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 第一卷第二章前情侣留守在家「这里可是我家,有什么奇怪的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虽说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我简直年少无知到了极点,但我从初二到初三为止,确实曾经有过一种名叫男朋友的东西。

    顶着一副永无出头之日的脸,又不怎么关心自己的打扮,总是略微驼着背,说出来的话还一点意思都没有,大概连半点身为男人的魅力都不曾有过的渣滓集合体一般的男人——嘛,脑子还算是比较好使的就是了。

    但是,时值初二这个天衣无缝的青春期,又身为天下无双的土包子的我,只是被稍微温柔地对待了一下、稍微谈笑风生了一下、稍微乐在其中了一下的程度,就变得欢天喜地飘飘然了。

    失策。

    简直年少无知到了极点。

    将全凭深夜的高涨情绪写下的情书,以一时兴起的气势交到他手上的瞬间,我命运的轨道就已经铺设完毕了,从始至终。

    初中生的恋爱之旅所到达的终点,无非就是崩盘二字了。

    这毕竟不是哄骗小孩的少女漫画——大家早晚会回归清醒,早晚会认识到现实,然后就像无事发生过一般地分手。我和那个男人,也终究没能免这个俗。

    紧接着,我们的父母再婚了。

    成为了义理的姐弟,在同一屋檐下生活。

    虽说人生之不如意十有八九,但如此糟糕的状况也绝不是说发生就能发生的。——那一定是,恶作剧的神明,对我们启动了他设下的陷阱。

    神明设下的陷阱。

    也就是命运。

    虽说跟那个男人关系良好的那段日子早已被我扔进了脑内的垃圾箱,但即使如此我也不得不承认,我的脑海里,依然如同澡堂里那总是擦不干净的霉菌一般,残留着一些无法删除的记忆。

    那好像是在,初二和初三之间——在春假期间发生的事。

    我,被那个男人叫到了家里。

    ——今天,我爸不在家。

    像这样,被他用略带羞涩的语气突入正题,当时愚蠢的我顿时想到了。

    终于来了。

    约会也约过了,接吻也接过了,那么接下来自然就是——当今世道的女初中生的话,一般都会这么想的。绝不是只有我特别下流哦,是真的哦。

    在我偶然听到的女生间的谈话中,最近这段时期内,这方面的内容也渐渐变多了起来——毕竟当时的我们,已经开始了与讳莫如深的生理期之间的战斗。我们和那群光是看着网上的图片嘎嘎起哄个不停的男人们,对这种概念可是有着距离感上的差距。

    我做好了觉悟。

    终于要亲身经历那些只在书中得知的事了——我将期待与不安之情以大概3比7的比例混在一起,生平以来第一次达成上洛,踏入了男朋友的房间。

    上洛什么的。

    【注:具体典故请自行百度日本历史事件「上洛」。总之类似语境里上洛这个词通常用来表示完成了历史转折点级别的重要事件。】

    使用了如此之蠢的表现方式来形容那次去男友家的事件,也说明了当时的我所下的决心了吧——在前一天的晚上上网把「在第一次之前必须知道的事」之类的网站搜罗了个遍什么的自不待言,就连发声的窍门,都让我完美地预习了一通。

    做好了万全准备的我踏入男友房间后,首先寻找着自己的容身之所。在那满是书籍的凌乱房间里,能坐的地方果然只有床上了。是那里么?果然是那里么?正当我脑子一团乱麻不知所措的时候,那个男人十分干脆地开口了。

    ——不必客气,坐下吧。

    就这样,我坐到了他的床上。但紧接着又发生了令人震惊的事。

    那个男人,理所当然般地坐到了我的身边。

    我不禁开始胡思乱想。

    ——诶……!?比、比想象中还要积极……!明明平时都是个很收敛的人!

    眼光究竟是有多狭隘啊这个女人,给我被卡车碾过之后丢到异世界去吧。

    现在的我虽这么想着,但怎奈当时的我却是死赖在地球不走,和那个男人开始了杂谈。

    杂谈的内容已经完全没有了印象。我的脑海中早已被诸如「究竟什么时候会被推倒啊」「是不是要从接吻开始啊」「这样的内衣没有问题吗」之类的问题塞得满满当当。

    只要那个男人稍微坐正一下身子肩膀就会颤抖,只要小拇指稍微蹭到对方一下几乎就会发出怪叫声的,那未经世事的女孩子悲哀的时间,就这么过了十分钟,二十分钟,三十分钟。

    紧接着,一小时过去了,两小时过去了,三小时过去了——

    诶?还没到么?

    正当我浮现出如此想法的时候,终于,那个男人开口了。

    ——已经这个点了呢。那么,差不多……

    来了。

    终于来了。

    还请不要太疼,还请不要害怕,还请一切顺利……!

    ——应该回去了。我送你。

    …………………………………………。

    诶!?

    ——那、那个……

    ——虽然很可惜,但再迟的话家人会担心的。

    就这样,我被那个男人护送着,回到了自家公寓。

    难道说,是尾行狼!?是所谓的尾行狼么!?

    直到快到家为止还想过类似的事情,但仔细一想,我的家里可是有妈妈在。要是想做那种事的话,无论怎么想都是在他家里要合适得多。

    在公寓门口前,那个男人普普通通地挥了挥手,普普通通地说道。

    ——今天很开心。就这样吧,再见。

    我呆呆地目送他远去——终于意识到了。

    他,并不是为了做那种事,而把我叫到他家里去的。

    只是,想在他的房间里和我谈话罢了。

    满心想要登上成人的阶梯的,只有我一个而已!

    ——怎么啦?结女,你的脸好红哦?是感冒了吗~?

    回家以后,被母亲关心了。

    我也没能正经地给她一个答复,一个人躺倒在床上,被羞耻之心压得苦闷不已。

    从那开始,大约一年后。

    直到最终分手为止,我和那个男人,终究还是没能走到那一步。

    ◆

    「今天,爸爸和由仁阿姨说是会迟些回来。」

    我在总算收拾好了行李的自己房间里,优雅地看着本格推理小说时,我的义弟——是义弟。无论如何都是。——找上我来,缓缓地报告。

    「……哼~。然后呢?」

    「……然后?」

    我的义弟伊理户水斗,露出了一副啃碎了一只臭虫一般的表情。

    ……啊啊,这样啊。和我进行事务性的会话对你来说都是痛苦啊。哼。

    「晚饭怎么办。」

    「别说得好像我该对此负责一样。我可不是你的母亲。」

    「知道。姑且作为坐在同一张桌边吃饭的人在跟你商量而已——可恶,跟你的对话根本进展不下去啊。」

    ……这话说得好像我有多迟钝似的。

    我可是有了改善的啊。相比遇见你的那时候来说。

    身材纤细得像在阴暗处长大的豆芽菜一般的义弟本就不怎么和善的眼神变得更加凶恶起来,躁动不安地用脚尖叩着地板。

    虽说被乱糟糟的头发和一点不讲究的衣服糟蹋得一干二净,但实际上这个男人的五官却是仿佛只存在于画卷之中一般的标致。因此搞得那本该是能让好感度跌到负数的焦躁态度竟给人一种像模像样的感觉,让我感到愈发的烦人。

    「那我就自己准备晚餐了。菜单我也自己定。可以吧?」

    「准备……你会做饭么?」

    「多多少少吧。毕竟我从小就跟老爸两个人一起生活。至于你——啊啊。」

    水斗「呵」地笑了一声,露出了拿我当傻瓜一样的笑容。

    这个男人知道我是不会做饭的。之前,他可是曾经吃光了我做的仿佛工业废物一般的便当,然后硬着头皮撒出了『非常好吃』的弥天大谎。

    「算啦,现在我们可是家人啊。多少施舍你一点也没问题嘛。怀着感激的心情吃下去吧,把我的料理,像一头猪一样。」

    总有一天会我会杀了这个男人的。

    封住胸中满腔的杀意,我露出了一抹竭尽全力的微笑。

    「不,水斗同学。什么事都交给你可就太不好意思了,我也会帮忙的。」

    「不需要。到最后搞得双手贴满了创可贴我也很麻烦。」

    「我的意思是一味接受你的施舍会让我很不爽啊冷血男。」

    「我可不想被冷血女这么说——哎呀呀。」

    水斗露出一副得意的表情却随即叹了口气。以

为这样装腔作势地叹口气就算是为我着想了?真是这样想的的话你还是快点去死吧。

    「那,走吧。」

    「……走?」

    去哪?我不解地歪着头。

    「当然是去买晚饭的食材啊——你以为料理都是无中生有生出来的?」

    什么情况。

    为什么我会和刚刚分手一个月的前男友结伴到超市这种地方啊。

    这岂不是,就像是新婚夫妇,或者同居的恋人一样嘛!

    「嗯……哦,这个好便宜。」

    并肩站在胡思乱想的我的身旁,那个前男友正一个接一个地将商品放进推车。

    这个男人对现在的状况难道就没有半点感想么?究竟是有多迟钝啊——抑或是,究竟是有多不把我当女人看啊。……不,嘛,我对他来说确实不是普通的女人,他对我来说也确实不是普通的男人就是了。我是他姐姐,他是我弟弟就是了。

    ……不行,这不完全就是之前那事的翻版么。只有我一个人胡思乱想,只有我一个人感到不快。

    保持平常心。

    「……刚才开始好像就一直在随随便便地选东西,你究竟想做些什么啊?」

    「嗯——不,我不知道。」

    「诶……不知道?我们这是在买晚饭用的食材吧?」

    「所以说,总之先买下比较便宜的东西,然后再想能做出哪些料理啊。要是事先想好了要做什么,岂不是连贵的东西都得一并买下了?」

    「…………。这样啊。」

    理解了。

    这就是所谓的,生活小知识么。……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有着生活能力这项技能呢。

    怎么回事啊这个家伙,为什么在这些没用的方面素质这么高啊?

    「最糟糕的情况,即使对做什么菜一点头绪都没有,把它们全丢进锅里加上咖喱粉,基本也能炖出一锅咖喱。好好理解一下『做料理』和『做食物』的差别啊,妹妹哟。」

    「谁是你妹妹啊。早说了我是姐姐的吧?」

    「是是是。」

    ……越听,就越是觉得那时候给他吃拙劣的自制便当的自己是多么可悲。真可恨……。

    「嘛,只是偶尔的话做点糟糕的料理倒也挺可爱的,但每天都那样可就有点吃不消了。好好提升一下水平吧。」

    听到水斗漫不经心的一句话,我的身体和思维都猛地僵了一下。

    ……可、可爱?

    这个男人又在满嘴跑火车了——不对但是刚才这句,又像是没有任何考虑就脱口而出的感觉,是真心话的可能性也——

    「……怎么了?丢下你喽。」

    我在不知不觉间,竟在通道的正中央停下了脚步。我慌忙追上前去,甩甩头将杂念赶走。

    再这样下去,可就真的是那次事件的翻版了。只有我一个人想着奇奇怪怪的事,只有这个男人飘飘然的,太不公平了。

    ……一定要让你意识到的。

    我一定要让这个男人这张讨人嫌的脸,染上血一样的红色。

    然后这一次,我一定会让这个男人叫我一声『姐姐』的!

    两个人心不甘情不愿地并肩站在厨房里煮好咖喱,结束了晚餐。

    虽说也有过水斗看着我挥舞菜刀的样子大叫着「等等等等!你这样搞得我都怕了!切菜的时候手指要这样摆。这样!」并未经许可地碰我的手这样的意外事故,但大体上还算是相安无事——由于双亲都不在,我们也没有必要演绎关系良好的姐弟戏码,反倒是让我们感到了轻松。

    「洗澡水烧好了,怎么办?」

    「我先洗。」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我可不想泡你泡剩下的洗澡水呢。」

    「那让我泡你泡剩下的洗澡水就没关系了?」

    「……我还是在你之后洗吧!」

    由于平时妈妈他们都在的缘故所以没怎么注意,但仔细想来,我每天都在和这个男人泡同一池子的洗澡水呢。

    这个……这个,好像……这个……!

    ……冷静。

    正好,趁着水斗去泡澡的事件好好整理一下情绪吧。

    为了之后即将迎来的逆袭。

    「洗好了。」

    正当我通过密室杀人游戏(我自己想出来的头脑风暴游戏。假设水斗在密室内被杀害,并竭尽全力思考所有能让这桩密室杀人成为可能的作案手法)让自己的精神镇定下来之时,进去还没十分钟的水斗就已经打湿了头发从浴室出来了。

    「唔……」

    「嗯?」

    ……基本上无论是谁打湿头发后看起来多少都会显得帅气一些。也就是说这是稀松平常的现象。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

    「……你洗澡也太快了点吧?你有没有好好洗啊?很脏哎。」

    「不要在我回答之前就把问题定性了。我有好好洗。洗得快只是因为觉得洗澡的时间很浪费罢了。」

    火急火燎的家伙……。我讨厌的就是你这样的地方啊。明明刚开始那段日子里还会好好地配合我的步调。

    但无论如何,时机已到。

    我抹去充满整片脑海的密室与水斗的尸体,站起身来。

    「那么,我就去洗澡了。……敢偷看就杀了你哦。」

    「真看了的话不用你杀我我也会死的。双眼溃烂而死。」

    ……你也就只能趁着现在说这种话了。

    我姑且一边四处警戒着门外的状况,一边在更衣间脱下衣服入浴。

    由于平时妈妈他们都在的缘故所以没怎么注意,但仔细想来……我,正在那个男人所在的家里,赤身裸体呢……。如果这个瞬间,那个男人突然闯进浴室的话,是没有任何人可以救我的……。

    「……………………」

    虽说想来唯有那个豆芽菜是不可能做这种事的,但如果真的发生了那种事,看我不把他身上的各种部位咬下来。

    我仔细地清洗并泡暖了身体,从浴室走了出去。然后将干燥的浴巾裹在身上,用电吹风吹干头发。

    ……接下来才是好戏。

    我将浴巾的结再次收紧。

    ——我,并没有把替换的衣服带进更衣室。

    这是为了自断后路——因为我已经下定决心,以背水之阵击溃那张冷漠的脸。

    没错。只要没带替换的衣服,我就只能就这样,以裹着一条浴巾的姿态出现在那个男人的面前!

    「…………唔」

    我映入镜子里的身体,比起和那个男人关系良好的那段时间,已经成长得有女人味得多了。尤其是胸部,在这一年间已经完全变了样——甚至引起了妈妈和同学们的羡慕。

    裸露出的胸口,因为刚洗完澡而略微冒着热气。虽然由我自己说出口有些不好,但这实在是相当艳丽的光景——要、要把这副景象给那个男人看么……。

    虽说那份至少应该提前准备好内衣才对的悔恨让我有些苦闷,但如果不做到这个程度的话,对那块大木头一定不会有效果的。

    下定了决心,我走出更衣室。

    光着脚发出啪塔啪塔的脚步声,回到了客厅。

    「洗……洗好了。」

    「嗯——噗咳咳咳!?」

    看到我的瞬间,水斗就把喝进嘴里的茶喷了出来又呛了进去。

    超出预期的反应!

    我侧开脸,隐藏起舒缓下来的表情。

    「笨……你……干什么?」

    「这可是我家,有什么奇怪的么?」

    我努力做出平淡的应对,并坐到了坐在L型沙发上的水斗的斜前方。

    水斗一边将脸扭向别处,却又时不时地向我这边瞥上几眼。

    「不,但是……姑且,还有我在呢……」

    「有弟弟在家,又怎么了?……难道说——」

    我努出一脸的笑容,对困惑着的水斗暗送秋波。

    「——难道水斗同学,是个会用下流的眼神看我这个姐姐的坏孩子?」

    「咕……!」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脸红了,脸红了!!活该啊!!

    虽说水斗一直扭着脸试图将我的身姿从视线中移开,但绝对有在看绝对有在看。一瞥一瞥的,看着浴巾无法完全裹住的胸口和大腿。

    哼哼,这刺激是不是稍微有些太强了?毕竟你可是只知道还是个小孩子的我呢!啊啊真是可怜。因为只和幼女体型的女孩子交往过,所以才会对像我这样的成熟女人如此不适应呢!丫的说谁是幼儿体型啊。

    那么,让我换换交叉腿的坐姿吧。


为这样装腔作势地叹口气就算是为我着想了?真是这样想的的话你还是快点去死吧。

    「那,走吧。」

    「……走?」

    去哪?我不解地歪着头。

    「当然是去买晚饭的食材啊——你以为料理都是无中生有生出来的?」

    什么情况。

    为什么我会和刚刚分手一个月的前男友结伴到超市这种地方啊。

    这岂不是,就像是新婚夫妇,或者同居的恋人一样嘛!

    「嗯……哦,这个好便宜。」

    并肩站在胡思乱想的我的身旁,那个前男友正一个接一个地将商品放进推车。

    这个男人对现在的状况难道就没有半点感想么?究竟是有多迟钝啊——抑或是,究竟是有多不把我当女人看啊。……不,嘛,我对他来说确实不是普通的女人,他对我来说也确实不是普通的男人就是了。我是他姐姐,他是我弟弟就是了。

    ……不行,这不完全就是之前那事的翻版么。只有我一个人胡思乱想,只有我一个人感到不快。

    保持平常心。

    「……刚才开始好像就一直在随随便便地选东西,你究竟想做些什么啊?」

    「嗯——不,我不知道。」

    「诶……不知道?我们这是在买晚饭用的食材吧?」

    「所以说,总之先买下比较便宜的东西,然后再想能做出哪些料理啊。要是事先想好了要做什么,岂不是连贵的东西都得一并买下了?」

    「…………。这样啊。」

    理解了。

    这就是所谓的,生活小知识么。……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有着生活能力这项技能呢。

    怎么回事啊这个家伙,为什么在这些没用的方面素质这么高啊?

    「最糟糕的情况,即使对做什么菜一点头绪都没有,把它们全丢进锅里加上咖喱粉,基本也能炖出一锅咖喱。好好理解一下『做料理』和『做食物』的差别啊,妹妹哟。」

    「谁是你妹妹啊。早说了我是姐姐的吧?」

    「是是是。」

    ……越听,就越是觉得那时候给他吃拙劣的自制便当的自己是多么可悲。真可恨……。

    「嘛,只是偶尔的话做点糟糕的料理倒也挺可爱的,但每天都那样可就有点吃不消了。好好提升一下水平吧。」

    听到水斗漫不经心的一句话,我的身体和思维都猛地僵了一下。

    ……可、可爱?

    这个男人又在满嘴跑火车了——不对但是刚才这句,又像是没有任何考虑就脱口而出的感觉,是真心话的可能性也——

    「……怎么了?丢下你喽。」

    我在不知不觉间,竟在通道的正中央停下了脚步。我慌忙追上前去,甩甩头将杂念赶走。

    再这样下去,可就真的是那次事件的翻版了。只有我一个人想着奇奇怪怪的事,只有这个男人飘飘然的,太不公平了。

    ……一定要让你意识到的。

    我一定要让这个男人这张讨人嫌的脸,染上血一样的红色。

    然后这一次,我一定会让这个男人叫我一声『姐姐』的!

    两个人心不甘情不愿地并肩站在厨房里煮好咖喱,结束了晚餐。

    虽说也有过水斗看着我挥舞菜刀的样子大叫着「等等等等!你这样搞得我都怕了!切菜的时候手指要这样摆。这样!」并未经许可地碰我的手这样的意外事故,但大体上还算是相安无事——由于双亲都不在,我们也没有必要演绎关系良好的姐弟戏码,反倒是让我们感到了轻松。

    「洗澡水烧好了,怎么办?」

    「我先洗。」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我可不想泡你泡剩下的洗澡水呢。」

    「那让我泡你泡剩下的洗澡水就没关系了?」

    「……我还是在你之后洗吧!」

    由于平时妈妈他们都在的缘故所以没怎么注意,但仔细想来,我每天都在和这个男人泡同一池子的洗澡水呢。

    这个……这个,好像……这个……!

    ……冷静。

    正好,趁着水斗去泡澡的事件好好整理一下情绪吧。

    为了之后即将迎来的逆袭。

    「洗好了。」

    正当我通过密室杀人游戏(我自己想出来的头脑风暴游戏。假设水斗在密室内被杀害,并竭尽全力思考所有能让这桩密室杀人成为可能的作案手法)让自己的精神镇定下来之时,进去还没十分钟的水斗就已经打湿了头发从浴室出来了。

    「唔……」

    「嗯?」

    ……基本上无论是谁打湿头发后看起来多少都会显得帅气一些。也就是说这是稀松平常的现象。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

    「……你洗澡也太快了点吧?你有没有好好洗啊?很脏哎。」

    「不要在我回答之前就把问题定性了。我有好好洗。洗得快只是因为觉得洗澡的时间很浪费罢了。」

    火急火燎的家伙……。我讨厌的就是你这样的地方啊。明明刚开始那段日子里还会好好地配合我的步调。

    但无论如何,时机已到。

    我抹去充满整片脑海的密室与水斗的尸体,站起身来。

    「那么,我就去洗澡了。……敢偷看就杀了你哦。」

    「真看了的话不用你杀我我也会死的。双眼溃烂而死。」

    ……你也就只能趁着现在说这种话了。

    我姑且一边四处警戒着门外的状况,一边在更衣间脱下衣服入浴。

    由于平时妈妈他们都在的缘故所以没怎么注意,但仔细想来……我,正在那个男人所在的家里,赤身裸体呢……。如果这个瞬间,那个男人突然闯进浴室的话,是没有任何人可以救我的……。

    「……………………」

    虽说想来唯有那个豆芽菜是不可能做这种事的,但如果真的发生了那种事,看我不把他身上的各种部位咬下来。

    我仔细地清洗并泡暖了身体,从浴室走了出去。然后将干燥的浴巾裹在身上,用电吹风吹干头发。

    ……接下来才是好戏。

    我将浴巾的结再次收紧。

    ——我,并没有把替换的衣服带进更衣室。

    这是为了自断后路——因为我已经下定决心,以背水之阵击溃那张冷漠的脸。

    没错。只要没带替换的衣服,我就只能就这样,以裹着一条浴巾的姿态出现在那个男人的面前!

    「…………唔」

    我映入镜子里的身体,比起和那个男人关系良好的那段时间,已经成长得有女人味得多了。尤其是胸部,在这一年间已经完全变了样——甚至引起了妈妈和同学们的羡慕。

    裸露出的胸口,因为刚洗完澡而略微冒着热气。虽然由我自己说出口有些不好,但这实在是相当艳丽的光景——要、要把这副景象给那个男人看么……。

    虽说那份至少应该提前准备好内衣才对的悔恨让我有些苦闷,但如果不做到这个程度的话,对那块大木头一定不会有效果的。

    下定了决心,我走出更衣室。

    光着脚发出啪塔啪塔的脚步声,回到了客厅。

    「洗……洗好了。」

    「嗯——噗咳咳咳!?」

    看到我的瞬间,水斗就把喝进嘴里的茶喷了出来又呛了进去。

    超出预期的反应!

    我侧开脸,隐藏起舒缓下来的表情。

    「笨……你……干什么?」

    「这可是我家,有什么奇怪的么?」

    我努力做出平淡的应对,并坐到了坐在L型沙发上的水斗的斜前方。

    水斗一边将脸扭向别处,却又时不时地向我这边瞥上几眼。

    「不,但是……姑且,还有我在呢……」

    「有弟弟在家,又怎么了?……难道说——」

    我努出一脸的笑容,对困惑着的水斗暗送秋波。

    「——难道水斗同学,是个会用下流的眼神看我这个姐姐的坏孩子?」

    「咕……!」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脸红了,脸红了!!活该啊!!

    虽说水斗一直扭着脸试图将我的身姿从视线中移开,但绝对有在看绝对有在看。一瞥一瞥的,看着浴巾无法完全裹住的胸口和大腿。

    哼哼,这刺激是不是稍微有些太强了?毕竟你可是只知道还是个小孩子的我呢!啊啊真是可怜。因为只和幼女体型的女孩子交往过,所以才会对像我这样的成熟女人如此不适应呢!丫的说谁是幼儿体型啊。

    那么,让我换换交叉腿的坐姿吧。


为这样装腔作势地叹口气就算是为我着想了?真是这样想的的话你还是快点去死吧。

    「那,走吧。」

    「……走?」

    去哪?我不解地歪着头。

    「当然是去买晚饭的食材啊——你以为料理都是无中生有生出来的?」

    什么情况。

    为什么我会和刚刚分手一个月的前男友结伴到超市这种地方啊。

    这岂不是,就像是新婚夫妇,或者同居的恋人一样嘛!

    「嗯……哦,这个好便宜。」

    并肩站在胡思乱想的我的身旁,那个前男友正一个接一个地将商品放进推车。

    这个男人对现在的状况难道就没有半点感想么?究竟是有多迟钝啊——抑或是,究竟是有多不把我当女人看啊。……不,嘛,我对他来说确实不是普通的女人,他对我来说也确实不是普通的男人就是了。我是他姐姐,他是我弟弟就是了。

    ……不行,这不完全就是之前那事的翻版么。只有我一个人胡思乱想,只有我一个人感到不快。

    保持平常心。

    「……刚才开始好像就一直在随随便便地选东西,你究竟想做些什么啊?」

    「嗯——不,我不知道。」

    「诶……不知道?我们这是在买晚饭用的食材吧?」

    「所以说,总之先买下比较便宜的东西,然后再想能做出哪些料理啊。要是事先想好了要做什么,岂不是连贵的东西都得一并买下了?」

    「…………。这样啊。」

    理解了。

    这就是所谓的,生活小知识么。……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有着生活能力这项技能呢。

    怎么回事啊这个家伙,为什么在这些没用的方面素质这么高啊?

    「最糟糕的情况,即使对做什么菜一点头绪都没有,把它们全丢进锅里加上咖喱粉,基本也能炖出一锅咖喱。好好理解一下『做料理』和『做食物』的差别啊,妹妹哟。」

    「谁是你妹妹啊。早说了我是姐姐的吧?」

    「是是是。」

    ……越听,就越是觉得那时候给他吃拙劣的自制便当的自己是多么可悲。真可恨……。

    「嘛,只是偶尔的话做点糟糕的料理倒也挺可爱的,但每天都那样可就有点吃不消了。好好提升一下水平吧。」

    听到水斗漫不经心的一句话,我的身体和思维都猛地僵了一下。

    ……可、可爱?

    这个男人又在满嘴跑火车了——不对但是刚才这句,又像是没有任何考虑就脱口而出的感觉,是真心话的可能性也——

    「……怎么了?丢下你喽。」

    我在不知不觉间,竟在通道的正中央停下了脚步。我慌忙追上前去,甩甩头将杂念赶走。

    再这样下去,可就真的是那次事件的翻版了。只有我一个人想着奇奇怪怪的事,只有这个男人飘飘然的,太不公平了。

    ……一定要让你意识到的。

    我一定要让这个男人这张讨人嫌的脸,染上血一样的红色。

    然后这一次,我一定会让这个男人叫我一声『姐姐』的!

    两个人心不甘情不愿地并肩站在厨房里煮好咖喱,结束了晚餐。

    虽说也有过水斗看着我挥舞菜刀的样子大叫着「等等等等!你这样搞得我都怕了!切菜的时候手指要这样摆。这样!」并未经许可地碰我的手这样的意外事故,但大体上还算是相安无事——由于双亲都不在,我们也没有必要演绎关系良好的姐弟戏码,反倒是让我们感到了轻松。

    「洗澡水烧好了,怎么办?」

    「我先洗。」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我可不想泡你泡剩下的洗澡水呢。」

    「那让我泡你泡剩下的洗澡水就没关系了?」

    「……我还是在你之后洗吧!」

    由于平时妈妈他们都在的缘故所以没怎么注意,但仔细想来,我每天都在和这个男人泡同一池子的洗澡水呢。

    这个……这个,好像……这个……!

    ……冷静。

    正好,趁着水斗去泡澡的事件好好整理一下情绪吧。

    为了之后即将迎来的逆袭。

    「洗好了。」

    正当我通过密室杀人游戏(我自己想出来的头脑风暴游戏。假设水斗在密室内被杀害,并竭尽全力思考所有能让这桩密室杀人成为可能的作案手法)让自己的精神镇定下来之时,进去还没十分钟的水斗就已经打湿了头发从浴室出来了。

    「唔……」

    「嗯?」

    ……基本上无论是谁打湿头发后看起来多少都会显得帅气一些。也就是说这是稀松平常的现象。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

    「……你洗澡也太快了点吧?你有没有好好洗啊?很脏哎。」

    「不要在我回答之前就把问题定性了。我有好好洗。洗得快只是因为觉得洗澡的时间很浪费罢了。」

    火急火燎的家伙……。我讨厌的就是你这样的地方啊。明明刚开始那段日子里还会好好地配合我的步调。

    但无论如何,时机已到。

    我抹去充满整片脑海的密室与水斗的尸体,站起身来。

    「那么,我就去洗澡了。……敢偷看就杀了你哦。」

    「真看了的话不用你杀我我也会死的。双眼溃烂而死。」

    ……你也就只能趁着现在说这种话了。

    我姑且一边四处警戒着门外的状况,一边在更衣间脱下衣服入浴。

    由于平时妈妈他们都在的缘故所以没怎么注意,但仔细想来……我,正在那个男人所在的家里,赤身裸体呢……。如果这个瞬间,那个男人突然闯进浴室的话,是没有任何人可以救我的……。

    「……………………」

    虽说想来唯有那个豆芽菜是不可能做这种事的,但如果真的发生了那种事,看我不把他身上的各种部位咬下来。

    我仔细地清洗并泡暖了身体,从浴室走了出去。然后将干燥的浴巾裹在身上,用电吹风吹干头发。

    ……接下来才是好戏。

    我将浴巾的结再次收紧。

    ——我,并没有把替换的衣服带进更衣室。

    这是为了自断后路——因为我已经下定决心,以背水之阵击溃那张冷漠的脸。

    没错。只要没带替换的衣服,我就只能就这样,以裹着一条浴巾的姿态出现在那个男人的面前!

    「…………唔」

    我映入镜子里的身体,比起和那个男人关系良好的那段时间,已经成长得有女人味得多了。尤其是胸部,在这一年间已经完全变了样——甚至引起了妈妈和同学们的羡慕。

    裸露出的胸口,因为刚洗完澡而略微冒着热气。虽然由我自己说出口有些不好,但这实在是相当艳丽的光景——要、要把这副景象给那个男人看么……。

    虽说那份至少应该提前准备好内衣才对的悔恨让我有些苦闷,但如果不做到这个程度的话,对那块大木头一定不会有效果的。

    下定了决心,我走出更衣室。

    光着脚发出啪塔啪塔的脚步声,回到了客厅。

    「洗……洗好了。」

    「嗯——噗咳咳咳!?」

    看到我的瞬间,水斗就把喝进嘴里的茶喷了出来又呛了进去。

    超出预期的反应!

    我侧开脸,隐藏起舒缓下来的表情。

    「笨……你……干什么?」

    「这可是我家,有什么奇怪的么?」

    我努力做出平淡的应对,并坐到了坐在L型沙发上的水斗的斜前方。

    水斗一边将脸扭向别处,却又时不时地向我这边瞥上几眼。

    「不,但是……姑且,还有我在呢……」

    「有弟弟在家,又怎么了?……难道说——」

    我努出一脸的笑容,对困惑着的水斗暗送秋波。

    「——难道水斗同学,是个会用下流的眼神看我这个姐姐的坏孩子?」

    「咕……!」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脸红了,脸红了!!活该啊!!

    虽说水斗一直扭着脸试图将我的身姿从视线中移开,但绝对有在看绝对有在看。一瞥一瞥的,看着浴巾无法完全裹住的胸口和大腿。

    哼哼,这刺激是不是稍微有些太强了?毕竟你可是只知道还是个小孩子的我呢!啊啊真是可怜。因为只和幼女体型的女孩子交往过,所以才会对像我这样的成熟女人如此不适应呢!丫的说谁是幼儿体型啊。

    那么,让我换换交叉腿的坐姿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