁阿姨做的炸鸡块乃是一绝。只要在晚餐时出现这道菜,都会导致我和结女的争夺战。所谓『生人勿扰』云云,你是京都人么。好像确实是京都人来着。

    「总之,今天中午只有我们两个人呢,结女酱~!怎么办呢~?要不要找个没人的地方~?」

    以仿佛算准了正好能让我们听到的声音,南同学打来了一针兴奋剂。言外之意无非就是「两个人一起去咯~?羡慕吧~?」。怎么可能羡慕啊,简直就像是被打了兴奋剂一样的脑回路啊(漂亮的回击)。

    不过即使如此,让结女和南同学孤女寡女地在一起吃饭,也确实是件危险的事……那种情况下才真是必须仔细考虑考虑结女被下药的可能性。

    嘛虽说这个女人变成什么样子都不干我事,但如果能避免让父亲和由仁阿姨悲伤的话,我还是会尽可能去避免的。不过,那么,该怎么办才好呢——

    「什么嘛,南,今天只有两个人么。」

    就在我即将灵光一闪的时候,川波先发制人地开口了。

    「那就跟我们一起吃吧?毕竟现在这个座位分布到今天就要结束了,偶尔来场联谊讲究讲究也挺好的不是?」

    ……什……么……?

    面对这天外飞仙的提案,不止我一个人,其他全员的视线都集中到了川波的身上。

    川波却唯独回应了我的视线,对我抛来一个媚眼。好恶心。

    「……诶诶~?川波,你是不是想着借着这个机会接近结女酱啊?好恶心哎~。」

    立即开始迎击的南同学,直接借助身为女生的优势,使出了必杀技「好恶心哎~」。

    但不愧是对南晓月决战兵器之川波小暮,面对这能让大多男子一发扑街尘归尘土归土的作弊技能,竟如此气定神闲稳若泰山。

    「不不,这方面你就放心好了。我对恋爱方面奉行的可是专注ROM主义。」

    「专注ROM主义?那是什么?」

    「Read only member。也就是我只看不做。到头来还是这种方式最轻松呐。」

    「……哼~?说白了就是偷窥狂是吧。」

    哎哟,南同学的声音降了几度。明明一直以来都是元气满满到能烦死人程度的声调,变成这样子可真少见啊。

    ……不过话说回来,结女偶尔也会发出这样的声调来着。

    「没法相信呢~。毕竟是川波啊。」

    「川波同学有过什么前科么?」

    「你听我说啊结女酱!这个家伙啊,在初中的时候——」

    「停下停下!我的话题根本没必要提啦!」

    「想让我闭嘴的话就不要轻易踏入少女的花园啦!」

    哦,这是南同学的顺风局啊。撒川波你会如何发动反击呢。

    我完全进入了吃瓜状态。而川波「唔咕咕」地露出了一副不知如何下手的棋士一般的苦闷表情后,终于开了口。

    「……我知道了。那就趁此机会好好加深一下彼此的感情吧。让我们一边吃便当一边聊聊有关初中生活的话题吧。」

    「「「…………!?」」」

    听到川波的言语,我们三人的沉默瞬间达成同步。

    这、这家伙……到底是想要干什么……在座各位的膝盖,可是无一例外地中过箭的啊!

    「诶、诶诶~……?初中时代的话题?……我是没问题啦,但是结女酱……」

    「不、不、我也没什么问题啦,但是我弟弟他……」

    「不、我也、没什么问题……虽然完全没什么有意思的事就是了……」

    你瞧!这不就变成了得意忘形 >>

的家伙想去点一盘猎奇料理的时候一般的场景了么!

    川波看到共同发出了「给我拒绝啊」的信号的我们,不知为何笑容满面。

    「这样啊!那就不提初中时期的话题,普普通通地一起吃饭好啦!」

    面对这一提案,我和南同学双双吃了一惊,但结女已经下意识地出了口。

    「嘛,那样的话……」

    「好,就这么定了!」

    得到了许诺的瞬间川波猛然起身,将附近的课桌拼到了一起。

    刚、刚才那是——Door In The Face Technique!

    这是一种被称为让步性请求法的交涉技术,具体为首先提出一种明显会被拒绝的困难要求后,做出仿佛已经退了一步的姿态,提出原本想要提出的要求,让他人产生『毕竟之前已经拒绝过一次,这次再拒绝就有些不太好意思了呢』并让自己的要求更容易被接受的技巧。只要是心理学书基本都会对此有所记载。

    刚才,川波所用的正是这个技巧——我和南同学因为有所戒备所以可以察觉,但毫无戒备的结女就中了招。这个男人,真能干。

    「……咕呜~……!」

    「嘿。」

    在结女看不到的地方,南同学给川波送来了悔恨的视线,而川波则以胜利者的骄傲对南同学哼了一声。胜负已分。

    奇妙的四人组就此诞生。

    变成了我的正对面是南同学,身侧是川波,斜对面是结女的配置分布。让男生和女生分开来做这一点倒是挺自然的,但刻意让双方互不照面而选择了位置的,只能说是我们的本能所致了。

    「总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呢。我居然会和伊理户同学面对面吃午饭。」

    「啊啊……是啊……」

    南同学刚刚的败犬表情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反倒是满脸微笑地发起了话题。而我仿佛不习惯被女生搭话的阴暗男人一般的回复,当然不是因为我就是那样的男人,而是为了不让结女意识到我和南同学之间存在着并非不能称之为交流的某种行为。

    ……虽说如此,这样又产生了别的问题。

    正当我感受到了冰冷的视线时,口袋中的手机轻微地震动了一下。

    「…………?」

    在课桌底下确认手机,是结女发来的信息。

    <不要因为稍微被温柔对待了一下就以下流的眼神看我的朋友啊死宅男> - 12:38

    如果我是死宅男的话你不就是死宅女吗。虽说如此想着,但如此回复实在是缺乏美感,所以我立即发送了回复。

    <多谢您的忠告。但是我,并不像某处的某人一样好骗到光是稍微被温柔对待了一下就迷上对方所以还请您千万不要担心。多谢指教。> - 12:39

    多么有礼的一则回复啊。就像是商务用邮件一样呢。智能输入法大显身手。

    眼看着现实的结女偷偷低头看向课桌下方,然后肩头变得有些微微颤抖。起作用了起作用了。在这南同学和川波都在场的情况下,别说出声反驳了,就连瞪我一眼都是办不到的。嘎哈哈!

    「我和伊理户同学至今还没有过什么交集吧?」

    八成是结女正在用邮件编写反驳的信息时,川波将皮球踢给了结女。神助攻,果然出门靠朋友。

    「诶?啊、啊啊……是呢……这么说来,好像是这样的。」

    「我怎么可能让这种轻薄男接近结女酱啊!只有今天算是特别的喔川波!」

    「是是是。真是全沾了您的光嚯。」

    看着对话的主轴重新回到川波和南同学那边,结女重新将视线落到课桌下方。要来了么。

    「话说回来我一直都很想问,伊理户同学在家里的生活是怎么样的?」

    「啊」

    <那根本不是一点点而> - 12:40

    编辑到一半就发出来了。……不是一点点而,而什么而啊。老头子吗你?【原文「ちょっとぐらいじゃ」,而「じゃ」通常是老人在口语中常用的句尾。】

    「……啊——,那个。怎么样的,指的是?」

    「不是,比如说休息日什么的……」

    「呜哇——,太差劲了啊这家伙~!一般会有人直接问一个关系不算好的女生这种问题么?」

    「没什么下流的意思啦。你看,虽说是个超食草性的家伙,毕竟还是和一个男人同住一个屋檐下哦?总会在意的吧,平时是怎么过日子的。」

    「嘛——。我之前倒也问过伊理户同学这个问题就是了。」

    「我倒也听过男方视角的说法,但女方视角就……呢。毕竟想来那边需要注意的问题一般也会更多些吧?」

    「关于这个,嘛,是呢……。尤其这个男——他在休息日里也几乎不出门的。」

    <你不也是么> - 12:41

    「我在自己的房间以外的空间里,都尽量保持着注意呢。这样一来,意外地可以相处得挺和平的。」

    <总比你强> - 12:42

    一边说话一边发邮件什么的还真有你的。

    川波「嘿~」地发出了若有所思的声音。

    「现实中会是这样的吗。如果是漫画的话马上就会在浴室之类的地方撞上了呢。」

    「不要把漫画和现实混为一谈啊笨蛋!」

    「谁是笨蛋啊吵死啦笨蛋。……哟,伊理户。她虽这么说,但你们真的没有过碰上漫画般的事件的时候么?」

    「没有过呢。浴室和厕所是最先协商彻底的两个地方。」

    <虽说你偷过我的胸罩就是了> - 12:43

    <我说过那只是捡了起来而已了吧> - 12:43

    <谁知道呢> - 12:43

    这女人又在拿往事回笼啰嗦个不停……。这事儿不是早就尘埃落定了么。

    正当我想要批判批判她那阴暗和烦人的性格时。

    <毕竟,你是个骗子啊> - 12:44

    这样一条信息,追加到了我的手机中。

    ……骗子?我?

    又来找我的茬……。我究竟什么时候撒过谎了啊?

    偷偷瞥向斜对面,结女将视线转到了窗口外边。也就是说,她直到刚才为止都一直看着我吧。

    我对这个女人撒谎什么的,包括初中时代根本连一次都没有过。说到底根本不曾有过需要撒谎的场景。就连忘记了什么约定而找借口的时候都不曾有过。这可不是我自满,但我可是一个无论多么细微的约定都不会忘记的人。比如——

    就在此时,我的脑中窜过一道电光。

    「————啊!!」

    川波和南同学惊讶地看着突然大声叫出来的我。

    「什么啊?怎么了?」

    「忘了带下午上的课的教科书了?」

    「不、不是……对不起。没什么。是我搞错了。」

    敷衍着两人的同时,我回想起脑海中的记忆。

    ……原、原来如此……那个时候,绫井想要说的话是……。

    偷偷瞥了结女一眼,只见她已经跟没事人一样地回归到了对话之中。但是在我看来,只在我一个人看来,那表情仿佛像是冻结着一般。

    ……这是……。

    啊啊,真是的,可恶。真没办法。

    是我输了。

    『能理解具有沟通障碍之人的心理的男人』这一标签,从今往后就让我退还回去吧。

    我们迎来了长班会——也就是换座位的时间。

    「那,就从伊理户——男方的伊理户——开始,按顺序上台抽签吧。」

    看来就算是从初中升到了高中,换座位的方法也不会迎来进化。还是一如既往地用自制的抽签一个一个去抽的模拟数据法。

    我抽出椅子站起身,将讲台上折了对半散落得到处都是的纸取了一张到手上。这张纸按规定直到所有人都拿到手之前都不能打开。

    「下一个。女方的伊理户。一个一个来。」

    「好的。」

    没等我回到座位上,座号为2号的结女也站起身来。

    抽完了签的我,和正要走上讲台抽签的结女,在讲台边上擦身而过。

    ——就在这个瞬间。

    我不留痕迹地伸出手,让自己左手的小拇指和结女右手的小拇指轻轻碰了一下。

    「——!?」

    结女的脚步立即一顿,然后转过身来。

    而她的脸上,写满了惊愕。

    我瞥 >>

了一眼她的表情,故作不知地回到自己的座位。

    「伊理户?怎么了?」

    「……没、没什么。对不起。我没事。」

    结女也拿了一张签条回到了座位上。

    在和座位号为3的同学擦身而过,正要通过我的座位旁边的那个瞬间,她向我递来了一个眼色。

    ——你什么意思?

    就算不通过LINE或者小纸条,我也完全能读懂她的意思。

    并没有什么意思。

    只不过,我是一个守约的人罢了。

    ……事情的真相,不过是一个无关痛痒的小事罢了。

    以前,初中时代,我们在交往过程中,唯一一次成为同桌的时候。

    这一个月期间,在我们屡次递小纸条进行交流的过程中,曾有过这样的一件事。

    虽说具体是怎么写的我已经不记得了——但一开始,绫井确实通过纸条这么对我说过。

    ——要是下个月也能成为同桌就好了呢。

    那时候的我已经通过计算,得出这是一个极为渺小的概率,所以我做出了这样的回答。

    ——还能成为同桌的话可真是奇迹了。

    实在无法不问缘由地对她说「这怎么可能」,我换了种好听点的说法。当然,奇迹这种东西正是因为无法发生才会被称之为奇迹——这是我的定义,但对绫井来说似乎并非如此。她递来了回复。

    ——这样的话,为了让奇迹发生,我们来施个咒语吧。

    据她所说。

    能和自己喜欢的人成为同桌的咒语,似乎真的存在。

    虽说我这个饱经沧桑的初中生,打心底里想着「呜哇啊这骗小孩的玩意儿」,但绫井那边意外地兴致勃勃。明明平时总喜欢读人类被砍头被分尸的小说,但唯独在这种地方上非常像个女孩子。

    当时的我,对初次所见的绫井的这一面(非常可怕地)感受到了她的可爱之处,所以就想着这大概也是作为男友的义务,便做出了讨她开心的答复。但是,绫井似乎并没有找到让已经在交往的二人成为同桌的咒语,所以她就根据我一直以来的言谈举止,独创了一个咒语出来。

    那就是,在前去抽签时,不为人所知地让二人的右手和左手的小拇指碰触一下。

    ——就是这样。

    我们已经屡次在课堂上做过假装着递橡皮去触碰对方的手指这种完全看不出到底哪里好玩了的事,而这咒语就是这种行为的拓展了。

    然后,等到正式抽签的时候,我却完完全全忘了这档子事。

    ……请容我为自己辩护一句。

    在课堂上用于交流的纸条,让别人看到可就不好了。毕竟只要被看到那些,我们正在交往的事实马上就会暴露。所以我们就像是间谍一样,每次都会迅速销毁那些证据。

    那写了咒语的纸条自然也在其列。

    人类是通过反复回想让短期记忆变成长期记忆的。只是看过那么一次的,在课堂上不能让老师发现这一注定了低下的集中力的大环境下被提出的杂谈(我对此曾是这样的认知)内容,我真能记得住吗?不,办不到啊!

    ……嘛,借口终究不过是借口,做错了事的人,的确是我没错。

    那时的绫井作何感想,事到如今我可以清楚地明白。

    明明是两人一起定下的咒语,我这边却完全没有施行的意思。实在没有办法了所以鼓起勇气想要提醒一下,结果我却是一副忘了个一干二净的反应。

    绫井大概是这么想的吧。

    『啊。把那样的东西当了真的原来只有我一个人呢。啊啊这样啊。真悲哀呢我这个人。明明都是个初中生了还相信咒语什么的。伊理户同学没记住这事真是太好了呢。就这样当作无事发生,双方反而不会因此受伤吧?啊哈哈……』

    除了哭着钻进被窝以外再不会有其他可能了。

    当时的绫井结女和现在不同,就是这样的一个女孩子。

    ——即使,事到如今已经过了一年有余。

    ——即使,事到如今我对她已经不再抱有厌恶以外的感情。

    即使如此,我的自尊,也不允许自己将此事就这么揭过。

    所以现在。趁着这个机会,我决心完成当初的约定——

    能感受到背后传来的视线。又在想着用自动铅笔戳我后颈了么。

    ……今天之后,就能和这道视线说拜拜了。

    毕竟咒语什么的,也就只能骗骗小孩子而已。

    ◆

    结局大概可想而知了吧。

    「……………………」

    「……………………」

    我和结女二人,也没有瞪眼,只是用空洞的眼神相望着。

    ——将我们前后隔开的,是我们的新座位。

    「喂喂伊理户姐弟,又是前后座啊!奇迹啊!」

    「呜咻~……还真能发生呢,这种事。」

    川波和南同学集中在从最前列移动到教室正中间的最后两排的我和结女的座位旁,惊叹不已。

    是的。

    根据严格又公正的抽签结果,我和结女二人,再一次成为了前后桌。

    「…………百分之0.325…………」

    结女的眼神落在我的座位上,只听她以几乎没有任何人能听到的声音喃喃道。

    ……这数字好像有点耳熟啊,真是的。

    我取出手机,快速地输入文字。

    <因为第一次的座位分布是根据座号来排的,所以实际上有其中一次是必然。实际概率可没这么低> - 14:56

    只见结女取出手机看了一眼,然后又瞪向了我这边。

    <居然还特意去算概率,好恶心的> - 14:56

    哈,没用的没用的。

    就算被恶心的家伙说恶心,也不会有任何感觉的。

    就这样,又是因为混账神明的妨碍,我没能通过换座位远离这个女人。

    但是。……即使如此,我的目标也达成了。

    就算依然是前后座,但这次轮到我的座位在后面了。

    也就是说,立场反转了。

    这次轮到我掌控这个女人的后背了。

    那么……这一个月,要怎么奉还我至今为止受过的虐待呢……。

    「咯咯咯咯咯……」

    「等……等等,这什么笑容啊……。你打算做什么……!?」

    「问问自己的良心吧。」

    就这样,虽然没能获得解放,但我得到了复仇的机会。

    这难道也是咒语的效果吗?

    怎么可能。

    对现在的我们来说,那个咒语是不可能发生作用的。

    毕竟,从道理上是这样的吧?

    那可是,为还在交往中的二人准备的咒语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